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皇凤:制度正义:中国政治发展的关键议题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38 次 更新时间:2013-05-24 20:29:05

进入专题: 制度正义   政治发展  

唐皇凤  

  野心必须用野心来对抗。”[8]在联邦党人的理论思考中,最关键的是控制政府权力,尽力降低政府权力这个“必要的恶”的消极后果。同样,这些思想可以运用于制约资本权力的路径选择的分析,因为没有均衡,就没有制度,一项新的制度的建立,实际上就是形成一种新的权力或利益的均衡。因此,在政府、市场和社会组织之间相对平衡的权力制约关系,是确保一个社会良性运行和保持和谐稳定的关键条件。要实现民主而有效的国家治理,客观上要求在公民与国家之间建立一种有机的联系机制和载体——社会组织,以使两者连为一体。在国家、社会组织和公民三者之间的相互依存、相互制约关系中,各自都有其不同的目标和行为模式,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大系统,三者之间的关系协调极其困难。单纯的权力强制行为常常无效,反而会破坏社会基本的运行结构,而社会团体、民间组织往往能通过沟通、协调与缓冲作用,保证社会结构的稳定和社会关系的和谐。高度发达的社会组织不仅能够提供大量辅助性的公共服务,推动国家制度与政策的形成与变革,也是架通公民与政府的桥梁,是使国家权力获得更为稳固的社会基础的重要条件。

  其次,社会的组织化与多元化是权力制衡和实现制度正义的重要保障。社会组织化既是权力制衡之基,也是社会自治的关键内容。现代政治理论,尤其是多元政治理论主张,政治学应该注重的关键因素是社会力量上的多元制衡,从而使多元的社会力量之间在组织化的基础之上,并在与政治体制形成联系的过程中,达成相对均衡的政治权力格局和相对稳定的社会利益结构,而不仅是简单的宪法条文与抽象的制度规则中表明的“分权制衡原则”。社会组织使人类个体之间彼此约束,从而使他们向善,不是通过破坏人们的邪恶本能,而是使他们习惯于控制自己的邪恶本能。因此,一个政治机构要有效制约另一个政治机构的活动,它必须代表一种社会力量,也就是说,它必须是一种社会力量的组织化表达,一种立足共同体的社会权威,并与被制约的另一政治机构所代表的政治力量相抗衡[4]188。在制衡国家权力与制衡资本权力的政治过程中,发挥关键作用的不是制度和机构,而是代表和支撑这些制度与机构的社会力量。因此,高度组织化的现代社会,其稳定的内在机理恰恰来自社会分界线在一定程度上的模糊性,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社会联结机制,在开放制度体系下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分权制衡机制,既是社会良性运行的体制基础,也是实现既定社会格局下制度正义的基本途径。

  再次,社会自治是权力制衡与制度正义的政治基础。人类政治实践的历史充分表明,社会与政府的分权制衡是政府内部分权制衡的基础,没有独立于政府的强大的社会权力,政府内部的分权制衡必然成为有名无实的骗局。而分散孤立的个人是没有能力对政府进行制衡的,只有组织起来,他们才有力量,而只有市民社会,才能为公民提供自我组织的空间。除了市场之外,市民社会中有组织的公民或公民团体是来自政府外部的最重要的分权制衡力量[9]。独立的社会组织在一个民主政体中是极其重要的,尤其对超大规模社会实现民主具有更非同寻常的价值和意义。另一方面,现代民主在民族—国家疆域内实施和运作的过程中,必然会产生自主的社会组织。这种社会组织的出现,不仅是现代民族—国家统治过程民主化的产物,也是使民主有效运转起来的基本条件,它能保障一个社会的政治自由,确保政府强制的最小化,直接改善人们的政治生活质量。多重独立的社会组织的存在,可以直接促进社会主体的自主性与自觉性,从而形成一种相互制约、均衡和谐的社会控制体系,有效抑制国家权力的扩张和腐败,也是制衡和抑制“无道德资本”的强大力量。在现代社会,资本是最强大的压迫性力量。因此,基于组织化基础之上的现代公民社会的成长,就不仅成为制约国家权力的重要力量,而且是制约资本力量的基本屏障,尤其是抑制“国家与资本合谋与勾结”的唯一手段。

  当然,一个成熟、规范、现代意义上的公民社会的有效成长,取决于四个方面的经济社会条件与适宜的制度框架:一是现代市场经济体制的成长与成熟,这是现代社会得以发育和成长的经济基础,公民的经济自由与政治自主之间存在密切的相关关系;二是有效且有限的现代政府,这是现代社会顺利发育的政治保障,后发国家的现代化一般是权威推动的现代化,但现代化的过程本身意味着要对权威施加适当的限制与约束;三是以法治为核心的现代国家制度体的确立,这是现代社会存在的制度基础,公民权利有赖于宪政规范的坚实保障;四是自主自治的公民,现代公民不仅意味着权利与义务的平衡,也意味着自由与责任的平衡,具有公益精神的高素质的现代公民是构建现代社会的根本[10]。转型中国在构建一个成熟、规范、现代意义上的公民社会方面,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改革开放30多年的发展,为中国现代社会的成长提供了基本的制度前提和政治空间。社会自治是转型中国制衡国家权力和规训资本权力的力量之源,市场主体之间的有序竞争,个体理性与公共理性的发育与成熟,社会组织化基础上多元社会力量之间的利益博弈和权利均衡,现代政治力量的培育等为转型中国有效地制衡国家权力和规训资本权力、确保制度正义的实现提供了关键的动力机制。

  

  基本结论

  

  制度正义是中国政治发展的基本价值取向,社会组织化与多元化基础之上的权力制衡与社会自治是转型中国确保制度正义的政治基础。为了保证权力和资本的运行处于良性温和的社会关系之下,必须由国家给权力和资本设置法律制度边界,必须仰赖于现代公民社会的成长为制衡权力与资本提供动力源泉。寻找、发现、颁布和实施正义规则的过程,是一个开放制度条件下,多方主体共同参与、利益博弈、权力制衡、理性商谈、宽容妥协的渐进过程,这个过程可能永无止境。一个社会不断向制度正义状态穷尽的过程就是一个从野蛮不断走向文明的过程,是一个社会不断走向和谐与协调发展的过程。一个国家、社会整体制度的正义,是每一个具体制度正义的重要前提。当然,在一个基本的制度精神、制度原则,以及整体制度框架基本正义的政治体系中,常常也会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正义性具有明显缺陷的具体制度安排,而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正是在不断纠正具体制度的缺陷中使制度的正义性得到整体性完善和推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对任何压迫性的和专断性的权力,我们都要借助社会的组织化力量,对其进行有效的制衡与规训,以确保相对公平正义的制度体系实施于人间。纵观世界各国政治发展的成败得失,一个强大的执政党只有通过为社会供给正义的制度,实现有效的国家治理,才有可能长期维持社会的和谐稳定,才能够长久执政。在当下的中国,执政者只有主动顺应民众对秩序正义、制度正义的社会需求和政治期望,才能稳定人心与社会秩序,真正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

  

  注释:

  ①有学者认为:其一是1985年开始的价格双轨制,其二是股份制改造和股票热,其三是中外合资企业,其四是开发区的土地投机。今日中国的权力资本集团起源于四大群体。一是国有资源的主管,二是国有企业负责人,三是权力与金钱交易的中介者,四是海外中资机构的经营者。详见洪朝辉《权力资本经济与制度性社会公正》,载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2007年11月24日。

  参考文献:

  [1]虞崇胜.警惕特权现象的蔓延和制度化趋势[J].探索与争鸣,2010(11):41-46.

  [2]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332.

  [3]马克思.资本论: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4:829.

  [4]加埃塔诺·莫斯卡.政治科学要义[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204.

  [5]约翰·基恩.市民社会:旧形象、新观察[M].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2006:61.

  [6]Helena Kolenda. One Party, Two Systems: Corruption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and Attempts to Control It[J]. Journal of Chinese Law, No.2 (1990): 189-232.

  [7]虞崇胜.政治文明论[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3:180.

  [8]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联邦党人文集[M].程逢如,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264.

  [9]康晓光.权力的转移——转型时期中国权力格局的变迁[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39.

  [10]唐皇凤.制衡资本权力——转型中国确保制度正义的关键[J].公共管理学报,2008(3):1-12.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来源:《桂海论丛》(南宁)2012年2期

    进入专题: 制度正义   政治发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268.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