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玉顺:作为基础伦理学的正义论——罗尔斯正义论批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84 次 更新时间:2013-09-02 17:27:59

进入专题: 基础伦理学   正义论   罗尔斯  

黄玉顺 (进入专栏)  

  它们追溯社会规范的根据,但是这种根据却是形而上学的——神学形而上学的、或者哲学形而上学的,这也就是孔子所说的“言不及义”(《论语·卫灵公》),亦即或者并未涉及正义原则(义),或者简单地断定凡是出自“形而上者”(上帝或者理念之类)的就是正义的。

  或许,我们也可以设想另外一种规范伦理学,它是追问社会规范赖以建立的正义原则的。这就涉及到近些年来的一个理论热点“制度伦理学”问题了。对于“制度伦理学”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是“ethics of institution”,即关于制度的伦理学;另一种是“institutional ehtics”,即是从制度角度来研究的伦理学。它们显然都是伦理学的分支。但是,上文已经谈过,一般来说,所谓“制度”也就是社会规范的制度化、或者说制度化的社会规范。在这个意义上,所谓“制度伦理学”也就是某种“规范伦理学”。但也可以更确切地说,一般正义论其实本身就是一种伦理学,可称之为“基础伦理学”(fundamental ethics)。中国正义论其实就是这样一种伦理学。

  总之,一般正义论与伦理学之间的关系还是一个尚待澄清的问题。

  

  --------------------------

  [①] 关于“可对应性”与“非等同性”,参见黄玉顺:《爱与思——生活儒学的观念》,四川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一讲第一节:“等同与对应:定名与虚位”,第4-8页。

  [②]《论语》:《十三经注疏》本,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③] 罗尔斯:《正义论》,何怀宏等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7页。

  [④] 黄玉顺:《“周礼”现代价值究竟何在——〈周礼〉社会正义观念诠释》,《学术界》2011年第6期。

  [⑤] 罗尔斯:《正义论》,第16-17页。

  [⑥]《孟子》:《十三经注疏》本,中华书局1980年影印本。

  [⑦] 罗尔斯:《正义论》,第12页。

  [⑧] 参见黄玉顺:《“全球伦理”何以可能?——〈全球伦理宣言〉若干问题与儒家伦理学》,一、伦理规范与伦理原则,载《云南师范大学学报》2012年第4期。

  [⑨] 黄玉顺:《孟子正义论新解》,《人文杂志》2009年 第5期。

  [⑩] 罗尔斯:《正义论》,第302页。

  [11] 罗尔斯:《正义论》,第302-303页。

  [12] 罗尔斯:《正义论》,第62页。

  [13] 罗尔斯:《正义论》,第258、157、158页。

  [14] 罗尔斯:《正义论》,第173-174页。

  [15] 罗尔斯:《正义论》,第17、21、18页。

  [16] 罗尔斯:《正义论》,第18、17页。

  [17] 罗尔斯:《正义论》,第18页。

  [18] 罗尔斯:《正义论》,第19页。

  [19] 罗尔斯:《正义论》,第19页。

  [20] 黄玉顺:《孟子正义论新解》,《人文杂志》2009年 第5期。

  [21]“博爱”本是中国儒家的一个观念,如韩愈《原道》所讲的“博爱之谓仁”。现代用汉语的“博爱”去翻译西方的“fraternity”(兄弟情谊),这是并不确切的。

  [22] 罗尔斯:《正义论》,第105-106页。

  [23] 罗尔斯:《正义论》,第185页。

  [24] 罗尔斯:《正义论》,第185页。

  [25] 罗尔斯:《正义论》,第201页。

  [26] 罗尔斯:《正义论》,第200页。

  [27] 今天,人们有时把“universal”或“global”译为“普世的”,有时又把它译为“普适的”,这实际上造成了理论上的混乱。我倾向于作出这样一种区分:用“普世的”(global)来指在特定时代生活方式下的普遍性,例如在现代性的生活方式下,“民主”这种价值观应该是普世的;而用“普适的”(universal)来指超越时代的普遍性,这才是一般正义论所要追寻的东西,而“民主”这样的价值观(例如在柏拉图看来)就不是普适的。

  [28] 罗尔斯:《正义论》,第194页。

  [29] 有的学者将儒家的“仁爱”仅仅理解为差等之爱,这是极为偏颇的。儒家的仁爱不仅承认差等之爱的生活实情,而且特别倡导超越这种差等之爱的一体之仁,这是中国正义论的正当性原则的基本内涵。

  [30] 罗尔斯:《正义论》,第17页。

  [31] 罗尔斯:《正义论》,第111页。

  [32] 罗尔斯:《正义论》,第12-13页。

  [33] 罗尔斯:《正义论》,第3页。

  [34] 罗尔斯:《正义论》,第106页。

  [35] 罗尔斯:《正义论》,第12-13页。

  [36] 黄玉顺:《中国正义论纲要》,二、汉语“义”的语义,原载《四川大学学报》2009年第5期;人大复印资料《伦理学》2010年第1期全文转载。

  [37] 罗尔斯:《正义论》,第110页。

  

  (原载《社会科学战线》2013年第8期)

进入 黄玉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基础伦理学   正义论   罗尔斯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274.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