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功秦:美国的福利民粹主义困境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14 次 更新时间:2013-10-24 21:11:33

进入专题: 福利民粹主义  

萧功秦 (进入专栏)  

  

   2012年5月初,我在宾州大学开了两天会,走了费城、华盛顿、普林斯顿、纽约四个地方,见了一批二十年前的老朋友,听了一场费城交响乐团的音乐会,去了西点军校,还看了纽约九一一纪念遗址与曼哈顿广场。

   从表面上看,美国还不错,但从长远来看,我感觉到,美国走向衰落已经成为基本趋势。这与资本主义好像没什么关系,而与欧美国家共同面临的一种矛盾有关,我把这种病症称为“福利民粹主义综合征”。

   可以说,福利主义加上民粹政治,是二十一世纪发达国家困境的根源。普罗大众总是多数,社会福利政策使他们成为广大受益者,全民普选使他们手中的选票成为决定社会命运的大多数,当经济陷入困境时,国家如果要减缩福利,就要影响他们的实际利益,他们就会用选票把主张改革的人选下去,让那些坚持福利主义政策的高调派上台。如果你想要得到选票上台执政,那你就只有迎合他们,然而这样的话,社会矛盾始终就无法得到解决。

   普罗大众过高的福利要求已经对中产阶级造成巨大冲击。我在美国住在一个中国朋友家里,他家两口都是大学里的办事员。他们给我算了一笔账,奥巴马上台后,他们家在高额税收的压力下,生活已经接近于贫民阶层了。实际上,西方福利民粹主义的“大锅饭”已经以另一种形式造成社会的不公平。

   希腊现在的危机就是这种两难的典型表现。美国的福利民粹主义问题,还由于种族与移民问题而变本加厉。现在美国的情况是,拉美裔占美国总人口的15%,黑人占总人口的12%,亚裔中的中国人从十年前的一百多万,达到现在的四百多万,还不包括非法移民。长此以往,三十年后,美国人自己也说,白人族群很可能成为少数民族了。

   美国少数族裔整体上社会地位不高,但人口增长速度极快。多元民主政治的一人一票,让弱势群体掌握大票仓,政客谁也不敢得罪他们。自由、人权与社会民主向弱势人群倾斜,本来是好事,但中产阶级负担很重。一位朋友说,他的三分之一收入被当作税赋交给政府了,美国的整体竞争力因此而被削弱,社会福利与保险的沉重负担拖累了美国。

   但谁也不敢碰这样的敏感话题。当然,美国现在的成功包含着少数族群在美国历史上的苦难、牺牲与贡献,白种人也有一种包含内疚感的复杂情感在内。其中还有难碰的保护弱势民族的“政治正确”问题。

   如何应对这种福利民粹主义的挑战?现在很难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正是美国深刻的困境所在。1998年我第一次去美国时,陪同我的一位朋友就悄悄与我谈及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十四年后,四个城市的朋友在私下里不约而同地提到这个问题。可见这个趋势的严重性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与忧虑。

   在宾州大学最后一天的讨论会上,我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向美国学者请教。在座的包括宾州大学沃顿商学院的顶级学者,我说,面对我所说的福利民粹主义,你们有什么办法?他们都说没有办法。我带着开玩笑的口气说,美国要走出这个困境,看来有四条路。

   第一条路,是出现三K党式的“保守主义的武装反革命”,把现行民主政治的规则彻底打破。但这事实上根本不可能。

   第二条路,是出现一场高科技的革命,把所有弱势人群养起来。但这在事实上也是不可能的,即使有可能,也只能延续矛盾,不能根本解决问题,在现行体制下,还会进一步刺激更大量的移民从落后国家涌入美国,来分享成果。而且,高科技创造的财富与工业革命后的财富流向一样,仍然是主要流入高科技精英层,到不了中产阶级与一般民众手中。多数人仍然无法从高科技革命中分享多少利益。

   第三种选择是,政治家采取表面是民粹主义、实质上是保守主义的政策,以左派口号上台,做右派的事。用我们中国人的话来说就是“形左实右”,发达国家一些政客现在走的就是这条路。但由于多数选民仍然会阻止任何结构性的改变,上述大趋势也就很难改变。

   最后一个可能,也是最不可能的可能,就是全世界发展得比美国还富裕,还开放,以至于黑人与拉美移民大量移出美国,让美国成为纯白人的国家。当然,大家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不过是在使用一种逻辑学上的“归谬法”来论证我的观点而己。

   美国的不幸在于,当美国最需要跳出这种福利民粹主义陷阱时,奥巴马作为美国历史上最左、最激进的总统候选人,却得益于坚持福利民粹主义制度的大众手中的丰富票源,而趁势上台,上台后,仍然大行左派方针,使问题变本加厉。当美国最需要提升社会总体竞争活力时,他却逆势推出“大锅饭”式的全面医保改革方案。说得好听点,这是一种美国梦的理想主义,说得难听点,这是奥巴马青史留名的需要。要实现奥氏的个人目标,就必须牺牲美国最宝贵的东西,就是它的竞争活力。并且,要通过对中产阶级进一步加税才能积聚资金,这对本来就处于困境的中产阶级可谓雪上加霜。深层次的矛盾一个都没有解决,估计他还能再连选连任(编按:奥巴马在2012年11月的美国大选中成功连任总统),看来福利民粹陷阱只能越陷越深了。

   我总的感觉是,美国文明已经缺乏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一种文明如果过度向外部开放,让异质人群大量进入其中却又没有体制文化自身的整合力量来融合他们,这种文明的特质就会淡化,久而久之就会变成另一种东西。这种想法看上去好像政治上不那么正确,但却是现实。

   也许你们觉得我对美国的现实印象描述,让人有点悲观,一位来信朋友说,如果连移民精英们都趋之若鹜、“民主小贩”们仰慕的天堂国家美国都必然衰落,那么社会发展的楷模在哪儿呢?

   美国的国势走弱对于中国并非好事。众所周知,美元持续走弱,使中国持有的巨额美债不断贬值,一旦美国无力支付债务,将对全球经济造成灾难性的打击,中国所受到的伤害无疑将是非常严重的。中国老百姓三十多年来的血汗钱,换为美国的公债,如今很有可能变成奥巴马全民医改的资金来源,成为奥巴马青史留名的垫脚石。想想也怪心痛的。

   无论何种制度都会有自身的问题,美国人现在也陷入“囚徒困境”,谁都不想影响自己的利益,谁都不愿通过激发社会竞争力来根本解决博爱式的公平造成的新的不公平。总统本人也是这一趋势的得益者。

   我并不认为美国未来就一定悲观,这样一个伟大的民族,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对人类作出过那么多伟大的贡献,他们也会探索出走出困境的新路来。

   不过,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这件事可以让我们更全面、更理性地认识美国与西方的困难与前景,有利于我们调整自己,从中获得启示。我们应该找出其中哪些是中国不会出现的,那些是值得中国未雨绸缪的。我们要摆脱百年来中国人的一种浪漫思维,即总要在外国中找一个方向与样板,然后依样画葫芦。往往是先有蓝图,再依图施工,结果是不伦不类,上世纪五十年代学苏联就是例子。

  

   本文写于2012年5月23日。2013年10月15日

   附记:文章送发表前,从电视新闻中得知,英国一位只生孩子不工作的妇女,每月可以稳拿900英镑的生活补贴,全家可以过上很舒心的日子。根据英国福利标准,她的全家不久后将搬入价值50万英镑、由纳税人的钱建设起来的新公寓中去。于是舆论大哗。这样的事在西方国家太普遍了。我一年多前讲的福利民粹主义的困境,实在是不幸而言中,而且还在变本加厉。

   (本文选自作者将于2014年出版的《我的思想日记》第二卷,原为作者致友人信)

进入 萧功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福利民粹主义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比较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852.html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