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东:民族主义和民主主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729 次 更新时间:2005-04-11 00:00:18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王小东 (进入专栏)  

  

  

  我没有在印刷媒体上看到过这篇文章,也不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我估计作者是一个年轻人。另有一些我确确实实认识的年轻人向我兜售过据说是以色列第一任总理本•古里安的名言:对内民主,对外扩张。年轻人说话未免火爆了点,有些观点还是比较牵强,但他们至少比中国的自诩为知识精英的那一群人要看得明白得多。他们明白,中国如果不在国际上与西方人争国家利益,中国没有出路——虽然不见得像抗日战争时那样外国军队就打了进来,从长远看,中国很可能被慢慢困死,终究逃脱不了亡国灭种的命运。但要外争国权,就必须内修人权(我这里不再重复手段与目的的话题了,那些专门以学术的严格眼光挑毛病的人要挑毛病,就让他们挑去吧)。

  

  中国的那些亲美派把个人权利与国家利益对立起来,在中美争端以及如科索沃危机之类的所有场合都站在美国一边,根本无视在现实的国际关系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利益冲突,甚至无视他们自己标榜的道义原则(如在这次的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问题上)。就此而言我是无法认同于他们的,因为他们出于无知或一己私利而损害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但我也深深地理解,一个国家如果其人权问题没有解决好,就是会出现很多自己国民损害自己国家的行为,虽则这很可能是不理性的,很可能到头来害了自己。前苏联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若论“硬件”条件,如自然资源等,中国自是及不上美国,但前苏联却绝不逊色于美国,它的科学技术、武器装备等也一度与美国并驾齐驱,它在国内国外所获得的道义支持也曾一度可以与美国相媲美,但由于其给予人民的民主权利不够,历史上还曾严重侵犯过本国人民的人权,它不但逐步失去了在国际上的道义力量,而且许多自己的国民也对于它心存怨恨,其结果是不战而溃,自己把自己搞垮了。当然,前苏联的崩溃的原因并不如此简单,但其自己的相当一部分国民,特别是知识分子,不支持自己国家反而去热爱自己国家的敌人绝对是一个重要原因。到了崩溃之后,苏联人才认识到到头来还是自己到了霉,但后悔也晚了。那些反对自己国家的人固然是很糟糕,但另一方面,如果国内的政治搞好了,人人都感到自己有权利,感到自己是国家的主人,就不可能出现这么多反对自己国家的人。

  

  四.没有民主的民族主义很可能是假的

  

  这里我想着重谈一下经济民族主义。民族主义有时体现为经济民族主义,如要求实行贸易保护主义等,具体到中国当今的事务,很可能就体现为反对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方面让步。我完全明白保护幼稚产业、保护就业等经济理由。但我曾质问过一些持经济民族主义观点的人,第一,有些中国公司确实非常糟糕,它们对待消费者比外国公司要坏得多,中国的消费者为什么要忍受那些比外国公司黑得多的中国奸商的剥削?仅仅就因为他们也是中国人吗?既然中国人应该互相爱护,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能对待同为中国人的消费者好一些呢?那样他们不是也就不怕外国公司的竞争了吗?第二,即使我们忍受牺牲保护了某些中国公司,原谅它们现时的缺点,指望它们度过幼稚期,成长成为优秀的企业,从而为国家安全、为民族做出贡献,我们有没有什么办法控制它们呢?控制它们不是仅仅为了一己私利而滥用我们的保护?它们有没有可能只是利用我们的经济民族主义抬高自己的身价,一旦外国公司出价足够高,它们就乐颠颠地把我们自以为的“民族产业”卖了出去?如果我们没有权利控制这些,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保护它们。如果国民没有制约上层精英的权利,民族主义,包括经济民族主义,很可能是假的,很可能只是一些人谋取私利的借口,到头来他们却去出卖国家利益。

  

  另一方面,实行经济民族主义很可能也是一件我们根本承受不起的事。我在网上看到有人建议抵制美国的快餐,其他人回答得很绝:好!好!完全同意,建议同时抵制装有美国芯片的电脑。问题是如果你抵制了装有美国芯片的电脑,你连网都上不去,建议都提不出来。现实情况是,我们根本承受不起关闭经济大门的代价——无论这个大门是自己关上的还是美国关上的。因此,我们必须妥协。其实,只要我们有根基,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进一步开放经济,又有何惧(当然,我这里只是讲的原则,具体条款当然要争,在可能的范围之内对中国越有利越好)。这个根基就是,民主主义的制度,民族主义的意识。以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有了根基,自爱自强,说实在的,别人,即使强如美国,也很难欺负你,欺负不了你,它也就会与你妥协、合作,以求互利。

  

  五.结语:再论中国的环境

  

  一、二百年以前,西方列强以其技术上的优势席卷了整个地球。它们的武器对付其他民族的武装就如砍瓜切菜一般。无数的非西方人被从肉体上消灭了,剩下的被奴役。那么,一、二百年之后的今天又如何呢,那时的力量对比到今天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呢?

  我以为,在冷战结束后的今天,大体上说,是强的更强了,弱的更弱了。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在那个时代,列强互相之间有很大的矛盾,它们互相之间经常刀兵相见。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把所有的列强都归到了美国门下,但却有一个超强的苏联,要自己做老大,不买美国的帐,因而美国一直未能完全随心所欲。它在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都未能如愿以偿,在其他地方也就小心了许多。如今苏联倒了,列强基本上都统一到了美国的门下,它们之间的内部矛盾虽然不是没有,但总体上说很小,特别是在对付非西方国家时是相当一致的。现在如果哪个非西方国家还试图去利用列强之间的矛盾去达到自己的目的,那可以说是完全打错了主意。记得前几年中国的国际关系学界有过一场争论:一些年轻学者不同意当时一些权威关于美日矛盾是主要矛盾的说法,发表了文章,于是,有的权威专家便不依不绕,发表了多篇大块文章反驳。但历史不认什么权威不权威,不知这些权威今天看了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还有些什么可说的。其次,当时的西方列强的国内矛盾相当严重(美国相对好一些,但比今天也还是严重得多),而今天,西方列强的国内矛盾已经解决得比较好了,因此,它们全国上下已经比较能够团结一致地对付国外的异己势力,这在这次北约轰炸南斯拉夫一事上已充分表现出来。在这种情况下,非西方国家回旋的余地是非常小的,更何况非西方国家的团结根本谈不上,大多数国家又往往内政不修,国内搞得一团糟。

  

  这种情况确实预示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统一全球的前景。中国已有不少人意识到了这一前景,其中有些人甚至十分高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他们说,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里不是说秦始皇统一中国是一个历史的进步吗?我们现在说美国是侵略,但在数百年之后,那时的教科书多半也会像我们今天评价秦始皇一样,赞颂美国统一全球的伟大的历史进步意义。我想说的是,到了那时,我们不知道还有没有中国人,我们还留得下留不下后代,但我们现在却必须以一个中国人的立场看待这件事。美国统一全球之于中国与秦国统一中国之于六国完全不同:当时的六国与秦国一样,都是周朝分裂出来的,在语言、文化,特别是种族上都是差别极小的,故而秦国一直善待甚至重用六国之士,对于一般百姓,在战争中虽有极端残酷的行为,但征服之后,则基本上是按照自己的臣民看待的。现在,中国人和西方人在语言、文化,特别是种族上的差别远远大于当时的六国与秦国的差别,从历史经验看,很难指望西方人会把中国人看作他们的同类,如果中国自己没有力量,或是根本不存在了,中国人恐怕连仅仅是基本上的平等对待都得不到。中国有些知识分子老是骂中国人太怕自己不是中国人了,说这就是中国落后的原因(《河殇》是这种观点的典型代表)。其实,中国现在还有几个人怕自己不是中国人?关键是你想当美国人人家要你吗?就是那些整天骂中国人的中国人,美国今天还稍微善待他们(其实美国人也没太看重他们),是因为中国还在,还有一定的实力,因此他们还有点用,真到了中国没有了的那一天,他们恐怕也就得不到什么善待了。

  

  撇开更长远的问题不谈,就中国与美国目前的关系而言,中国是一个劲地要与美国友好,而美国则坚决把你当作异类。当然,诚如许多中国人所设想的那样,现在中美在经济上有着共同的利益,如果今后这个共同利益能够变得更大,美国就要考虑这个利益,因此,中国的回旋余地还是有的。但是,这个回旋余地也许并不像有些人想的那么大。因为,这个共同的经济利益在中国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很大(这也是使那些中国人产生错觉的一个原因),但在美国经济中所占的份额就不那么大,美国完全负担得起为了长远的政治目标而暂时牺牲这个经济利益。而且,如果美国能够把中国控制住,那时还不是要什么经济利益就有什么经济利益,也用不着费那么大劲和你搞什么谈判了。因此,如果说中国有回旋的余地,这个余地主要还得靠中国的实力,包括经济实力、政治实力和军事实力。经济实力也许是上述三种实力当中相对最强的,很多人也总是首先拿经济说事,讲我们搞得不错。但这二十年来,我们的经济走的是一条低技术、依靠自然资源和低级劳动力大投入的道路。这条道路以前的增长速度虽快,但后劲堪忧,对于国家安全的帮助有限。政治实力,则内政待修,在外部也失去了感召力,还比不上经济实力的相对地位。至于军事实力,虽然有许多热心的年轻人极力赞美中国的军事力量,但这只是主观愿望,除了毛主席给我们留下的原子弹,我们手里的东西还真是不多了,更何况原子弹也在变陈旧。

  

  当然,与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或民族相比,我们中国人还要算是幸运的:最起码直到现在,中国人在外部并没有迫在眉睫的如南斯拉夫和伊拉克那样的灾祸,在内部经济上暂时也还过得去。但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比,我们就不那么幸运了:内政离完善还很远,腐败问题尚未解决,人权问题尚未解决,认同于自己的民族和文化本是中国人的传统,但现在至少在作为国家中坚的受过高等教育(知识分子的概念太窄)的国民当中,认同却还存在着不小的问题。从外部看,则应该说是强“非友”(本来想说强敌,但说强敌可能过分了一点,故此生造出这么一个词)环伺,除了美国、日本,还有印度之类的国家。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所处的这个国际环境对于是中国非常不利的,抱着一种危机感,认真地把内政修好,才有可能应付外部的挑战。在政治方面,推行民主政治,扩大人民的民主权利,肃清腐败;在经济方面,不能光追求低技术的数量增长,必须在技术上实现真正的升级;在军事方面,则应掌握能够使任何侵略者都蒙受显著损失的武器技术。否则,我们在这个地球上生存的机会恐怕是不怎么光明的。这绝不是什么危言耸听。那些“非友”们虽然不一定就敢采取对付南斯拉夫的方式,却很可能采取慢慢围困的方式,逐步分裂的方式,而在这种方式下,我们的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则会是“软刀子割头不觉死”。

  

  另一方面,我们的文明在地球上已经屹立了数千年,我们的祖先多半也曾面临过种种危难,但我们的文明还是战胜了这些危难,生存至今。我相信,只要中国人能够降低内耗,则以我们这样一个具有古老文明和十二亿人口的大国,必能战胜外部的挑战,在下一个世纪进入世界强国行列,中国人走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昂首挺胸,在不用仰人鼻息、自卑自贱。像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如果失败,则主要还是自己打败自己(这点和南斯拉夫有着本质的不同,南斯拉夫太小,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它的人民不可谓不勇敢、不优秀,却仍无法摆脱在600年的历史中始终任人宰割的命运。因此,如日本人,还有李登辉等,都盘算着要先分裂中国,那样中国就好宰割了。李登辉最近建议把中国分裂成七个国家。奇怪的是,中国国内也有许多人认为,中国分裂成许多小国更好。真不知他们是智力有问题,还是没安好心)。如果我们自己把自己打败了,则亡国灭种之命运肯定在那里等着我们。

  

  说实话,我有时感到很恐惧。我不知道我们中国人心中还存有多少志气——最起码是自尊——定要昂首走路不可。

进入 王小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96.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