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彬华:日本政客为何总是利用靖国神社?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04 次 更新时间:2013-09-02 17:12:10

进入专题: 靖国神社  

黄彬华  

  

  今年是日本战败投降第68周年,东京虽然依旧称8月15 日为“终战日”,气氛却不似往年低沉,一是极端保守势力已经抬头,主流派也已重掌政权;二是日本绕过和平宪法,已开始进一步扩军备战;三是政教合一之风更盛,利用靖国神社的盛典展示力量,已成为目前日本极端保守势力膨胀程度的指针。

  第二次上台的安倍政权,已一改其过去谨慎的姿态,除了公开发出修宪誓言,还动员其支持者集体到靖国神社去参拜,展示其决心和力量。“终战纪念日”不仅是否定二战罪责的舞台,也是极端势力重新集结的信号。

  二战结束,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那是世界的胜利,因此很多国家还在热烈庆祝“胜利”,甚至庆祝“光复”,像韩国、朝鲜等就称它为“光复节”。唯独日本还是心不甘情不愿,暧昧称它为“终战日”,意味着战争暂停而已。

  日本不仅不愿认输,似乎还在“反省”,日本没有保住战果,不得不退回东瀛几个海岛而已,因此就暧昧取名、选择性记忆,设法忘记过去,甚至颠倒是非,把加害说成是“被害”,什么“正常化”要求、历史修正主义主张,复古主义目的,就成了它新的奋斗目标,大和民族未来的指向。日本能否如愿以偿是一回事,亚洲的和平与复兴至少已遭到干扰,其他国家依然在隔岸观火的话,最终会拖累整个亚洲,局面令人担忧。

  战后初期的亚洲,既受到战乱的拖累,文化的侵袭,任由西方摆布的结果,加上恻隐之心,放弃了所谓的战争赔偿。日本的理解似乎是,既然没有彻底的追究,没有赔偿就没有认罪的证据,再经时间风化的作用,所谓事过境迁,历史修正主义就可大行其道了。比如,对令人发指的“南京大屠杀”一案,日本的“专家”和政客便理直气壮说,既然提不出真凭实据来证明,“数字”也不够确实,显然是“捏造”,甚至是“栽赃”,以丑化日本而已。

  其实,不赔偿不仅减轻了一般日本人的负担和痛苦,还挽救了战后日本破碎不堪的社会和经济,间接又是战后日本经济复苏和高速成长的原动力。日本当然只字不提这些事实。而战后亚洲与日本的关系,一直处于无法彻底和解的状态,就不止是认知的差距,而是没有让日本认识它自己的结果。

  

  德国立法严惩纳粹思想

  

  日本人说,战前他们是为解放东南亚而与英荷等殖民地宗主国开战的;战后,他们是为经济援助亚细安才重返东南亚。还有一些所谓学者专家,他们还不时把“大东亚共荣圈有功论”挂在口上,说东南亚今天的独立与繁荣,应感谢日本皇军的入侵和战后日本的经济援助。虽然是颠倒是非,却让人不得不加强防备,因为日本不仅没有反省,也没有认输的认知,根本就没有正常的历史观。不过,日本的狂妄,却提醒我们,绝对不能忘记历史。

  不少评论家说,日本与德国都曾经是法西斯主义的头头、世界二战的罪魁祸首,然而战后欧洲国家却能很快跟德国和解,亚洲国家则至今仍对日本强烈不信,甚至纷争不断,这使战后亚洲一直无法飞跃发展。

  欧洲与亚洲的不同,不仅是发展阶段的不同,文化和宗教背景有异,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它包括:一、日本军国主义就不像纳粹主义在欧洲的被彻底消灭;二、战后德国承担了所有的罪责和赔偿,包括主动追讨纳粹的罪行,既使世界犹太人信服,也让其他欧洲人放心。

  反过来,如果当年德国没有这些具体行动,证明他们已彻底洗心革面,已经以行动证明他们彻底反省,相信德国至今也难取得世界人民的信任。再有一项具体例证,就是现在的德国,包括一些欧洲国家,他们有具体立法规定,禁止任何人公开宣扬法西斯主义,发表附和纳粹言行的言论,不然将被提控上法庭并严加治罪。

  反观在亚洲,日本的极端右翼依然可以招摇过市,国会议员、内阁部长,甚至是首相,都可以公开以各种名堂,到靖国神社去朝拜前帝国军人、甚至已被国际战犯法庭判罪和处刑的前战犯。显然,这不只是文化的差异,或是国情的不同,而是对战争犯罪的认知、对过去的反省以及在防止重蹈覆辙问题上,有没有吸取足够历史教训的问题。

  还有一些日本人,至今还相信,他们当年发动战争是不得已的事情,不能把他们与纳粹德国相提并论。因此他们不需要反省,更不必公开认罪。

  “靖国神社问题”所以一直困扰亚洲,原因就是亚洲版的纳粹问题没有处理的结果。他们的辩解是:一、拜祭先人,特别是为国牺牲的人(鬼),是敬重“忠君爱国”精神;二、即使是东条英机等一级战犯,也是战胜国“强加”的罪名,日本国从来没有这样的“罪名”;三、靖国神社原名“东京招魂社”,是当时明治天皇承诺要给其效忠者,魂有所系的地方,不仅历代天皇必须去安抚,政府首脑高官也应该去拜祭。

  问题是战后的日本 “和平宪法”第20条有规定,人人都有信教自由,不过宗教团体不能享有政治特权,国家和政府机关也不得从事任何宗教教育及其他的活动。

  所以有这一“特殊”条款,明显是要纠正过去“政教合一”的弊端,由于过去靖国神社是“国家宗教”,享有特权,使它沦为军国主义的侵略工具,给日本和世界带来浩劫,这就是前车之鉴。特别是从被害者的立场来看,把侵略者当“战神”来崇拜,不仅是继续鼓励侵略,也是对被害者的蔑视,对国际战犯法庭的侮辱。

  

  天皇拒绝参拜靖国神社

  

  你去问任何一个欧洲人,他能容忍纳粹纪念碑或纪念堂的建立吗?日本不仅有巨大的靖国神社,而且依然屹立于首都东京,与皇宫遥遥相对的山丘上,名义上已经不再是“国家神道”设施,实际地位却还是高高在上,每年举行春秋两大祭典活动,特别是每年的8•15“终战纪念日”,国家领导、国会议员都列队参拜,依然是“政教合一”的表现。

  靖国神社到底供奉着什么“神”或“人”呢?根据记录,供奉的是近250万战死沙场的天皇战士,其中约210万还是参加侵华战争、太平洋战争等二战的皇军,还有约2000名二战后被处刑的甲、乙、丙级战犯。日军与神社如影随形,难怪日军占领新加坡期间,岛上也曾经建有“昭南神社”。根据他们的逻辑思维,神社内全是“战神”,包括被处刑的“战犯”。

  近年的靖国神社,更因东条英机等14名甲级战犯的入供,显得更加政治化、复杂化了。根据《日本经济新闻》2006年7月20日的报道,前宫内厅长官富田朝彦曾撰文透露 ,昭和天皇裕仁就对东条英机等处刑战犯的入供深表不满。

  靖国神社原本规定,只有战死沙场的“英灵”才能被供奉,被判刑而牺牲的高官,照理不够资格。一、在世人眼中,他们是罪大恶极的罪犯;二、在裕仁天皇眼里,他们是贪生怕死的懦夫;三、在日本保皇派心中,必须有人挺身出来替天皇承担开战与败战的责任,不划清界线就会使皇室非常尴尬。

  裕仁和明仁两代天皇,在甲级战犯入供靖国神社问题发生后,这些年都已不再前往参拜了。日本极端右翼却因此老羞成怒,曾向日本经济新闻大厦投掷火焰瓶报复。

  在众多日本首相之中,小泉纯一郎是玩弄靖国神社政治的佼佼者。在他当首相之前,小泉从来都不曾涉足靖国神社,一旦登上首相宝座之后,发现中国和韩国等亚洲的战争受害国,不仅对日本的复古倾向担忧,还对日本的架空和平宪法极端不安。而小泉六年首相任内,曾六次前往靖国神社拜祭,即刻提高了他在国内复古势力中的地位。而选举的节节胜利,即使连自民党其他派系也没人敢挑战他,让他意外成了少有的长命首相。不过,中日关系却闹到空前紧张,却成了他的政治资本,也是他执政的最大败笔。

  安倍晋三是小泉提拔的自民党继承人,又是日本政坛少数破例两次当上首相的人物,他的玩弄靖国神社政治,不仅尽得小泉真传,甚至还青出于蓝,确实应对他刮目相看。

  安倍在2006年首次从小泉手中接过首相宝座后,最受人瞩目的表现,是当众否定小泉的中国政策,除了亲自访问中国,还表示全面修改靖国神社对策,保证不在首相任内再前去参拜,由于他的积极表现,特别是背离小泉政策表现,获得中国信任,中日关系也就迅速恢复正常。第一次安倍内阁在一年内倒台,不过在往后六年里,日本没有在任首相再往靖国神社朝拜,似乎还应给安倍记上“一功”。

  但东山再起的安倍,不仅暴露了他的变色龙本色,而且是个比小泉更狡黠的政客。政治主张是一回事,单就围绕着靖国神社问题,他就言行不一,反复无常,两面手法,还把参拜问题吊起来卖,明显是在利用靖国神社作政治上的讨价还价,目的似乎只有一个,就是利用靖国神社问题刺激亚洲人的神经,吊中国的外交胃口,进而刺激日本民族主义情绪上升,在他的意图下实现复古的道路,让日本回到战前的状态去。

  安倍上台已八个月,日本与主要亚洲国家的关系还是越闹越僵,看来只有小聪明的他,是难担此重任的。

    进入专题: 靖国神社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270.html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