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铁轨上的新丝绸之路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29 次 更新时间:2013-10-22 23:26:39

进入专题: 丝绸之路  

纽约时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9月3日至13日对哈萨克共和国、乌兹别克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进行了国事访问。9月7日,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倡议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

   10月3日,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大厦发表演讲。演讲中,习近平指出,东南亚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中国愿同东盟国家加强海上合作,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就率先提出了建设“新丝绸之路”概念。经过20多年中国与欧亚各国关系的不断深入,古丝路上的沿途国家逐渐接受了‘新丝绸之路’,并化为实际的行动,特别是在交通互联互通方面,以此带动丝路沿途各国政治、经济、文化的共同繁荣。

   《纽约时报》中文网刊文《铁轨上的丝绸之路》,最初发表于2013年7月21日。文章叙述了硅谷电子企业惠普(Hewlett-Packard)如何率先重启丝绸之路。惠普通过穿越哈萨克斯坦的西行陆路运输线,使得其集装箱离开重庆19天之后,抵达了德国的杜伊斯堡。以下为全文内容。

   26岁的火车司机阿扎马特?库利耶诺夫(Azamat Kulyenov)将黑色的操纵杆向前推,1800吨重、近半英里长的特快货运列车朝西面起动,开始穿越哈萨克斯坦东部广袤荒凉的草原,距离中国边境越来越远。

   哈萨克斯坦边境小镇多斯特克的调度员给予这列货车最高通行权限,优先于包括客列在内的其他所有列车。车上有受过特别训练的警卫。在后来的旅程中,当列车横穿杳无人烟的欧亚大草原时,端着AK-47突击步枪的警卫登上火车头,留意可能试图开到近旁抢劫列车的强盗。有时候,警卫甚至还会坐到钢质集装箱的顶上。

   这列火车基本沿着传说中的丝绸之路行驶。这条连接中国和欧洲的古道曾用于运输香料、珠宝,当然还有丝绸,直到6个世纪前遭到弃用。如今这条陆上运输线因一种新的贵重货物而得到复苏,那就是每年在中国生产的数以百万计的笔记本电脑及配件,收货方是伦敦、巴黎、柏林和罗马等欧洲城市的客户。

   硅谷电子企业惠普(Hewlett-Packard)率先重启这条自罗马帝国时期就闻名西方的线路。过去两年,惠普越来越频繁地借助以50英里(约合90公里)时速穿越中亚的特快列车,将笔记本电脑及配件运送到欧洲的商店。最初,这不过是夏季月份的一种尝试,现在,惠普会在这条7000英里长的线路上每周至少发车一次,如果需求旺盛,还会增加到三次。惠普计划今年冬季也通过铁路运输,该公司采取了周全的措施,以保护货物免受有时降至零下40度的低温的损伤。

   尽管这条线路仍仅占从中国到欧洲的总货运量的一小部分,但其他一些公司也开始追随惠普的脚步。中国当局最近宣布,今年将有6趟长货运列车从华中制造业中心郑州开往德国的汉堡,首列于周三出发,其路线与惠普的列车大体相同,途经中国西部、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和波兰。当局还表示,明年这条路线将安排50趟货运列车,运输价值10亿美元(约合62亿元人民币)的商品。本月的第一趟列车运载价值150万美元的轮胎、鞋类和服装,而回程列车上将运载德国的电子产品、工程机械、整车、汽车部件和医疗器材。

   DHL公司6月20日宣布,已开通从中国西部的成都经哈萨克斯坦抵达波兰的每周特快货运列车服务。一些货运业高管披露,惠普的一些电子业竞争对手正处于开始采用这条线路从中国出口的不同阶段。

   丝绸之路从来就不是单一线路,而是骑着骆驼和马的商队所用的一个道路网。它始于公元前120年左右,那时中国的首都是中西部的长安(这里最为出名的是兵马俑)。这些商队从穿越中国西部的荒漠地区启程,然后翻越西部边境(另一边是今天的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山脉,走过人烟稀少的中亚大草原,抵达里海或更远的地区。

   在欧洲的黑暗时代和中世纪早期,这些运输线持续繁荣。不过,随着13世纪和14世纪航海的发展,以及中国的政治中心东移至北京,其经济活动也转移到了沿海地区。

   今天,经济版图又一次处于变动之中。过去10年,中国东部城市的劳动力成本激增,制造商正试图通过将生产转移到内陆地区来降低成本。采用卡车把产品从内陆的新工厂运输到沿海的港口既昂贵又缓慢。高油价让航空货运贵得离谱,还驱使全世界的集装箱班轮公司大幅降低船速。

   慢速能降低油耗,但造成的延迟惹恼了惠普这样的高价值电子商品的货主。这种延迟推高了它们的成本,并让它们更难以应对遥远市场的消费者需求变化。

   采用卡车把商品从内陆的工厂运输到深圳或上海的港口,然后装船启运,绕过印度、穿过苏伊士运河,这得花上5周时间。“丝绸之路”列车能把从中国西部到西欧零售配送中心的运输时间缩短到3周。海运目前仍比铁路运输大约便宜25%,不过海运所需的额外时间所带来的成本相当可观。

   华硕(Asustek)董事长施崇棠(Jonney Shih)表示,从海运转为铁路运输,“库存成本和交货期将有极大改善。”华硕是全球第三大平板电脑制造商,仅次于苹果和三星。施崇棠的公司也开始试水丝绸之路。

    

   竞相采用铁路运输

   在西方,重庆最出名的是二战期间被国民党政府用作“陪都”,如今它是一座雾都,市中心坐落在扬子江河湾包围的峭壁之上。重庆的市区人口接近1300万,另有1500万人生活在附近的农村地区,也在重庆市的行政管辖区内。

   上世纪70年代末,邓小平带领中国走上开放的道路,开始吸引外国投资。在接下来的四分之一个世纪里,重庆是人口流出地,人们纷纷到沿海地区寻找薪水更高的就业机会。但在最近几年,重庆崛起为中国西部的工业中心,吸引了化工巨擘巴斯夫(BASF)和福特汽车(Ford Motor Company)这样的跨国企业。四年前,惠普开始将生产从上海转移到西部。如今,惠普的代工厂在重庆雇佣了8万名工人,年产2000万台笔记本电脑和1500万台打印机。

   大型台湾电子产品代工制造商富士康(Foxconn)在附近的成都市雇佣了两倍于上述人数的工人,主要制造苹果的iPad。该公司也在把深圳的生产活动陆续转移到这里。

   惠普的高级副总裁托尼?普罗菲特(Tony Prophet)表示,在重庆开始生产后,该公司几乎马上就开始考虑西行的铁路线。他还称,惠普的策略是转移产品,而不是转移人:与其鼓励内陆省份的人到沿海地区的工厂工作,不如在内陆省份进行生产,然后从那里发运产品。

   为了吸引惠普,重庆市在机场新建了一条长度足以让波音747货运飞机起降的跑道。从这里将货物空运到欧洲只需一周时间,包括办理海关手续在内。

   但是,油价持续高企让空运成本高得可怕,相当于铁路运输的7倍。惠普还对空运产生的碳排放量感到担忧,因为它相当于铁路或海运的30倍。

   用卡车将电脑运到沿海地区,再将它们装船运出,意味着有大笔资金被套在穿越南海和印度洋的库存上。一旦竞争对手发布突破性产品,这种延迟将使企业难以迅速调整欧洲的销售策略。于是,惠普开始寻找穿越哈萨克斯坦的西行陆路运输线。

   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A?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A. Nazarbayev)一直对这个想法加以鼓励。去年12月,他要求哈萨克斯坦升级铁路网,重拾该国在历史上曾经扮演的亚洲十字路口的角色。他说,“我们正在修建连接西欧和中国西部的运输走廊,重筑一条新丝绸之路。”

   哈萨克斯坦境内已有8700英里的铁路线,现在正在快速修建东至中国边境、南到土库曼斯坦的新铁路。哈萨克斯坦国家铁路有限公司(Kazakh National Railways)负责物流工作的副总裁卡纳特?K?阿尔普斯巴耶夫(Kanat K. Alpysbayev)称,他们的目标之一是将中国和伊朗经土库曼斯坦连接起来,前提是伊朗的政治局势有所改善的话。哈萨克斯坦铁路部门也正在就修复并管理阿富汗的铁路网进行谈判。中国企业正在那里修建一座大型铜矿。

   将更多的货物从中国经铁路运往欧洲的努力,得到了一项发展的有力帮助。但这件事如此不引人注目,以至于运输业以外最初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创建了一个2012年1月全面生效的海关联盟,取消了穿越三国边境时冗长的海关检查。此举为运输节省了好几天时间,还大大减少了货物失窃的情况。

   哈萨克斯坦的铁路计划刺激了地区竞争的出现。6月21日,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宣布了一项430亿美元基础设施建设计划,该计划主要是为了升级与中国相连的铁路,特别是改善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状况。这一竞争最终给那些在中国制造产品的生产商带来好处,比如惠普公司。

   惠普的电脑和零配件的旅程,始于重庆郑晓雪(音译)这样的工人手里。郑晓雪是个开朗的18岁女孩,从小在重庆郊区的祖父母家里长大;她的父母曾在深圳的一家塑料厂工作。毗邻香港的深圳现在的工资水平已达到每月500美元。

   但是她的父母现在已经回家,抱怨深圳的饭菜和他们喜欢的川菜相比平淡无味,让人没胃口。所以郑晓雪没有出远门打工,而是找了一家为惠普生产笔记本电脑的台资厂打工,月工资为190美元,公司提供食宿。

   郑晓雪一边吃着工厂食堂里免费提供的猪肉炖白菜一边说,“工作时我们说普通话,但是下班以后,我们主要说四川话,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是四川人。”

   在库利耶诺夫将要驾驶的那列火车上,工人们将成品笔记本电脑装入43个特别设计的惠普深蓝色集装箱,再将电脑显示器装入另外7个同样的集装箱。这些集装箱每个长40英尺(约合12米)、宽8英尺,高9英尺6英寸。这50个集装箱用一串串的锁锁得严严实实,然后在重庆铁路集装箱中心站被装上火车。这列火车在6月14日出发。

   这列满载惠普产品的专列要用5天时间穿过中国西部2000英里的路程,到达哈萨克斯坦的东部边境。

    

   意外的延迟

   这列火车准时到达了低矮宽阔的准噶尔山口。准噶尔山口是一个穿过分隔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雪山的谷地。那里的中国海关人员打开从重庆启运以来一直被密封的报关文件。50个集装箱中,有49个的文件与货物完全相符。

   但是,有一个装着笔记本电脑的集装箱的数据对不上。文件显示,这个集装箱的重量是10.135吨,但是称重的仪器上显示它的重量为10.153吨,末尾两位数字恰好相互颠倒。

   列车停在哈萨克斯坦边境,时间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地过去,惠普及其货运代理商匆忙修改文件,这并非易事,因为这个差错是在那天快下班时发现的。这列火车在隆隆驶过西安、戈壁沙漠一角以及塔克拉玛干沙漠广袤的不毛之地(气温可高达120华氏度)后,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停着。足足26个小时。

惠普管理人员说,这种极端的延误十分少见,此前的纪录是在白俄罗斯和波兰边境耽误了10个小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丝绸之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80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