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圣:送别东来——悼任东来教授(之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76 次 更新时间:2013-05-20 10:47:40

进入专题: 任东来  

杨玉圣 (进入专栏)  

  

  一、泪别东来

  

  任东来教授追悼会暨遗体告别仪式的时间,是东来的弟子胡晓进博士5月2日21:46短信告知的:“杨老师,任老师追悼会定在5月4日上午8点”(后改为9点)。此前,2日20:06,我曾给晓进短信:“晓进,任老师告别仪式时间确定后,请提前和我联系。节哀。”晓进随即回复:“明白,杨老师,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多保重!”

  在得到晓进的短信后,即去青州市火车站买票。和前日一样,仍是青岛往上海虹桥的高铁。夜间,几乎一夜未眠,应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张弘先生之约,为该报4日撰写一篇2500字左右关于东来的评论。

  3日下午四时许,乘上高铁。晚上七点半,顺利到达南京南站。张成明律师和他的漂亮太太一同前往接站,让我受宠若惊。随后,成明又请我吃了一顿地道的南京菜。待成明送我到南大商学院培训中心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房间是已先期到达的李剑鸣教授提前预订好的,到房间后未久,刚刚吃完晚饭回来的剑鸣以及老友王晓德教授、王旭教授、王立新教授等正好回来。于是,先“集合”在我的房间里,喝茶,聊天。原本平时不抽烟的晓德兄,由于喝了酒的缘故,也主动讨烟抽。一直到差不多午夜,才陆续“解散”。

  4日早晨七点,用完早餐后,即集中乘车往南京西天寺殡仪馆。9时许,任东来教授追悼会暨遗体告别仪式开始。包括东来的家人、同事、学生和好友,其中包括十几位美籍同事和学生,三百多人,依依不舍,向东来作最后的道别。

  这是我见过的鲜花花圈最多的遗体告别仪式,从诺大的告别厅,一直延绵到门外两侧近十米。进门后,是菊花簇拥下的一张东来着西装以及他那温厚善良的招牌式微笑的遗像。在庄严肃穆的告别厅中,东来躺在菊花从中,着西装,扎领带,大概是因为化妆之故,东来显得有些苍老,远远没有两天多之前弥留之际时的脸型和表情。因为人多,整个仪式大约进行了45分钟。我是故意留在几乎是最后一排,为的是多看老兄几眼。一直到东来的遗体被推走,我才怅怅而去。吴耘哭得特别伤心,大概是东来的哥哥跪倒在灵前,嚎啕大哭,亲情洋溢。从排队开始未久,眼泪就在眼眶里转悠,待进入告别厅后,眼泪再也止不住了,夺眶而出,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丧失老友之痛,只能用眼泪来倾诉。是的,在参加的为数不少的师友的告别仪式上,唯有东来,我流的泪最多。

  东来终于还是彻底地走了。

  昨天夜里,不由自主,浮想联翩,忆起东来的鲜活形象,其言谈举止、音容笑貌,宛若眼前。尽管从不擅诗,但我还是想做一首七律打油,为之憋了半天。今天早晨七时,又请剑鸣兄修改,遂成《悼吾兄东来》一首:

   紫气东来五月天,

   任兄君子归道山。

   道德文章存标范,

   清泪潸然诵遗篇。

  

  二、学界同悲

  

  在排队时,我在看遗体告别仪式发放的《生命的厚度——任东来教授的学术人生》,封面是剑鸣的题签,素朴典雅,还有东来一张在海边拍摄的开心的照片;封底是成明的悼诗:“少年任东来,翩翩入学海。治学逾卅年,学富五车载”。封二是东来年轻时与丁则民教授、杨生茂教授、刘绪贻教授、韩德教授的合影。封三是东来和他的弟子、家人的合影。《生命的厚度》,包括《任东来教授履历》《学术世界中的无限乐趣——青年学者任东来教授访谈录》(胡晓进)以及东来的著作、译著、论文、评论、书评、时评等的论著目录,还有东来指导的硕士生、博士生名录以及历届博士生的毕业论文标题,比较全面地反映了东来主要的学术成就。这是迄今所见到最有学术特色的逝者的生平简介小册子,尽管从尽善尽美的角度说,仍有待进一步完善之处。

  当我翻阅《生命的厚度》时,有两个三十多岁的女子,也饶有趣味地从侧面看,原来她们是今天东来告别厅鲜花的插花人,她们也不约而同地为逝者惋惜,并说很少遇到有这么多的鲜花是献给逝者的。

  和两位插花人一样,在学界,即便是那些和东来素昧平生或仅有一面之交的学者,也无不对东来的早逝感到痛惜,对东来的成就感到钦佩。

  中午,现任南京大学历史学系主任陈教授请剑鸣、晓德、王旭等吃饭,受陈主任之托,剑鸣也盛情相邀,陈主任也曾当面邀请,我很感谢他们的好意,但因为昨天已经约好要在中午和蒋永华、张春明兄等相聚,故只得“请假”。不过,还是得感谢陈主任,因为陈主任很客气地为我们这几位外地来的客人的住宿费埋了单。

  5月2日晚上得知东来已与世长辞后,我通过下述短信,将东来辞世的消息发送给有关师友:“正在自宁回鲁德高铁上,下午和李剑鸣兄等专程到南京,在鼓楼法院看望了好友任东来教授。但在我和剑鸣辞行后不到两个小时,5月2日18时10分,东来即不幸去世了。我失一好兄长,学界失一真学人,朋友失一谦谦君子。悲哀。玉圣”

  这些师友,有的是我和东来共同的朋友,有的是我的好友,但不一定认识东来。无论是否与东来相识相交,均通过短信回复的方式,向东来之逝表达了由衷的悼忱:

  (01)赵梅研究员(《美国研究》执行主编):惊悉东来去世,非常难过。(5月2日18:53)

  (02)贺卫方教授(北京大学法学院):痛心!这些天你也奔波劳累,注意好好休息。(5月2日18:55)

  (03)袁明教授(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玉圣,吴耘给我发信了。我很难过,也有思想准备。东来让女儿发来短信告别。我会非常怀念他,也会永远记得在肿瘤医院再见时他的笑容。袁明(5月2日18:56)

  (04)王晓德教授(福建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院长、中国拉丁美洲史研究会会长):痛哉,悲哉!实在没有想到东来英年早逝,乃学界一大损失也!(5月2日 18:56)

  (05)李世洞教授(武汉大学):怎么会这样呢?太让人想不到了。我总不相信这是真的,是什么病啊?望你和剑鸣都要注意身体,不要拼命。(5月2日 19:05)

  (06)刘桂明(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总编辑):什么病?太意外!东来走,英才失。真学人,大君子。(5月2日19:07)

  (07)胡玉坤博士(北京大学副教授):太可惜了!怎么走得这么快?痛心呀!(5月2日19:16)

  (08)孙国栋主编(《律师文摘》):我的天!东来怎么了?(5月2日19:33)

   一声悲鸣!兄长保重!(19:37)

  (09)张成明律师(北京华邦律师集团董事长):痛贯心肝,痛当奈何!奈何(5月12日 19:14)

   一见如故,虽非老友却知兄乃谦谦真君子。三面之交,痛惜生命匆匆,上帝亦念任东来。弟成明敬挽。(5月2日 19:55)

  (10)陈景良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律文化研究院院长):玉圣火热心肠,值得尊敬。东来英年即逝,可惜可惜!(5月2日19:18)

  (11)谭汝为教授(天津师范大学):沉痛悼念任东来教授!玉圣节哀,好好歇两天,恢复嗓音。(5月2日19:19)

  (12)程汉大教授(山东师范大学政法学院):噩耗着实令人震惊,也是警钟。真心希望玉圣注意劳逸结合,不要再做拼命三郎了,务必保重!切切!我现在已想通了,悠着干,你也该这样子。(5月2日19:27)

  (13)张弘(《新京报》记者):同悲。买了他编的25大案(5月2日20:09)

   明天上午能给我一篇怀念任东来教授的文章吗?2500字。很急。(23:02)

  (14)徐波主编(《世界知识》编辑部):天!震惊!(5月2日20:17)

   我无语!悲哀!也后悔他来京时没去看他。痛!(20:21)

  (15)王丽美(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天妒英才!为东来老师英年早逝而悲伤!东来老师千古!请杨老师节哀!(5月2日20:21)

  (16)孙新强教授(北航法学院副院长):惊悉东来兄不幸辞世的消息,甚是悲痛。如有纪念活动,望告之。(5月2日20:33)

  (17)牛大勇教授(北京大学人文高等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我和东来认识很早……初见的印象是个乐呵呵的小朋友。以后常在一些学术会议上见面,也到他的中心去参观过,他的论著常引我注意。这么年轻就去世了,令我沉痛和惋惜(5月2日20:34)

  (18)满运龙律师(美国美华国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政法大学兼职教授):痛哉,惜哉!虽未谋面,但阅其文,如识其人。同哀!!(5月2日20:49)

  (19)张聚国博士(南开大学美国历史与文化研究中心副教授):英年早逝,太遗憾了。(5月2日21:18)

  (20)于展博士(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我从晓进那里已得到消息,心里很悲痛!老师也请节哀!(5月2日21:23)

  (21)仲伟民教授(《清华大学学报》常务副主编):英才早逝,令人心痛。望他走好,并愿朋友们珍重。(5月2日21:28)

  (22)梅雪芹教授(清华大学历史系):闻此噩耗,痛心疾首。(5月2日21:42)

  (23)周祥森编审(《史学月刊》编辑部):刚才我的学生、也是东来的弟子冯东兴打来电话,告知东来于今日去世的噩耗。呜呼!彼苍者天,歼我良人!(5月2日21:43)

  (24)牛可博士(北京大学历史学系):真诚致哀!(5月2日22:04)

  

  (25)孙洁琼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图书馆):生亦何苦,去亦何哀。请节哀顺变。(5月2日22:13)

  

  (26)张保生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我们该思考在有生之年干点什么了。(5月2日22:25)

  

  (27)李文子(《领导者》执行主编):惊悉!虽之一面之缘,然印象深刻。真一君子,博雅学人。悼!!!(5月2日22:55)

  

  (28)张绪山教授(清华大学历史系):先是失去邓正来,今又失去任东来,学界朋友听到如此多令人悲伤的消息,奈何?(5月2日23:49)

  (29)李树忠教授(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玉圣,令人震惊和痛心的消息!我识东来,先是通过他的著作,初次也是最后一次谋面,还是在你兄举办法大美国政治与法律文化节,请东来讲座,在大宅门陪他。英年早逝,痛心疾首。玉圣节哀!(5月3日1:54)

  (30)李有华律师(天津天一律师事务所主任):痛悼任东来教授英年早逝!撰一挽联祭灵:

  北升南陨,小视角里大历史。

  东来西去,美国史外中国梦。

  任重道远

  (5月3日2:23)

  (31)梁蔓丽律师(天津天一律师事务所):可以说,要了解美国宪政、美国司法、美国民主乃至美国为什么无法禁枪等热点问题,都无法回避、无法忽视、无法超越这位传奇学者。人神共泣!天地黯然!(5月3日21:13)

  (32)蒋永华编审(《南京师大学报》编辑部):任教授的去世很是可惜。我见到他,还是因为您来宁打沈木珠夫妇案(5月3日21:30)

  至于美国史的同行,从百岁老教授、武汉大学刘绪贻先生[1],到当今美国史中年名家李剑鸣[2]、韩铁[3]、王希[4]、王旭[5]、杨令侠[6]、梁茂信[7]等,均在唁函中,对东来的逝世深表哀悼,对东来的学术成就给以高度赞赏。

  黄安年教授在其博客中接连发布系列博文[8],李世洞教授、赵梅研究员也分别写了专文[9],以追悼东来。

  主流报纸最早报道任东来教授去世的消息的,是《新京报》2013年5月3日刊布的《南京大学教授任东来病逝 享年52岁》:“今晚(指5月2日)6点47分,南京大学教授任东来在南京因病医治无效,走完了52年的人生历程。很多人都通过读他写的《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认识了美国宪法史。但如今,他也和蔡定剑、邓正来等学者一样,离我们而去,学术界又损失一名重量级学者”。5月4日,即任东来教授追悼会暨遗体告别仪式在宁举行之当天,包括《新京报》《东方早报》《北京青年报》等在内,均发表了学者的悼念文章或者记者的采访报道[10]。

  

  三、“双城记”

  

  2007年12月、2012年7月和11月,因为应对那对“讼棍夫妇”的恶意系列诉讼,我先后三次往宁应诉,除了7月份那次东来因在医院检查而不曾谋面外,每次去都要见不止一面:2007年12月那次应诉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杨玉圣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任东来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当代学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412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