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杰:论侵权法上过失认定中的“可预见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31 次 更新时间:2013-09-04 07:57:20

进入专题: 侵权法   过失认定   可预见性  

刘文杰  

  ,insbes. 303 Anm. 1 (Redaktionskommission).

  [8]Munchener Kommentar zum Burgerlichen Gesetzbuch, Band 2,5. Aufl.,2007,S.723.

  [9][美]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普通法》,冉昊、姚中秋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94页。

  [10]丁玫:《罗马法契约责任》,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156-157页。

  [11]Philippe Brun: Responsabilite Civil Extra Contractuelle, Litec, 1ed, 2005,n° 356.

  [12]Siehe Prot. I 187;302f.,insbes.303 Anm. l(Redaktionskommission).

  [13]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West Publishing Co.,4th ed.,1971),p. 150.

  [14]在德国的民商事法律中,“一个谨慎负责的商人”形象亦不鲜见。例如,一个正派商人的注意(《德国商法典》第347条);一个正派的有良知的业务管理人的注意(《德国股份公司法》第93条);一个正派的有良知的监事的注意(《德国股份公司法》第116条);一个正派的业务管理人的注意(《德国有限责任公司法》第43条)。

  [15]美国《第二次侵权法重述》第283条对此作了全面规定:除非行为人是一名儿童,否则为免于过失而应遵守的行为标准是一个明理之人在类似情形下的行为标准。如果行为人是一名儿童,为免于过失而应遵守的行为标准是一个类似年龄、智力及经验的明理之人在类似情形下的行为标准。除非行为人是一名儿童,否则其精神失常或其他精神上的缺陷不使其免于遵守一个明理之人在类似情形下的行为标准。如果行为人患病或有其他身体上的缺陷,为免于过失而应遵守的行为标准是一个罹患同样缺陷的明理之人的行为标准。

  [16]参见Palandt, 55 Aufl. , S955。另参见于敏、李昊等:《中国民法典侵权行为编规则》,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版,第194页以下。

  [17]陈聪富:《侵权归责原则与损害赔偿》,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47页。

  [18]参见程啸:《侵权责任法》,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206页以下。

  [19]参见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人民法院(2007)甬镇民一初字第1088号民事判决书。

  [20]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 p. 151.

  [21]John G. Fleming, The Law of Torts,(Law Book Company, 9th ed.,1998),p.118.

  [22]Esser, Schuldrecht, 1. Aufl.,S88,2. Aufl.,S204.

  [23]参见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绍民终字第822号民事判决书。

  [24]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 p. 158.

  [25]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 p. 159.

  [26]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 p. 157.

  [27]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 p. 160.

  [28]William L. Prosser, Handbook of the Law of Torts, p. 161 ;弗莱明在其著作中特别讨论了系安全带常识与乘客过失i认定的关系,John G. Fleming, The Law of Torts, p.120, p.315.

  [29]Dan B. Dobbs, The Law of Torts, p. 275

  [30]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8)沪高民三(知)终字第62号民事判决书。

  [31]BGH VersR 1968,594

  [32]参见刘文杰:《论“不合理的伤害危险”—对过失概念客观要素的考察》,《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0年第5期。

  [33]BGH 93,357;NJW 93,2234.

  [34]如果危险属于较远的,那么通过否定因果关系相当性或违法性的存在即可否定过失。Jauernig/Stadler, 14. Aufl. ,2011,§28.

  [35]Dan B. Dobbs, The Law of Torts, p.335.

  [36]Hughes v. Lord Advocate,[1963] A. C. 837(H. L. 1963).

  [37]Cf. Washington&G. R. Co. v Hickey, 166 U. S. 521,17 S. Ct. 661,41 L. Ed. 1101(1897).

  [38]Dan B. Dobbs, The Law of Torts, p.467.

  [39]Dan B. Dobbs, The Law of Torts, p. 467.

  [40]Tise v. Yates Construction Co.,Inc.,345 N. C.456, 480 S. E. 2d 677(1997).

  [41]Doughty v. Turner Manufacturing Co.,Limited,[1964] 1 Q. B. 518(C. A. 1963).

  [42]Adams v. Bullok, 227 N. Y.208 N. E.93(1919).

  [43]BGH NJW 1998,2905.

  [44]进一步言,如果行为人造成一项危险,那么他人避开危险的合理努力所致损害也在可预见范围之内,因为“只要救助不是冒失的,那么救助而生的损害风险就源于当时情势,危难呼唤着救助者。”Wagner v. International RR 232 NY176 at 180 (1921)(Cardozo J).

  [45][德]克雷斯蒂安?冯?巴尔:《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下卷),焦美华译,张新宝校,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262页。

  [46]就责任的最终承担而言,这种不对称性得到了某种修正,即,法律对相对人同样提出了“理性人”要求,如果相对人对自身的损害有过错的,亦要相应地予以自担,参见我国《民法通则》第131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

  [47]Blyth v. Birmingham Water Works 11 Exch. 781,156 Eng. Rep. 1047(1856).

  [48]115 111. App. 2d 35,253 N. E. 2d 56(1969).

  [49]Glasgow Corp v. Taylor[1922]1 AC 44 at 67;Thompson v. Bankstown Corp(1953)87 CLR 619 at 631.

  [50]例如独自留在房中的粉刷匠不锁门外出2小时之久,要对珠宝失窃负责, Stansbie v. Troman [1948] 2 KB at 52; Mar-shall v. Caledonia Rly (1988) 1 R 1066;保险公司在受益人缺乏可保险利益情况下为被保险人承保,受益人杀害f被保险人以骗得保金,Liberty National Life Ins v. Weldon 100 So 2d 696 (Ala 1958);再如报警系统在抢匪闯入时没有报警,制造方应当负责,Reg Glass v. Rivers ( 1968) 120 CLR 516; Dove v. Banham’ s Locks[1983] l WLR 1436; McNeil v. Village Locksmith (1981) 129 DLR (3d) 543; US: 37 ALR 4th 47 (1985);精神病院和监狱要对精神病人和囚犯逃离后的致损负责,Holgate v. Littlewoods [1937] 4 All ER 19; Dorset YC v. Home Office [1970] ACA 1004;餐馆老板要求服务员把晚上的营业收入马上存入银行保险柜应当对其缺乏保护而遇袭负责, Chomentowski v. Red Garter Restau-rant (1970) 92 WN (NSW) 1070; 45 ALJR 713 (HC);律师疏于办理法律手续,要为客户遭到房主的侵扰负责, Barnes v. Hay(1988) 12 NSWLR 377

  [51]Hosie v. Arbroath Club[1978]SLT 122.

  [52]参见《李萍、龚念诉五月花公司人身伤害赔偿纠纷案》。

  [53]见校园弹弓弹人伤害案,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绍民终字第822号民事判决书。

  [54]参见欧洲侵权法小组编著:《欧洲侵权法原则文本与评注》,于敏、谢鸿飞译,法律出版社2009年版,第7页。

  [55][德]克雷斯蒂安、冯?巴尔:《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下卷),第289页,注[321]。

  [56]二审法院在判决中亦指出,被告应当事先进行拨打。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一中民终字第15260号《民事判决书》。

  [57]英国作家柯南道尔为他笔下的神探福尔摩斯觅得了一处“住所”,这就是伦敦贝克街221b号,福尔摩斯则于1881年至1902年间“居住”在此。当时贝克街是从东侧从南到北有1号~42号、西侧由北到南是44号~85号,并不存在221号,也就是说221b号只是作者制造出来的虚幻的地方。然而,《福尔摩斯探案集》问世后,这位虚拟神探的粉丝从世界各地赶来,希望一睹神探的风采,1990年,贝克街建立了福尔摩斯博物馆。

  [58]包括互联网在内的各类媒体上都能查询到此类例子,例如,根据刘震云小说改编拍摄的电影《手机》热播之际,有一个清晰的镜头,就是主角“严守一”的手机号码,虽然这一幕在电影中一闪而过,还是有不少年轻人买来了影碟,在自己的影碟机上反复回放,直到捕捉到这个号码,并尝试着给“严守一”打去了电话。http://www. beijingdaily. com.cn/(北京晨报网),访问时间:2012年9月20日。

  [59]Chapman v. Hearse(1961)106 CLR 112(rescuer),Jones, Multiple Causation and Intervening Acts 2 TLR 133(1994);Mahony v. Kruschich(1985)156 CLR 522;Price v. Milawski(1977) 82 DLR (3d) 130

  [60]Duwyn v. Kaprielian(1978)94 DLR (3d)427 at 441. Cf R v. Cheshire[1991]1WLR 844(CA).

  [61]BGHZ 99, 167.

  [62]如道伯斯所言,可预见性很少是个事实问题,它属于对行为人行为整体评价的一部分。Dan B. Dobbs, The Law of Torts, pp. 335-336.

  [63]见(2009)海民初字第8574号民事判决书。

  [64]参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6)一中民终字第15260号民事判决书。

    进入专题: 侵权法   过失认定   可预见性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323.html
文章来源:《环球法律评论》2013年第3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