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毓海:当今世界的根本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7 次 更新时间:2013-10-09 22:54:35

进入专题: 世界问题  

韩毓海  

  

   当前我们正处在马克思所描述的世界资本主义危机之中,这个危机的实质是信用危机,即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私人金融机构,通过垄断世界信用,把大量财富投向股市、楼市、债市等虚拟经济,从而造成了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之间的严重失衡和流动性的短缺。只要私人大资本垄断了信用,那么富人把大笔金钱投向虚拟经济,而广大劳动者却无钱开工、无钱发展乃至无钱吃饭这种情况,就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是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作出的判断,也正是当今世界最根本的问题所在。

   这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而是由现代世界的政治结构所决定的。在一个时代,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交往方式构成了“基础”,在此之上,才会形成一定的“经济交换”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组织形式、社会组织形式。

   在现代社会,“占主导地位的社会交往方式”就是指以“信用关系”为基础的社会交往方式。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特征,就是少数大资本对于信用的垄断,而社会主义的第一个优越性,就是打破了私人大资本对于信用的垄断。当然,社会主义经济建设过程中发生了严重的曲折,而这种挫折的表现之一,就是以计划经济简单地代替了作为信用担保者、发行者以及货币投资政策制定者的国家。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由于市场里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私人”之间的对立状态,使“私人们”彼此之间没有信任,从而就不能联合起来。所以,方才在契约论的基础上,成立了由“社会中间人”垄断的“虚假的信用关系”,而这就是私人资本垄断信用的根源,是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的实质所在。

   从根本上说,社会主义的社会关系,就是指劳动者建立在政治平等基础上的彼此信任关系,在此之上建立起人民群众对自己政权的信任、监督与约束。因此,“社会主义信用经济”与“资本主义信用经济”的根本不同,就在于社会主义的信用经济,是建立在这种社会主义的社会关系基础之上,而这种社会关系的实质,就是劳动者之间的彼此信任与团结协作,它尤其取决于劳动者与自己的政权之间,究竟能否建立起行之有效的信任、监督和约束关系。这种新型社会关系一旦被破坏,哪怕是以一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被动摇和否定,那么,劳动者最终就将重新陷入 “窝里斗”和内耗的状态,而劳动者与自己政权的关系,也会逐渐地蜕变为互相对立的关系。如果是那样,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说,“社会主义信用经济”的建立也就丧失了基础,正确的发展道路就将被放弃,由一个利益集团垄断信用、从而垄断经济的前景就是可见的。那么社会主义根本的优越性也就丧失了,经济持续发展的可能性也就丧失了。

   近代中国之所以惨败在西方列强的手下,从经济上说,并不是因为中国没有市场经济,而是从根本上说,中国经济的发展长期没有信用的支持,是因为长期的王朝体制没有发展出现代信用制度,所以中国就不能产生工业革命。而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对于中国历史的伟大逆转,就在于对中国社会关系的革命性改造,就在于创建了一个“新社会”,而这就表现为现代信用制度的创造。

   今天我们有必要重读马克思的原著,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可以回答当今世界面临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以及怎样克服和解决这个问题。笔者曾经指出,我们对马克思的误会比比皆是,许多人只是接受了几个教条,便自以为融会贯通。没有哪个思想家像马克思那样,被评论的那么多,而又被阅读的那么少。现在是需要我们认真阅读马克思原著经典的时候了。

   (作者为北京大学教授)

   来源: 人民论坛10月上(总第418期)

  

    进入专题: 世界问题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34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