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铃:论刑法中“非法占有目的”理论的内容和机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44 次 更新时间:2013-11-13 11:01:15

进入专题: 财产犯罪   非法占有目的  

蒋铃  
在本案中,根据约定,在乙付清货款前,甲对水泵保留所有权,甲取回自己享有所有权的财物的行为,不是出于非法占有目的,因而无罪”[6]。

   在日本,判例上对于不法行使权利的行为,无论是无罪判决还是有罪判决,基本上都是以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作为依据。例如,作为债务人的甲和债权人乙约定,将甲的一匹马作为抵押,如果债务期限届满不能清偿债务的话,就将马抵偿给乙。债务期限届满后,在甲不能偿还债务的情况下,乙不顾甲家人的反对强行将甲的马牵走。法院认为,乙不具有不法领得的意思(非法占有目的),所以不成立盗窃罪[7]。即使是在上世纪50年代之后,判例以窃盗、强盗手段行使权利的行为作为有罪处理,也是出于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的考量。例如,作为债权人的甲为了确保债权的实现,盗窃了债务人乙作为担保物的财产的案件中,法院认为,虽然甲是为了确保债权的实现,而且也有债权实现后将该财产返还给乙的意思,但是,这也不能否认甲具有不法领得的意思(非法占有目的)。所以甲要成立盗窃罪[8]。上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判例有转向无罪判决的立场,其理由仍然是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卖主甲将一台纺纱机卖给乙,乙向甲开了票据。但甲在兑付时遭到了银行的拒付,两人协商后约定在期满之前如果甲不能取得支付的话再对产品进行决算。后来甲看见乙的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担心期满后债权不能实现,于是将自己卖给乙的纺纱机任意取回。一审法院判决甲成立盗窃罪,但是日本最高裁判所将本案改判无罪,其理由是,在综合考查甲仅仅在约定清算日期之前3天将纺纱机取走,而且甲将纺纱机保管了3天,可见,甲的本意是如果乙在约定期限之内偿还债务,则就会将纺纱机还给乙。既然如此,就不能说甲有不法领得的意思(非法占有目的),不能成立盗窃罪[9]。

   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对于以不法手段在权利范围行使债权的行为,基本上都以行为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为由做了无罪处理。例如,1997年,史某因收购虫草拖欠了陈某78万元货款后下落不明,陈某多次追讨未果。1999年9月,陈某得知史某仍在做虫草生意,即与其女婿李某商定假装买主引诱史某前来交易。同年9月21日,史某协同朱某等人携带现金55万元前来交易,陈某带领数人到现场,出示史某曾经出具的欠条要其归还欠款,史某、朱某声称携带现金是别人的,拒绝还款,陈某即以语言对史某威胁并打了其两耳光,随即令司机打开车门,从汽车内拿出现金55万元,并出据了一张“收到55万元还款”的收条。对于此案,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陈某在收取债务的过程中,对方一再声明该款不属史某个人所有,陈某应当明知自己的行为会侵犯债务人以外的第三人财产所有权,仍执意不听申辩,也不采取其他相应措施,仍然强行劫走现金,放任侵害结果发生,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钱财的故意,其行为已构成抢劫罪。但是,二审法院认为,陈某作为债权人,在债务人不履行债务的情况下强行索债,其行为在客观上使用了暴力及胁迫手段,也侵害了第三人的财产权利,但其行为仅针对债务人,目的是为了实现自己的合法债权,在主观上并没有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不符合抢劫罪的构成要件,不构成抢劫罪。{15}(p22-26)

   可见,非法占有目的在对不法行使权利行为问题的处理上具有出罪机能,从人权保障的意义上来讲,非法占有目的具有积极意义。

    

   四、简短的小结

   从前文分析可见,不要说以法文没有规定“非法占有目的”为由批判必要说违背罪刑法定,并无道理。因为法文的高度概括性决定了必须根据具体事实解释构成要件,例如,诈骗罪的成立需要被骗者具有处分权限和处分行为,但我国《刑法》第266条对此并没有做出规定,但没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不要说以“非法占有目的”内容不明确对必要说进行批判,不具有针对性。因为经过不断修正,今天的必要说已经对“非法占有目的”的内容做出了符合司法实践要求的修正,不再将利用意思作为“非法占有目的”的内容,而是只强调行为人的排除意思。

   学界之所以有学者对将“非法占有目的”作为财产犯罪的不成文的构成要件要素提出质疑,主要是因为在对“非法占有目的”内容的理解上存在问题。的确,将利用意思作为“非法占有目的”的内容,并不妥当。因为,无论行为人是否具有利用意思,行为人对被害人财产法益的侵害都已成事实,不可逆转。

   从性质上来看,“非法占有目的”属于取得罪故意之外的主观的超过要素。取得型财产犯罪的故意内容,是行为人对转移他人财产占有的认识和容忍;而“非法占有目的”,是行为人永远性地排除原权利人占有、将他人财产据为己有的主观目的。

   将“非法占有目的”理解为行为人永久地排除原权利人占有的目的,具有合理性。结合行为人是否对财物建立新的占有关系,“非法占有目的”不仅在区分盗窃罪和盗用行为、盗窃罪和毁坏罪问题上可以发挥作用,而且在处理不法行使权利的出罪问题上,具有理论和实践意义。司法机关在办案过程中,可以根据行为人排除原权利人占有的时间、空间以及对财物的处理方式等,认定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总之,“非法占有目的”必要说具有妥当性,将其作为财产犯罪的构成要件要素,是经验的总结,更是理论的必然归结。

    

   蒋铃,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第二炮兵工程大学讲师,主要研究方向为刑法学。

   【注释】

   [1]其典型判例是日本大审院1915年5月21日的判例,行为人出于为难校长的意图,将教育训令藏在学校的天井里。对此,法院认为“行为人仅仅是出于毁坏或者隐藏的意思而已,而没有利用意思”,所以不成立盗窃罪。相似判决的判例,还有“出于进监狱的目的盗窃音乐磁带的行为”、“担心自己受牵连而暴力将他人的毒品强取过来销毁的行为”,法院都认为仅有排除意思但是缺乏利用意思,从而没有非法占有目的,不构成盗窃罪和抢劫罪。参见[日]大谷实:《刑法讲义各论(新版第2版)》,黎宏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84页。

   [2]具体内容参见贾宇主编:《刑法学》(第2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版,第402页。

   [3]实践中也是以非法占有目的来区分盗窃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例如,海浪乳品公司业务员孙静出于为领导孙建华创造经营业绩的动机,伪造南京市三江学院行政章与该公司签订了“供货合同”,将钙铁锌奶321500份(价值305425元)运回家中让其母亲倒掉和让邻居家喂猪。其后,孙静除以三江学院名义支付奶款7358元外,其余奶款以假便条、假还款协议等借口拖至案发一直拒不支付,致使该公司损失近30万元。法院认为,孙静并未占有牛奶和遵从作为食品或商品的牛奶的本来用途加以利用或处分,故公诉机关认定孙静的行为是非法占有性质的职务侵占行为于法欠妥,孙静虽然将牛奶从公司骗出,但动机是为了讨好领导,让他人将牛奶销毁是一种毁弃行为,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特征,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定罪处罚。参见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2003)雨刑初字第60号判决。

   [4]具体内容参见周光权:《刑法各论》(第2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00页。

   [5]具体案情参见[英]J·C·史密斯,B·霍根:《英国刑法》,李贵方,等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604页。

   [6]具体案情参见张明楷:《法益初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72—573页。

   [7]日本1924年3月15日判决,载《法律新闻》第2118号第22页。

   [8]日本大阪高等裁判所1963年7月29日判决,载《最高裁判所刑事判例集》第13卷5号第428页。

   [9]日本最高裁判所1957年2月19日判决,载日本《判例时报》第109号第26页。

   【参考文献】

   {1}高铭暄,马克昌.中国刑法解释(下卷){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

   {2}张明楷.刑法学(第4版){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1.

   {3}刘明祥.刑法中的“非法占有为目的”{J}.法学研究,2000,(2):44—53.

   {4}张红昌.财产罪中规定非法占有目的的质疑{J}.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6):764—770.

   {5}尹晓静.财产犯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之否定{J}.政治与法律,2011,(11):36—46.

   {6}{日}大谷实.刑法讲义各论(新版第2版){M}.黎宏,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7}{日}山口厚.刑法各论(第2版){M}.东京:有斐阁,2010.

   {8}黎宏.“非法占有目的”辨析{M}//.顾军.侵财犯罪的理论与司法实践.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

   {9}张明楷.诈骗罪与金融诈骗罪研究{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

   {10}{日}大塚仁.刑法概说(各论){M}.冯军,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

   {11}张明楷.刑法分则的解释原理(第2版)下{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12}{日}曾根威彦.刑法各论{M}.东京:弘文堂,2001.

   {13}张明楷.论财产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J}.法商研究,2005,(5):69—81.

   {14}{日}西田典之.日本刑法各论{M}.刘明祥,王昭武,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

   {15}沈德咏.经济犯罪审判指导(第1辑){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进入专题: 财产犯罪   非法占有目的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500.html
文章来源:《法律科学》2013年第4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