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绍谦:我国职务犯罪刑事政策的新思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3 次 更新时间:2013-11-08 23:30:17

进入专题: 职务犯罪   刑事政策  

张绍谦  
显然是想给司法严惩腐败提供依据,然而本罪在司法实践中基本上成为摆设,很少被运用。出现这种情况,既和司法环境和司法机关办案主动性有关,也和本罪构成要件规定不明、难以操作相联系。最高司法机关应重点对本罪的适用难题进行调研,提出详细的解决办法,帮助司法人员克服法条适用中的各种障碍。

   第四,充分利用刑法中报复陷害罪的规定,加大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报复陷害行为的惩罚力度,以更好地保护公民的控告、批评、申请和举报权利。例如,违法决定对上访人员或者其家属实施非法拘禁、生活迫害,肉体、精神折磨的,滥用国家侦查权力,对于讽刺、批评、公开检举政府或政府工作人员者,以诽谤罪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的等,都可通过司法解释纳入报复陷害罪规定的范围。

   第五,严格对职务犯罪的量刑权进行管控,防止过度适用非监禁刑和缓刑。还可考虑建立外部力量监督司法判决的机制,司法机关将所有职务犯罪的判决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开,公开接受社会的监督,发现问题,及时纠正并问责。

   第六,加大对职务犯罪者的刑罚执行力度。完善行刑机制,加强对减刑、假释、监外执行等制度实施情况进行有效的监督与控制。

   总之,我们应当明确提出从严惩处职务犯罪,并严格按照这一政策要求完善立法、强化司法,真正实现习总书记提出的“老虎、苍蝇都要打”的目标,这样才有可能使我们的惩腐倡廉行动能够真正、快速见效。

    

   张绍谦,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注释】

   [1]《邓平文选》(第三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54页。

   [2]《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讲话》,载《人民日报》2012年11月20日第1版。

   [3]《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反腐败工作》,来源:http://polities.people.com.cn/n/2012/1231/c1024—20066631.html,2013年6月19日访问。

   [4]徐日丹:《强化法律监督职能,加大对职务犯罪案件监督力度》,载《检察日报》2012年11月19日第2版。

   [5]《江西省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关于反渎职侵权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来源:http://jxrd.jxnews.com.cn/system/2013/01/20/012258336.shtml,2013年6月22日访问。

   [6]张嫒:《刘志军案起诉书提及丁书苗20次》,载《新京报》2013年6月19日第A15版。

   [7]吉林省人大常委会调查组:《关于全省检察机关查办和预防渎职侵权犯罪工作情况的调查报告》,来源:http://www.jlrd.gov.cn/cwhgb/2010/2009d8q_24694/201009/t20100917_792876.html,2013年6月20日访问。

   [8]冯仁强、李益明:《“宽严相济”:和谐社会语境下职务犯罪立法的定位与选择》,载《河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4期。

   [9]《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加强渎职侵权检察工作促进依法行政和公正司法情况的报告》,来源:http://www.npc.gov.cn/npc/xinwen/jdgz/bgjy/2009—10/28/content_1524148.htm,2013年6月20日访问。

   [10]《最高法院副院长张军建议提高贪污受贿起刑点》,来源:http://news.sina.com.cn/c/sd/2009—11—06/114418990617.shtml,2013年6月23日访问。

   [11]诸葛、陈丽玲:《以严为主辅之以宽——初议职务犯罪中的刑事司法政策》,载《广西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8年第5期。

   [12]《关于对某市查办渎职侵权犯罪案件情况的调查报告》,来源:http://china.findlaw.cn/info/lunwen/xingfalw/253810.html,2013年6月19日访问。

   [13]熊选国:《全面加强刑事大案要案审判工作,为经济社会和谐稳定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载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三、四、五庭编:《刑事审判参考》(2007年第4集),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

   [14][英]洛克:《政治论》(下篇),瞿菊农、叶启芳译,商务印书馆1982版,第83、84页。

   [15]《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讲话》,载《人民日报》2012年11月20日第1版。

   [16]有些学者主张目前对我国职务犯罪采取“严而又厉”的刑事政策,其含义与本文主张的“从严惩处”相同。不过,“严而又厉”是一些学者根据刑事政策对犯罪的严厉程度,区别“严而不厉”、“厉而不严”、“严而又严”三种情况而作的概括,将其定义为其种刑事政策的名称似乎不妥。故本文主张使用“从严惩处”。关于“严而又厉”刑事政策的主张,参见张兆松:《论职务犯罪刑事政策司法化的实现》,载《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12年第3期。

   [17]《反腐工作就应采取零容忍的态度》,来源:http://opinion.news.cntv.cn/fanfu20120531/index.shtml,2013年6月23日访问。

   [18]据报道,2013年3月9日,在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郎胜解读“未来5年的立法规划”时,提出“完善反腐败方面的立法,真正形成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是今后5年的立法重点。参见王姝:《人大公布反腐立法时间表,距首份反腐议案已14年》,载《新京报》2013年3月11日第A24版。

   [19]《全省过去5年渎职行为致千人死亡危害大过贪污》,来源:http://www.zsnews.cn/News/2010/12/07/1580762.shtml,2013年6月14日访问。

   [20]冯仁强、李益明:《宽严相济:和谐社会语境下职务犯罪立法的定位与选择》,载《河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4期。

   [21]皮艺军:《国外预防职务犯罪对策述评》,载《人民检察》2001年第1期。

  

    进入专题: 职务犯罪   刑事政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376.html
文章来源:《华东政法学院学报》2013年第4期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