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蒙:十年血泪,一本杂志连接两起冤案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89 次 更新时间:2013-05-09 17:06:53

进入专题: 司法冤案  

李蒙  

  

   十年之间,两起冤案都得以昭雪,因《民主与法制》杂志一篇报道中提及的一个名字,将它们连接。如果没有这篇报道,如果报道中不提及"袁连芳"这个名字,张高平、张辉叔侄,此时此刻,可能还在监狱中服刑,冤案的平反,会更加艰难。

   无巧不成书,而太多的巧合使得故事本身成为万花筒--随意旋转,千姿百态,虽然说繁花似锦,却令人眼花缭乱。本社记者想采取最原始最简单的叙述方式,以时间为经,人物为纬,还原故事最本真的面目--在这样的经纬度中,事实一桩桩一件件自然呈现,那些潜藏在故事背后的不为人知或不为人注意的隐秘,也都自然而然地被逻辑串联起来。

   2008年7月的一天,在新疆石河子监狱的阅览室里,身穿囚服的张高平拿起了那本将要改变他命运的《民主与法制》杂志。自含冤入狱后,张高平开始关注一切可以关注得到的冤案,从电视上,从书刊里。

   那是《民主与法制》杂志2008年第13期,里面有这样一篇报道,《被疑"灭门杀手"终判无罪释放》,报道中提到一个作伪证的牢头狱霸的名字--"袁连芳"。

   袁连芳!张高平的脑袋"嗡"的一声,全身似乎被雷电击中,瘫坐到椅子上!这个名字他早已铭心刻骨,终身难忘!

   "会不会搞错了?同名同姓?"最初的震惊过后,张高平很自然地发出这样的疑问。但一个更强烈的声音响起:"不!不能放过!很可能就是他!他先后制造了两起冤案!"

  

   序曲:袁连芳判刑未入狱,留所成为狱侦耳目

  

   2001年1月12日,浙江杭州警方接到举报,在湖墅南路的电子市场有人贩卖淫秽光碟。警方迅速出击,成功抓获摊主袁连芳及其女友莫某,并从其摊位及仓库、住处查获碟片3600余张,后经鉴定,其中3474张为淫秽光碟。袁连芳、莫某随即被刑拘,一个月后被逮捕。

   当年5月,袁连芳、莫某因贩卖淫秽物品牟利罪被杭州市拱墅区法院判刑六年。根据法律规定,余刑一年以上的罪犯必须送监服刑,但袁连芳却没有被移送监狱,而是一直在拱墅区看守所服刑,成为一名"狱侦耳目"。

   1987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联合通知,个别余刑在一年以上的罪犯,因侦破重大疑难案件需要,或者极个别罪行轻微又确有监视死刑犯、重大案犯需要,暂时留作耳目的,可以留所服刑,这就是"狱侦耳目"的由来。利用狱侦耳目侦破刑事案件,已是政法系统内部认可的做法。狱侦耳目的选择,通常是有一定文化素质和社会阅历、有较好的心理素质和口头表达能力、知晓或初通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的犯人。

   袁连芳在入狱前,曾当过国营企业的锅炉工,还一度是粮油站的副站长,比一般犯人要见多识广。他口才很好,能说会道,比较符合狱侦耳目的条件。而在看守所服刑比监狱里自由一些,居住和伙食条件相对较好,亲友探视也较为容易,很多刑期较轻的罪犯在判决之后,都争取留所。袁连芳通过亲友活动,由看守所上报上级公安、检察部门审批,建立专门档案后,正式成为一名狱侦耳目,那年他40岁。

   狱侦耳目,通俗地说,就是"卧底",是"线人",所要做的,就是在监狱里探听消息,协助警方破案,争取立功减刑。而袁连芳后来的所作所为,远远超出了正常的狱侦耳目的职责,更像是一名牢头狱霸,并利用牢头狱霸的地位,对自己的"目标"进行刑讯逼供、威逼利诱,最后制造出假口供,并在法院审理时亲自充当"证人"作伪证。

    幕启:马廷新屈打成招,袁连芳完成"任务",立功减刑

   2002年5月30日晚22时左右,河南浚县黎阳镇东马村村民陈连荣及其7岁的儿子马昂、4岁的女儿马萌在家中被杀。经法医鉴定:陈连荣、马昂系他人用锐器切断左颈动脉,致大失血而死亡;马萌系他人用单刃刺器刺入颈椎致脊髓损伤而死亡。

   三个月后的8月31日,是马廷新噩梦开始的日子。38岁的他当时是浚县畜牧局下岗职工,在东马村村外一里多地办了个养鸡场,妻子是村小学的代课教师。这天,他和同村的几人被带到一个宾馆进行测谎,测谎人员简单地问了几句与案件有关的话题,便指着他说:"就是他,人就是他杀的。"马廷新随即被警方拘禁,遭到刑讯逼供。

   据马廷新回忆,刚开始是两手吊起,四肢均不着地,不让吃不让睡,要口凉水都不给喝。他经受了"上墙""上绳""上夹棍""骑马"以及用打火机烧胡子等各种酷刑,困了就用报纸卷一个圆筒往嗓子里吹辣椒面,晕了就用夹子压人中穴。九天后,才让戴着械具睡觉,一个月下来,胳膊和双腿都浮肿了。

   当这起冤案正在被精心制造时,2002年12月4日,另一起冤案的杀人真凶,33岁的勾海峰从老家吉林省汪清县来到浙江杭州,取得由杭州市客运出租车管理处核发的《杭州市客运出租车驾驶员服务资格证》,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三年后,他因奸杀女大学生被处决,11年后,又被发现是另一起奸杀案的真凶。

   十天后的12月14日,马廷新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浚县公安局刑事拘留。11天后的25日,被批捕。

   2003年1月12日,有6人为马廷新作证,证明2002年5月30日陈连荣灭门惨案事发当晚,他们在马廷新的养鸡场与他一起打牌,马廷新从未离开,因此没有作案时间。

   后来,这些证人被公安机关逐个传唤、刑事拘留,有的甚至被关押40多天。办案人员采取威胁、引诱的手段,向几个证人施加压力,直到他们违心地作出公安机关所需要的证言为止。后来这些证言变成"记不清马廷新是否离开",但公安机关并未提供在案发当时对证人的调查笔录。

   也许是因为这6人的最初证言,马廷新案被冲击得千疮百孔。这时,袁连芳出现了。2003年2月2日,袁连芳从浙江杭州拱墅区看守所被秘密调派到河南鹤壁第一看守所1号监室,成为号长。

   他是怎么从杭州来到鹤壁的?据杭州拱墅区看守所2003年4月出具的证明,称:袁连芳涉嫌经济犯罪,因案情复杂,出于"排除干扰"的考虑,羁押于鹤壁,后仍押回杭州。但这份证明说的不是实话,袁来鹤壁的真实目的,是为了马廷新。

   2月4日,马廷新被转到鹤壁看守所内的1号监室,号里已有四个人,袁连芳正等着他。据马廷新回忆,这位号长确实有些特权,看守所嫌犯用的都是特制无柄牙刷,以防自杀和伤人,而袁却用的是有柄牙刷。他吃的东西、洗漱用品、香烟,都有人拿过来,什么也不缺。袁连芳对马说,他是杭州人,某工厂厂长,因经济犯罪入狱,他跟公安局、检察院认识人,有关系。"公安局说了,只要你招了,就不再找你家里人的事了。" 当时浚县警方将马廷新的妻子抓起来,并拍了照片让马看,还把他父亲也抓了。亲人被抓,使得马廷新不愿认罪的决心开始动摇了。袁连芳对他说:"公安局是说话算话的,只要你承认了,我们马上放了你的家人。"在袁连芳的诱逼下,马廷新开始写"自首书"。全文都是袁写好,让他背,背不出来就不准睡觉、吃饭,还对他刑讯逼供。经过23天的反复修改,终于写出了一份达到警方满意的自首材料。袁连芳让马廷新背熟,并且抄了一遍。

   2月27日,马廷新向警方上交了长达5页的所谓"自首书"。内容是陈连荣家与马家有矛盾,马廷新怀恨在心,伺机报复。案发当晚,他利用打牌出来的间隙,将陈连荣全家杀死。作案后,回到牌场继续打牌直到次日两点。

   4月8日,袁连芳离开鹤壁,回到杭州市拱墅区看守所。5月,杭州中院首次裁定袁连芳减刑:一次性减刑一年半。

  

   又一出《窦娥冤》,袁连芳"再立新功",减刑出狱

  

   几乎在袁连芳立功减刑的同时,2003年5月18日晚,安徽歙县人张高平和侄子张辉开着大货车从歙县前往上海。去杭州的女同乡王冬,通过朋友介绍搭上了他们的顺风车。19日凌晨1时30分,大货车到达杭州西站后,王冬借用张高平的手机给在杭的一位亲友打电话,接电话的亲友告诉她,让她下车后自己打车到钱江三桥碰头。出于好心,张高平决定带王冬到离钱江三桥更近的艮秋立交桥下车。

   王冬在艮秋立交桥下车后,张高平叔侄继续开车向上海行驶。夜深人静,王冬打了一辆出租车,司机正好是勾海峰。大约行驶至留泗路附近时,勾海峰见四周漆黑无人,杀害了王冬,并抛尸路边的水沟。王冬在挣扎中抓破勾海峰的脸,8根手指的指甲缝里都留下了勾海峰的DNA物质。

   当天上午10时,杭州警方发现了王冬的尸体。

   6天后的5月23日,在王冬下车的艮秋立交桥处,从上海返回的张高平、张辉叔侄被杭州警方抓获,但没有被送进看守所,而是被关押在秘密地点,连续七天七夜被刑讯逼供。据张高平回忆,警察让他站了7天7夜,还必须蹲马步,实在受不了赖在地上,就抓他的头发,如果还不起来,就提着他的手铐不停抖,被抖到骨头都酥了,才勉强站起来。用拖把棍按他的脚,按到骨头受不了不停地叫,张高平一叫,警察们就笑,像看猴子一样;又把他按到地上,脚朝天,嘴巴封住,矿泉水灌到鼻子里去。打巴掌,跪皮鞋底,是家常便饭,现在手臂上还有烟头烫出来的疤。

   5月30日,同样遭受几天几夜刑讯逼供的张辉被送往看守所,但不是案发地的西湖区看守所,而是来到了袁连芳所在的拱墅区看守所15号囚室。

   据张辉的回忆,进去之后,号长问他怎么进来的,张辉不答,号长准确报出了张辉涉嫌的罪名,并多次问他"有没有做过",张辉否认,号长就让其他犯人毒打他。号长对张辉的"犯罪经过"进行了绘声绘色的描述,包括叔侄二人开车到哪儿,在哪儿调的头,谁强奸的,谁按着那女孩,什么姿势,怎么抛尸的……每次提审回来,号长都知道他刚刚对警察说了什么,质问他是不是翻供了,只要一翻供,就让几个犯人拉他到厕所里,打下身,那种痛苦,痛不欲生。直到开庭后,张辉才知道这位"号长"的名字是袁连芳。张高平的遭遇也与张辉类似。

   袁连芳正在炮制第二起冤案,而他炮制的第一起冤案,2003年12月15日,在河南鹤壁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公诉机关在庭审时提供了马廷新入室杀人的18组证据,包括对现场留下的一个血袜印的司法鉴定,认为形成的证据链条足以证明杀人凶手就是马廷新。而马廷新的辩护律师刘永波认为,这些都是间接证据,直接证据几乎没有,凶器和血衣没有找到,应该疑罪从无。而令马廷新印象深刻的是,除了自己的"假口供"外,袁连芳也提供了一份伪证,证明马廷新与他关在一个监室时,曾亲口承认自己就是灭门血案的凶手。

   四个月后的2004年4月11日,袁连芳炮制的第二起冤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令张高平的辩护人王亦文律师万分惊奇的是,王冬的指甲缝中的残留物,当初警方曾做过DNA鉴定,但这份鉴定公诉人在举证阶段竟然没有出示。

   原来,在检察院审查起诉期间,此案曾两次被退回公安补充侦查。第一次退侦再次移送审查起诉时,王亦文曾前往杭州市检察院,看到了那份DNA鉴定。鉴定结论是,王冬指甲缝里的DNA残留物并非张氏叔侄的,而是一个陌生男子的。当时王亦文曾激动地对检察官说,"放人吧",但检察官表示,"这要看领导怎么定"。

   对于公诉人不出示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王亦文强烈抗议,要求公诉人必须当庭出示这份DNA鉴定,甚至当庭说出了鉴定文号,"公诉人几乎是被逼着拿出了那份鉴定。"王亦文指出,这份鉴定结论表明,真凶可能另有其人,公诉方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如同马廷新案一样,当出现不利于定罪的证据时,袁连芳就会出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司法冤案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787.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