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海建:“醇亲王府档案”中的鸡零狗碎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148 次 更新时间:2013-06-11 10:38:01

进入专题: 醇亲王府档案  

茅海建 (进入专栏)  

  从账单上看不出该书的总价为多少,但每月银6两(不知分多少月),可见书价之昂。

  我在这里所关心的,不是文化生活史中的“《百科全书》的传播”或社会生活史中“分期付款的开端”,我关心的是该书的读者,即谁在使用这一套《大英百科全书》。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清政府的新政已经实行了五年。前一年,1905年,日本在中国东北等地进行的战争(即日俄战争)中战胜了俄国,获取了从长春到旅大的南满权益;美国因排华法案,而引起了上海等地抵制美货运动;清廷派五大臣出洋考察政治,直隶总督袁世凯、湖广总督张之洞、两江总督周馥联衔上奏,请求12年后实行立宪政体;同盟会在东京召开成立大会。这一年,1906年,清廷宣布预备立宪,并进行了官制改革(丙午官制),改传统的六部九卿为外务部、吏部、度支部(财政)、礼部、陆军部、法部、邮传部(交通与邮政)、理藩部、民政部、学部、农工商部。可以说,清朝此时所面临的国内外政治形势发生了大变。

  第二代醇亲王载沣于八岁袭爵,因年龄尚小未参预政务。辛丑条约签订后,因德国公使克林德被清军士兵所杀,清廷以十八岁的载沣作为头等出使大臣,于1901年前往德国“赔罪”。载沣此行,著有《使德日记》,从此一生对外国事务多有兴趣。回国后,载沣奉慈禧太后的谕旨,与清末重臣荣禄的女儿结婚,1906年1月生下其子溥仪,这是与光绪帝血缘最近的王子。在光绪帝无嗣、“大阿哥”已废的情况下,溥仪的出生,毫无疑问是当时王朝政治的大事。

  由此,在这个时候,醇亲王载沣阅读什么读物,对王朝政治来说都是大事。

  就醇亲王载沣的英文水准而言,肯定阅读不了《大英百科全书》,购买此书有两种可能:一是载沣的命令,让身边人随时可去查阅;二是身边人因载沣对外部知识的需求太大而本身知识不足,特意去订购一部,以能随时应对载沣的咨询。后者也可以解释,为何贵为王府仍分期付款。至于订购者“继源”是何人,仍不详。

  顺带地说一句,过了一年,1907年,慈禧太后命二十四岁的载沣“在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再过一年,1908年,为正式的军机大臣,到了这一年11月光绪帝临终时,慈禧太后命抱溥仪入宫,立为皇帝,再命载沣为监国摄政王。此后三年多,是载沣主政时期,只是这部分期付款购买的《大英百科全书》在其政治生涯中是否起到过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两封没有来由的家信

  

  档案中有两封家信,没有写信人署名,也没有收信人名字,内容不完整,用语粗俚,多有白字,字也写得不好。我最初看到时,感到很奇怪。其第一封称:

  ……现在因你所拿鸿翼之表,累次让你送去,至今不见。因此,二姑娘今逼我,父在世所欠他之洋壹佰叁拾元,并父死时我使之铜元六百吊。因你颟顸,以至累我受逼。于前日鸿翼赴津接眷,教(叫)我找你要表,我实没有地方找你,因此我与鸿翼大犯隔目(膜)。你想,本家之中,我数十年之维持,因你不长近(进),犯此口舌是非,连累我受此逼迫,我冤不冤?近日奶奶为所欠他家之钱,连急代(带)气,以(已)然病了。我今干着急,无法还他之钱。二姑娘逼迫太甚,你不见面,你自己想想,对不对?你若有皮有脸,见信速急将他之表与他送回,从此不可粘他。三天你不与他将表送回,从此你至我死,也不用见。我为你作(做)事不真,害我着此大急,失了本家合(和)气,我多们(么)冤?听不听在你。

  “二姑娘”是“二姑姑”之意。第二封又称:

  ……孩子在我处与你代养,你又想搬来了,你不知房子每月与人多少利钱。账不是我欠的,娶你媳妇,父借人家一百三十元。葬父账,你也知道。你想,常儿一人在家,还不大合式,你想搬去,成不成?再者今以(已)将西院并小屋业已租了。月底月初,人家就搬过来了。你要,我手中分文未有,我亦无法去。奶奶见信大闹一场……你也不想奶奶今年多大岁数了。你故意用法将奶奶气死,你心安否?

  从两封信的内容来看,大概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收信人(弟弟)借其二姑家的“鸿翼”(很可能是其表兄弟)一块表,没有还;“鸿翼”赴天津接眷前找收信人要表,没有找到人,而与写信人(哥哥)伤了和气。二姑对此十分不满,上门有逼债之语,奶奶也为之生气。于是哥哥写了一封抱怨的信,要求收信人三天之内将表还回去。收信人对此回了信,提出今后将搬回祖宅居住。写信人(哥哥)再写一信,称其子“常儿”已经是由他代养,再搬回来住,家中没有地方,“西院并小屋已租了”(很可能是还人“利钱”);同时称,奶奶要将其子“常儿”送回去,并让“常儿他妈”即弟媳妇以后不要再来了。

  这是北京普通人家中一段家长里短的故事,与尊贵的醇亲王家族应该是完全没有关系的,然为何这两封家信会存到“醇亲王府档案”之中?想来想去,收信人很可能是醇亲王府中的下人。

  尽管这位收信人称“合饿死就合式了”,但绝不是当年北京城中的贫民。他结婚花了银元130元,其父去世用了铜元600吊,都是向其二姑家借的。他哥哥居住在祖宅,其“西院并小屋”已出租,祖宅大约还不能算太小。他借亲戚的表不还,他哥哥指责他“我借给你物,拿去非当即卖”,看来其品性不好,造成兄弟反目。而从信中的叙事语言来看,他们家很有可能是昔日荣光今已败落的旗人;写信时间已到了民国,这位醇亲王府中的下人,日子已不太好过。

  清代的达官贵人家,养着一批下人,又称家人、家仆等,职司各业。在主子辉煌发达的日子里,这批下人也身上罩着光鲜。官场、商场上的各色人等巴结他们的主子,也不时给他们一些好处。主子所给的薪水,只是他们收入的一部分,很可能是一小部分,其中一些恶仆在京城地面上颇能呼风唤雨。也就是说,在清朝,醇亲王府又是何等的地位,其府中的下人也是常人所仰慕的;而到了民国,仍在醇亲王府中当差,风光不再……

  

  来源: 南方周末

进入 茅海建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醇亲王府档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721.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