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雨迅:小说:狗日的英语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11 次 更新时间:2013-09-27 10:20:00

进入专题: 小说  

屠雨迅  

  

  赵志远终于拨通了高考成绩查询系统,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象是提到了嗓子眼。当他听到总分数时,觉得与自己预定的成绩相差悬殊,心里的第一个反应是怀疑自己拨错了考号。当他接着听到英语成绩为57分时,他的脑子一片空白,眼睛感到极为枯涩。他是昨天获悉本省高考分数线的,他的总分比“二本”分数线还差4分。“狗日的英语,我又栽在你的手里了!” 赵志远算了一下,倘若自己的英语成绩象语文、数学那样得了120多分的话,他的总分就应该超过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了。

  3年前,赵志远是家乡那所初级中学最拔尖的学生,他的一篇作文在全国性的征文竞赛中获得二等奖,并被收入中学生作文选。老师和同学们都以为,赵志远肯定会考上县城的重点高中。那年中考的时候,他的数学成绩在一万多名应届毕业生中名列第一,可是他的英语成绩仅有43分。这样一来,他的总分比重点高中的分数线还差9分。英语老师和校长都很懊恼,因为赵志远的英语成绩在同学中名列第三,第一名是英语老师的儿子,考了63分,早知道帮赵志远突击一下英语,他一定能考上县城的重点高中,打破本校20多年来零的纪录。赵志远的家乡地处偏远贫困的山区,学校一直配不上合格的英语教师,只好在初二年级才开始教英语,比城里晚了四五年。全校师生都知道,由此造成的差距无论如何也无法消除,只能通过努力尽可能缩短差距。那个暑假里,校长和乡文教助理带着赵志远的材料,多次赶赴县城游说,希望重点高中能破格录取赵志远。县招办的同志多数表示同情,招办主任说:“这个考生学科发展不平衡,如果仅仅是总分差几分,凭他的作文竞赛奖,还有数学中考成绩第一,破格录取不是不可以考虑。但是,重点高中历年来有一项铁的规定:除了总分要达线,语文、数学和英语这三门主课成绩必须及格。对全县仅有的一所重点高中而言,这项规定也不为过吧?你们看,英语的及格分应该是72分,他差了29分呢!要么,我介绍你们去见一下高校长。”两位山区教育工作者完全没有料到,与重点高中校长见面的一个小时竟成了一场辩论会,涉及到国家的教育制度和人才选拔制度。最后,高校长安慰他们说:“如果你们推崇的这个学生果真是个人才,那是谁也埋没不了的。社会并没有堵塞他继续深造的路,他可以先上县二中,三年后高考时还可以再见分晓嘛。”

  如今,赵志远面对这样一个高考成绩,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连续多日,他没有把成绩告诉任何人,只是埋头帮着父母干农活。累了,就默默地坐在宁静的水库边。还在儿童时期,赵志远就喜欢和小伙伴们在水库边玩耍:夏天,他们在清凉的水库里游泳;冬天,他们用自制的雪橇在光滑如镜的冰面上滑行;春秋时节,他们最爱用瓦片打水漂,比赛谁打的水漂最多、滑得最远。赵志远与小伙伴唯一不同之处在于他时常爱独自一人坐在水库边发呆。小伙伴们哪里知道,赵志远的心已飞出山区,正在繁华的大都市上空游荡,他那颗小脑瓜对未来蕴藏着太多期待和梦想。如今,一次高考,赵志远痛苦地发现,他多年来一切一切的梦想全都灰飞烟灭了。

  赵志远的父母亲刚50岁,却已显出老态。近两年,他每次从县城回家时,发现父亲脸上的皱纹更深了,母亲的腰更弯了,身体日见萎缩。特别是寒假里,当他看见父母亲与奶奶挤在墙角晒太阳时,感到异常惭愧和无奈。赵志远有一个姐姐,只上了几年小学,前几年嫁到镇上,日子过得还算不错。赵志远这几年的学费全靠姐姐的支持。如今,姐姐有了两个孩子,家庭负担一天天重了起来,他再不忍心拖累姐姐了。上高三的时候,他一个月伙食费只花了30元,他曾经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红薯,放假时总是步行回家,70多里山路他要走上一整天。当时,他是带着一种迎接挑战、经受磨练的心态面对眼前的困难的。他相信古人说的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可是,事到如今,那一切想法看来都是虚妄的。既然不是读书成才的命,那就面对现实吧。他终于将高考落榜的事告诉了父母亲,表示要外出打工。父母亲都没有责备他的意思,父亲说,只要尽了力,得不到的不要强求。再说,我们这两年一直为你的学费犯愁呢。听说上大学一年要花一万多块钱,把我们的家当全卖了也不够啊!母亲说,现在外面坏人多,你独一人出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是好?还不如稳当点,找你大舅家的宝山表哥,请他关照点儿。

  表哥宝山比赵志远大七八岁,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本县一所中学当教师。可是他只当了一年就不告而辞,去省城自谋职业了。赵志远还是在前年春节在大舅家与他匆匆见了一面。那天是大年初二,赵志远与父母亲一道去大舅家拜年,见他们一家人正围着宝山,责备他不该把好不容易到手的铁饭碗扔掉。几个亲戚也上前七嘴八舌数落他。宝山不胜其烦,一气之下,甩手走了。今年春节,赵志远又到大舅家去拜年,宝山依然没有回来。不过大舅一家人对宝山并没有埋怨。舅妈说,宝山在省城里工作很忙,领导安排他值班,他实在走不开。宝山经常给家里寄钱来,还给家里安装了电话,每个月都给家里打几回电话。儿行千里母担忧,只要能听到儿子的声音,老人心里就踏实多了。更喜人的是,宝山还交了个女朋友,也是大学毕业生呢,两人现在同一家出版社工作。说到这个话题时,不仅大舅老俩口喜得合不拢嘴,亲戚们也都夸宝山这孩子有出息。

  赵志远知道,母亲此时让他去投奔表哥,显然是期望他能象表哥一样混出点模样来。性急的母亲第二天就领着赵志远去了大舅家。母亲说明了来意,舅舅怎么也不相信赵志远没考上大学,他说莫非人家欺负咱乡下人,冒名顶替了吧,电视上放过这种缺德事。赵志远费了许多口舌才让大舅相信,自己确实没有考上。舅妈面露难色地说,省城都是人尖子呆的地方,志远没有大学文凭,要找事做恐怕难啊!母亲不顾这些,急不可待地说,就给宝山侄儿打个电话试试,要是不行也就算了。舅妈只好拨通了宝山的手机,然后立刻放下听筒。一会儿,宝山把电话打过来了,舅妈说,娃儿,志远落榜了,想去你那儿打工,这能行吗?母亲赶紧抢过话筒,我来说,我来说。可是宝山让赵志远接电话。宝山对赵志远说,我现在非常忙,没时间多说,你赶快来我这儿。随即让赵志远记下了他的住址和联系方式。

  刚吃完午饭,母亲就拉着赵志远兴冲冲地离开了大舅家。母亲不无得意地说,今儿的场面你都瞧见了。你舅妈年轻时就爱跟我闹别扭,要依她的意思,由她事先跟宝山串通好了,你就甭想去了。你出去闯荡,一定要多长心眼才好呢。母子俩说着就到了镇上的服装店。母亲为他挑了件新衬衣,又买了一套春秋装和一双旅游鞋。临行前,母亲将蓝手帕包着的一沓钱给了他,嘱咐他藏好了,刚刚去人家那儿,不定何时能找到事情做,这就是活命钱。赵志远心头一热,见里面有1500元,怎么也不肯要那么多。他知道,这是家里刚卖夏粮的钱,三位老人今后几个月还靠它过日子呢。争执了半晌,赵志远答应收下个吉祥数800元。

  赵志远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省城,那是一个如诗如画的境界。他早就渴望把自己溶入省城,这种心愿成为他多年来发奋学习的主要动力。当他坐了3个多小时汽车,一脚踏在省城地面上时,兴奋中却夹着一些失望和烦躁。一眼望去,怎么这么多车、这么多人、这么多工地,到处乱轰轰的。他买了一张市区交通图,步行半个多小时就找到了表哥的住处。这一路比预想的要顺利。表哥比赵志远高半个头,头发吹过风,戴着金边眼镜,大热天仍戴着领带,已经完全没有了乡下人的痕迹。只是表哥的屋子显得十分狭小且杂乱无章,几乎没有立身之处。表哥说,你第一天来,我请你下馆子。

  还没到晚饭的时间,餐馆的客人还很少。两人在临街的席位上对面而坐,表哥点了菜,要了两瓶啤酒,忽然问,前些年,我听说你作文得了全国奖,数学又考了全县第一,我想你应该奔清华、北大,别象我只勉强考上了个三流大学。这两年,大学扩招了很多,你怎么会落榜呢? 都是狗日的英语害了我!赵志远脱口而出,继而道明了原委。表哥无比惋惜地叹了口气说,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赵志远悲戚地答道,打工呗,反正我也不是上大学的料!表哥说,打工哪是长久之计,吃苦受累事小,往往干了大半年,也拿不到工钱。表兄弟俩闷了半晌,表哥又说,我其实不如你聪明,我的语文数学成绩从来没有象你那样冒尖。不过,我的各科成绩比较均衡,当然这得归功于我的舅舅,是他坚持把我接到城里上初中。我的体会是,学英语比数理化要容易。高考时,我实际上也落榜了。因师范学院招生计划未完成,在我们县降分录取了3名定向生,我是其中之一。定向协议书写明了,我毕业后必须回本县乡镇中学担任英语教师。我只当一年就跑了。为什么跑呢,因为我学的是英语专业,在社会上很吃香,好几个单位愿意聘用我,收入也比在农村当教师多了两三倍。我想,凭你的基础,还是应该把英语好好补习一下,明年再参加高考。眼光还是放远一点,否则会遗憾终生。

  “你只要把英语好好补习一下,就一定能考上重点大学。”三年前,刚上高中的时候,班主任和英语老师都诚恳地找他谈过。如今,赵志远反思3年高中生活,发现自己主观上对学英语确有抵触情绪。他对自己仅仅因为英语成绩差而失去上重点高中的机会,久久难以释怀。上到高二时,他的外语成绩依然处于全班末位,老师要求他报名参加英语补习班。因为补习班在晚上和假日进行,所以要收费,每节课5元,这是他无法承担的。班主任再次找他谈话,要求他重视英语,却无视他的困难。年轻气盛的他忽然说,我是中国人,又不想出国,为什么偏要学外语呢?不会外语难道就不能成才!班主任听了这番话,象见到天外来客似地瞪大了惊奇的眼睛。“这都什么时代了?”班主任忽然笑得很难看,“我怎么觉得河南省马振扶中学的张玉琴转世了。” 赵志远一脸茫然。班主任就把“文革”期间那件轰动一时的事件向他讲了。赵志远听了显然不得要领,接过话头说,真可惜呀!我有个初中同学也叫张玉琴,父母早就希望她为哥哥换亲,她死活不同意。后来她与家里达成了协议,如果她考上中专或者高中,那就不换亲了。可惜她中考时英语才得了30分,失去了升学的机会。她只好哭着嫁给一个30多岁的老光棍。老师,你看英语毁了多少人的前途、幸福甚至生命!

  自那以后,再没有人劝赵志远补习英语了。一场高考确实令赵志远感到懊悔:离本科分数线只差4分,如果听了班主任的规劝,每天在英语上多花半小时,多得10来分也未必是难事。因此,表哥劝他补习英语,他立刻点头默认了。赵志远随表哥回到住处时,才注意到这间约6平米的小屋竟然堆着数千本书。表哥不无得意地说,这儿所有的书都与英语有关。你看这一堆是《新世纪英语大辞典》,这厚厚一大本实际上全是我编的,主编挂了一个大学教授的名,否则出版社不肯出版。现在虽然出版了,出版社让我包销200册,卖掉它就是我挣的钱。如果一本也卖不掉,那我这趟活就白干了。你若不嫌弃,就暂且把它们铺平了当作床。这边一堆都是英语考试复习用书。去年,我编了一本中考复习资料,通过我们县的教研室,让全县初三学生每人买了一本,我净赚了3万块。如果我当中学教师,两年也挣不到这么多。学英语就是一个环境,你现在就等于生活在英语世界里了。你一边帮我打个下手,一边补习英语,明年高考,英语成绩一定会有相当的提高。怎么样?赵志远默默应承下来,心里对表哥充满了感激。

    表哥果真是个大忙人,有时一天出去好几趟,有时甚至两三天也不回来。赵志远把小屋里收拾得干净整洁,赢得了表哥的赞赏。他还按表哥的电话指示,时常给来者发书。他原打算到省城的建筑工地打工呢,这可比在工地上轻松多了。他有充分的时间复习英语,饿了就买盒廉价的饭或泡方便面。表哥说,马路对面的胡同里有一所重点中学,肯定有高考补习班,叫他去看看。赵志远过去一看,果然有一所中学,校门口贴着一张广告,说在校内开设各科高考补习班。其中英语在每周三晚上和周六上午,由省重点中学高中毕业班英语老师授课。赵志远砰然心动,可是再一看收费标准就泄了气:听一次课需交20元,比自己母校的收费标准要高一倍多呢。赵志远不愿把自己的尴尬告诉表哥,以免增加表哥的负担。他对表哥说,还是自己复习有针对性、效果好。

  转眼已是深秋,天气一天比一天凉。表哥问他想不想家,他说上个月已跟妈妈通过电话,现在不想家,只是想回去把棉衣取来。表哥说,既然这样,就甭回去了。我想象得出你那棉衣是什么样子。这样吧,我给你买一件好一些的羽绒服,再加上毛衣毛裤,你呢要集中三四个月时间帮我完成一项工作。干好了,我给你另开工资,每月不低于800块。赵志远听了这话既兴奋又不安,不知表哥想让自己做什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小说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小说 > 短篇小说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80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