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刚: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综合竞争力分析

——基于12个基本指标的GCI视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57 次 更新时间:2013-09-21 22:58:13

李永刚 (进入专栏)  

  

  一、引言

  

  随着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社会经济的发展,一方面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相互依存与相互依赖逐渐加深,另一方面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的竞争也逐渐加剧。2012年8月31日,《中国证券报》报道,穆迪将20国集团(G20)中的新兴经济体2012年增速预期是5.2%;2013年增速预期是5.7%。穆迪认为,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受到了发达经济体的增速下滑以及资本流动的制约,否则经济增速会更快。受亚洲地区经济复苏带动,新兴经济体复苏速度快于发达经济体。高盛预测,2025年墨西哥、印尼、土耳其、伊朗、越南等8国将跻身世界经济前20强。我们不禁要问,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新兴经济体竞争力更强吗?

  

  二、国家竞争力指标的选取

  

  在经济学分析中,“国家竞争力”的概念比较抽象且没有统一定义。客观来讲,影响一国竞争力的因素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本文认为,以下12个指标都会影响到一国的竞争力。

  指标1:制度

  制度分两大类,一是公共部门制度,二是私人部门制度。公共部门制度中,对物权的保护和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将有利于促进一国综合竞争力的提高。此外,具有此功能的还包括涉及伦理和腐败的处罚制度、法律的独立性、政策制定者的效率考核制度和社会保障制度等。这些制度的健全和完善,将提高一国的综合竞争力。

  指标2: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分两大类,一是交通设施,包括公路、铁路、水路和航空运输的运力状况,主要指建设里程数和港口数量、机场规模和数量等。二是能源和通讯设施,主要包括电力供应总量、固定电话数、移动电话使用量。基础设施是一国提高其综合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指标3:宏观经济环境

  宏观经济环境主要包括财政平衡、居民储蓄率、通胀指数、政府债务等。这些因素将决定一国宏观经济是否稳定,以及政府熨平经济波动的能力。因为市场是会失灵的,很多时候无法自动实现资源的有效配置,导致总供给和总需求失衡,使经济出现繁荣、衰退、萧条和复苏的循环波动,这就需要政府通过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熨平经济波动。

  指标4:健康与初等教育

  健康且受过初等教育的劳动力通过影响工人的劳动生产率水平来影响一国的综合竞争力。健康因素主要包括疟疾发生率、结核病发生率,艾滋病得病率、预防接种率、死亡率和人均寿命等。初等教育主要包括初等教育的质量和入学率。

  指标5:高级教育与培训

  高级教育的数量,如中等教育和大学教育的入学率,决定了人口的教育层次,高级教育质量,如教育制度的质量、科技教育的质量、管理学科教育的质量和高校网络普及率都将影响一国的国家综合竞争力。劳动者的在职培训,如专业研究和设施的可用性、职员接受培训的程度等,这些可以提高职员的专业技能。因此,高等教育与培训影响一国的综合竞争力。

  指标6:商品市场效率

  商品市场效率主要包括国内市场竞争效率、对外贸易竞争效率和总需求。影响国内市场竞争效率的因素包括农业生产成本、税负水平、公司注册所需手续和时间、税制有效性、反垄断政策的有效性等。这些因素会通过影响到国内市场竞争效率来影响一国的综合竞争力。影响对外贸易竞争效率的因素包括贸易壁垒和非贸易壁垒、国外直接投资的状况、关税税率和进出口贸易总额占GDP比重。这些因素通过影响一国的对外贸易竞争力影响该国国家综合竞争力。总需求也影响一国的综合竞争力,总需求衡量指标主要包括以客户为导向的程度和需求者的成熟度。

  指标7:劳动市场效率

  劳动市场效率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灵活性,包括劳资关系的协调、薪资待遇的灵活性、刚性就业率、雇用和解雇制度、遣散费发放制度等。二是高级人才的使用效率,包括工资水平、生产率水平、人才外流率和女性劳动者参与率。劳动市场效率通过影响生产力水平影响一国的国家综合竞争力。

  指标8:金融市场效率

  金融市场效率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效率,包括金融服务的可用性、金融服务成本、通过本地股市融资的效率、获得贷款的容易程度和风险资本可用性以及对资本流动的限制。二是诚信状况,包括银行的健全性、对证券交易监管和法律权利指数。金融对一国竞争力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一般来说,金融的现代化程度越高,对经济增长等的促进作用也就越大。

  指标9:技术储备

  技术准备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技术采用,包括最新技术状况、企业对技术吸收能力、外国直接投资和技术转让状况。二是信息通信技术的使用,包括互联网用户、宽带上网订阅量、互联网带宽、固定电话线数量、移动电话用户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技术储备状况直接影响到一国的科技水平。

  指标10:市场规模

  市场规模从两个方面来看,一是国内市场规模。国内市场规模是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出的GDP加上出口商品与劳务总额,再减去出口商品与劳务总额。二是对外市场规模。对外市场规模,是按照依据购买力平价计算出的进出口商品与劳务规模计算的。这些规模的大小,将从宏观上影响一国的对外开放能力和对外开放程度。

  指标11:商业成熟度

  商业成熟度包括国内供应商数量和质量、国家的集群化发展、竞争优势的性质、价值链的广度、国际分布的控制、生产工艺的复杂程度、市场营销范围以及政府愿意下放的权力。

  指标12:创新

  创新指标包括革新能力、研发机构的数量和质量、企业研发投入量、产学研结合状况、政府对高新技术的普及率、科技人员数量等。这些指标将影响一国在更高水平上提高科技创新能力,进而影响一国的综合竞争力。

  

  三、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

  

  国家综合竞争力对比  

  (一)样本国家的选取

  2012年4月最新出版的《FISCAL MONITOR》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世界上的国家进行了分类。本文选取的样本国家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类为标准。属于发达经济体的国家或地区包括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捷克、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希腊、香港特区、冰岛、爱尔兰、以色列、意大利、日本、韩国、荷兰、新西兰、挪威、葡萄牙、新加坡、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国、美国等。属于新兴经济体的国家或地区包括阿根廷、巴西、保加利亚、智利、中国、哥伦比亚、匈牙利、印度、印度尼西亚、约旦、哈萨克斯坦、肯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马来西亚、墨西哥、摩洛哥、尼日利亚、巴基斯坦、秘鲁、菲律宾、波兰、罗马尼亚、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南非、泰国、土耳其、乌克兰等。

  (二)指标权重比例关于指标的权重见: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2010-2011)45~47页。

  本文给出的12个指标都影响一国的综合竞争力,但由于各国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影响也会有所差别。要对影响一国综合竞争力的指标进行了分类,但并不是说这些指标是相互独立的,相反,这些指标是相互依存的。这12个指标可分成三大类:基本要素指标、效率因素指标和创新因素指标。基本要素指标包括指标1(制度)、指标2(基础设施)、指标3(宏观经济环境)和指标4(健康与初等教育)。效率因素指标包括指标5(高等教育与培训)、指标6(商品市场效率)、指标7(劳动市场效率)、指标8(金融市场发展)、指标9(技术储备)和指标10(市场规模)。创新因素指标包括指标11(商业成熟度)和指标12(创新因素)。在要素驱动期、效率驱动期和创新驱动期,基本要素指标、效率因素指标和创新因素指标所占的比重见表1。人均GDP<2000美元的国家属于处于要素驱动期的国家,即处于第一阶段的国家;3000美元<人均GDP<9000美元的国家属于处于效率驱动期的国家,即处于第二阶段的国家;人均GDP>17000美元的国家属于处于创新驱动期的国家,即处于第三阶段的国家。

  表1指标权重比例(略)

  资料来源:Klaus Schwab.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2010-2011)[R].World Economic Forum,第47页。  1.基本要素指标中,指标1(制度)、指标2(基础设施)、指标3(宏观经济环境)和指标4(健康与初等教育)的权重分别占25%。指标1(制度)中,公共部门制度和私人部门制度所占权重分别为75%和25%。指标2(基础设施)中,交通设施占50%,能源和通讯设施占50%。指标3(宏观经济环境)中,财政平衡、居民储蓄率、通胀指数、政府债务等分别占17%左右。指标4(健康与初等教育)中,健康与初等教育分别占50%。

  2.效率因素指标中,指标5(高等教育与培训)、指标6(商品市场效率)、指标7(劳动市场效率)、指标8(金融市场发展)、指标9(技术储备)和指标10(市场规模)的权重分别占17%。指标5(高等教育与培训)中,高级教育数量、高级教育质量和培训分别占33%。指标6(商品市场效率中,国内市场竞争效率和对外贸易竞争效率占67%,总需求占33%。指标7(劳动市场效率)中,灵活性和高级人才的使用效率分别占50%的权重。指标8(金融市场发展)中,效率和诚信状况分别占50%的权重。指标9(技术储备)中,技术采用和信息通信技术的使用分别占50%的权重。指标10(市场规模)中,国内市场规模和对外市场规模分别占75%和25%的权重。

  3.创新因素指标中,指标11(商业成熟度)和指标12(创新)各自占50%的比重。指标11(商业成熟度)中,商业成熟度和创新因素指标中,商业成熟度和创新分别占50%的权重。指标11(商业成熟度)中,国内供应商数量和质量、国家的集群化发展、竞争优势的性质、价值链的广度、国际分布的控制、生产工艺的复杂程度、市场营销范围以及政府愿意下放的权力各自约占10%。指标12(创新)中,革新能力、研发机构的数量和质量、企业研发投入量、产学研结合状况、政府对高新技术的普及率、科技人员数量所占权重分别占20%的权重。

  (三)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综合竞争力对比

  选择什么样的指标来衡量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的综合竞争力呢?本文依据前文指标的选择和表2对不同发展阶段国家综合竞争力所赋予的指标权重,分别对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各国的进行计算。GCI计算的基础上连续聚合的分数从指标水平(即最细分的水平)的方式GCI整体得分。在单个变量总额内,使用的算术平均一类,百分比四舍五入到最接近的整数。与较低水平的聚合不同,基本要素指标、效率因素指标、创新和商业成熟度指标是不固定的。相反,它取决于每个国家的发展阶段(见表1)。而对于一些无法被以数量计算的量,对于性质变量,是通过调查后得出的结果,将这些变量转化到1至7级,我们采用“最小—最大”的改造,保留的顺序及其之间的相对距离,以赋予各国家的得分。具体计算指标值见表2和表3。

  表2发达经济体综合和一级指标得分(2010—2011年)略

  资料来源及说明:(1)各国数据实行历年制。(2)数据根据欧盟组织和经合组织网站数据整理计算所得,网址:http://europa.eu/,http://www.oecd.org/。(3)发达经济体中只有爱沙尼亚和斯洛伐克是处于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过渡期的国家,其他国家均处于第三阶段,即创新驱动期。

  表3新兴经济体综合和各一级指标得分(2010—2011年)略

  资料来源及说明:(1)数据来源同表2。(2)新兴经济体中印度、肯尼亚、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处于从第一阶段;哈萨克斯坦、沙特阿拉伯和乌克兰处于从第一阶段到第二阶段过渡期的国家;智利、匈牙利、拉脱维亚、立陶宛和波兰处于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过渡期的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余国家都是出于第二阶段的国家。  对表2和表3进行整理,算出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各个指标的算术平均值,将中国单列出来,如下图:

  图1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各指标平均值对比

  从图1可以看出,相对于发达经济体来说,新兴经济体综合指数(GCI)与发达经济体还有不小差距。可见,从整体上看,发达国家国家综合竞争力比较强。对于影响国家综合竞争力的指标,分开来看,新兴经济体也大都不具有竞争力。如制度(指标1:)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基础设施(指标2)则差距更大,技术储备(指标9)差距也很大。虽然宏观经济环境(指标3)和市场规模(指标10)与发达经济体比较接近,虽然宏观经济环境(指标3)和市场规模(指标10)与发达经济体比较接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李永刚 的专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计量经济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849.html
文章来源:国家竞争力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主题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