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谋杀?还是正当防卫?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734 次 更新时间:2013-10-09 20:09:57

进入专题: 马丁案  

柴静  
简直可以入罪。但58岁的佛州检方公诉人科莉说, “你做一件对的事情时,不用担心后果。如果你为了好的原因做了对的事情,结果自然会随之而来”。她以风格强硬著称,将上任后经手案子定罪率远超前任视为胜利,认为“能将更多人送入监狱,更重的量刑”能降低犯罪率。但她也一直背负着“过度起诉”的声誉,她的前任说“她认为这样自己可以显得伟大,但是,很简单,如果你依据事实和法律来,不会有那么多争议”。

   马丁的同情者仍然支持和理解检方,但从降低的不安音调上,各方都隐隐感到了这种方式是缺乏自信的最后挣扎。

   法官最终在陪审团指示中纳入了过失杀人罪,但拒绝纳入三级谋杀罪。

   齐默曼的辩护律师说,“我们不想要折衷判决,也不想要同情,只要基于事实和法律”。

   9  无罪,是一个了结。

   六人陪审团,全部女性,5位白人,1位西裔深肤色女性,由控辩双方从500位候选人中共同挑选,陪审团被隔离,以保证不受舆论与偏见的影响。

   6位必须达成全部一致意见,才能使判决生效。

   她们花了16小时审议,起初6个人里有3人认为齐默尔曼无罪,2人认为是过失杀人,剩下1人认为是二级谋杀。

   陪审员B37事后接受CNN采访,她是认为齐默曼无罪的人之一,认为齐默曼和马丁两人都有过错,马丁本可以回家,齐默曼不应该离开车,而911的接线生也有责任。当他告诉齐默曼“我们不需要你这么做”的时候,只是提建议,不是命令。接线生承认在电话里问齐默曼可疑的人“往哪条路去了?”这可能会误导齐默曼走下车去观察,做出错误判断,“走得太远”。

   她认为齐默曼是一个“心很正”的人-------小区里一位带着孩子的女人被抢劫后,他曾去给她送一把滑动玻璃门的锁,留下自己和妻子的电话,让她不安的时候随时到家里来,“不是每个人都这么想帮助别人的”。她相信他对此案发生过程的基本描述,他开枪只是为生命感到恐惧。

   节目播出后,有四位陪审团成员发表声明,认为她不能代表其他人看法,不久后,另一位陪审员B29接受ABC采访,她是六人中唯一深肤色女性,唯一认为应该判二级谋杀的人,直到接受采访时,仍然说齐默曼逃脱了谋杀的定罪,但不可能逃过上帝之问。她说自己曾寻找一切给齐默曼定罪的可能,当天审议7小时后,其他五个人已达成无罪的一致意见,她仍然坚持齐默曼有罪,又再经过9个小时的审议,她说不得不明了法律的规定就是如此“如果证据不足够认定他故意杀人,即使在心里认为他有罪,但不足以合理排除正当防卫的可能性,就不能把他关进监狱”。

   经过16小时的合议,2013年7月13日,陪审团一致裁决齐默曼无罪。齐默曼被当庭释放。在达成一致无罪意见,递交法庭之前,六个人都哭了,“我们没有不在乎马丁,我们很伤心,让他的家人失望难过。但这就是发生了。这让我们难过。一个生命失去,而我们无所可为。这是一个悲剧,无罪,是一个了结。”

   齐默曼失去了原来的生活,工作,与妻子处于离婚边缘,家人收到很多死亡威胁,不得不深居简出,四处流离,再也没有公开露面过。2012年他曾接受过唯一一次电视访问,主持人问他为什么不向马丁亮明身份时,他说“我不想跟他对质”,主持人问他:“那有没有可能马丁看到一个陌生人跟踪他,看到你从口袋里掏东西时,认为危险,才保护自己,你们的冲突是一个可怕的误解?”

   “我想过很久这个问题”,齐默曼说到这里,闭了一下眼睛,“我不能……我不能这么猜或者相信……”。

   他说我不能的时候,表情象是在说,“我不能负担自己这么去想。”

   他又说:“我爱我的外甥胜过生命,我爱我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我抱歉马丁的父母要埋葬自己的孩子,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只能日日为他们祈祷”。

   10 这是一场悲剧,幸好没有变成一场荒诞剧

   齐默曼被无罪开释后,美国超过一百个城市发生示威,出现小型打砸事件,但并没有酿成如1992年洛杉矶暴乱的严重后果,游行的人仍然高举种族歧视的标牌,但单就种族问题而言,烈火的中心,并没有坚实的材料可供燃烧,没有形成美国八十年代那样尖锐的白黑对立,撕裂社会的状态。

   如美国前总统卡特所说,这个案子是法律问题,不是道德问题。公开的庭审,充分的辩论,已经将各方证据透明置于众人眼下。无罪判决并不意味着马丁是坏人齐默曼是好人,这只意味着检察官无力证明这不是正当防卫,不意味着齐默曼没有做错,甚至不意味着他没做非法的事------仅仅是检察官没能证明。

   奥巴马评论此案说,“我国的司法体系就是如此运行,陪审团已经作出裁决,我们要尊重法律结果”,即使如此,他略带不豫的口气也被批评“一个总统应该代表的是这个国家的所有种族,而不是自己的种族”。

   逝去的生命仍牵动人的内心,人们难过,不满,争论那些庭审中不会涉及的问题-----为什么黑人更多受到盘问质疑?不能回避美国75%的谋杀案被害者是黑人,80%的杀人犯是黑人的现实,那么为什么这个族群的男性会成为异乎寻常的受害与加害者?为什么黑人的非婚生子女占到了70%以上?这对辍学,贫困和犯罪造成的影响是什么?枪支是否应该更严格管控?自卫的法律是否应该重新修订?社区保护制度怎样更合理?……

   但没有发生种族之间的血腥寻仇和暴力对抗,没人人肉陪审团,没人喊总统下台,或者攻击司法体系试图让它崩溃。法律的归法律,社会的归社会。辩护律师奥马哈说:“这个案子是一个悲剧,但幸好这场庭审没有把它变成一场荒诞剧”。

   (感谢杜克大学juju对此文法律问题的修订与建议。感谢@老杜找乐儿的资料支持与意见,我并未采访报道此案,只为解开心中疑惑而写,资料来源多出自庭审视频与媒体报道,如有错漏之处,敬请指正。)

    进入专题: 马丁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321.html

3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