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化:记孙冶方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85 次 更新时间:2013-07-17 21:52:18

进入专题: 孙冶方  

王元化 (进入专栏)  

  

  

  陈修良大姐在她所著的《孙冶方革命生涯六十年》这本书中记述孙冶方的那些事迹,现依时间先后转述如下:

  

  一九五八年“大跃进”时,“一大二公”之风盛行,张春桥在《解放》杂志上发表鼓吹供给制的文章,孙冶方提出了“价值论”。(七十二至七十三页)

  

  一九六二年六月至八月,陈伯达邀孙冶方每天去《红旗》杂志编辑部参加“座谈会”,康生也几次约他去“座谈”,鼓励他尽量“放”,以便收集他的“修正主义”罪证,再将他一棍子打死。他明知这是一个阴谋,仍决定参加。他说:“我不需要三不主义(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只要有答辩权,允许我反批判就行。帽子总是要戴的,不是戴这顶,就是戴那顶,可是答辩权最要紧。”(六十八至六十九页)

  

  一九六三年底,他在哲学社会科学部一次扩大会议上,发表了关于利润问题的演说。有人劝他说:“风声很紧,还是不要再讲利润问题。”他回答:“什么是风声,我不是研究气象学的。”(七十八页)

  

  一九六四年,康生、陈伯达给孙冶方戴上“中国最大的修正主义者”的帽子。有一次他们指定他去参加会议,讨论一篇由几个年轻人写的有关生产价格的论文。他挺身而出说:“不必批判年轻同志,这些观点是我的。”他阐发了价值规律的作用和资金利用效益的重要后,严正声明:“要解决几十年的疑难,是要冒点风险的。尽管人家在那里给我敲警钟,提警告,说这是修正主义观点,我今天还要在这里坚持自己的意见,以后也不准备检讨。”从此对他的打击一步步升级。“文革”开始,一九六八年四月四日夜间他被戴上手铐,关进秦城监狱。(七十八至八十一页)

  

  他坐了七年的牢,在牢中一直坚持写“论战书”。他说:“死不足惜,声誉毁了也不要紧,我长期从事经济研究所形成的观点决不能丢,我要为真理活下去,要在死前把它留下来,让人民去作公正的判决。”狱中没有纸,没有笔,他就打腹稿,反复背诵,达八十五遍之多。他长期患肝病,居然熬过了极端苦难的七年铁窗生活。一九七五年他被释放出狱。押他回家的造反派在汽车上警告他“要老实做人”,他回答:“我是一不改志,二不改行,三不改变自己的观点!”(八十四至八十七页)

  

  他回家不久,“反击右倾翻案风”开始了。一次江青在大寨讲话说:“孙冶方又要翻案了。”他不但不怕,还坦然地说:“我有什么案可翻?至于经济学问题,我可以同她争论。他们把经济搞成了这个样子,难道也是我孙冶方的罪过吗?”

  

  “文革”后,他快七十岁了,仍努力学德文,作调查研究,写文章,作读书笔记。一九七八年六月下旬,他批评了“唯上”的学风。他以马寅初的人口论为例,十分赞赏马老在一九五九年遭到围攻时说的一段话:“我虽年届八十,明知寡不敌众,自 当单身匹马,出来应战,直到战死为止,决不向以力压服不以理说服的那些批评者们投降。”一九七九年九月他经过超声波检查,发现胆囊附近有黑影,医生从他腰部抽出了淤血,于是立即剖腹检查,发现是晚期肝癌。他开刀不久,就支撑着伤口未痊愈的病体,为多年未得彻底平反的老战友沙文汉向中央写报告。修良大姐听人说,这报告是“他用两条纱布拴在床上,拉着纱布条强坐起来”写成的,这事使修良大姐热泪盈眶。

  

  一九八二年,他为影片《天云山传奇》进行了申辩。这部影片放映不久就被斥为“完全歪曲了反右斗争的真相”,被指为“资产阶级自由化在文艺上的反映”。他不顾身患绝症,撰文反驳,这时他身体已经十分虚弱,距去世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我和孙冶方孤岛时期分手后一直未见过面。一九七八年五月二十七日他在上海科学会堂作报告,那时我尚未平反,想尽了办法弄到一张入场券,坐在后排远远地望着他,这是我们分手四十年后第一次重逢。次年,我为自己的案子上京申述,姜椿芳带我去见他,这才有机会作长谈。“十二大”时我们又见了面。大会开幕的那天,趁会前的空隙,我从拥挤的大厅中把《天云山传奇》的作者鲁彦周找到和他见了面。最令我感动的是他去世后,他的助手把他的一本遗著寄给我,并在书的扉页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冶方同志把书放在床边,本想等身体好些亲自签名将书送给你,但一直未能做到,现在只好由我在书上盖了他的图章,以表他的遗愿。”

  

  读完修良大姐记孙冶方这本书后真是感慨万千,它使我回到孤岛时期刚刚入党的年轻时代。我是吸取上海地下党文委的精神乳汁长大成人的。文委中那些至今令我难忘的人,他们对我的思想的形成和人格的培养,曾经发生过巨大的影响。他们就是孙冶方、陈修良、林淡秋、姜椿芳、黄明,这些我视为大哥大姐的同志。

  

  一九九九年

进入 王元化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孙冶方  

本文责编:li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853.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