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南生:公共交通视野中的高官政要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759 次 更新时间:2013-05-08 15:52

进入专题: 交通安全  

袁南生 (进入专栏)  

交通安全涉及每个人的利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理所当然地包括“在交通法面前人人平等”。高官政要在公车配备方面严守法纪,带头遵守交通法规,做到礼貌开车、和谐开车、低调开车、节约用车,是政治清明、社会和谐的重要内容和标志。当高官政要们遇上“认死理”的交通警察,会是谁让步呢?是法律的尊严,还是高官政要的权威?在世界许多国家,不少“认死理”的交通警察,不管面对的是首相、州长还是其他政要,都一视同仁,有力地维护了法律的尊严。笔者常驻国外,多次从公共交通的角度观察国外的高官政要,并进行了多角度的思考。

部分国家高官用车情况

高官政要外出坐什么车,是否带车队,怎样过路,这都必须在老百姓眼皮子底下进行,因而事关形象和影响,事关政风和廉政建设。在我常驻过的国家中,高官政要外出最摆谱、最摆阔的是埃及总统穆巴拉克。2001年,我在中国驻埃及大使馆担任“二把手”,正逢朱镕基总理访问埃及。那天,总理车队外出,走到路上被穆巴拉克总统的车队挡住了,也就是说,在十字路口,埃及交警让朱总理的车队停下来,以便让总统车队先过。

按理说,朱总理是应穆巴拉克总统邀请访问埃及的,总理外出时,埃及警车应在前面引路,即使在十字路口,其他车也要为总理车队让路,这不是特权,而是礼貌、礼遇和国际惯例。当时,我是接待总理来访工作的总协调,出现这个情况出乎我的意料。

任何情况下,埃及交警都会给穆巴拉克的车队开绿灯,这已成为穆巴拉克及其身边工作人员的思维定势。虽然从技术上说,穆巴拉克车队避开朱总理车队完全是举手之劳,但他们没有这样做,从而在外交上留下对国宾不那么礼貌的印象。当然,穆巴拉克对华一直友好,他本人十之八九不知道他的出行挡了朱总理的车队。

2006年,我出任驻津巴布韦大使。我亲眼所见,高官政要亲自开车的现象在津巴布韦很普遍,也不存在耍特权、开“霸王车”的现象。参议长马宗圭、国防军司令奇文加上将都经常亲自开车。最出乎我意料的是,总统夫人格蕾丝参观新落成的中国使馆馆舍,开车的竟然是她自己。

2002年至2004年,我担任中国驻印度孟买总领事。据我观察,印度高官政要在用车方面是最不腐败的国家之一,印度政府对使用公车有严格的规定,只有内阁部长、文官中的国务秘书(相当于常务副部长)、辅秘(相当于部长助理)和少数联秘(相当于正局长)等以上级别的官员可以配备政府专车。除了少数重要的联秘因公配备专车外,其他联秘办理公务都是临时要车,有时是两个联秘共用一辆车。联秘以下的各级官员原则上一律不配车,如确因公务用车,经批准和办理一定的登记手续后,可以向有关行政部门临时要车。印度政府对无权使用政府公车的官员每月给予一定的交通补贴。印度政府部门均使用国产车,印度总统的座车是“大使”牌国产车,档次相当于中国的夏利。印度政府在有关公务用车的规定中特别强调,政府各级官员包括总统和总理在内,必须使用国产汽车,严格禁止使用进口车。印度国产汽车绝大多数是“大使”牌,少数为“总理”牌。官员乘坐国产车是铁的规定,至今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更没有人违反。难能可贵的是,除了各级领导人坐这种国产车外,外国国家元首等贵宾来访,印方基本上也用国产车接待。

总结起来,国外高官政要在尽量做到礼貌开车、和谐开车、低调开车、节约用车方面,体现了如下几个基本特征。

取消特权不含糊

例如,俄罗斯取消了特殊牌照,从制度上使特权车不再存在。长期以来,俄罗斯高官政要习惯于坐在豪华轿车里从普通市民身边呼啸而过,由于高官政要拥有特权牌照,不管他们将车开得多快,都可以免受交通法的处罚。以前,当这些特权车驶过时,交警还必须命令其他交通工具靠边让路,这让无法忍受每日交通拥堵的莫斯科人愤怒不已。后来,俄罗斯从上到下开始了对特权车的反思,出现了取消特权车的呼吁。据俄罗斯《生意人报》报道,拥有特殊牌照的汽车共1605辆,其中涉及2005年交通事故的汽车有200辆。2006年11月初,俄罗斯国家杜马投票决定,取消提供给政府高官和议员们的特殊牌照。该年年底,议员们被取消了其特殊的汽车牌照;2007年2月,部长和高级政府官员的特殊牌照也被取消。一些拥戴普京的政党领导人交出了允许他们在莫斯科主路上使用特殊贵宾车道的闪亮蓝灯,很多部长也悄悄地将特殊牌照换成了普通牌照,从此,俄罗斯的高官政要失去在马路上畅通无阻的特权。

美国政府的公务车在车身上喷涂“政府用车”字样,但这不是特权的象征,是为了便于公众监督。救护车、消防车和警车等车辆在执行紧急任务时享有充分的特权。另外,邮车、运钞车、新闻采访车特别是电视转播车在工作时可在禁止停车的道路上临时停车,但这些车辆都没有闯红灯、超速等任何行驶特权。美国政府虽然给外交车辆悬挂特殊的牌照,但同时规定,外国外交官在美国发生交通违章,不得借外交豁免权逃避民事处罚,必须如数缴纳罚款。

比利时布鲁塞尔是欧盟总部所在地,许多车都是欧盟高官的车。外交车辆可能是仅有的特权车,但同样要遵守交通规则;偶尔违章停车,外交人员可以享有外交豁免权而免于罚款,但一般来说没有任何外交人员使用这一特权。除此之外,普通的警车、救护车和政府用车、甚至比利时王室用车都遵章守纪。

在德国,特权车只在非常紧急和必要的情况下才存在。警车和急救车在道路上是至高无上的,任何车辆听到后面有警车或救护车的笛声都必须让行。除此之外,德国对公务车的管理与对普通车辆的管理没有任何区别,在交规上不会有任何优待,一旦发现违章便立即处理。

英国最有特权的车是警车,警报一响,就是公务。除了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之外,英国政府用车则和普通车辆一样,必须严格遵守交通规则,如果违反规定,一样将受到处罚。当然,英国更不会因为政府的公务用车经过而实行交通管制,停下其他的车辆来让政府用车通过。

在日本,享有特别通行权的车辆是救护车、消防车、警车、工程抢险车等在外观上明显不同的特殊用途车辆,最常拉响警报的是救护车。日本道路上警车不少,但是很少鸣警笛,执行非紧急公务时在车流中和社会车辆没有两样,而且是遵守交规的模范。日本街道上警笛一响,其他车辆都会尽最大可能地避让甚至停车。即便响着警报,车也开得不快,尤其在逆行和十字路口处,鸣着警笛的车都是在确认安全后缓慢通过。车里的人通过高音喇叭喊话时使用的是“对不起”“能让一让吗”“请您靠边行驶”“谢谢您啦”等礼貌语言。

韩国“官车”无特权且少得可怜,首都首尔市政府官车数量只有4辆——市长1辆,3位副市长各1辆,绝不许任何人私用。在完成一天的公务后,官车必须返回市政府并登记就位。没有任何特权,牌照与普通车辆无异。交警对官车也没有优待,从来没有闪灯、开道和优先通过的待遇。

巴基斯坦为政府部长配备专车,但多数部长均用自己的私车,而非政府的车。这是因为政府提供的车辆往往不是名牌,档次不高,而巴基斯坦多数部长在就任前就已十分显赫和富有,因此他们更愿意乘坐自己购买的档次较高的名牌车,以显示身份,同时享受政府对私车公用的补贴。对部长以上官员,政府免费提供警车护送。但有一点巴基斯坦政府比较严格:任何私车都必须是合法注册的车,不允许官员驾驶来历不明的黑车上班。常务秘书以上官员使用公车仅限于上班时间,如果有重要活动需要加班,则需临时填写用车单。上班时,局级以上官员的公派小轿车能够随叫随到。下班后任何人都必须开私车回家,公车不得开回家。一旦巴基斯坦官员离开现职,不论级别高低都不再享受公车待遇,更不可能享受私车公用的补贴待遇。多数巴政府中级官员(处长到副司长级官员)往往开私家车上班,而中级官员往往都有自己的车。国家对上班时间私车公用的油票予以报销,但节假日用车则不予报销。在巴基斯坦联邦政府各部,下级官员要出公差可租车。

执行法规不通融

当高官政要们遭遇“较真”的交警,交通法面前耍不了特权。最典型的例子是,挪威首相的防弹车上不了路。2003年,“基地”组织一个头目呼吁全世界的穆斯林打击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和挪威。于是,给挪威首相克吉尔•本迪维克购置一辆更加安全的防弹车,便提到了政府的日程上。10月中旬,德国的宝马公司向挪威交货。这辆车是严格按照北约领导人防弹专车打造的,可以承受手枪、地雷和迫击炮的攻击。

然而,防弹车运抵挪威后,本迪维克首相却只能将车存放到车库里,因为挪威交通管理部门通知他,这辆车超重,不能上路。本迪维克首相的发言人奥斯唐表示,要给这辆车“减肥”,就意味着减少它的安全防护装备。最后,挪威首相的这辆车经过重新改造,才获准上路。

面对高官政要,交警执行法规不通融的另一个典型事例是,美国加州州长施瓦辛格想骑摩托要先考驾照。施瓦辛格在当选加州州长之前是动作片巨星,骑哈雷摩托几乎成了他的标志性动作。在现实生活中,他也经常骑着他的“哈雷•戴维森”牌摩托车与朋友们一起沿着加州海岸兜风。2006年初的一天,施瓦辛格在位于洛杉矶的居所附近驾驶摩托车时与一辆汽车相撞,当时,他12岁的儿子帕特里克也在摩托车上。幸好摩托车行驶速度不快,施瓦辛格父子均戴着头盔,因此车祸后果并不严重。

事后,施瓦辛格的新闻秘书玛吉塔•汤普森证实,州长的C级驾驶证是允许他驾驶三轮摩托车的,但是由于施瓦辛格的驾照上没有M—1或M—2的资格,也就是驾驶两轮摩托车的资格,所以他多年来驾驶摩托车很可能是违法的。在加州,一个摩托车驾驶员要想获得M—1或M—2认可,就必须通过机动车管理部门的驾驶技能考试。虽然贵为加利福尼亚一州之长,但施瓦辛格也只得从头再来考取摩托车驾照。于是,在无照驾驶摩托车发生翻车事故6个多月后,施瓦辛格分别通过了笔试和路考,领到了摩托车驾驶执照。

出了事故不护短

高官政要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况并不罕见,由此造成严重后果的也时有所闻,受到查究的也真不少。2009年11月23日,美国新闻网站TMZ.COM刊登了一张照片,照片显示,美国加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将一辆银色敞篷保时捷停在红色禁停区。一个月前,有媒体记者抓拍到,州长夫人把车停在了红色禁停区域上,这是继几周前边开车边打手机事件后,州长夫人再度违反交通法规。媒体不仅将州长和州长夫人三次违反交规毫不留情地曝光,而且特意把施瓦辛格为《2009年加州司机手册》写的序言中的一段话予以发表。媒体在曝光文章中特意说明:《2009年加州司机手册》第51页明确规定,任何车辆不能在红色禁停区停留、伫立或停车。随后,施瓦辛格夫人出面致歉,接受处罚。

相比之下,美国新泽西州州长乔恩•科尔津要倒霉多了。2012年4月12日,州长科尔津乘坐一辆运动型多功能车,在新泽西州大西洋城附近的盖洛韦镇发生车祸。副驾驶座上的科尔津因为没有系安全带,造成多处骨折、伤势严重。根据新泽西州法律,司机与副驾驶座的乘客均需系安全带,违者罚款46美元。科尔津于5月1日乖乖地签署了一张46美元的支票,并将支票邮寄至事故发生地盖洛韦镇的一家法院。车祸发生后,科尔津在卡姆登医院住院接受治疗,4月30日出院。出院当天,科尔津公开向民众道歉。“我知道我树立了一个非常糟糕的榜样。”科尔津坐在轮椅上说,“希望民众能原谅我,我将尽力树立一个正面的榜样。”

最倒霉的当然是美国商务部长约翰•布赖森。2012年6月9日晚,贵为商务部长的布赖森,因涉嫌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地区交通肇事逃逸而接受调查。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重罪指控。一些媒体认为布赖森卷入交通事故“事发蹊跷”,猜测可能缘于他突发癫痫。事件发生后,他立即接受酒精测试,随即因病停职,同时接受司法调查。

在严格维护交通法规方面,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交警在世界上可能是做得最好的,真正做到了铁面无私,部长平民一视同仁。仅2009年上半年,伊斯兰堡的交警共向420名重要人物开出违规罚单,其中包括多名政府部长。据巴基斯坦《每日时报》2009年7月6日报道,伊斯兰堡交警奉行公平执法的原则,无论是高官还是平民,只要在道路上违反交规,都一律被开罚单。2012年以来,已有420名重要人物被罚款,其中包括13名联邦部长、5名省级部长、3名外国驻巴大使,此外还有众多海、陆、空三军的军官、议员、法官等,甚至连本系统的人员都不能“幸免”——他们的顶头上司、交警局局长苏尔坦也被开了罚单。对自己的车被开罚单一事,苏尔坦并没有丝毫恼怒,他专门向全局通报表扬了给他开了罚单的两名交警,号召所有交警向他们学习,并分别奖励每人1000卢比(1美元约合80卢比)。苏尔坦表示,交警的职责是通过执行交规来保障人们在道路上的生命安全,因此交警必须严格执法,任何人对交警来说都是平等的,不能有任何特权。

违反交通规则导致严重恶果而受到处罚的典型代表,是克罗地亚副总理兼经济部长拉迪米尔•恰齐奇。2010年1月,他在匈牙利高速公路上超速行驶,并发生致2人死亡、2人受伤的严重交通事故。2012年1月14日,匈牙利考波什堡地方法院判处恰齐奇22个月监禁。这一判决是终审判决,并将在一至两个月内开始执行。根据匈牙利的法律,恰齐奇只有在服满一半刑期后才能被保释。

近年来,霸王车、特权车现象在我国仍比较突出,官员、名人等特殊阶层驾驶车辆随意违章甚至严重肇事,公众对此深恶痛绝。一些车无视公共秩序、无视监督处罚,在众目睽睽之下,或呼啸而过,或旁若无人,其违法行为的负面效应给社会风气带来了较大影响。全国不少地区对霸王车、特权车现象进行整治,取得了成果。例如,河南省公安厅自2010年7月29日起,在全省范围内取消豫“O”号牌,所有党政机关和政法机关使用的豫“O”号牌,全部采用自编自选方式更换为民用号牌,转籍至各地车辆管理所。陕西省从2010年12月1日起,取消了警用陕“O”牌照,社会各界拍手称快。消除霸王车的霸道,取缔特权车的特权,关键在于消除一些人心中的特权思想,并严格执法。对此,我们可以从国外治理霸王车、特权车的做法中获得有益启示。

原载:《清风》杂志2013年第2期

进入 袁南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交通安全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s://www.aisixiang.com)
栏目: 笔会 > 散文随笔 > 域外传真
本文链接:https://www.aisixiang.com/data/6374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aisixiang.com)。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