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靖雯 龚六堂:公共教育、经济增长和不平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60 次 更新时间:2013-12-01 20:19:59

进入专题: 公共教育   经济增长   不平等  

余靖雯   龚六堂  

  
摘要:本文在一个同时包含政府和私人教育投入的内生增长理论框架下,研究了公共教育同经济增长和不平等之间的关系。我们首先通过研究一个不含人力资本差异的基准模型,发现公共教育投入会从三个渠道影响经济增长:对个人努力的激励、对物质资本的挤出和对私人教育投入的作用。然后,我们考察一个存在人力资本差异的经济,讨论公共教育投入对短期经济增长和不平等演化的作用。论文研究结果表明:加大公共教育投入可以缩小不平等程度,而公共教育投入对短期经济增长的影响则取决于人力资本的分布。另外,我们还通过引入衡量不平等对经济增长抑制作用的指数,分析了公共教育投入如何改变不平等的负增长效应。

   关键词:公共教育;经济增长;不平等

   一、引言

   根据内生经济增长理论,人力资本积累是经济增长的源泉,而教育又是形成人力资本的基本要素。教育的投入可由三个部门提供:市场、家庭和政府。如果存在着借贷约束,市场就不能有效地提供教育。在这种情况下,家庭和政府对教育的投入就十分重要。Becker(1991)指出,对人力资本的投资难以通过借款实现,一般都是由父母进行投资。孩子在早期很多年都不能照顾自己,也不能与父母形成合约性的贷款。因此,父母的利他性(altruism )就成为教育投入的一个重要因素。在现实生活中,如果教育仅仅是由家庭投入,那么由于家庭的收入存在差异,个体受到的教育资源也会不同。如果一个经济中存在着大量收入较低的家庭,这些家庭后代的人力资本积累就会十分缓慢。这就会降低整个经济中的平均人力资本水平的发展程度,进而不利于产出的快速稳定增长。另外,很多文献(Becker and Tomes ,1979;Loury,1981;Tamura ,1991;Galor andTsiddon ,1997)都讨论了代际联系的人力资本投资对收入和财富分配不平等的影响。关于这方面的文献综述可以参见王弟海和龚六堂(2008)。由于收入越高的家庭后代享受的教育资源会越多,收入不平等会通过代际传递而长期延续,这会不利于社会的长期稳定与和谐。这时,就需要政府在教育投入配置适当的资源,使得每个个体无论家庭收入多少,都可以享受到相同的教育。

   关于政府进行教育投资形成人力资本的理论研究,大多数文献都是以Lucas(1988)的两部门内生增长模型和世代交叠模型(OLG)为基础,通过刻画人力资本积累的过程,来探讨政府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Glomm and Ravikumar (1992)是这方面文献的先驱,通过一个内生增长的OLG 模型,他们比较了教育完全由私人投入和完全由政府投入对增长和不平等的作用。Glomm and Ravikumar(1992)研究发现,当经济不平等程度很高时,公共教育会比私人教育带来更快的经济增长,更有利于不平等的缩小。虽然Glomm and Ravikumar (1992)的模型并不是一个一般均衡的模型(里面没有厂商),但是模型中用个体异质性讨论了不平等问题,并考虑了父母对下一代的关心(altruism ),这为以后研究公共教育投入和经济增长奠定了基础。Kaganovich and Zilcha (1999)建立了一个OLG 模型,研究了政府税收收入在公共教育投资与社会安全之间分配的作用,证明了在稳态均衡中,给定税收收入的分配份额,教育补贴对增长率的影响依赖于偏好、生产函数和税率等模型参数。Brauninger and Vidal(2000)在包含两类人的OLG 模型的框架下,讨论了教育支出与经济增长的关系。他们的研究表明,教育支出一方面提高了个人的平均技能,从而有助于经济增长;但是另一方面,教育支出挤出了物质资本积累,削弱了干中学(learning by doing)效果,从而不利于增长。Blankenau and Simpson (2004)建立了人力资本驱动经济增长的内生模型,认为私人投资和公共投资是影响人力资本积累的关键投入,而公共教育支出会挤出其他对经济增长有贡献的因素,公共教育支出的增加能够增加稳态增长率,但影响经济增长的其他因素对一般均衡的调整则起负向作用。由此,公共教育支出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在一定范围内是非单调的,依赖于政府投资建设、支出水平、税收结构和生产技术参数。还有一些文献认为,政府教育投入通过鼓励私人的投入间接促进经济增长(Zhang,1996;Milesi-Ferrettiand Roubini ,1998;Hendricks,1999;Brauninger and Vidal ,1999)。

   在上面文献的基础上,本文的模型更加全面地考察了政府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和不平等的影响。特别是,本文分析表明,政府的教育投入能够使个人更加努力地学习,从而更快地积累人力资本,促进经济增长,这点是上面的文献所未曾涉及的。而且,本文通过增长对不平等的厌恶指数,把政府公共教育投入、不平等与增长联系起来。根据公共教育投入与此指数的关系,我们可以为政府采取不同的再分配政策提供一定参考性的建议,这是本文的模型对公共教育与不平等关系很重要的关注点。

   本文余下部分的安排如下:第二部分建立了一个不存在不平等的模型作为基准,并从理论上分析政府教育投入对长期经济增长的影响。第三部分加入了人力资本不平等,进一步考察政府教育投入对短期经济增长和不平等的影响。第四部分进行数值模拟。第五部分是本文的总结和评论。

   …………

   五、总结

   本文在一个包含政府教育投入和私人教育投入的内生增长理论框架下,研究了公共教育同经济增长和不平等的关系。本文首先建立一个基准模型,在基准模型中个体是同质的,即不存在人力资本差异。基本模型研究发现,公共教育投入通过三个渠道影响经济增长:对个人努力的激励、对物质资本的挤出和对私人教育投入的作用。在基准模型的基础上,本文进一步假设经济中存在人力资本不平等,讨论公共教育投入对短期经济增长和不平等演化的作用。研究结果表明:公共教育投入对短期经济增长的影响取决于人力资本的分布;加大公共教育投入,可以缩小不平等。另外,我们还引入衡量不平等对经济增长抑制作用的指数,分析公共教育投入如何改变不平等的负增长效应。

   如果公共教育与私人教育在人力资本积累过程中都是必要的要素(或者两种教育有着较高的互补性),那么,在公共教育的作用提高到某一程度后,公共教育可以降低不平等对经济增长的抑制作用。为了使模型有更加直观的解释,本文最后还通过数值模拟验证了模型理论分析的结论,敏感性检验支持了结果对参数选择的稳健性。

   本文的创新之处在于:明确了公共教育影响长期经济增长的三种效应,特别是对个人努力的激励作用,这是以往的文献极少涉及的。在存在收入分配差距的情况下,我们发现公共教育确实能降低不平等的程度,但是,就经济增长而言,公共教育作为一种再分配手段,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可能是负向的,具体取决于经济中收入分配差异。就我们所知,目前还没有关于公共教育对不平等的增长效应影响的研究,我们做出了这方面的尝试。考察这一关系可以给政府平衡公共教育和其他再分配政策提供建议,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来源:《世界经济文汇》2013年第3期

   *余靖雯,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E-mail:yujingwen@gsm.pku.edu.cn,通讯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小南庄怡秀园4号楼1208,邮政编码:100089;龚六堂,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E-mail:ltgong@gsm.pku.edu.cn.感谢匿名审稿人的宝贵修改意见,文责自负。



阅读全文请下载PDF文档

    进入专题: 公共教育   经济增长   不平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公共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0044.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