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浩: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评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90 次 更新时间:2013-09-23 22:16:02

进入专题: 奥巴马政府   “亚太再平衡战略”   习奥峰会   美国外交政策与中美关系  

贾浩  

  

  摘要:奥巴马政府首届任期以来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将中国视为在战略和军事安全领域加以制约防范,在双边经贸、地区稳定和全球治理等诸方面又须竞争与合作并重的“战略竞争对手”,并将亚太地区作为美、中战略竞争的重心。而现阶段美国对华政策的相应特点则可概括为:“竞争合作、制约防范、规塑行为、影响发展、避免对抗”。

  

  结合今年6月中美两国元首习奥峰会与随后7月的中美战略和经济高层对话,本文对美国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决策的历史背景、重要内涵、决策过程、战略意图、主要影响、制约因素和潜在危险,以及未来的可能走向进行了综合评析。作者最后就现阶段美中关系特点与把握习奥峰会和中美高层对话所取得的成果与“正能量”,在五个有选择的方面进一步推动双方的良性竞争、共赢合作提出了看法。

  

  关键词: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习奥峰会;美国外交政策与中美关系

  

  *本文载《上海行政学院学报》2013年9月第14卷第5期,17-30页。

  

  作者:周边合作与发展协同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外现代化进程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2013年,是决定今后长时期中、美关系与亚太地区国际关系乃至全球战略格局走向的关键一年。经过双方酝酿和准备,今年6月7-8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了历史性的非正式元首会晤。[i]一个月后的7月10-11日,中、美两国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双方政府今年换届后的首次(2009年以来的第五次)战略与经济高层对话。

  

  此次中美战略与经济高层对话,为落实两国元首安纳伯格庄园会晤精神、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在经济和金融、投资与贸易、军事对话、能源合作、气候变化、朝鲜半岛和建立中美元首特别代表热线等各方面,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果和进展,同时就国际关系、中国周边和网络安全等分歧问题坦率地交换了意见。[ii]

  

  但值得注意的是,包括美国副总统拜登、国务卿克里与国防部长哈格尔在内的美国政府领导人和重要官员,在加州首脑峰会前后以及战略与经济高层对话等多次重要公开讲话中,都强调美中关系“既竞争又合作”的复杂特点,并明确宣示美国不仅不会改变还将继续推进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iii] 包括扩展美国军事力量在亚太的部署和态势,加强与亚太盟国和东盟等区域组织的关系,以及积极推进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等。

  

  应如何看待中、美最近在双边、地区和全球重大问题上的合作与进展,以及美国政府领导人和重要官员时常与之相矛盾的言论与行动,又应如何判断奥巴马政府的亚太战略与对华政策的未来走向呢?

  

  要回答这些问题,有必要对美国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作一个全面的回顾与分析。

  

  一、何谓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

  

  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又称美国 “战略重心东移”或“重返亚太”决策,是奥巴马政府自2009年1月执政以来,面对小布什政府留下的内外困局而寻求出路的产物。首先,美国因房地产次贷危机触发了2008年的金融风暴,从而导致二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金融、经济、债务和社会危机,其影响遍及包括欧盟和日本在内的所有西方主要发达国家与世界各国。与此同时,美国还因深陷小布什政府发动的阿富汗与伊拉克两场战争而在国际上也处于十分孤立与被动的局面。奥巴马政府因而面临着美国成为世界霸主、尤其是后冷战时期一超独霸后前所未有的内外困境。

  

  而二十一世纪头十年正是中国抓住“战略机遇期”(包括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并带动亚太地区经济迅猛发展的时期。十年后,中国已崛起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主要贸易国和最大外汇储备国。中国积极推动亚太地区的一体化合作,于2010年和东盟十国建成了自由贸易区,并与东盟10国启动了10+6(中、日、韩、澳、新、印)以及中、日、韩三国的自由贸易谈判。亚太地区经济活跃,成为当今世界经济的主要动力和增长源,中国对亚太地区和区内各国的影响力也显著上升。

  

  相形之下,美国则在亚太地区面临着影响力下降和盟国离心等一系列问题。美国朝野精英层也深陷三种深层的心理不平衡:

  

  (1)因发展不平衡、力量对比急剧变化而产生的纠结;(2)因

  

  超级大国地位和世界事务主导权削弱而导致的失落与忧患感;(3)美国自认曾经为二战后、尤其是冷战后相对稳定的世界和平环境与国际体系提供了安全保障与各项“公共产品”,从而有助于亚太地区与中国的发展和崛起,[iv] 故认为应得到回报。

  

  在此背景下,奥巴马政府为摆脱危机、重振美国在亚太地区和全球的战略主动权与主导地位,经全球战略评估与权衡后推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对美国的全球和亚太战略做出了重大调整。

  

  美国副总统拜登近日在其公开演讲中指出:“当研究如何前进时,我们问自己两个问题:应当在什么地方聚焦更多注意力和各种资源,从而使我们能在国内建立更多机会并在世界上产生更大经济增长?而我们又必须在什么地方进行所需要的战略投资,以不仅增加我们的安全而且提高全球的稳定?”“两者……都指向了亚太地区。”[v]

  

  在奥巴马首届政府中担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也曾透露,因个人经历和背景将美国定位为“太平洋国家”并宣称自己是美国“第一位太平洋总统”的奥巴马,[vi] 在上任之初即确定了他的“战略路径”。即视“驾驭亚洲的增长与活力为美国经济和战略利益的核心”与“总统的关键要务。”[vii] 为此,奥巴马“领导了一个跨越整个美国政府的多层面、持续的努力,以全面实现美国在太平洋地区不可替代的角色。”[viii]

  

  通过击毙本.拉登和在全球反恐领域取得一定进展,以及结束伊拉克战争并开始从阿富汗撤军,奥巴马政府将小布什时期的全方位反恐战争[ix]和以中东、中南亚为战略重心的全球战略,转变为同中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战略竞争。以一方面借此摆脱美国的内外困局,另一方面又认为中国在经济和军事实力增长后对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权和其世界地位形成挑战,因而将中国视为应在战略和军事安全领域加以制约防范,在双边经贸、地区组织和全球治理等方面又须竞争与合作并重的“战略竞争对手”,[x]并将亚太地区视为美、中战略竞争的重心。

  

  这里的亚太地区,按美国领导人和官方的说法,是指从南、北美洲的太平洋西海岸一直延伸到印度洋,含世界一半人口,二十一世纪以来已成为世界经济主要增长源和重要组成部分的广袤地带,包括中国与东北亚的日本、朝鲜半岛和台湾,东南亚的东盟诸国,南亚的印度次大陆各国,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俄罗斯远东部分等一系列重要国家和地区。[xi]

  

  二、“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决策过程

  

  考察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决策过程,当重点考察作为该战略核心的对华政策以及美、中双边关系的演变,而两者在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内都经历了一个“高开低走”的过程。[xii] 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也在此过程中逐渐成形。

  

  奥巴马政府上任之初,很大程度上出于希望与中国共同应对金融危机、摆脱本身困境而进行合作,一反美国自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和小布什等数届政府上任之初对华政策均有一段时间发生颠簸,然后再对中国政策和美中关系做出调整的先例,[xiii]使双边关系在2009年出现“高开”:

  

  ● 2月,新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改变其历届前任首访欧洲主要盟国的惯例,而选择首先访问中国等亚洲国家,强调与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和全球治理问题上要“同舟共济”,并降低了在人权等问题上对中国的批评声调。

  

  ● 5月,历来对中国持强硬立场的美国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也随后访华,进行了八天的“友谊之旅”,成为先是美国、后是美、中两国立法机构最高领导人近20年的首次互访。

  

  ● 7月,根据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美国新总统奥巴马4月1日伦敦20国集团首脑会议上首次会晤商定,在华盛顿举行了首度中、美战略与经济高层对话。

  

  ● 9月24日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詹姆斯.斯坦伯格在美国民主党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发表了“本届政府关于美中关系的设想”的主题演讲,提出美中双方对对方进行“战略再保证”。[xiv]

  

  ● 10月底-11月初,中国军方领导人访美,两国军方达成七项合作共识。

  

  ● 11月15-18日,由奥巴马主动建议,在其就任不到一年即访问中国并发表联合公报。

  

  但虽由美、中两国政学界有影响者提出,又经媒体热炒“G2”、“中美共治”等概念,[xv]以2009年12月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为转折点,美中关系于2010年初急转直下,开始“走低”。[xvi]

  

  ● 1月美中间发生“谷歌事件”,美谷歌公司中国总部迁往香港。

  

  ● 1月29日,美国宣布64亿美元的售台武器计划(含爱国者三型导弹等),中国则宣布“制裁”美国有关公司。

  

  ● 2月3日,奥巴马宣布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同时施压人民币升值。

  

  ● 2月18日,奥巴马会见达赖喇嘛。

  

  ● 3月北朝鲜击沉韩国“天安舰”,4月进行核试验,11月又发生炮击延坪岛事件。

  

  ● 5月,美国派遣华盛顿号核航母与韩国在黄海举行联合军演。

  

  ● 5月中、美第二次战略与经济高层对话中,美国声称中国提出“南海诸岛是中国的领土”和“核心国家利益”,[xvii] 置于同台湾、西藏等相同的“核心国家利益”范畴(因而不容挑战、不作让步)。

  

  ● 6月,中国因美售台武器而未按原计划邀请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

  

  ●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越南河内第17届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上,发表由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为其准备的发言稿,宣称“保证南海航行自由”和地区稳定“事关美国国家利益”,并与中国外长杨洁篪发生言辞交锋。[xviii]

  

  ● 8月美国华盛顿号核航母访问越南,美越举行一周的联合军演。

  

  ● 9月中、美、日三方围绕中日撞船事件进行外交斡旋活动。

  

  ● 9月25日,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在英国《星期日电讯报》上发表署名文章:“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之路”。[xix]

  

  ● 11月,奥巴马与胡锦涛在韩国首尔会面时,就朝鲜核武器问题向中国施压。[xx]

  

  2011年1月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美并发表《中美联合声明》,双边关系有所缓和。

  

  但奥巴马政府之后加快步伐,改变前期决策的隐蔽性,在长时间“悄悄准备”的基础上,以下列重大政策宣示,将“亚太再平衡战略”公诸于世:

  

  ● 2011年10月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上发表“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一文,宣布美国“转向”亚太地区。[xxi]

  

  ● 2011年11月12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檀香山会议期间,美国提出在APEC框架外启动未邀请中国参加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谈判并宣布了TPP协定的框架。[xxii] 该谈判成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经济核心并被奥巴马称为“迄今最雄心勃勃并将为整个地区提供潜在榜样的贸易协定。”[xxiii]

  

  ● 2011年11月17日,奥巴马访问澳大利亚并宣布新的军事部署,他在澳议会发表的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主旨演讲中还宣布,“作为总统,我已做出了一个明确无误的战略决定:作为一个太平洋国家,美国通过高扬各种核心原则和与我们盟国与友邦的紧密伙伴关系,将为塑造本地区及其未来承担一个更大和长期的角色。”[xxiv]

  

  ● 在军事安全方面,“就如何评估全球态势以及美国需要向何处发展以应对局势”,奥巴马指示美国国防部和各方面安全专家“进行一项大的战略研究”。并在历时8个月后,以总统名义“颁布了得到参谋长联席会议支持并提高美国在亚太地区军事部署的新‘安全战略指针’。”[xxv]

  

  ● 2012年1月5日,经奥巴马批准,美国国防部发布了为具体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而对美国亚太和全球军事战略进行调整的报告:《美国国防战略指针:持续美国的全球领导——二十一世纪国防的各项要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奥巴马政府   “亚太再平衡战略”   习奥峰会   美国外交政策与中美关系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92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