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名怡:法国违法合同无效制度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0 次 更新时间:2013-06-27 21:24:41

进入专题: 违法合同  

叶名怡  

  

  【摘要】法国法上合同违法有三层含义,广义上的合同违法包括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最狭义违法)、违反公序以及违反良俗三种情形;前两种合并构成狭义上的合同违法。从合同要素角度看,合同违法有两种可能,即标的违法和原因违法,其中合同主体不适格被纳入到标的违法之中,合同形式违法及其效果则另外单列,惟合同形式违反公证要求时方导致合同绝对无效。标的违法又有两种情形:标的物为不可交易物与标的违反公序。原因违法则指缔约人的决定性动机不法或不道德。违法合同有两种命运:绝对无效和相对无效。二者区分的深层依据在于前者对应于总体利益受到侵害,后者则对应于私人利益受到侵害。二者区分的具体标准是:前者对应于政治公序、指令性经济公序以及善良风俗的违反,后者则对应于保护性经济公序的违反。指令性经济公序如今主要集中在竞争法方面,而保护性经济公序主要存在于消费者法、劳动法、保险法等需平衡合同双方强弱力量对比悬殊的法律部门。

  【关键词】法国法;违法合同;无效;公序良俗

  

  

  违法合同的效力如何,在绝大多数国家均系一重要法律课题,因为它涉及到意思自治与政府管制这一对基本对立的范畴。在我国,该问题不仅在司法实务中是难点,而且在理论上也引发了持久而激烈的争议。特别是晚近,围绕该问题及《合同法》第52条第(五)项,学者们发表了大量著述,其中不乏对德国、日本、英美及我国台湾地区相关法制的引介和分析。不过遗憾的是,作为大陆法系重要领头羊之一的法国法相关内容,却似未见专题论文。职是之故,笔者不揣浅陋,拟对法国法违法合同无效制度(以《法国民法典》第6条为核心),作一集中深入的介绍和评析,希对学界同仁有些微参考之意义。

  

  一 合同违法的两种可能:标的违法与原因违法

  

  《法国民法典》第1108条规定了合同的四项基本要素:缔约能力、同意、标的及原因。这四项要素的缺乏或者瑕疵,都会导致合同效力的欠缺。法律对意思自治的最低限制,正是通过对标的和原因的要求来达成,也只有这两项要素才涉及有可能违法的问题。首先须叙明的是,法国法上的合同违法,有广义、狭义以及最狭义三种含义,广义上的违法包括狭义违法和违反善良风俗;而狭义违法包括最狭义违法和违反公共秩序。为了使合同有效,合同标的和原因均应是合法的(狭义)和合乎道德的。[1]

  (一)合同标的违法

  《法国民法典》从第1126条到第1130条规定了“标的”,不过时而表述为“债的标的”,时而表述为“合同标的”,由此引发了了诸多理论争议。有见解认为,合同标的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债的标的,即给付本身,二是给付标的,即给付所指向的对象;另有观点主张,合同标的是所追求的法律上的债务,而债的标的是承诺的三种给付[2]卡尔博尼埃认为,合同标的实指合同的内容;合同目的是产生债,而每种债均有其标的;民法典实际上是将债的标的归结到合同本身,这是一种缩略用法。[3]因此,合同标的就是指合同指向的“事物”,包括:物的给予、作为或不作为。法律对于标的的要求是存在、确定或可确定的、可能的以及合法的。

  标的的合法性要求可从《法国民法典》第6条、第1128条以及第1158条中推得:其中第6条规定合同不得违反涉公序良俗的法律;第1128条规定,只有属于商业交易范围内的事物才能成为合同的标的;第1158条规定,属于商业交易范围内的一切事物都可以买卖,除非特别法禁止其转让。据此,标的违法的第一大类是合同标的属于商业交易范围以外的事物。典型的不可交易之物包括属于国家或公共集体相关的物,例如公共领域的财产、公共职位、通过选举产生的政治职位、政府机关职务以及主权要素(如选举权)。为了保护公众健康考虑,有传染病的动物和有毒的物质,隐秘药物与麻醉品,以及某些不能保证使用人合理期待的安全性的财产或服务,都属于商业交易范围外的事物。[4]传统上,墓地、人体及其器官等也属于不得交易的对象。例如,在著名的“玫瑰纹身案”中,纹身通过皮肤手术提取并被出售,此类合同被法院认定无效,因为人身属于不可交易物,因而合同无效[5]不过,判例容忍这些物成为无偿合同(赠与)的标的。例如,在有关墓地赠与的一起案件中,Pierre Y先生于1928年获得一块墓地,后赠与其妻子A夫人;后者死后,其权利又传给其侄孙女X夫人。法国最高法院在判决中指出,“如果说对墓地的权利属于不可交易物,那么没有任何法律规定禁止权利人将此项权利让渡给其他的家庭成员……既然A已因其丈夫的赠与而成为这块墓地的唯一权利人,那么她以其娘家家庭成员的身份将该墓地传给X夫人,亦属有效。”[6]

  值得特别注意的是,关于“顾客关系”的买卖,在过去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内均被禁止。此立场由1846年的一个判例所创立:医患之间唯一的纽带是信任,这种信任关系不得成为合同之债的标的。[7]例如1984年法国最高法院民一庭指出,“顾客关系具有人身属性,因而不可转让。”[8]但法国最高法院在2000年改变了立场,转而认为,“只要患者的自由选择权获得保障,则作为自由资产的医疗顾客关系的转让并非不法。”[9]

  标的违法的第二大类,是标的违背公序良俗。有些是直接违反条文规定的公序,即立法公序,这涉及到严格意义上的违法,因为法律对这些作为给付的行为直接予以禁止[10]刑法上的许多规定都属于这样的禁止性规定。例如,在2001年的一个判例中,两个旨在组织在纪龙德省(Gironde)捕猎斑鸠的社团被判令解散,因为这种捕猎在12年前即属非法,亦即社团协议的标的非法。[11]另外,若提供某种给付的当事人不具有从事该行为的法定资质,则这种给付也会被归入到标的违法之列。例如,在2008年的一个判例中,旨在允许某人进行证券管理行为的合同被宣布无效,因为后者缺乏必备的资格要件,导致该合同标的被判违法。[12]

  还有一些是标的违反潜在的公序,即司法公序,它是指由法官通过对法律规范的创造性解释而得出的公序。此时争议合同并未违反某个恰好精确对应的条文,因而法官要认定该合同违法而无效,必须进行创造性解释[13]例如,没有哪一个条文直接就代孕代育行为作出规范,法官认定此类合同无效,是对《法国民法典》第16 -7条(关于人性尊严不可侵犯之规定)进行解释而得出的结论。[14]又如,在2004年的一起案件中,原告在被告的家具店购买了一套家具,其后主张买卖合同无效,理由是卖方并未遵循《1986年3月14日法令》第2条关于商品标签应包含一切必要的记载之要求;法国最高法院认为,尽管该法令以及相关适用公告无一处明确说,违反该法令即导致买卖合同无效,而只是规定其法律效果是指向《消费者法典》第213-1条,后者仅涉及到刑事制裁,但后者中包含的刑事秩序,因而该法令属于《法国民法典》第6条所称的包含公序良俗之法律,故而合同应属无效。[15]有的判例还会判决一个合同即便未违反任何法条也可能违反公序。例如法国最高法院曾认定,一个利用病人而进行夸大性广告宣传,且旨在影响公众的合同是无效的[16]。

  作为法国合同法改革的重要成果,卡塔拉(Catala)草案和戴黑建议稿及司法部草案对待合同标的的态度不同[17]卡塔拉草案保留了合同原因这个概念,并延续合同标的和合同原因之间的区分,其规定总体上与现行法差别不大。该草案第1222条区分了标的违法与标的不存在,前者导致合同绝对无效,后者导致相对无效,而这与现行判例赋予二者相同效果并不一致。戴黑草案和司法部草案,则追随欧洲合同法原则,合同标的退隐于“合同内容”概念之后。戴黑草案第59条规定,“合同不得违反公序或良俗,无论其内容或目的,无论该目的是否为所有合同当事人所知晓。”[18]法国司法部草案规定,“合同的标的或目的违反公共秩序时,合同违法。”[19]

  (二)合同原因违法

  依《法国民法典》第1131条、第1133之规定,债的原因必须真实存在且合法、合乎道德[20]。原因有双重含义:其一指客观抽象层面的含义,即直接目的或给付对价;其二指主观具体层面的含义,即深层次目的,[21]或决定性动机。[22]

  在探究原因存在与否时,针对的是直接目的,同类型合同有相同的直接目的;当审查原因合法与否时,它指的是深层次目的,该目的因个案而异。这意味着,当关乎公序良俗,而非仅仅保护合同当事人一方的最低公平需求时,法官需要考察得更深远,因为针对直接目的的原因合法性审查,有可能毫无结果。[23]例如贿选,因其标的(选举权)非法,故此种购买亦非法。这种客观层面之原因的不法性审查,并不能提供任何新的意义。无偿合同也可能存在非法原因,例如赠与是为了获得一份法律或道德不允许的优待或服务。例如对酒廊租赁权转让价款之债的承认,目的是为了改变宣告该酒廊关门停业的刑事判决;[24]合同当事人为了建立或保持不正当关系而对姘妇的赠与传统上也被认为原因非法。[25]。

  这就要求探查激励各合同当事人缔约的主观动机,必须研判合同当事人有无打算违反公共秩序。例如法国最高法院在1987年的一个判例中指出,任何旨在为收养之中介服务给付酬金的合同都具有非法的原因,均属无效合同。[26]而在2004年的一起案件中,买卖合同双方约定,向税务机关提交的申报价比实际交易价低,以达到逃税的目的,最高法院宣布合同因为原因违法而无效,卖方应当退回买方私下额外的付款[27]。同样,以下合同中也明显存在非法原因:房屋租赁是为了建立假币制造厂或开设妓院;借贷合同的借款人(赌徒)打算用借款继续赌一盘,[28]或者用来为妓院提供金融支持,[29]或是用于资助一个不被法律许可的顾客关系之转让。[30]

  一般说来,对当事人缔约动机的评价标准,是在意思表示作出时的法律。例如,在一起案件中,原告在1990年与被告签约,按约定原告为被告介绍客户,被告应支付酬金但后来违约,原告起诉求偿;1998年法国最高法院认定,按照签约时的《刑法典》第R34,7o的规定,占卜职业者应受刑事制裁,因而1990年双方签订的合同因原因违法而无效,尽管该刑法条文自1994年3月1日起被废止,但评价时点应以缔约时法律为准。[31]判例采此立场是为了避免此类合同在上述期限内具有法律效力。

  着眼于主观动机的原因审查,若走得太远,会严重影响合同稳定性。因为沿着这种逻辑一直追问下去,任何一个合同都有可能遭受合法性质疑。对此,判例创造出两种缓和机制。首先,判例认为,只有决定性动机才能被当做合同无效的原因。决定性动机是推动当事人从事某项交易的根本动因。不过,在审判实践中,当在激励当事人的许多动机中间,法官发现了一个违法动机或不道德动机时,他有时可能会倾向于将其界定为决定性动机,即使它并不比其他动机更有决定性意义[32]。其次,判例长期坚持,违法或违背道德的动机即便是决定性的,也只有当其被合同对方当事人知晓时才会导致合同无效。这是为了确保合同法律关系的安定性,保护善意合同当事人的合理期待利益。不过,对此也有质疑。一方面,该要件稀释了原因违法合同无效制度的道德教化作用;另一方面,狡猾的当事人可能因此而隐匿动机,不为对方所知,从而避免合同被撤销的结果[33]。

  故而,有些学者主张,应将不法原因理解为“合同所有当事人或其中一方当事人所具有的不法或不道德的目的,内嵌于法律行为的内容之中,必然存在于合同的缔结或其结果之中”,[34]至于该动机是否为对方当事人知晓则无关紧要。该学术建议最终被法国最高法院采纳,在1998年的一起案件中,X先生承认欠其妻子一笔钱,二人离婚后,1989年双方签订合同,约定这笔债将以向其前妻增加扶养费的形式给付,但该协议由于X先生意图逃税而被其前妻主张无效;面对X先生的抗辩—只有不法动机为双方所共知时合同才会无效,法国最高法院认为,即便当决定当事人一方缔约的动机并未为对方知晓时,该合同也可能因为不法或不道德而被撤销。[35]善意合同当事人的利益,可通过侵权责任获得救济,[36]或是通过“可耻之抗辩”从而拒绝已受领的对方给付。[37]当然,只有原因不道德时,可耻之抗辩才有适用余地。[38]“当合同违反公共秩序时是(狭义上的)违法合同,当合同违反善良风俗时则是不道德合同。”[39]曾经存在许多判例,认定合同无效的理由是违反道德,而不是违反法律。例如曾有大量的判例宣布,那些旨在开设或运营妓院的合同由于原因不道德而无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违法合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181.html
文章来源:《环球法律评论》2013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