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捷:辛普森案与朱令案看程序正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03 次 更新时间:2013-05-08 20:37:35

进入专题: 辛普森案   朱令案   程序正义  

张捷  

  

  对于朱令案的近期热点,很多人已经把辛普森案件从新提高出来了,还有一些公知说精英们对于辛普森说是美国伟大的疑罪从无的程序正义,而对于朱令案的嫌疑人孙维就是使用的双重标准,对于我一直所说的中外证据规则差别问题,正好就辛普森案件来说一下,对于辛普森案件,在中国的证据规则下,如果没有口供,根本不会众人眼中的嫌疑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辛普森案件与朱令案进行比较,很有现实的意义。1994年前美式橄榄球运动员辛普森(O.J. Simpson)杀妻一案成为当时美国最为轰动的事件。此案当时的审理一波三折,辛普森(O.J. Simpson)在用刀杀前妻及餐馆的侍生郎·高曼两项一级谋杀罪的指控中以无罪获释,仅被民事判定为对两人的死亡负有责任。此案当时的审理很具有戏剧性,由于警方的几个重大失误导致有力证据的失效,从而使辛普森逃脱了法律制裁。本案也成为美国历史上疑罪从无的最大案件

  辛普森案件的疑点如果以中国的证据规则来看,辛普森简直就是被陷害的,这个陷害有非常充足的证据!辛普森的血样在案发现场发现,但是这都是一个歧视黑人的警官发现的,警官被证实多次公开发表歧视黑人的言论。而这个警官为什么带着血样返回几十公里外的现场?更关键的是这些血样当中含有防腐剂,凶杀留下来的血样怎么会有防腐剂?这个防腐剂还与提取辛普森血样当中添加的防腐剂一样!更有关键的是辛普森的血样还莫名其妙的少了一部分,所有这些证据按照中国证据规则都足以证明警官在陷害,如果发生在中国,一定是一边倒的谴责警察。

  还有就是辛普森案现场和嫌疑人家中的两个血手套,这个手套对辛普森的手根本不合适,手套在最初的现场照片当中没有,后来的现场照片又出现,这个血手套在案发7个小时以后血迹还没有干!这说明凶手可能另外有他人,也有陷害的嫌疑;再则就是警官搜查两处现场的时候是同样一拨人没有换鞋等会造成现场的污染。在这些之外,还有众多的疑点,这些疑点存在在中国即使是有口供,到了庭审的时候翻供也是要无罪释放的,也就是说在有罪推定之下,辛普森的罪名也不成立,辛普森案件是纯粹的民众被先入为主了,同时还有种族的玻璃天花板!

  而朱令案就不同了,朱令案的问题是根本没有到法庭庭审的阶段,在全球各国在刑侦阶段都是有罪推定的,疑罪从无是在法庭审理阶段的,朱令案根本没有到审理阶段,排除一个人的嫌疑而结案应当在法院的审判下,疑罪从无是法庭的,公安和检察院不推定和认定嫌疑人有罪,还公诉什么嘛!而对于朱令案显然是受到了权力的干预,嫌疑人说她只被讯问了8个小时,对于凶杀案受害人周围有投毒条件的人肯定是嫌疑最大的,但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讯问而是要等到二年后?就算清华否认她可以拿到铊,也可以讯问她的,为什么要这样久?而且对于一个凶杀案只讯问了一个犯罪嫌疑人而且只问了8个小时,这样的讯问本身就是匪夷所思!

  因此对于朱令案大家的气愤,不是把孙维作为辛普森而是对于警方办案问题的气愤,孙维成为了中国的辛普森与美国的情况根本不同,真的辛普森到中国,按照中国目前这样的疑罪从无和证据规则,不但无罪主管的警察还要承担责任的,但孙维在中国这样的规则下逃脱惩罚,这个逃脱还没有上法庭,孙维被中国公众认为是罪犯,原因就是有比辛普森严格得多的证据支持,如果孙维到了美国的司法环境,铊就是罪犯,而辛普森是到了中国也不是罪犯,即便是刑讯有了口供同时是有罪推定,辛普森在中国法庭之上翻供如果公正审理也不是罪犯,这就是辛普森与孙维,中国人对于辛普森与孙维不同的态度根本不是双重标准。

  辛普森案件在中国还有一个层面很不同,就是在中国如果刑事案件认定了,民事案件就要跟随刑事案件的结果,但在美国民事案件有更宽松和有利于原告的证据标准,所以辛普森能够在民事审理当中认定他是罪犯,从而让他倾家荡产,这在中国是不会有的,这样的民事绑定刑事的做法,无罪推定到了民事就变成了侵害人的无责推定,这是对待受害人多么的不公?!而美国的证据规则是非常有利于原告的,就如前面分析的有利于警察,要是在中国,你查出他现场的血迹有警察采血样加入的防腐剂,对于警察的反腐败调查不开始也会对于警察骂声一片的,根本不是美国这样的局面!美国所谓的无罪推定的背后是极其有利于原告和公诉人的证据规则,而中国的证据规则是有利于被告的,因此在这样的规则下辛普森可能是冤枉的,孙维也不会是冤枉的!在现实社会,侵害他人的是强势的一方,被侵害是弱势一方,被侵害才会当原告,现在中国给强势一方有利的规则,司法就完全成为了强势一方侵害的保护伞,正义在哪里?

  因此知道了这两个案件内在的差别,就知道拿这两个案件进行比较说中国人双重标准的人是别有用心,孙维在中国能够成为民众心中的辛普森,说明已经有太多证据能够证明铊有罪了,只不过是中国的证据规则出现了问题。证据规则是司法程序规则之一,证据规则本身就有问题,则这个规则怎么能够带来程序正义?!我们看到的就是美国的程序正义在合理的证据规则下,遵守规则让辛普森疑罪从无,这是程序正义,但中国在不合理的证据规则下的疑罪从无,实际上是放纵了罪犯,程序本身不合理没有正义了,遵守规则则更不可能有正义,是皮之不存毛之焉附的问题,因此孙维逍遥法外,本身是对于正义实体的破坏,也是程序有问题的表现,根本不是程序正义,是不公,是程序缺陷!我们现在为了朱令抗争,就是为了我们这个社会的正义,改变有问题的程序,其所带来的正义不是一个个案,而是给全社会带来程序正义!

  

  附录一:案件警方证据疑点

  

  血迹证据

  

  检方呈庭的重要证据之一是血迹化验和DNA检验结果。刑事专家一致同意,血迹化验和DNA检验的结果不会撒谎,但是,如果血迹受到污染、不当处理、草率采集或有人故意栽赃,那么它的可信度则大打折扣。在辛普森案中,这些毛病全都存在。

  检验结果表明,所有疑点都聚集在辛普森一人身上。凶杀现场两处发现辛普森的血迹;现场提取的毛发与辛普森的头发相同;警方在现场和辛普森住宅发现的血手套是同一付,两只手套上都有被害人和被告的血迹;在辛普森住宅门前小道、二楼卧室的袜子和白色野马车中都发现了辛普森和被害人的血迹。这样,检方证据堪称“血证如山”,辛普森涉嫌杀人似乎已是无法抵赖的事实。

  但是,辩方阵营认为这些“血证”疑点极多,破绽百出。

  首先,袜子上的血迹非常奇怪。辩方专家指出,这只袜子两边的血迹竟然完全相同。根据常识,假如袜子当时被穿在脚上,那么袜子左边外侧的血迹绝不可能先浸透到左边内侧,然后再穿过脚踝浸透到右边内侧。只有当血迹从袜子左边直接浸透到右边时,两边的血迹才会一模一样。换言之,血迹很有可能是被人涂抹上去的。在庭审时,检方出示了几张发现血袜子的现场照片,可是照片上的时间顺序却自相矛盾。案发之日下午4点13分拍照的现场照片上没有这只血袜子,可是4点35分拍的照片却出现了血袜子。那么,血袜子究竟是原来就在地毯上?还是后来被警方移放到地毯上?对此问题,警方的答复颠三倒四,前后矛盾。另外,辩方专家在检验袜子上的血迹时发现其中含有浓度很高的防腐剂(EDTA),辩方律师提醒陪审团,案发之日,警方在抽取辛普森的血样之后在血样中添加了这种防腐剂。

  其次,从现场勘查报告看,身高体壮的戈德曼曾与凶犯展开了一场血战,他的随身物品——一串钥匙、一个信封、一张纸片以及一个呼叫机——都散落在不同的地方,这说明打斗的范围很大,搏斗很激烈。戈德曼的牛仔裤上有血迹向下流的形状,说明他不是在极短时间内死亡,而是在负伤之后仍然挺身而斗,拼死抵抗。他被刺中了30余刀,最后因颈部静脉断裂和胸腹腔大出血致死。据此推断,凶犯浑身上下肯定也沾满了血迹。可是,为什么在白色野马车上只发现了微量血迹?更令人疑惑的是,为什么凶手下车后,却在围墙前门车道和从前门通往住宅大门的小道上留下了很多明显血迹?还有,假设辛普森穿着血衣血鞋沿前门小道进入住宅大门,又穿着血袜子走上二楼卧室,为什么在门把、灯光开关和整个住宅内的白色地毯上没发现任何血迹?

  再次,根据血迹检验报告,在现场两处地方发现了辛普森的血迹。一处在从被害人尸体通向公寓后院的小道上,警方发现了五滴被告血迹,大小均匀,外形完整。但辩方认为,假设辛普森在搏斗中被刺伤,按常理,应该在起初大量流血,过一会儿血量才会逐渐减少,所以,血滴绝对不可能大小均匀。另外,血滴应是在搏斗或走动中被甩落,以撞击状态落地,因此,血滴的外形不可能完整。另一处,是在公寓后院围墙的门上警方发现了三道血痕。可是,检方专家在检验这些血痕时再次发现了浓度很高的防腐剂(EDTA)。

  最后,辩方专家指控,洛杉矶市警署刑事实验室设备简陋,管理混乱,检验人员缺乏训练,没有按照正常程序采集现场血迹。由于证据样本处理不当,所以检验结果令人生疑。比如,按照正常程序,在采集血迹样本进行DNA分析时应当先用棉花沾起血迹样本,待自然风干之后才能放入证据袋中,可是,警方检验人员在血迹尚未风干时就已将样本放入证据袋。据此,辩方律师舍克毫不客气地表示:警署的刑事化验室简直就是个“污染的粪坑”。

  

  手套证据

  

  检方呈庭的重要证据之二,是福尔曼在辛普森住宅客房后面搜获的黑色血手套。可是,这只血手套同样疑云密布。

  首先,根据福尔曼的证词,当他发现血手套时其外表的血迹是湿的。辩方专家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凶案大约发生在6月12日深夜10点半左右,而福尔曼发现手套的时间是6月13日早晨6点10分,时间跨度在7个小时以上。辩方用模拟实验向陪审团演示,在案发之夜那种晴转多云和室外温度为摄氏20度的气象条件下,事隔7小时后手套上沾染的血迹肯定已经干了。那么,福尔曼为何一口咬定是湿的呢?辩方提供的解释是: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福尔曼来到凶杀案现场后,悄悄地把血迹未干的手套放入了随身携带的警用证据保护袋之中,然后,他千方百计寻找机会进入辛普森住宅,趁人不备伪造证据,这样,尽管时间跨度很长,但血迹仍然是湿的。

  其次,假设辛普森是杀人凶犯,当他满身血迹、惊惶失措地从杀人现场逃窜回家,把凶器和血衣藏匿得无影无踪之后,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单独溜到客房后面藏匿血手套。另外,辛普森对自己住宅的旁门后院、地形道路了如指掌,按常理,他不太可能撞在空调上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并且在遗失血手套之后不闻不问。从各方面情况分析,撞在空调上并丢失手套的主儿显然是一个对住宅内地形和道路不太熟悉的人。另外,如果凶犯在黑暗中慌不择路,瞎摸乱撞,丢三落四,为什么在血手套现场没发现其它血迹以及可疑的脚印和痕迹?

  再次,虽然在警方在凶案现场和辛普森住宅搜获了一左一右两只手套,并且在手套上发现了两位被害人和辛普森的血迹,但是,这两只手套的外表没有任何破裂或刀痕,在手套里面也没发现辛普森的血迹。这说明,辛普森手上的伤口与血手套和凶杀案很可能没有直接关系。

  最后,为了证实辛普森是凶手,检方决定让他在陪审团面前试戴那只沾有血迹的手套。在法庭上,辛普森先带上了为预防污损而准备的超薄型橡胶手套,然后试图戴上血手套。可是,众目睽睽之下,辛普森折腾了很久却很难将手套戴上。辩方立刻指出这只手套太小,根本不可能属于辛普森。检方请出手套专家作证,声称手套沾到血迹后可能会收缩一些。但辩方专家认为这是一种经过预缩处理的高级皮手套,沾血后不会收缩。控辩双方各执一辞,争论不休,但是,在一些陪审员眼中这只血手套的确有点儿太小了。

  现场警官

  辛普森案审判期间,最令辩方阵营生疑的人物是检方的“明星”证人福尔曼警官。案发之夜这位警官并不当差,既然如此,他为何不辞辛苦深更半夜赶到现场?为何自告奋勇带队前往辛普森住宅?更令人疑惑的是,为何白色野马车上的血迹、客房后的血手套、二楼卧室的血袜子等重要证据凑巧都被他一人单独发现?他究竟是一个神通广大的超级警探,还是一个劣迹累累的警方败类?

  在此背景下,福尔曼自然成为辩方律师调查和盘诘的重点对象。为此,辩方特意设立了一个免费举报热线电话,希望各界人士提供线索。结果,辩方了解到,这位警官曾有过很多极为恶劣的种族歧视言论。比如,根据一位名叫拜尔(Kathleen Bell)的证人举报,在1985到1986年期间福尔曼曾扬言,如果他在街上发现一个黑人男性和一位白人女性同在一车,他就拉响警笛,勒令停车。假如没有勒令停车的理由,(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辛普森案   朱令案   程序正义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759.html

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学友讨论

朱令,孙维,成了党国符号! 老看老想 2013-05-09 00:41:06

  近日,复旦大学医学院,同宿舍研究生投毒案,被上海警方迅速侦破。网舆大哗。引发19年前清华朱令案,居美12万华人签名,向白宫网站告状,为朱令伸冤,驱逐孙维。白宫网站竟成了国家信访局,奥巴马成了当代的包青天了。试问《环时》总编胡锡进:你口口声声"无罪推定,疑罪从无",美国辛普森无罪。难道你是胡乔木三孙子?胡家认你吗?连美国是美国,党国是党国的常识都不懂!为何不敢责疑北京警方,当年你们干嘛吃的?--连协警都能破的亦破不了?其实,网舆凸显:
  1.朱令是党国公检法黑暗和人际关系凶险的符号。日益庞大"上访"族群的起源。
  2.孙维是党国权贵子女枉法避罪的符号。值得生疑的,权贵子女本是党八旗子弟的代名词。但孙维祖父孙越崎,现任民国经济部长兼资委会主任投共,父亲孙大武,充其量北京花瓶副市长,父祖吃上"民革中央",民国叛逆,党国贰臣而已。莫非当年江三,利用孙维案搞统战?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