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劲秀:关于中国对朝政策的反思和建议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66 次 更新时间:2013-06-11 10:44:48

进入专题: 对朝政策  

彭劲秀  

  

  自从1950年10月,中国派出大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抗美援朝以来,直到最近朝鲜军方扣押我国渔船和渔民16天,屈指一个甲子多了。回顾60多年来的中朝关系,不知别人如何,反正本人是五味杂陈,感慨万端,心里有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中国无负于朝鲜

  

  据舒云《与国力不符的对外援助——中国外援往事》一文披露,“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到一年,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开始对外提供经济援助。根据解密的外交部档案,1976年以前我国曾向朝鲜、越南、阿尔巴尼亚等11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过经济援助”。“ 中国‘一五’计划期间,虽资金捉襟见肘,仍慷慨外援,援助最多的国家是朝鲜和越南。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出动100多万志愿军,开支战费7万亿元人民币(旧币)。1953年11月金日成访问中国,中朝签订经济文化合作协定,中国不仅将战时费用一笔勾销,又无偿赠送朝鲜8万亿元人民币(旧币)。”

  “在战争中,中国军队共消耗各种物资560万吨,其中弹药一项即达25万吨,开支战费62亿元人民币。中国军队共战损坦克9辆、飞机231架、各种炮4 371门、各种枪87 559支(挺)。对于一个新生的国家来说,这是一个相当昂贵的支出。”

  至于抗美援朝的人员伤亡,据1988年出版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统计,“中朝军队共歼敌109万余人(含朝鲜人民军独立作战歼敌13.6万余人),其中美军39万余人,韩军66万余人,其他仆从军2万余人。志愿军战斗伤亡36万,非战斗伤亡41万。朝鲜人民军作战伤亡26万人,中朝方面共损失100万。中国有14万英雄儿女长眠在异国他乡。”又说:“自1950年10月25日参战至1953年7月27日停战,中国人民志愿军共阵亡114 000余人,医院救治战斗和非战斗负伤的伤员383 000余人次,其中救治无效致死者21 600余人,去掉伤员因第二、第三次负伤而造成统计上的重复数字和救治无效死亡以及非战斗负伤者,故最后确定的战斗伤亡减员总数为366 000余人。除伤亡减员外,志愿军还有29 000余人失踪,失踪者中除在美方战俘营中的21

  400余人外,尚有8 000余人下落不明,估计多已在战地或在被俘后死亡。如此可以确定,加上失踪,在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共计战斗损失390 000余人。”

  舒云披露的仅是1950至1976年的数字,“文革”结束之后到现在给朝鲜援助的总体情况和具体数字不得而知,但从媒体上偶可见其点滴。如铁血网曾披露一个“中国每年援助朝鲜的钱和物资清单”,从大米、石油、水泥、原媒、机械、车辆到电脑、生猪、啤酒和食用油,应有尽有。而且说“上述皆是官方公布的民用物资援助,大量的军用物资援助更是无从得知,可以肯定不会比上面的少”。具体数字惊人,由于未经核实,就不引用了。

  由此可见,为了援助朝鲜,中国作出了多么巨大的民族牺牲!我们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中国无负于朝鲜!

  

  朝鲜对中国并不满意

  

  如果没有中国作出如此巨大的牺牲和几十年来从未间断的“输血”、“供氧”,金氏政权能否存在是很难说的。但是,朝鲜当局对中国并不满意,不仅不知恩图报,反而以怨报德,恩将仇报,时不时地给中国制造点尴尬和麻烦。

  在这里,笔者不议论2000年北京申报奥运会导致落败的那一票,也不说网上风传的假币和毒品,更不说2013年4月20日,中国四川芦山发生7.0级地震后金正恩是否发了慰问电,单就近年来朝鲜方面枪杀我边民、扣押我渔船和渔民的事件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2010年6月《凤凰周刊》2010年18期 《凤凰周刊》 漆菲2010年6月4日凌晨,辽宁省丹东市居民在从事越境边贸活动时,遭朝鲜军方未经警告的射击,致3人死亡、1人受伤。6月7日,韩国KBS电视台最先报道朝鲜枪杀中国人事件,并立即引发日韩几乎所有主要媒体的关注。6月8日,中国外交部证实朝鲜士兵枪杀3名中国人的事件,并罕见地提出抗议。 “辽宁丹东四名居民,在本月4日凌晨,因涉嫌越境从事边境贸易活动,被北韩边防部队开枪射击,造成3死1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表示:“事发后,中方高度重视,立即向朝方进行严正交涉。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和处理过程中,相信有关部门会适时发布有关情况。”

  枪击事件并非历年来中朝边境间的第一次开火,更非第一起造成中方人员(含大陆军人)死亡的惨案,但却是大陆官方媒体首度置于显要位置的报道。韩国《朝鲜日报》报道称:“迄今为止,在两国边境地区发生各种民间死亡案件时,中国政府并没有公开证实,采取安静处理的方式。” “枪击属于自行的行为” 事件的最初报道是由从朝鲜逃到韩国的“脱北者”(偷逃出朝鲜的逃亡者)团体——朝鲜知识分子联盟发布的,韩国《朝鲜日报》驻北京特派记者崔有植告诉本刊记者:“因为事情发生在丹东,属于经贸交往比较热闹的地区,所以消息很容易传开。”

  据其在丹东的朋友介绍,一般来说在中朝边境地区发生各种民间死亡案件时,中国政府从无公开证实,而是私下处理。据韩国KBS称,以丹东为据点的该走私团伙欲从朝鲜新义州走私铜。而自“天安舰事件”以来,朝鲜已经在中朝边境加强了警备。就这次朝鲜枪杀中国人的动机来说,崔有植认为可能由于朝鲜边境刚刚换防一批边防军,新兵不够了解情况,“看到陌生人闯入,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背后也许有别的原因,但我觉得朝鲜边防部队此次行为或许跟朝鲜中央政府没有联系,属于自行的行为。”

  枪击事件发生后,大陆《环球时报》给出的朝鲜方面对枪杀中国人事件的解释是,因为“天安舰事件”朝鲜方面提高戒备,当时中国边民讲朝鲜语,又身穿迷彩服,朝鲜士兵有可能以为是韩国间谍,所以就开了枪。之后,中朝双方共同派出法医进行尸检,确定死因。朝鲜方面表示愿意慰问和抚恤死伤者家属,同时希望不要因为此事影响中朝关系。

  中方提出交涉,要求朝方彻查事件,严惩肇事人员,并妥善处理善后。6月10日,朝边防部门表示,经初步调查此系一起偶发事件。朝方对事件造成中方人员死亡表示悲痛,对死者家属和受伤人员表示慰问,将严惩肇事者。朝边防部门将对事件做进一步调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对中方的表态,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中国公开批评其邻国是极不寻常的。”美国《洛杉矶时报》引述朝鲜知识分子联盟主席Kim Heung Gwang的话说:“北京对朝鲜的公开抗议很罕见,通常都只是私下的道歉或赔款,而朝鲜一4日凌晨,辽宁省丹东市居民在从事越境边贸活动时,遭朝鲜军方未经警告的射击,致3人死亡、1人受伤。”

  2012年5月8日,三艘中国渔船辽丹渔23979号、辽丹渔23528号、辽丹渔23536号在中国海域捕鱼时,被朝鲜人员控制,29名船员被扣留。对方提出120万元的赎金要求。后又将赎金提至二百七十万。船只被带往朝鲜海域后,对方逼着船长在朝鲜文字书写的文件上签字画押。

  直到5月21日,我国被朝鲜扣押的渔船和船员才全部获释,返回大连正明寺渔港。

  据辽丹渔23536号船长韩刚介绍,5月8日13时许,该船正在东经123°36′、北纬38°18′我国黄海59区海域进行捕捞作业,一条朝鲜快艇飞奔而来,全副武装的朝方军人上船后二话没说将所有船员打倒后,收缴了手机、对讲机、钱包等,并把船员拖入船头一个3平方米左右的杂物间。就是在这个狭小黑暗的空间里,船员们度过了漫长的13天。

  当天夜里,3艘中方渔船被开到朝方海域的一个海岛码头停泊下来。第二天,朝方准备好一份文件,让船长韩刚在上面签字。当韩刚看清楚上面印有“中国渔船在朝方海域非法捕鱼、罚款40万元人民币”等字样时,申辩渔船上的GPS卫星定位系统显示的是中国海域,立即遭到一顿拳脚,在斥责和武力威逼下,韩刚不得不在那份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后,朝方安排中方船员从渔船上卸载物资,包括网具、工具、箱包、柴油、社会物资等,只留下少量的大米和食用油。“卸货时,谁稍稍慢了点,就会挨打。”据测算,每艘船被强行卸载的物资多达30余万元,不包括各船的渔获。甚至连洗衣粉、洗涤净和船员们的换洗衣服都被洗劫一空。当天,朝方军人还安排船长用卫星电话与各自船主通话,要船主必须在两天内交付赎金40万元,

  否则将渔船处理掉。5月20日晚上,朝方让韩刚在一张写满朝文的纸上签字后,释放了他们。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2013年5月5日夜间,大连一艘编号为“辽普渔25222号”的渔船被朝鲜方面扣押,船上共有船员16人。该船主于学君称,朝方要求其支付60万元费用。朝鲜方面最后一次与于学君联系是在18日,给出的最后期限是5月19日中午12时。

  事发后,船长于学君接到朝鲜方面的电话,于称对方使用的是卫星电话。对方给出的扣押理由是,“普渔25222号”渔船进入了朝方海域。但于学君并不认同,他认为,上述经纬度所处地点,应属于中方海域。同时,渔船夜间并未捕鱼。朝方扣押中方渔船并不合法。

  于学君称,对方要求其联系丹东一家公司,并支付费用之后,就释放船只和船员。要求的费用是120万元,因于学君未答应,数字先降到80万元,后又降到60万元。这是于学君目前得到的最后的要求。

  据悉, 5月21日,朝鲜无条件释放了该渔船,船上16人全部返航。“辽普渔25222号”渔船船长姚国治称,渔船被扣期间,朝方清除了部分行船记录并殴打了船长。

  显而易见,朝鲜枪杀我边民、扣押我渔船、渔民勒索赎金的海盗行为都不是孤立的事件,而是朝鲜对中国强烈不满的反映。

  

  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不大

  

  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一般都认为,几十年来,中国对朝鲜一以贯之地提供巨大的援助,中国对朝鲜一定具有很强的影响力。每当朝鲜挑起事端时,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总是期望中国对朝鲜发挥“影响力”,促使朝鲜回到理性的、正常的轨道上来。

  其实,这完全是错觉。中国对朝鲜没有多大的“影响力”,说白了就是,朝鲜历来都是我行我素,不太把中国的意见当作一回事。

  比如,朝鲜分别在1998年8月和2009年4月发射过“光明星1号”人造卫星与“光明星2号”实验通讯卫星。2012年12月,朝鲜宣布发射“光明星3号”卫星,迎接金日成诞辰100周年。朝鲜西海卫星发射场总负责人张明进说,“光明星3号”进入轨道后将播放《金日成将军之歌》和《金正日将军之歌》。

  国际社会非常关注,特别是美日韩反应强烈,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9日声言,朝鲜发射卫星违反其过去的承诺,将对地区安全带来威胁,被美国视为“挑衅行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赖斯也表示,如果朝鲜“强行发射”卫星,安理会将紧急磋商予以应对。与此同时,在美国海军基地待命的美军宙斯盾舰也已离港,将在东海与日本部署的宙斯盾舰合作。韩国宣布将朝发射卫星的举动视为“重大挑衅”,同时,韩国海警11日起进入全面应急状态。

  对此,中方曾多次表态,对事态发展表示关切和忧虑,并呼吁有关各方着眼大局和长远,保持冷静克制,通过外交途径、以和平方式妥善解决有关问题,维护半岛及东北亚和平稳定。但是,朝鲜对中国的“关切和忧虑”置之不理。朝中社12日报道,朝鲜“光明星3号”卫星发射成功,进入预定轨道。

  2012年12月12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记者“朝鲜发射了“光明星3号”卫星,中方对此有何评论?第二,联合国安理会今天开始讨论朝鲜发射卫星问题并有可能讨论对朝制裁方案。中方是否认为朝鲜射星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对加大对朝制裁持何立场?”时,洪磊只好说“我们对朝方在国际社会普遍表明关切的情况下实施发射表示遗憾。”

  2013年2月12日,朝鲜宣布成功进行第三次地下核试验后,中国、美国、俄罗斯、日本、韩国等国以及联合国、欧盟、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等国际组织纷纷作出强烈反应。13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称朝鲜不顾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中国外交部部长杨洁篪在北京召见朝鲜驻华大使池在龙,就朝鲜进行第三次核试验提出严正交涉。杨洁篪强调,中方一贯主张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支持在六方会谈框架下通过对话协商均衡地解决各方关切。杨洁篪要求朝方停止采取进一步激化局势的言行,尽快回到对话协商的正确轨道。

  对中国政府的声明和“严正交涉”,朝鲜置若罔闻,一意孤行。2013年5月18日以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对朝政策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723.html

1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