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明达:科斯理论、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细胞化建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34 次 更新时间:2013-11-05 22:07:19

进入专题: 科斯理论   社会细胞化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黄明达  

   摘要:本文从科斯理论出发,(用最小的社会成本实现最优的资源配置),讨论了新制度经济学关于经济体系的六种模式;说明了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实际上就是新制度经济学,并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在自然有序理论的基础上,探讨社会细胞化建构有可能是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进一步自然而然的发展.

  

   关键词;科斯理论,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最优的资源配置,最小的社会成本,新制度经济学的六种模式,资本主义因素,社会主义因素,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 负熵,有序性,社会细胞化建构

   第一部分 关于自然有序的理论

  

   在任何生命系统中,有两种类型的存在: 1)物理学的存在,  它产生出物理学规律的作用,这就是广义的牛顿力学的规律 ; 2)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的存在,它产生出自然有序的作用,这就是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的规律.

   所以,在人体体系中,存在牛顿力学作用的规律,这就是物理学的规律;同时存在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的规律,这就是自然有序.

   物理学的作用,物理学的规律,就是 1+1==2,从工作和生活的实践中,人们可以完全理解;很多就是常识。事实上这就是所谓普通本体论,  它的存在要素是:物质,能量,数量,时间和空间;它的构成要素是数学,逻辑和经验主义;它形成了理性主义的哲学框架.

   自然有序的作用,就是一粒种子植在合适的土地上长成一棵树,这就是自然秩序的作用;这一个所谓自然有序从何而来呢?普通人就不一定能够清楚地了解这个问题.

   我们可以做一些解释如下:

   a)根据薛定谔的理论,在薛定谔的 “什么是生命”这本小册子中,它论证了:生命系统是一个具有高水平负熵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

   b)生命系统是一个具有高水平负熵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它的存在形式实际上可以是: 1)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 (阴阳体系---普通的生命体系); 2)智慧水平上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 (君子儒体系----文明人类体系);3)高级部分的智慧水平上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 (人类的智慧体系---SIS 体系---advance part of intellectual advance non-equilibrium thermodynamic system,S intellectual system).在这些体系中,  它们的负熵是非常高的;对于这些具有高水平负熵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来说, 它们的存在和行为和牛顿力学体系不同, 它们的存在和行为就是所谓自然有序.在这个具有高水平负熵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来说, 它们的存在要素是:自由能,负熵,温度,空间; (分支藕联隐藏在负熵中); 它们的构成要素是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这实在上是生命本体论,它可以描述生命体系和准生命体系.的存在和行为,这就是合理的非理性主义哲学体系.这个合理的非理性主义哲学体系的存在和行为就是所谓的自然有序。

   所以,在生命体系和准生命体系.(比如说社会体系),有两方面的规律起作用:一个是牛顿力学;另一个是自然有序.          

   三)对于生命系统,保持负熵,保持自然有序,在这个体系中,有三个因素扮演自己的作用: 1 )外面的负熵流的进入; 2)体系内的耗散效应; 3)体系内的分支藕联的动员。如果1 )外界的负熵流的进入足够高; 2)体系内的耗散效应足够低; 3 )被动员出来的体系内的分支藕联够丰富,这个体系可以保持它的秩序,其负熵会维持在一个稳定的水平 (甚至可以提高)。

   d)由于这三个参数:1 )流入的负熵, 2 )耗散效应; 3)分支藕联的存在,生命系统必须是一个细胞化的存在。细胞化的建构是体系的最佳存在方式,在物理学层次方面它具有最好的资源配置.在细胞这个体积中,大小合适,不会因为太“小”而减少了对外界负熵流的摄取, 也不会太小,减少了动员出来的分支藕联;但是,它也不会太大从而产生过大的耗散效果。

   我们可以有比喻,对新制度经济学来说,  它追求的公司建构中的帕累托最优选择,实现公司的帕累托效率;对生物学来说,细胞的建构,是生物学中的帕累托最优选择, 它实现生物学的帕累托效率;对生命体系来说,细胞的建构带来了最佳的资源配置。

   因此,对生命体系来说,细胞化建构实现了帕累托最优选择,实现生命体系的帕累托效率,给生命系统带来最佳的负熵,最优的有序性.

   对于任何生命系统,准生命系统,要取得良好的资源分配,在帕累托最优选择,实现生命体系中的帕累托效率的理念下,细胞化建构是一个必然的选择.从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的视角下,细胞化建构就可以实现生命体系中的帕累托最优选择,实现生命体系中的帕累托效率.细胞化建构是在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的体系中帕累托最优选择,实现生命体系中的帕累托效率的呈现.这种呈现投影在物理学层次,投影在经济学中,就是经济学中的科斯定理的呈现.因此,从认知学来说,科斯定理是研究所经济学的理念,事实上是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中细胞化建构在物理学层次的附带现象的幻觉 (Epiphenomenal illusion)

   e)在商业世界中,对任何企业来说,它都是由人组成的.人是智慧水平上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 企业本身又是一个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因此,企业实际上是双重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

   由于它是一个双重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因此,它一定具有负熵,它一定是一个自然有序的体系。

   根据薛定谔的理论,这种体系一定是由非周期性晶体构成;但同时,它具有确实的物理学的呈现;所以,它必须有两方面构成: 1 )物理学层次的存在,它遵循的是广义的牛顿力学的规律; 2 )但是,在这个牛顿力学体系后面,它必须具有一个高水平负熵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其行为就是所谓的自然秩序,并起着一个更为根本更为明显的作用。所以,对生命系统,准生命系统来说,自然有序起着更为根本的作用.具体来说,表浅部份,物理学的规律起作用,理性主义起作用;深层,高级热力学的规律起作用,自然有序起作用.更进一步我们可以说,自然有序起着根本的主要的作用.

   因为企业是一个双重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热力学系统,它可以被视为准生命系统,它必须具有双重的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的功能,所以,在企业中,  它的存在当然有物理学的规律,更重要的它应该有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的规律,自然有序一定会起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如果是这样的话,对于任何企业,任何经营实体,要取得了良好的资源分配,要符合帕累托最优选择的理念,要达到帕累托效率;细胞化建构是必须要做的。对于制度经济学来说,科斯定理所表达的内容仅仅是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中细胞化建构在物理学层次的附带现象的幻觉 (Epiphenomenal illusion).根据科斯定理来研究企业,应该是有所作为的;但是远远不够,我们更加需要研究企业後面的存在,研究这个存在的规律;这个存在就是所谓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这个规律就是自然有序; 要符合帕累托最优选择的理念,要达到帕累托效率,这就是细胞化建构 。

   在广义的牛顿力学体系和高级阶段的热力学体系之间, 它们是不同的:广义的牛顿力学体系,它是由原子构成的,原子的活动是通过“窗口” (彼此直接反应) .而在高级阶段的热力学体系, 它是由单子构成的,(单子就是高级阶段的非平衡性热力学体系中的微 体系 (Micro-system) ,单子活动是通过 “天窗”和”地下室”(彼此不能直接反应,只能间接地通过该系统进行联系和产生反应) 。事实上,从存在的角度来说, 广义的牛顿力学体系是高级阶段的热力学体系在物理学层次的附带现象的幻象 (Epiphenomenal illusion).

  

   第二部分 新制度经济学,科斯理论及其意义

   在新制度经济学中,科斯理论不是一个高晶体化的理论,它有很多的解释和含义。在商业世界中,有各种各样的企业;对于这些企业来说,根据帕累托最优选择的理念,如何达到帕累托效率?如何实现最佳的资源配置?新制度经济学的结论是,根据科斯定理,建立适当的制度,转换外部交换为内在交换,这样我们就可以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并达到最佳的资源配置的目标。

   根据新制度经济学的理论,我们可以有以下的引申: 

   1)在现代社会中 (Z),有所谓私营企业群体( J) , J是市场体系的基本实体 。

   2 )在这种经济领域中,有很多私营企业实体( J ) == JA,JB ,JC ....等等。在( J )== JA,JB ,JC ....中间,如果我们假定没有交易成本,这些私营企业通过无数的讨价还价,最后 (J)一定会产生最佳的资源分配,这就是:( J1 === J1A , J1B , J1C ....) .这个资源分配( J1 === J1A , J1B , J1C ....)是通过无数的市场程序(讨价还价)而得到的,所以它是最理想的状态,是假定没有交易成本,通过无数的讨价还价而达成的.如果考虑交易成本,  它可以认为是通过最高限度的市场交易成本而达到的状态;我们把这个实际存在但是没有显示出来的最高限度的市场交易成本假定为 FM.另外,在私营企业实体( J ) == JA,JB ,JC ...., 它们要进行有效的讨价还价, 它们一般来说,应该是 1)产权清楚,2)在理性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理念下;3)从而产生明显的激励和抑制因素 (incentive and constraint) ;这样他们才能够进行有效的讨价还价.

   3)但是,在通常的商业环境中, J应该是在J的初始状态;这就是J0 (J0 === J0A , J0B , J0C ....) ;这种状态完全没有任何的市场交易活动的过程,尚未花费任何交易费用;它是完全混沌状态的原始状态,它是最远离J1的状态。

   如何从 J0移动到J1,最后我们怎么能实现帕累托最优选择,达到帕累托效率? 从新制度经济学来说,他们认为,我们需要从J0移动到J1或 J1附近 ,在私营企业中,它们必须有交易费用:另外,问题的关键是降低交易费用。

   聚焦在这个关键问题上,他们提出解决这个关键问题的理论。

   这里有六种情况,他们试图讨论:

   A)”全市场交易”成本A: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科斯理论   社会细胞化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制度分析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27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