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瑾:中国梦就是改革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8 次 更新时间:2013-11-16 22:29:15

进入专题: 中国梦   改革  

徐瑾  

    

   中国有句老话,听其言,观其行。

   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首次提出“中国梦”说法之际,各方反应不一;如今,北京则似乎开始为 “中国梦”注入更多改革元素。就在大多数观察家断言中国未来将继续“政治向左经济向右”之际,北京三中全会的《公报》及其细则《全面深化改革决定》(《决定》)却给出了一个堪称全面市场化的改革方案。

   比起全会《公报》,《决定》显然超出市场预期,从经济到财税、从司法到政府治理等各方面有了更多进步。《决定》对于中国现实的判断显示相当的洞察力,提出的解决方案也反映出新一届领导的勃勃雄心。在现实格局之下,即使是抱有自由主义观点的批评家,对这份纲领性文件对市场、产权、人权、司法等等概念的创造性发挥也很难提出高出太多的要求。或许,综合中国国内自由派提出的方案,或许也不会比这个方案进步太多。

   那么,通过《决定》,可以解读出什么新意?仅从经济角度而言,这份文件给出的路线图可谓出色。今日中国经济所遭遇的种种问题,很大程度上源于市场机制没有完全发挥作用。《决定》强调了市场经济的决定性作用,在各项具体措施上,力求克服阻碍“市场的决定性作用”得以发挥的制度性弊端,产权保护、权利平等、统一市场准入、要素价格改革、建设用地市场化改革、政府经济管理机制改革等举措都切中要害。难能可贵的是,《决定》也正确地认识到,要充分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离不开政府治理制度的改革,提出了将“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的具体改革方案,独立司法、人权保护、宪法权威、政府权力约束都服务于此。

   正如中国老话中透露的常识一样,经济学也不仅仅看人们怎么说,更看人们怎么做。换而言之,一个好的改革方案,并不仅仅看重其目标,更看重其达到目标的手段,也就是落实。从这份改革方案来看,不仅有深化改革改革的明确目标,而且不乏具体的路径,那就是加大中央权力,希望以上对下的强力推进来达成改革目标。

   《决定》建立了两个新设机构:国家安全委员会与改革领导小组。前者显示,新一届领导决心将社会进程控制在自己能够掌控的范围之内,即将到来的改革在更大程度上是以顶层设计为主要驱动力的进程;后者则显示,新一届领导希冀以自上而下的压力压倒来自利益集团、部门利益、地方利益与下级政府的可能阻力与惰性,领导层的个人雄心与魄力将具有重要意义。

   如何评价这一改革方案的目的以及可行性?比起过去的改革纲领,在收权逻辑的保证下,这一改革方案有了更多实现的可能性。正如我在此前专栏《改革路径与收权博弈》所言,集权还是分权并不是历史进退的唯一标准,如果执行的改革发展政策能够得到民众的支持,则来自顶层的强有力的推进可能是有效的方式,以排除可能有的阻力。

   经过三十年改革,中国已经步入政治、经济、社会多重转型时代,改革也步入深水区,容易的道路可能已经走完,剩下的改革之路则更为艰难。当前改革呼声很高,反衬改革动力不足,原因在于涉及政府自身改革,尤其是不少学者已经强调的体制内利益集团的阻力。

   “壮士断腕”式的改革难点在于自己改自己,这不仅仅需要勇气。在全球范围来看,民主一方面成为最大共识,另一方面领导力的缺失也成为金融危机之后的世界难题。在官僚体制中,主导改革者需要打破既定利益格局,也需要具备制度企业家的特质,而这样的特质往往很难通过层层选拨的科层制制度诞生。这种时候,强权式人物的出现也可能成为一种出路,例如中国的商鞅或者俄罗斯的普京。

   中国目前进行的改革,会步入普京式的道路么?百多年前,中国积弱之下,为了民族复兴与国家现代化,曾经将目光投向前苏联,如今,历史是否又在重演呢?中国未来的改革者,是自由派更为认可的制度企业家还是备受争议的普京式人物?巧合的是,习近平出任中国国家主席之后,第一站出访即选择俄罗斯,他在与普京会谈时也谈到一句话被媒体反复解读,“我觉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

   盘点普京在俄罗斯的两次执政,国际争议不少,甚至也曾经有“普京经济学”之类名词,英国《金融时报》认为俄罗斯仍旧需要现代化,这不仅意味着经济改革,更意味着以法治代替官僚机构专制、腐败的统治,并辅以现代民主的制衡措施。

   对于中国来说,这一判断也有其参考意义。回看中国,经济成为最大的政治,关于政治的不确定性也成为中国经济最大隐忧。本次三中全会之前,深化改革已经成为共识,但是关于如何改革的共识难言达成。三中全会在很大程度上厘清了争论,《决定》很可能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新共识,中国改革有望按照《决定》的精神大力推进。

   可以注意的一点是,《决定》最后强调“人民是改革的主体”,并花费了不少篇幅谈论强化人大作用、协商民主、基层民主、激发社会组织活力等议题,但总体而言,《决定》更多地希望发挥党的领导力量来推进改革。其实,除了上对下的监督,在当前中国社会更需要的是下对上的监督以及平行监督,比如引入民间力量,加大言论自由,宽容舆论监督等,而“普京式”路线对后者的强调并不充分。

   即使如此,这一改革方案哪怕只实现其中的一半,或也足以让人憧憬中国梦的美好前程。历史敲两次门,方式每每不同,这一次,中国向俄国的借鉴是否可以结出更好的果实?无论如何,对于每个渴望自由与安定的个体而言,中国梦或许就是改革梦。

  

    进入专题: 中国梦   改革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607.html
文章来源:FT中文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