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鹏鸿:亚太安全环境变动与中国的机遇和挑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54 次 更新时间:2013-12-01 20:24:02

进入专题: 亚太安全  

蔡鹏鸿  

  
当前,变动中的亚太政治与安全环境正撬动着区域格局方阵。使用国际政治经济学分析工具及其透视镜,依稀可见的是,亚太态势正呈现中美两强竞争性合作格局的走向,这对中国制定周边和地区战略产生影响。本文试图分析这一发展趋势,为我国当前与未来之间的路径选择,即周边战略谋划提供一些看法。

   一、亚太环境变化特点与趋势

   近一二十年来,亚太地缘政治和安全环境演变的现实,没有让冷战初期一些西方学者的预言实现——他们那时认为,苏联解体后的亚太地区,特别是东亚地区,安全上会进一步动荡,甚至可能成为热战冲突区。[①]当然这个地区目前也不是平静安宁之乡,同十年前相比,中国周边的安全环境频繁动荡,区域安全特别是海上安全领域的竞争似乎更加激烈。这一颇具亚太特色的安全场景,其变化特点和走势如何?驱动因素是什么?

   其一,在亚太,大国在当前动荡剧烈的竞争时代试图建立互为接纳的区域过渡期秩序。现在亚太安全领域不仅没有出现预言中的热战,而且可以肯定地是,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大国之间也不会爆发全面的军事冲突。相反,美国、中国和其他区域性大国将渐渐融入新型的区域政治秩序之中,甚至是安全合作架构之内。形成中的新型政治与安全秩序,或许还不能说是一种持久稳定的亚太秩序,但这是一种特有的亚太大环境,在其中,大国都有互相接纳对方的愿望,这在东亚峰会中表现突出,体现了主权国家(大国和小国)在无政府安全环境的动荡中保持着建立区域秩序的不懈追求,形成了具有亚太特点的不完整的安全区域主义,至多称之为软性区域主义。比如,全区域唯一的政府间合作机制APEC,作为经济合作机制客观上发挥着促进区域和平与安全的作用,但APEC不具有约束力。安全区域主义的硬性特点是其制度性和约束性,亚太整个区域缺乏这种硬性的制度安排,即使各大国有意要把东亚峰会从领导人引领的战略论坛,朝着更紧密的亚太安全合作机制方向推进,目前看,依然还有一段路要走。尽管亚太地区尚未建立具有约束性、机制化特征的安全区域主义,但是冷战时期亚太大国相互排斥、冷战之后相互严重防范的严峻气氛已经缓和,安全领域的相互接纳成为事实,美国已经认定中国在全球和区域事务中发挥不可或缺的结构性作用,[②]中国也已经接纳美国进入东亚合作轨道,亚太地区新型的过渡期秩序正在形成之中。

   其二,过渡期环境容许双边安全联盟机制与多边安全合作机制相互共处。传统上由美国领导的“辐轴”式双边军事同盟体系受到两股力量的冲击:1.美国加入亚洲多边安全合作进程。美国签署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又加入了“东亚峰会”,并欲让其转变成亚太多边安全合作机制,这一势头不啻是对双边安全同盟体制的冲击?2.亚洲多边安全合作进程中,东盟地区论坛(ARF)、中俄及中亚国家以反恐、打击三股势力为目标建立起来的上海合作组织、由哈萨克斯坦倡导成立的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论坛,CICA)、关于朝核问题的六方会谈机制,以及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等等,都是亚洲国家倡导并在政府主导下建立起来的多边安全合作机制或论坛,这一势头使旧式双边安全联盟及其影响开始式微。当前亚太安全秩序中呈现出双边联盟和多边安全合作机制相互共处的新现象,其发展趋势有可能通过大国相互协调,在亚太秩序过渡期进程中融合,面向未来的亚太区域安全合作机制。

   其三,亚太变动过渡期,既是机遇,也存在风险。笔者认为,亚太过渡期中的安全环境对中国提供了机遇,但是矛盾和冲突同样存在,不可轻视,更不能忽略。大国间矛盾短期内不易消除,竞争范围也有可能扩大。美国实施战略东移、亚太战略再平衡,现在又提出了“平衡再平衡战略”(“rebalance within the rebalance”),[③]要对其再平衡战略进行调整,要在评估的基础上充实或更新。在军事领域,美国平衡再平衡战略的重点是对东南亚、南太平洋地区及印度洋进行战略调整。中国有理由加以警觉,因为东南亚海域就是中国的家门口,美国通过最近几年的投棋布子,沿南海周边建立起了以新加坡为核心的17个军事基地链(尽管有些名为租用),现在又紧锣密鼓准备重返菲律宾海空军基地,有意向使用越南金兰湾,计划在日本和菲律宾部署反导系统。中国则使用海军舰艇巡航钓鱼岛、海军正式进驻美济礁,海军编队突破第一岛链,从西太平洋折返南海海域,这些海上军事行动,无不给日本和菲律宾以强有力的震慑,实际上,这些行动也违背了“打狗要看主人”的古训,海军“秀肌肉”行动根本上是在旁敲侧击菲日背后的主子。在过渡期,这种小棒式敲击可以增加锥点、提升强度,只要这种敲打,或称和平时期的实力较量,在波浪式前行中既保持压力又不过度,实现有效威慑而又确保平衡。这种亚太过渡期秩序是波浪起伏式的,维持平衡的手段恐怕就是新时期特有的相互确保威慑、相互保持克制。我们必须充分认识美国的亚太战略再平衡不可能推出后一成不变,美国安全战略东移实际上还刚刚开始,美国要从传统上拥有厚实的军事势力范围移动过来,其过程不是一夜之间可以完成,更大的风暴可能还在未来。我们要丢弃战略近视,拥抱战略远谋,保障过渡期政治秩序平稳过渡到更加稳定而持久的亚太政治与安全新秩序。

   其四,亚太中小国家表现出的道义诉求和规范作用将严重影响亚太区域秩序重构。道义、法制和规范是建设区域政治架构的基础,是各国应循的行为标准。长期来,在所谓“普世价值和公正信仰”之上建立起来的行为规范,体现了美国及其西方的国际政治原则和行为规范,服务于美国霸权体系。现在,在世界多极化、区域经济一体化、文化多样化深入发展背景下,亚太新兴大国、中等强国和东南亚国家提出的道义诉求和行为规范具有重大的影响力,体现了过渡期秩序中的多样化多中心特征:1,冷战结束以来,加拿大、澳大利亚和东盟国家提出并推行的全面安全和合作安全观,已经盛行于亚太地区,大多数国家主张从亚太地区整体利益出发探讨各国互动及其应循的规范。2,合作共赢、命运共同体以及国际关系义利观的深刻含义,正得到各国认同和重视。冷战后,亚太地区从1993年开始探讨APEC大家庭概念,现在,命运共同体作为新的规范视角,正在寻求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的新内涵,为建设区域政治经济关系提供了崭新的规范意识和行为准则。3,“东盟中心地位”(“ASEAN centrality”)在亚太事务和区域架构重建中的重要性继续上升。任何大国或者域外国家若想进入东南亚地区,必须签署东盟主导下的《东南亚和平与合作条约》,东盟要为改革区域国际体系确立规制权,其在区域规范重构进程中的作用和地位不断上升。美国不再把东盟看成是希拉里·克林顿限定为地区秩序架构中的“支点”,承认东盟在区域架构中的中心地位。[④]可是,东盟国家则明确表示,他们反对美中对抗,对大国博弈不选边。这种表态实际上就是看重中国,贬抑了美国的中心地位。因此可以认为,在亚太秩序变动过渡期,包括中国提出的规范和价值观已经影响并将继续激励新型亚太秩序的整个构建进程。

   驱动亚太环境变动的主要因素是中国的崛起。冷战结束以来,中国国家综合实力的提升改变了地区政治生态,2012年中国的经济产出达到8.227万亿美元,是美国的52%,比20年前仅仅是美国的6.4%高出了若干倍,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东亚第一,比东盟全体成员的经济总量还多出2万亿美元。这一硬实力无疑是中国彰显其政治影响力的坚实后盾。现在,亚太地区的所有国家,无论强大的、友好的、中立或敌对的,再也无法回避中国崛起引发的政治影响力。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政治上的任何举动,犹如水中涟漪,一经激发,迅速向周边扩散,其辐射影响力,至少波及中国及其周边地缘人口达30亿人之多,全球几乎一半人口随时同中国共命运,同呼吸,这种地缘政治场景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历史的抑或是现实的,然而,这一切无不同剧烈震荡的地缘政治空间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中国军事实力快速提升,也是周边地缘政治生态和安全空间出现变化的一个因素。中国强军建设的基本意图在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权益,即建设与中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强大军队,同时要为地区安全乃至世界和平做出贡献。在亚太地缘安全环境中,中国海、空军正在扩大其活动空间。中国“辽宁号”航母下水,具有里程碑意义;中国成功试射新型洲际导弹实现“核打击能力”、中国开发出新型反舰导弹,给第一岛链内外的美国及其盟国军队造成威慑。中国军费将继续保持在年度千亿美元以上水平,同样位列世界第二,未来十年,除了美国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匹比。中国在区域安全秩序中的地位必将大大提高。

   概而言之,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快速增长和军事能力的提升,中国对周边及亚太政治安全环境的影响能力、区域治理和秩序建设的作用也随之提高。环境的变化,中国及其他新兴国家在地缘经济、政治和安全环境中的地位和作用的变化,正在催化亚太地缘政治格局,迫使其发生变异,走向重组。

   二、亚太大格局走势

   亚太政治格局重组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国际政治经济学理论认为,国际格局的基本概念是指当前国际各种力量的互动状态。基本要素就是主权国家在国际交往中所拥有的实力,以及为实现各自利益而斗争,从而“达到某种相对稳定的状态或均衡”。这种稳定状态是暂时的,非均衡性则是绝对的。非均衡力量通过博弈和竞争实现国际和地区局势的相对稳定,以使各方利益得以暂时满足。因此,新兴大国崛起引发的地缘环境变化,促使相关力量持续互动、协调与竞争,致使地区格局可能出现以下这样的走势。

   其一,既有的亚太格局在全球格局不变的前提下继续延续若干时期,也就是,美国凭借其超强的军事实力,确保美国治下的全球安全格局覆盖亚太地区,一超多强可能继续定局亚太。美国尽管在过去十年打了两场战争,力量有所消耗,但是从力量对比视角分析,美国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依然处于世界老大地位:未来十年,美国GDP总量为世界第一;美国军事实力继续高于其他国家;美国继续是高科技创新基地和主要科研领域的领头羊;美国对全球性和区域性经济、金融和政治多边机制发挥重大的影响力。从历史上看,在如此厚实的力量支撑下,任何大国不可能轻易地放弃其威加四海、居高临下的权势,美国也不例外,其在亚太格局中的主导地位可能继续延续。

   其次,中国的快速发展正在改变亚太地缘经济版图。随着中国在东亚地缘经济格局中的地位日益加强,中国现在是亚太地区主要一些国家的第一贸易对象和最大的贸易伙伴;美国在这个地区的五大盟国基本上都是中国的最大贸易伙伴(除菲律宾外);澳大利亚对中国出口约占其出口总额的三分之一,而对美国出口仅仅是5%。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将对全球和亚太区域贸易产生重大的影响力。中国在东亚地区10+1、10+3和10+6合作进程中的作用和地位越来越突出。这是经济规律使然,美国却片面认为中国正在排挤美国,中国要在东亚一体化进程中建立自己的势力圈。于是,美国政府2009年决定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谈判,在奥巴马行政当局的强力推动下,TPP扩容谈判到2013年9月底共进行了19轮,队伍扩大到12个国家。亚太地缘经济格局出现了美国主导的TPP轨道、及中国发挥重要作用的东亚轨道这样的双轨竞争格局。中国经济因素极大地改变了亚太成员间的力量对比,地缘经济格局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其三,亚太地缘安全格局变动的步子可能比经贸格局变动更加缓慢。不排除中美竞争性低度合作在其中应可发挥的作用。美国作为全球和亚太军事强国,通过强化既有的军事同盟、发展安全新伙伴来应对亚太地缘安全环境的变动,平衡中国的崛起。其实,平衡方法似乎已经完全不同于过去的绝对排斥。中国没有塑造安全同盟以对抗美国的意图,不挑战美国霸权,但是,中国需要有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安全底线。深化同俄罗斯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加强上海合作组织的安全合作内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亚太安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大国关系与国际格局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047.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