王禄生:审视与评析:人民调解的十年复兴——新制度主义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84 次 更新时间:2013-12-02 22:48:41

进入专题: 人民调解   新制度主义  

王禄生  
[44]参见《司法部、卫生部、保监会关于加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

   [45]何伟.宁波市交通事故处理引人司法调解[N].人民日报,2006-11 -05(9).

   [46]参见《公安部、司法部、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推行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道路交通事故民事损害赔偿工作的通知》(2010)。

   [47]参见《宁波市人民调解员等级制度实施办法》(2001)和《北京市司法局基层处关于人民调解员业务等级评定的规定(试行)》(2003)。

   [48]参见《江苏省司法厅关于认真学习、贯彻中办国办〈关于转发〈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加强新时期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的通知〉等“三个文件”的通知》(2002)。

   [49]《山东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转发(省高级人民法院、省司法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的通知》(2003)。[50]《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司法厅关于认真贯彻〈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民调解工作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的意见)的通知》(2004)、《苏州市人民调解办法》(2004)、《焦作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2008)和《中共青岛市委办公厅、青岛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新时期人民调解工作的意见》(2009)。

   [51]范偷.《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评析[J].法学家,2011,(2).

   [52]刘行玉.转型期农村人民调解解读—基于农村基层治理的视角[J].社会主义研究,2010,(3).

   [53]董小红,高宏贵.论人民调解制度的重构—基于人民内部矛盾新变化的视角[J].社会主义研究,2010,(1).

   [54]比如2005年出台的《杭州市人民调解条例》第三十四条规定“人民调解委员会根据民间纠纷的不同情况和特点,决定实行简易调解或者庭式调解。……对主要纠纷事实复杂、争议较大的纠纷,实行庭式调解。”第三十六条规定:“人民调解委员会实行庭式调解的,可以由三名以上人民调解员进行调解,在调查了解纠纷事实和收集必要证据的基础上,按照以下程序进行……”相似的规定还出现在2006年出台的《陕西省人民调解条例》中。

   [55]强世功.调解、法制与现代化:中国调解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427.

   [56]Calvin Morrill&Cindy McKee, Institutional Isomorphism and Informal Social Control: Evidence from a Community Mediation Center, Social Problems, 1993,(4).

   [57]James A. Wall&Michael Blum, Community Mediation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 Journal of Conflict Resolution, 1991,(1).

   [58]Jerome A. Cohen, Chinese Mediation on the Eye of Modernization, California Law Review, 1966, (3).

   [59]司法部想全国宣传的优秀调解员汤群芳所使用的调解策略中基本均为传统的策略和方式。参见:“和谐天使”汤群芳的人民调解工作十三法[EB/OL]. http://www. chinapeace. org. cn/zhzl/2007-07/12/content 23151. htm.

   [60]Walter W. Powell and Paul J. Dimaggio, In The New Institutionalism in Organizational Analysi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91, pp. 184-186.

   [61]Thompson, James D, Organizations in Action: Social Science Bases of Administrative Theory, Transaction Publishers, 2007, pp. 10-14.

   [62]参见:《司法部关于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纠纷不应向当事人收费问题的复函》(1983)和《司法部关于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民间纠纷不收费等问题的批复》(1989)。

   [63][64] Meyer, John W.,and Brian Rowan, Institutionalized Organizations: Formal Structure as Myth and Ceremony,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1977,(2).

   [65]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课题组.关于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的调研[J].人民司法,2010,(23).

   [66]王公义,吴玲,许兵,等.完善以人民调解为基础的“大调解”工作体系调研报告[R].司法部研究室研究成果,2011.

   [67]Ethan Michelson, Global Institutions, Indigenous Meaning: Lessons from Chinese Law for the New Institutionalism, Buffalo Legal Studies Re-search Paper Series.

   [68]所谓的“吸收”是指将新的元素引人组织的管理和决策的过程作为避免对组织稳定和存在的威胁。

   [69]Selznick Philip, TVA and the Grass Roots, Harper&Row,1966,pp.13-16.

   [70]Meyer, John W.,and Brian Rowan, Institutionalized Organizations: Formal Structure as Myth and Ceremony, 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1977,(2).

   [71][73]刘思达.法律移植与正当性冲突—现代性语境下的中国基层司法[J].社会学研究,2005,(3).

   [72]刘思达在论述中国基层法院时曾提出两个概念:普适正当性(global legitimacy)和本土正当性(local legitimacy),并指出中国通过制定符合国际标准的法律来获取普适的正当性,同时又通过对这种普适正当性的违反,诉诸本土规则的方式来获取本土正当性。参见:Sida Liu, Beyond global convergence: conflicts of legitimacy in a Chinese lower court, Law & Soc. Inquiry 75 2006.

   [74]Timothy Hedeen, Institutionalizing Community Mediation: Can Dispute Resolution “of, by,and for the People” Long Endure, Pennsylvania State Law Review,2003,(1).

   [75]范愉.《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调解法》评析[J].法学家,2011,(2).

    进入专题: 人民调解   新制度主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071.html
文章来源:《时代法学》2012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