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光:林彪折戟沉沙,“九一三”事件的分分秒秒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261 次 更新时间:2013-09-13 21:39:46

进入专题: 林彪   九一三事件  

王海光 (进入专栏)  

  

  林彪,原名林祚大,军事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925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在井冈山时期先后任营长、团长、军长、军团长等职。参加了红军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五师师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等职,指挥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等重大战役。解放后历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防部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文化大革命”中组成反党集团,阴谋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1971年9月8日,下达反革命武装政变手令,企图谋害毛泽东,另立中央。在其妄图策划反革命政变、谋害毛泽东的阴谋败露后,于9月13日与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等从山海关机场强行乘飞机外逃,凌晨3时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肯特省贝尔赫矿区南10公里处机毁人亡。

  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凌晨二时二十七分,林彪一行外逃所乘的256号三叉戟机,在蒙古境内肯特省温都尔汗地区的贝尔赫萤石矿附近坠毁。上图是飞机坠毁的现场,左3为许文益大使,左4为蒙方翻译。本文摘自《折戟沉沙温都尔汗》,王海光著,九州出版社出版。

  祸起萧墙,周恩来运筹帷幄禁航令下达后,又从北京沙河机场跑了一架直升飞机。周恩来感到情况严重,为了毛泽东的安全,力劝他搬到人民大会堂暂住。毛泽东住到了大会堂的北京厅。林彪乘飞机叛逃,中共中央领导人对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十分担心,当时都估计是逃到苏联去了。周恩来协助毛泽东,立刻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做了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的准备。周恩来亲自通过电话向各大军区负责人、省市自治区主要领导人通报了情况,并发布命令:“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那个人,带着老婆、儿子叛国逃跑了!从现在起,部队立即进入一级战备,以应付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周恩来讲得既含蓄又清楚,各地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恩来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立即召集在京的政治局委员到人民大会堂开会,通报情况,商量对策。9月13日凌晨3点多,许多政治局委员是从睡梦中被叫醒,来到大会堂的。周恩来环视了到会的人,说:“今晚发生的事,你们几位不会感到突然吧?”本来就不安的会场气氛更觉紧张。周恩来接着宣布林彪乘飞机叛逃的消息。大家都被这突然的消息震慑住了。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演员出身的江青,她尖声叫喊:“林彪是个镇压我的人!我一向是同他作斗争的……”周恩来在会上还讲了林彪历史上的问题,说林彪在井冈山时就怀疑红旗能打多久,受到毛泽东的著文批评。

  周恩来立即通知外交部等有关部门的领导人,林彪已经外逃,密切注意外电报道,研究并提出在各种可能情况下的应对措施。周恩来还通知各主要新闻单位的负责人,确定近期内关于林彪的宣传策略。9月13日,各有关部门紧急磋商,部署应付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的一切准备。毛泽东、周恩来一天都没休息,观察事态的发展,紧急安排各项应急措施。但一整天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14日上午,外交部党组召开紧急会议,根据周恩来的指示,研究林彪出逃后可能出现的四种情况:一、由林彪出面公开发表叛国声明;二、由林彪或其他人通过外国广播或报纸发表讲话;三、林彪及其追随者暂不露面,也不直接发表谈话,由外国通讯社客观报道林彪等已到达某国某地;四、暂不发表消息,以观国内动静。紧急党组会还讨论了在各种情况下对外交涉和如何表态的问题。

  中午12点20分,外交部收到驻蒙古共和国大使馆通过封闭两年的专用电话线路报来的特急报告:今天上午8时半,蒙古副外长额尔敦比列格约见许文益大使,通知有一架中国喷气式军用飞机于13日凌晨2时30分左右,在肯特省贝尔赫矿区10公里处坠毁。机上共9人,全部死亡。蒙方向我提出抗议,许大使已向对方提出到现场勘查的要求。这时,外交部紧急党组会还在紧张讨论对付最坏情况的措施,报告马上送到代部长姬鹏飞手里。姬鹏飞看后,面露笑容,额手称庆,说:“机毁人亡,绝妙的下场!”

  正绞尽脑汁谋划如何应付林彪外逃后对策的会场顿时活跃起来。

  外交部决定马上把报告呈报给毛泽东、周恩来。周恩来两天两夜没合眼,14日中午午饭后服用了安眠药刚刚入睡。下午2点,秘书把周恩来叫醒,送上外交部的特急报告。周恩来看了后,立刻要汪东兴报告给毛泽东。下午5点多,周恩来主持政治局会议,报告了林彪机毁人亡的消息。事关重大,连年事已高、一般不参加会的董必武也来了。

  林彪机毁人亡的消息传来,毛泽东、周恩来及政治局的多数同志心里都一块石头落地了。这是出人意料的最理想结果了!

  汪东兴给毛泽东报告这一情况时,毛泽东似乎也有些意外。

  他问汪:“这个消息可靠不可靠?为什么一定要在空地坠下来?是不是没有油了?还是把飞机看错了?”他还问道“飞机上有没有活着的人?”毛泽东、周恩来和中共中央事先对林立果“小舰队”图谋不轨,要谋害毛泽东,发动政变的阴谋活动一无所知。林彪一家的突然逃跑,祸起萧墙,是人们绝对意想不到的,毛、周及其他中央领导人大为震惊。林彪叛逃未遂,机毁人亡,是历史提供给党中央一个从容处理事件的良机。周恩来指示外交部:从现在起,指定专人译办驻蒙使馆来的电报,密封后送总理亲启;今天的报告,凡经办和知道的人都要打招呼,要绝对保密。

  为进一步核实情况,查明事实真相,周恩来指示外交部要驻蒙大使馆,详细勘查现场,为慎重起见,要大使偕员亲自前去。驻蒙使馆立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周恩来还指示有关部门,要把事件保密得尽可能长些,要尽可能赢得时间处理“善后事宜”,以防不测。为把这一突发事件处理得更稳妥,让证据更确凿,事实更准确,以便为党内外做好承受这一突发事件的心理准备,所以,在林彪事件发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在宣传舆论方面没有做很大改变,颂扬林彪的语言还依然如故。在审慎地保持社会稳定的同时,对林集团的追查和清理在日夜紧张地进行着。

  13日,李伟信被抓获后,北京卫戍区司令吴忠连夜对他进行突击审讯,李供出了林立果“五七一”的阴谋计划,吴忠极为震惊。根据李伟信的口供,在他们的据点里查获了大批材料。在12日深夜转移到原空军第二高级专科学校待命的空军司令部技术情报处副处长王永奎、空军办公室外事秘书陈伦和、空军司令部雷达兵部副部长许秀绪、空军司令部管理局副处长兼汽车队队长王琢等人,等了一夜,杳无音信,认为林立果他们已经到了广州,便于13日下午上了去广州的火车。15日早上,他们到达广州。但到处打听不到林立果等人的消息。傍晚,他们得知部队要抓他们的消息,便到一个基层单位躲了一夜。第二天,他们弄到空白介绍信,伪造姓名、身份,准备乘火车到上海。在广州源潭车站,他们被抓获了。

  几天时间里,“联合舰队”成员、空军政治部党委书记江腾蛟、空军副参谋长王飞、空军副参谋长胡萍、空军作战部长鲁珉、空军情报部长贺德全、空军司令部二处处长朱铁铮、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刘世英、空军司令部军务部装备处副处长郑兴和、空军司令部办公室秘书程和珍等相继被收审。13日,组织上找江腾蛟谈话,他在还不知道林彪逃跑机毁人亡的情况下,就交代了谋害毛泽东的阴谋罪行,写了《谋害毛主席阴谋事件的经过》等书面材料。同日,鲁珉等人也交代了自己的罪行。他们12日深夜开会商定的南逃编组名单被查获。

  9月20日,空四军政委王维国、空五军政委陈励耘被收审。9月25日,南京空军副司令员周建平被收审。9月30日,国防科委第一副主任兼空军副司令员王秉璋、民航总局政委刘锦平被收审。“九一三”事件后,中央没有立即对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采取措施。毛泽东对周恩来说:“看他们10天,叫他们坦白交代,争取从宽处理。老同志,允许犯错误,允许改正错误,交代了就行。”

  10天来,这些与林彪关系极不寻常的将领们,既没有揭发林彪的罪行,也没有交代自己的问题,反而偷偷销毁与林彪密切往来的证据。黄永胜焚烧材料,把烧纸用的瓷缸都烧裂成两半。10天后,毛泽东让汪东兴找来周恩来,问对黄永胜他们的处理情况。周恩来向毛泽东报告说,他们在拼命烧材料。毛泽东说:“是啊,那是在毁灭证据嘛。这些人在活动,是要顽抗到底了!”周恩来说:“我马上办,今天晚上办不成,明天早上一定办成。”从毛泽东处出来后,周恩来对汪东兴说:“你不能离开中南海,要严加保卫主席的安全。”

  24日上午,周恩来把黄、吴、李、邱召集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开会,向他们宣布中央对他们实行隔离审查的决定。当他们进门时警卫进行检查,看他们是否带有武器。周恩来对他们说:“出事10天了,你们几个一言不发、一字不写,不知是为了什么?”“今天早晨3点钟,主席最后下了决心,你们几个暂时离开工作,给你们找了几个住的地方,你们分别去写材料。军委办事组的工作,由叶帅暂时负责。”

  不久,10月6日,空军学院小楼里的一份最关键的罪证材料被清查出来,送达周恩来的手中。这就是1971年3月22日至24日,林立果、于新野等人搞的《“571工程”纪要》。这份由于新野潦草地记在一本小活页本上的阴谋政变计划,同林彪的“九八手令”、给黄永胜的亲笔信等罪证材料一起,成为了林彪集团发动反革命政变的最有力证据。

  林彪事件事发突然,事件结果又有着某种历史的偶然性,在迷雾重重的“文化大革命”中更带有扑朔迷离的神秘色彩,容易使人们产生种种的猜测,许多假想臆说流传至今。

  256号三叉戟飞机在13日凌晨1时55分从414号界桩上空进入蒙古境内后,很快降低高度,中方雷达跟踪飞机进入蒙古国200多公里处消失。半小时后,2时27分,蒙古肯特省省会温都尔汗西北70公里处的依特尔默格县苏布拉嘎盆地突然响起巨大的爆炸声。爆炸声和随之燃起的大火,惊动了附近的人们。一位正在当地炸药库值班的女士闻声拿枪冲了出去,发现一架坠落的飞机,飞机的发动机上正喷着熊熊烈焰。256号飞机在紧急迫降时机毁人亡。准确方位是东经111度17分,北纬47度41分。9月15日下午6点,刚出任驻蒙大使不到一个月的许文益,奉命带着大使馆二秘孙一先,随员沈庆沂、王中远来到了飞机失事现场。蒙方陪同前往的有外交部领事司司长高陶布、二司专员古尔斯德、边防内务管理局桑加上校,还有一些航空、法律、法医等方面的专家。

  飞机失事现场苏布拉嘎盆地是一个沙土质盆地,地势开阔平坦,遍地都覆盖着三四十厘米高的茅草,南北长约3,000米,东西宽约800米,北、东、南三面被高低不等的土包环绕,西面则是一个斜坡。飞机着陆点正好在盆地的中央,坠毁在盆地的南半部,草地燃烧面积长800米,宽度由北面的50米扩展到南面的200米,呈倒梯形。举目望去,周围是秋风萧瑟一望无垠的荒原,燃烧过的焦黑色草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飞机残骸,覆盖着白布的尸体,在残阳斜照下触目惊心,悲切凄凉。

  盆地中央的飞机着陆点以南,约30米长的草皮被机腹擦光,西侧平行处,是右机翼划出的一道深约20厘米的槽沟。再往南,擦地痕迹消失了,进入燃烧区。飞机的碎片越来越多,越来越大,散落面越来越宽。机头燃烧区距着陆点530米左右,火势最猛,只剩下镶嵌仪表的空架子和大堆残缺机件,机壳都已化为灰烬。它的正东20米左右有一大段机翼,上有“民航”两字,其根部有一个直径约40厘米的大洞,洞孔形状不规则,边缘外翻。机头以南80米处有一个起落架。机头西北60米处是斜卧着的机尾,上面的五星红旗和机号“256”等标记清晰可见。这些标志明白无误地显示,这就是林彪乘坐的民航256号专机。机头以北50米范围处散布着9具尸体,中间有一炸坏的方形食品柜,旁边堆有蒙方收集起来的死者遗物。尸体大都仰面朝天,四肢叉开,头部多被烧焦,面部模糊不清,难以辨认。现场遗物中有林立果的空军大院0002号通行证。中国大使馆人员把尸体从南向北编为1至9号,从各个角度拍成照片,以便以后鉴别确认。

  根据事后查证:1号尸体是林彪座车司机杨振刚,2号尸体是林立果,3号尸体是刘沛丰,4号尸体是特设机械师邵起良,5号尸体是林彪,6号尸体是机械师张延奎,7号尸体是空勤机械师李平,8号惟一女性尸体是叶群,9号尸体是256号飞机的驾驶员潘景寅。

  所有尸体都没有任何搏斗的痕迹,没有发现任何弹孔。这些尸体和一般飞机失事的尸体不一样。他们并非个个都是焦骨残骸,而是躯干都完整,大多是皮肉挫裂、骨骼折断、肢体变形等碰撞外伤,大部分的伤势并不重。这是在飞机着陆的摔撞毁坏过程中造成的。但他们的皮肤都烧灼得厉害,多数尸体难以辨认,而且个别尸体,如林立果、潘景寅等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王海光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林彪   九一三事件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共和国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637.html

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