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江永:日本民族自信或在东京奥运会后爆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9 次 更新时间:2013-10-31 09:44:40

进入专题: 东京奥运会  

刘江永  

  

   核心提示:在前几日日本的东京获得了2020年的冬季奥运会的主办权,那么东京也将成为亚洲唯一一个国家两次举办奥运会的城市,但是安倍上台之后他的安倍经济学和日本整个社会右倾化的倾向也的确给东京奥运会蒙上了一层阴影,申奥成功之后的日本内外政策会有怎样的走向和影响?

   梁茵:在前几日日本的东京获得了2020年的冬季奥运会的主办权,那么东京也将成为亚洲唯一一个国家两次举办奥运会的城市,但是安倍上台之后他的安倍经济学和日本整个社会右倾化的倾向也的确给东京奥运会蒙上了一层阴影,那么申奥成功之后的日本它的内外政策会有怎样的走向和影响?今天我们和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先生共同来探讨,欢迎您刘先生,东京申奥成功之后可以说我们看媒体报道至少是说日本举国上下狂欢,那您刚刚也从日本回来,我想问一下您在日本有这方面的感受吗?

   刘江永(日本问题专家):没有这个感受,因为我去的时候已经是9月13日,9月16日开完会以后回国,我并没有觉得他们好像到处都在讲这件事情,也没有看到任何的标志或者是吉祥物,都没有见到,总之跟没有这件事差不多,那么也可能是由于对于日本本身来说他们也有点喜出望外,在申奥之前他们曾经打出一些申奥的一些标志,但是因为国际社会对它福岛核电站以后的核事故的核废水问题非常的记忆。

   其实我觉得他们这次申奥成功,确实是非常激动在当时,而且有些喜出望外,不过我去的时候已经基本上已经是9月8号,过去了大概也是有6、7天了,所以并没有看到一个表面上街头的兴奋的情况。

   刘江永:东京建筑空间饱和 日不会大兴土木

   梁茵:很多人认为东京申奥成功之后可以为之前备受争议的安倍经济学加持,甚至有人认为他是安倍经济学的第四只箭,那么在您看来是否真的会有这样的效果?对于现在安倍经济学已经持续了这么久,10个月的时间,他在日本的社会是否已经显效了?

   刘江永:这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我认为日本申奥成功在未来的七年的确会对日本的经济产生正面的作用,特别是日本有些基础设施已经老旧了,需要重新来翻盖,另外相关的一些产业也会随之被拉动起来,我认为这个确实会有效果,但是日本人也在担心,就是说一旦七年后的东京奥运会结束了,谢幕了,可能就会出现另一种情况,就是有些产业他失去了动力,所以就会出现一个经济的七年这样一个缓慢的向上增长,在奥运会之后又出现滑坡。

   因为东京奥运会在1964年就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而且那个时候日本基础设施比现在实际上投入要大的多,还有很多饭店都那个时候建的,现在这些东西都在利用,现在日本东京基本上应该说它的建筑的余地这个空间基本上都已经饱和了,新的场馆其实也未必要建多少,它的主要的奥运会主场馆是可能需要重建的,但其他的一些基础设施其实都已经具备了。

   所以我认为他恐怕不会像1964年第一次在东京举办奥运会有那么大的一个提振的作用对日本经济来说。第二个问题就说安倍经济学他对日本经济目前产生的效果,我认为这个是应该说在两个层面来看他可能还是起到一定效果的,比如说安倍经济学实际上就说他的货币政策要放宽,发银元来增大流动性,另外就说也是通过日元的贬值来提升出口产品的价值竞争力,再有就是日本经济他有一种现象,因为他在股市上主要的龙头股都是出口产业,汽车什么这种。

   当日元贬值的时候,也就是说他的出口竞争力价格竞争力上升的时候,一般来讲日本股市就造好,就股市上扬,如果日元升值,相反日本股市就可能出现下跌的情况,目前应该看到叙利亚的形势趋缓,国际油价回落,所以日元又出现了贬值的这样一个情况,日本他还要继续刺激经济,可能还要采取量化宽松的政策,他这个信息一出来,日元又回到了就是大概是一美元对99日元的这样一个状态。

   所以这样的话,日本股市又会出现一定的反弹,这是一个方面,但是从总的情况来看,日本经济的一些结构性问题深层次并没有解决,比如说他是一个出口型的导向型的国家,但是身边的中国的大市场对日本来说并没有对他的经济产生现实的刺激的作用,从中日两国的贸易来看,他的确受到政治关系的影响,所以去年中日贸易出现下降的趋势,今年上半年据中方统计是下降了9%左右,据日方统计1到8月份是下降了百分之八点几,总之这个跌幅是中日两国邦交正常化以来最大的。

   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也是不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在发展,中国的进出口都在扩大,那么谁得利呢,应该是美国、韩国、德国,德国从2004年到去年,他对中国的出口已经增加了三倍,所以在这样一个状况下,我觉得日本他还没有很好的利用它在亚洲这样一个地缘经济的优势,也就说它的政策导致了它的经济上有莫大的损失,尽管如此,日本目前并没有想转轨的意思,他仍然想如何避免在中国的市场的风险尽量获得中国市场的利益,把它的一些企业就转移到比如东南亚和越南。

   刘江永:中日产业链断开后再接续将面临困难

   梁茵:现在和东盟国家的紧密关系他似乎特别在加强。

   刘江永:是。

   梁茵:在这方面您认为真的可以弥补在中国市场的损失吗?

   刘江永:这个我觉得从宏观上讲,并不能完全弥补,因为毕竟人口总量中国消费市场经济发展的状况和消费的能力,别的不说,就中国这些旅游者到日本去购物的量,据说原来有统计,去一个人平均消费14万日元以上,那么另外原来是到日本去最多的是中国大陆的游客,现在明显的减少,当然日本到中国来的游客也大幅度的减少了,大概是同比减少70%左右,所以现在从日本到中国来的飞机上,大概也就是上座率百分之三四十这样一个状况。

   这样对双方都是不利的,但是对具体的企业来说,就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可能有的企业无论中国和日本的关系目前处于怎样一个状态,只要是和平状态,他觉得在中国还是可以生存下去,市场对他还是有利,所以他不仅在中国继续他的企业事业,甚至还有些新的投资进来,但是对于有的企业来说,他们可能就比较敏感,他们认为在中国可能就不如到比如说印度和越南、菲律宾去,工资比中国水平低,所以这个企业是不同的,但是中国的员工的素质目前来说可能跟有些国家比较起来,对日本来说他们还是比较认可的。

   所以只要中国和日本政治关系改善,我认为日本的企业他像候鸟一样就飞回来了,不过在世界经济整个的结构当中,实际上是一个经济产业链,在某些产业当中,如果产业链断档了,就是从中国离开了,再要回来可能就回不来了,比如说有些核心零部件,确实日本是不错的,从质量上讲,但是如果他从中国撤走了以后,难道中国这个企业就不再经营了吗?不是的,他还要找其他的替代来弥补或者是自己研发,一旦这个产业链被接上了占领了,日本的企业再想回来,对不起,你就没戏了,这个是对日本一些企业来说,他要深思熟虑的。

   梁茵:而且跟政治的关系也非常的大,我们想知道关于安倍的经济学,他在最初的时候其实在日本社会里面也引发了很多不同的意见,对于百姓来说因为不了解和不确定性,可能对安倍政权也有影响,现在就您所说的这个情况是否有改善?对于安倍的支持率是否就真的有所提升呢?

   刘江永:安倍的支持率总体来看目前还是应该他的前任比过去来说还是高的,作为选民来说,他实际上是没有什么选择,因为民主党让他干结果没干好,老百姓很失望,觉得经济可能还得靠自民党,自民党上来以后尽管也有很多质疑对安倍经济学有相当大的质疑,但是眼前来说他股市上去了。

   梁茵:看起来很美。

   刘江永:一般的家庭主妇或者是有些个人投资者,他的股票收益从安倍上台前后比较,他增加了50%,因为那个时候不到一万点,现在到了一万五,又下了到一万三,现在又回到一万四,不管怎么说他这种股票市场的波动,而且是波动中往上走,那么对于股民来说他是觉得是很有意思的,如果是长期的不动或者是往下走,他被套牢了,当然认为这个经济对他来说是不好的,但是从总的趋势来看,我觉得日本他经济确实有非常严重的问题和面临的挑战,我们刚才说他是外贸跟中国的经济状况,实际上他更根本的问题是债务问题,他的债务已经地方加上中央的债务已经超过他的GDP总量,经济总量两倍以上,20%还要多,这种情况下我觉得他就面临一个什么,下一步财政怎么办,现在采取的办法就是说明年2014年开始大概是从4月1号开始要增加消费税,这个问题还是有质疑的,但是基本上决定了就是明年增加消费税从目前的5%增加到8%。

   这样可以预计,在明年4月份之前日本的内需可能会扩大一些,但是4月份以后,一征税了一些大件就不买了,就会出现这种波动,所以我们不要看一个季度半年的状况,应该对他有个中长期的调整,等到2015年,他还要再增加消费税,就是再提到10%,所以也会出现这种波动,在这种情况下,能不能把日本的债务坑填满,不可能,因为什么呢,因为他在支出方面现在有两大必须要支出的政府支出的方向,一方面就是国内比如说为了奥运会一些政府的公共事业或者说项目的支出,这个是有利于提振经济的,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就是福岛核电站的一些善后消除污染以及如何防止海水进一步遭到核辐射的污染,这个可以说是世纪难题。

   他必须要大量的投资,目前来说这方面做的远远不够,另一方面,就是在对外或者说在涉及到日本他认为是安全保障方面投资,就是说增加军事力量,增加军费增强军事力量,当然这个很明显是针对中国的,不用伪言,朝鲜并不是他现在最主要考虑的问题,主要还是针对中国,特别是钓鱼岛这个部分,所以他要为这方面要购买大量的他认为必须要有的比如说无人高空侦察机,还有就是鱼鹰战机以及在海上的造舰准航母他还要继续做,另外就是在过去没有战后过去没有部署日本自卫队的冲绳的其他地区,特别是靠近钓鱼岛附近的像与那国岛还有石垣岛等等这些地方部署日本的自卫队或者是监听的设施等等,这些都需要大量的投入,所以这个实际上是一种没有产出的投入,只是给个别的一些接受军工订货的产业带来丰厚的利润,但是不能使日本整个享有他的经济发展。

   梁茵:福岛和军事都是没有回报的,而对于奥运会的这种公共的投入其实最后到底能有多少回报也不一定,这个公共设施。

   刘江永:对,所以日本人他们确实对申办奥运成功的确觉得好不容易有一个好消息对日本来说,但是实际上他们冷静下来仔细一想,确实是很复杂,五味杂陈这样一种心态,而且日本这个民族他是有一种特点,也可能是由于这个民族他经常处于火山、地震还有海啸频发,总是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所以日本民族他的民族性整体倾向是什么呢,他从来不说形势大好,他总是有很强烈的危机感,哪怕这个事应该说申办奥运成功是一个好事,但是他还有很强烈的危机感,他就觉得奥运以后会怎么样,另外对有些可能未来不可预知的一些,也是很难用语言表达的,但是是相当低调,另外也是有一种传统的危机感仍然是存在的。

   刘江永:日本民族自信或在东京奥运会后爆发

   梁茵:就在昨天918纪念日之际,日本防卫省称将考虑击落进入到钓鱼岛空域的中方的无人机,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在17日回应说中方有决心有能力捍卫钓鱼岛的领土主权,我们先来看一下新闻,随后跟刘江永先生共同来探讨。

解说:日本媒体17号报道,日本防卫省正就中国无人机靠近所谓的日本领空应对方法进行磋商,并考虑击落被指侵犯日本领空的中方无人机,报道指,防卫省在9月9号确认一架隶属于中国军方的无人机,在东海钓鱼岛附近空域飞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东京奥运会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07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