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奇:等一等人民,等一等农民……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55 次 更新时间:2013-09-03 16:12:21

进入专题: 人民   农民  

刘奇 (进入专栏)  

  474,而2012年12月西南财经大学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我国基尼系数已突破0.6,达到了0.61,远超过国际上0.4的警戒线,世界罕见。2013年7月17日,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中国家庭追踪调查》报告显示,2012年,我国家庭人均纯收入均值为13033元,收入最低的5%的家庭人均收入只有1000元,而收入最高的5%家庭的人均收入则高达34300元,两者相差234倍。但有社会观察家表示,由于部分群体存在隐性福利和灰色收入,中国的家庭贫富分化程度实际可能更为严重。房产,在当下中国,是富人财富的象征,也是穷人的枷锁。普通工薪家庭靠薪水购房,或许,到他们退休之后也难以还清房贷。城乡贫困群体,一旦遇到重病、灾害,会立即陷入绝境,有限的社会保障很难使他们自拔,袁岳等的调查显示,60.1%的贫困者认为靠自身的努力无法脱贫。很多时候,仅仅因为家里有一个重病患者就可能导致全家濒临破产、生活难以为继。

  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底层社会的生活状态更加困窘。因为传统穷人与现代穷人不同,传统穷人有条件自食其力,现代穷人则必须支付必要的生活成本。传统农民交通不发达可以靠两条腿,多花点时间走过去,今天交通很发达,高速公路不让行人走,必须买票乘车。传统穷人没水喝,可以挖井自取,今天农民工在城里喝自来水、买矿泉水都要掏钱。传统穷人在熟人社会里获取信息靠口口相传,今天农民工在城里必须花钱买报买收音机、电视机才能获取信息。基于此,富人应重新思考人生,树立“四个两”的正确财富观。一是奉行胡雪岩的“一夜两想法”,即“上半夜想想自己,下半夜要想想别人”。只想自己,不知回报社会,难成大业。二是“一水两喝法”,即有一杯水自己喝,有一桶水可一家人喝,要拥有一条河、一个湖的水,就得学会与人分享。三是“财富两观念”,即西方国家的富人,以“人在天堂,钱在银行”为耻;我国富人,财富多留给子孙。应学习西方国家对于财富的态度和理念,多做慈善。四是“幸福两条路”,即获取财富有两条途径,一条是让自己幸福,别人不幸福,如偷抢夺拿其他人的财物;一条是大家都幸福,如企业家创办企业,企业获利,职工也通过就业拿到薪酬。市场经济的顶峰就是慈善。中国的富豪应该明白,财富得之于社会,理应回报社会,而慈善更是利人利己。

  我们希望有人大富,但不希望一夜暴富、缘腐而富,更不希望富而不仁不义,富而穷奢极欲。

  

  国家“等一等”人民

  

  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非凡成就。2012年中国GDP为8.3万亿美元,达到美国GDP的52.4%,首次超过其一半,已接近欧洲德法英三国总和;人均GDP达到了6629美元,在全球排名第86位。比GDP增长更快的是财政收入的逐年增加,2012年全年财政收入11.7万亿元,同比增长12.8%,低于上年24.8%的增速,但这一数字仍然远高于GDP增速。同时,在多种因素的作用下,过去30多年,普通居民收入的增幅低于国家财政收入及企业利润的增幅,工资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例逐年下降,造成了“国富而民穷”的怪现象。而这里所讲的“国富”不是国家真正的富有,而是我们的GDP、财政收入快速增长,但是我们的劳动工资和公民福利的增长速度却远远落后于GDP和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有关数据显示,2005-2012年间,我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复合增速13%,而同期全国财政收入复合增速高达21.9%。不可思议的是,居民收入占比不高,但要缴纳的社保金却高得吓人,清华大学教授白重恩研究发现,中国五项社会保险的法定缴费之和,已达工资水平的40%,有些地区接近50%,中国社保缴费在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这样的社保机制,是严重的二次盘剥。

  中国现行体制行政成本很高,中国占世界19%的总人口,供养着占世界近半的公务员队伍,而行政公务支出比例占全部政府支出的比例高达38%左右。财政疏于监管也是重要原因,2012年各级财政部门在同级国库开设的账户一万多个,而在商业银行开设的账户多达17万多个,财政账户混乱让央行惊呼难以监管。而日本行政公务开支仅占全部预算大约2.5%,美国在15%左右。相比之下,政府在民生支出方面显得比较“小心”,2009年,医疗、教育、社保就业三项支出仅占全国财政收入14.9%。而在美国,这一比例却为61%。非洲不少国家实现了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肯尼亚等国还为所有中小学生免费提供营养午餐、免费住宿。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穷的10个国家之一,但他们早就做到了从小学到大学一路免费,连教材都由政府免费提供。

  联合国副秘书长丽卡贝说,中国富不等于中国人富,中国仍有1.5亿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中,3亿人无法得到干净的饮用水,2.3亿外来工得不到应有的医疗和社保。如果说过去我们是想方设法“集财于国”,那现在就应该千方百计“散财于民”,让改革发展成果惠及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全面提升整个国家的福利水平。一个成熟、高效、有公信力的政府,在制订政策时首先考虑的就是不能与民争利。收入分配改革必须深入推进,国家应尽快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有计划有步骤地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调整的核心就是要促进民富。必须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保持居民收入增长不低于GDP增长速度,劳动报酬增长与劳动生产率同步,坚决遏制资本主导收入而非劳动主导收入的不良现象。政府预算收入增长速度应控制在一个合理的、可持续的水平上。同时,进一步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各级财政应该加大对社保、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的投入,在财政支出上让利于民,完善转移支付制度,进一步调整财政支出结构,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发展。还要减税,特别是降低企业税负,从而减轻转嫁到民众头上的商品成本,间接地让老百姓的收入增多。通过税收和公共支出双向发力,尽快改善我国财税的再分配功能,真正体现出再分配过程中更加注重公平和更加关注民生的要求。总之,要解决好国与民之间的利益分配,必须通过民主的方式,讨论清楚如何收钱、如何管钱、如何花钱的问题,舍此,别无妙法。

  我们希望国家富强,但不希望国富民穷、国强民弱,更不希望形象工程斗富,民生工程哭穷。

  曾有一支考察队在神秘的原始森林考察,请了当地的印第安人作向导,每次连续行进几天以后,这位向导都会要求队伍停下来休息一下,他说,我们走得太快了,灵魂跟不上,要停下来,等一等灵魂。这个故事发人深省。温家宝同志在2007年“两会”的答记者会上曾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一个舰队决定它速度快慢的不是那个航行最快的船只,而是那个最慢的船只”。看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发展,不能只看最好的地方,还应看最差的地方。2013年8月,李克强总理到甘肃调研,提出“减贫是衡量发展的重要标志”。所以我们看发展,不仅要解决发展依靠什么,发展为了什么,还要搞清楚发展是什么。经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希克斯-卡尔多”过程:首先是要有“希克斯改进”,即先让国家总体的财富多起来,然后,再转到“卡尔多补偿”阶段,实现共同富裕。小平同志在设计中国改革时,也清晰地提出了“两步走”的战略思路:第一步是让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第二步,是先富带后富。这些经典思想彰显的都是同一个道理。中国这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竞赛,还将无限期地延续下去,我们要为跑在最前面的喝彩加油,但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落在后面的那些群体,千万不能让他们被这个时代所忽略。

  

  作者单位:安徽省人民政府

进入 刘奇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民   农民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底层研究专题 > 特殊群体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312.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

2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