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韦·博特:新兴经济体或将迎来冰河时代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32 次 更新时间:2013-10-13 22:24:34

进入专题: 新兴经济体  

乌韦·博特  

    

   依仗着外国投资资金和商品收入,2009-2012年,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持续繁荣,资金净流入量为3.9万亿美元;2004-2012年,新兴市场的资金净流入量惊人地达到了7万亿美元,仅稍逊于美国经济规模的一半。然而,这种经济繁荣的态势已接近尾声,新兴市场国家即将迎来经济的冰河时代,而且这种趋势已渐趋显现。

   持续数年的投资热潮逐渐降温

   今天,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的最大的困扰是投资质量在过去几年内急剧恶化。毕竟投资新兴市场经济的高回报时代已经过去了,投资者都在逐渐减少投资的份额。

   中国随着自身经济增速的放缓,正在逐渐减小对外投资规模。本身还是一个新兴经济体的中国,却成为新兴经济市场的主要投资者。据估计,2012年新兴市场国家的投资中有30%来自中国。如果中国现在减少对新兴市场国家投资,将会对这些国家带来沉重一击。

   近几年中国在新兴市场国家投资比重增加是基于几点战略思考。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确保满足中国对大宗商品的需求,而且确保中国在进口这些商品时不会遭遇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确保这一点最好的方法就是入股或放贷给国外的商品生产公司。

   与之相反,美国投资海外是为了寻求产量。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联储一直选择长期的低利率以及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向市场注入“海量”流动性,鼓励投资行为。然而,由于此时国内利润丰厚的投资机会已经非常稀缺,美国投资纷纷转向海外。

   然而,刺激中国和美国对外投资的环境可能会突然发生逆转。即使美国经济复苏缓慢,美国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也将告一段落。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将减少并最终终止购债计划,这将导致美国市场利率的提高。即使政策利率,即联邦基金利率保持不变,市场利率也将提高。这一变化将刺激美国投资者收回海外投资,特别是如今他们的海外投资风险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高了。

   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自身面临的诸多问题日渐显现,中国经济增速告别8时代,今后几年的平均增速可能降至7%左右。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增长模式、全球需求低迷以及人口老龄化所带来的竞争力下降,给发展中的中国带来了诸多挑战。中国需要转变经济增长模式,从投资驱动型经济增长模式向以消费为基础的经济增长模式转变,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实现这种转变,中国面临重重挑战和困难。然而,转变经济增长模式的这种内在需求却促使中国开始放缓对外投资的速度和规模。因此,中国很可能开始更多地利用国内的财务资源,例如对银行资本进行重组,帮助深陷债务泥沼的一些省市摆脱困境。

   国际油价下跌带来打击

   除了要应对来自中美两国投资减缓的双重打击,很多受此影响的新兴经济体还要承受国际油价下跌带来的冲击。对于那些石油输出国而言,这种冲击尤为严重。未来几年,国际油价很有可能继续下跌,原因如下。首先,美国的页岩油技术将使美国在2017年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产油国;其次,人们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天然气而减少对石油的依赖,这将进一步使油价下跌;再次,全球经济增长缓慢,导致对石油需求的减少;最后,很多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都开始转向对可再生资源的研究及应用。

   油价下降的这种趋势所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影响,还有地缘政治方面的影响。成本高的产品可能会被市场所淘汰,例如巴西岩层下石油和天然气产品,其价值在每桶100多美元。

   委内瑞拉由于其石油产量不高,日子也不好过。委内瑞拉的大部分石油都出口美国,而目前美国的页岩石油轻质低硫,比起委内瑞拉的石油更容易提炼。

   中东国家,特别是沙特阿拉伯的日子没那么难过,因为其石油生产成本相对较低,尽管其背后的原因是政治上的动荡不安。阿拉伯之春促使很多石油输出国的领导阶层开始各种社会改良计划,然而这需要高油价所提供的大量资金的支持。

   与此同时,油价下跌可能会减少海湾国家主权财富基金的海外投资——这已成为新兴市场国家资金流入的另一重要来源——这对这些新兴经济体无疑是雪上加霜。

   应对经济“冰河时代”的措施

   尽管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面临着迫在眉睫的冲击,令人欣慰的是,几乎所有新兴市场国家都已经加强了其国际储备来保护自己免受这种冲击的伤害。不过,虽然这能起到一定的缓冲作用,但是投资者的恐慌会使这些储备迅速枯竭。如果这种情况还伴随着国内资金外流,情况会更加危急。

   世界经济的增长将放缓,资金流入新兴市场国家的速度也将放缓,这都是可以预见的。因此从三个因素来评估一下新兴市场国家将受到的影响非常必要,即这个国家到底有多依赖商品出口,特别是石油出口;在维持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方面资金流入到底起多大的作用;新兴市场国家到底有多依赖资金的流入。看起来,后两者衡量的是同一事物,其实不然。

   一个国家的账户盈余,仍受益于大量的资本流入,因为资本流入使之拥有较强的国际收支平衡能力。同样的道理,一个国家可能账户赤字巨大,投资缺口很大,因此依赖于外国储蓄,这意味着大量资本的流入。

   在评估一个国家受资本流入“突然停止”和大宗商品价格冲击双重打击的脆弱性时,其脆弱性背后的原因也是不尽相同的。在这方面,土耳其、罗马尼亚、摩洛哥、南非和印度都特别脆弱,他们都拥有巨大的账户赤字,因此依赖资本流入。巴西和拉丁美洲的大部分地区也都面临着很大的风险。他们经济的脆弱性则是因为他们过于依赖商品出口,以及过去十年间曾大大受益于资本的流入。

   美国经济增长缓慢,欧元区许多国家经济衰退以及安倍经济学的局限性都标志着全球经济已经放慢了增长速度。他们几乎都面临着人口的快速老龄化以及人民将难以负担的堆积如山的债务。

   由于其他发达国家的萎靡,或是受自己的发展模式所限,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放慢了经济增长的速度,这可能导致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命运的逆转,尽管这些国家在过去十多年间一直保持很好的发展势头,但这种势头可能发生逆转。

   未来并非是灾难性的,但迎接挑战应对未来的难题至少需要足够的耐心和灵活的策略。

    进入专题: 新兴经济体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454.html
文章来源:《社会科学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