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沙平:国际法治的新课题:国家控制跨国公司犯罪的权责探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67 次 更新时间:2013-04-25 22:15:12

进入专题: 跨国公司   国际犯罪   国家主权   国际法治  

邵沙平  

  

  【摘要】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国际法治的发展,控制跨国公司犯罪逐渐成为国际社会共同关注的新问题。要有效控制跨国公司犯罪,对国家、国际组织和跨国公司的权责方面,都面临观念和制度上的挑战和创新。对跨国公司犯罪进行有效的法律控制,是国际法治的新课题,也对各国国内法治产生重大影响。要有效控制跨国公司犯罪,就必须规制国家控制跨国公司犯罪的权利和责任。各国只有依照国际法治的原则和措施对跨国公司犯罪进行法律控制,才能更为有效的保护全人类的共同利益,才能更为有效的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并有效发挥跨国公司在国际社会中的积极作用。为更为有效维护我国的合法权益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我们应加强对国家控制跨国公司犯罪的权责问题的研究,推进国际法治和中国法治的良性互动。

  【关键词】跨国公司;国际犯罪;国家主权;国际法治

  

  一、跨国公司犯罪——国际社会面临的新挑战

  

  跨国公司犯罪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问题。有跨国公司存在,犯罪者就有可能利用跨国公司的形式进行犯罪活动。跨国公司不同于一般的国内公司的重要特点在于其跨国性。跨国公司的实体分布于多国,在多国从事投资经营活动{1}1-2[1]。为实现公司利益的最大化,跨国公司利用各国法律体制上的不一致和不合作,逃避法律管制。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情况下,跨国公司犯罪问题不断凸显。经济全球化与跨国公司的发展相互交织,人员、货物、资金的极为便利的流动进一步促进了跨国公司的发展。随着跨国公司的触角伸向世界各地,以跨国公司为工具的非法活动和犯罪活动也随之急剧增长和日趋复杂,并成为国际社会面临的新挑战。

  经济全球化是我们所处的时代最显着的特征和发展趋势。经济全球化如同一柄双刃剑,它在加速全球贸易自由流动、增加人类财富、促进全人类共同利益的同时,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不容忽视。有组织的跨国犯罪、国际经济犯罪、网络犯罪、环境犯罪、恐怖主义犯罪等各种传统的犯罪和现代的犯罪交织在一起,构成对国际和平和发展的严重威胁。跨国公司由于其经济实力和对全球和平发展的影响力,其犯罪活动对国际社会和平发展的破坏力也尤为显着。

  以印度博帕尔案为例:1984年美国联合碳化公司(Union Carbide Corporation)的印度子公司在印度博帕尔一家化学工厂贮存的甲基异氰酸盐金属罐大范围发生泄漏,使得当地两千多名居民死亡。随后几年中毒身亡的人数超过4千人,20多万人受害。当地居民人身健康受到巨大伤害,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受到重创。印度受害人和印度政府在美国纽约南部联邦地方法院起诉美国联合碳化公司诉讼被驳回。1986年印度政府代表所有受害人在印度博帕尔法院对美国联合碳化公司和印度子公司提起诉讼,索赔金额为31.2亿美元。1989年美国联合碳化公司和印度政府达成了一项赔偿协议,支付4.7亿美元赔偿。这一协议得到印度最高法院的确认。印度博帕尔案事件促使国际社会进行反思:跨国公司活动造成的严重后果是否仅靠赔偿了结?跨国公司的行为能否构成犯罪?犯罪仅与自然人相关的法律观念和法律规范是否应与时俱进{2}4{1}90-92?2010年5月,印度最高法院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美国联合碳化公司8名高级管理人员(其中一人死亡)2年监禁后,还是受到指控方的质疑,认为2年监禁判决太轻。2011年4月,印度最高法院对该案进行重新审理。审理的重点在于辩析7名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是否构成故意杀人罪(但不是谋杀),是否需要增加对毒气泄漏受害者的赔偿数额[2]。

  联合国秘书长在1993年的一份题为《有组织的犯罪对整个社会的影响》的报告中,披露了国际信贷和商业银行洗钱200亿美元这已惊人的事实{3}12。国际信贷和商业银行(BCCI)是Agha Hasan Abedi 1972年在卢森堡注册的一家国际性银行。到1991年,它在73个国家设立了430个分支机构。虽然BCCI的总部在卢森堡,但其经营的全球范围使单一国家的管辖或规则难以有效控制,更何况有些国家对跨国公司缺乏监管。美国参议院在有关BCCI的综合调查报告中指出,BCCI从早期由多层次实体组成,到通过一系列控股公司、合作机构、附属机构、银行内银行、内部者交易和被提名者关系等相互关联。BCCI利用鳄鱼岛和荷兰安德列斯岛创设了许多前台公司,这些公司为BCCI的储户和犯罪行为提供了一堵秘密的保护墙。

  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认为:BCCI事件“并非一个单独的现象,而是一个与国际金融社会自身相伴而行的反复发生的问题。由于国际金融交易超乎想象的规模,欺诈的机会同样巨大,回报丰厚,而反欺诈的保护机制还远远不够”{4}34-35。类似BCCI这样的跨国结构,由于缺乏合作监管,已成为促进犯罪和隐匿犯罪资产的“避风港”。根据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制裁委员会披露的信息,利比里亚前总统查尔斯·泰勒利用其操控的多个跨国公司非法转移资产,非法运送武器,维持政权,非法开采他国资源,严重危害了国际和平和安全[3]。

  跨国公司复杂的内部结构,娴熟的交易技巧,巨大的经济实力,跨越国界的经营和管理,都使得仅靠传统的控制犯罪的措施、仅靠一国自己的力量采取行动,很难有效控制在全球范围内活动的跨国公司所从事的犯罪活动。国际社会必须协同一致,加强国际合作,应对跨国公司犯罪这一新挑战,才能更加有效发挥跨国公司对国际社会的积极作用[4]。

  

  二、国际法治的新任务--控制跨国公司犯罪

  

  控制跨国公司犯罪,不是打击跨国公司,而是规范跨国公司,使跨国公司的活动更加符合国际社会的法治要求,使跨国公司在国际和平和发展中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联合国宪章确立的宗旨和原则使国际社会进入了在国际层面追求法治的新时期。联合国宪章确立了以法治来替代强权,法治是联合国的核心价值和原则。法治既是联合国追求的一项目标,又是实现其目标的一个手段。联合国成立后,一直为推进国际社会的法治而努力工作[5]。

  联合国所推进的国际法治的广度和深度适应国际社会的发展需要而不断发展。国际法对个人从事国际犯罪的行为的规制,经历了从规制自然人到规制法人,从规制私人身份的个人到规制官方身份的个人的发展历程。

  海盗行为是最典型的与官方身份无关的个人从事的国际犯罪行为。自从17世纪以来,根据习惯国际法,海盗一直被认定为国际犯罪。着名国际法学家奥本海认为,在近代意义的国际法产生以前,海盗已经被认定为是违法行为,是人类的敌人。根据国际法,海盗行为是一种国际罪行,是每一个国家的敌人,可以被任何国家予以法办{5}116-117。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明确界定海盗罪是指“私人船舶或私人飞机的船员、机组成员或乘客为私人目的”在公海上或在任何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地方对有关的船舶、飞机、人或财物所从事的任何非法的暴力、扣留或掠夺行为。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明确规定各国负有“合作制止海盗行为”的义务。各国均可扣押海盗船舶或飞机或为海盗所夺取并在海盗控制下的船舶或飞机,逮捕船上或机上人员并扣押船上或机上财物[6]。

  国际社会对以官方身份从事国际犯罪行为的个人的规制主要是从20世纪开始的。第一个重要的国际法律文件是《凡尔赛和约》。该国际公约在历史上第一次以条约的形式公开指控前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犯有违反道德和条约神圣义务的严重罪行。根据条约第227条的规定,将组织一个专门法庭,在保证给予被告人以辩护权的情况下,对威廉二世进行审判{6}。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纽伦堡和东京法庭审判所宣示和确立的“从事构成违反国际法的犯罪行为的人承担个人责任”、“被告的地位不能作为免除国际法责任的理由”等国际法原则在联合国的推动下进一步得到了确立和发展[7]。1948年的《防止及惩办灭绝种族罪公约》明确规定,凡犯灭绝种族行为者,无论其为依宪法负责之统治者、公务员或私人,均应惩治之[8]。1973年《禁止并惩治种族隔离罪行国际公约》明确规定,任何个人、组织或机构的成员或国家代表,不论出于什么动机,犯有种族隔离罪行,即应负国际罪责[9]。1998年《国际刑事法院规约》进一步明确规定“官方身份无关性”原则[10]。

  正是在确立了无关个人身份,任何从事了国际犯罪行为的个人,均应负国际罪责的国际法治原则基础上,国际社会开始关注跨国公司等法人的国际罪责问题。

  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法人所进行的国际性犯罪的危害性逐渐为国际社会所认识[11]。法人所进行的国际走私、国际欺诈、跨国洗钱、跨国贿赂等国际性、跨国性经济犯罪与跨国有组织犯罪、网路犯罪、国际恐怖主义犯罪交织,严重破坏了国际社会正常进行国际经济交往的基础一国际和平和安全,严重破坏了国际经济交往中应遵行的基本准则和法律秩序,严重危害了人类的生存环境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对国家主权和全球经济安全形成严重威胁。传统国际法有关犯罪主体主要是自然人的理论显然不能适应经济全球化情势下控制国际犯罪的要求。经济全球化的发展,既使得跨国公司犯罪的问题突出显现,又促进了国际社会形成更多的“共同利益”,并推进国际社会达成共识通过法治措施来维护“共同利益”[12]{7}33。2004年,联合国秘书长在《关于冲突中和冲突后社会的法治和过渡司法的报告》中明确指出,“法治”是联合国使命的核心概念。对联合国而言,法治概念指的是这样一个治理原则:所有人、机构和实体,无论属于公营部门还是私营部门,包括国家本身,都对公开发布、平等实施和独立裁断,并与国际人权规范和标准保持一致的法律负责[13]。联合国秘书长所阐发的关于“法治”的概念,表明国际法治并不仅仅是约束国家的法治,所有人,包括跨国公司,都必须遵守国际社会公认的国际准则。所有人,包括跨国公司,如果违反法律,都必须被追究责任,而受害者应得到有效补偿。在控制跨国公司犯罪成为国际法治的新任务的过程中,学者们对跨国公司犯罪问题的研究发挥了重要作用{8}5-11。

  在联合国的推动下,控制犯罪的全球性的国际刑法公约中开始对“法人责任”明确予以规定[14]。1999年《制止向恐怖主义提供资助的国际公约》、2000年《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2003年《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等国际公约中都明确规定了法人参与和实施公约所规定的犯罪时应承担的责任[15]。在现代法治社会中,“罪行法定”原则已成为刑法基本原则,“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罪行法定)、“法无明文规定不处罚”(刑罚法定)。上述国际公约的规定进一步推进了国际社会控制跨国公司犯罪的国际法治的进程。

  

  三、国家控制跨国公司犯罪的权利

  

  国家具有控制跨国公司犯罪的权利,首先是因为国家具有主权。国家主权是一个国家独立自主处理对内对外事物的最高权利。主权是国家的根本属性。国家主权的重要体现就是国家具有管辖权,管辖权是国家的基本权利。联合国成立后,非常重视确立有关国家基本权利和义务的国际法规则。1946年联合国大会第1届会议就通过关于《国家权利和义务宣言草案》的第38号决议,1947年联合国大会第2届会议进一步通过关于《国家权利和义务宣言草案》的第178号决议。因此,1949年12月6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将联合国国际法委员会拟订的《国家权利义务宣言草案》作为大会决议附件。1949年联合国大会第4届会议决议通过的关于国家基本权利和义务的规定广为国际社会所接受。各国对其领土以及境内之一切人与物,除国际法公认豁免者外,有行使管辖之权[16]。这种管辖原则通常称之为“领土管辖原则”,是基于领土主权进行的管辖,是最基本的管辖原则。但国家刑事管辖权并不仅限于领土管辖原则。各国为维护本国的核心利益,在控制跨国公司犯罪方面,在遵守国际法基本原则的前提下,有权采用自己认为最好的、最合适的刑事管辖权原则,并自主行使所确立的刑事管辖权。

  由于各国对跨国公司犯罪认识不同,有的国家认为是犯罪的活动,其他国家可能并不认可,有的国家所确立的刑事管辖权,其他国家可能并不认同。缺乏明确的国际法依据,极易引起国家之间的争端。即使在各国对跨国公司犯罪达成共识的情况下,由于跨国公司的全球经营和活动,一项活动可能涉及多个国家,特别在网络国际化的情况下,一次活动也可能涉及多个国家。这都可能涉及国家间管辖权的冲突。为有效控制危害国际社会共同利益的跨国犯罪和国际犯罪,现在有关控制犯罪的国际公约对“管辖权”予以明确规定,(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跨国公司   国际犯罪   国家主权   国际法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刑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360.html
文章来源:《暨南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年第10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