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维江:论霸权的权力根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38 次 更新时间:2013-04-23 22:34:33

进入专题: 论霸权   软权力  

冯维江  

   and Free Rides,”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Vol. 25, No. 2, 1981, pp. 242-254.

  (20)沃森还强调霸权并非独裁,在霸权与结构内其他成员之间,通常存在持续的对话与沟通。参见Adam Watson, The Evolution of International Society: A Comparative Historical Analysis, New York: Routledge,1992, p.15。

  (21)沃勒斯坦甚至不把它们称为边缘国家,因为其国家或政府的角色非常虚弱。参见伊曼纽尔·沃勒斯坦:《现代世界体系》(第一卷),第463页。

  (22)参见《国语·周语·祭公谏穆王征犬戎》。

  (23)即孔子所谓的“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参见《论语·季氏》。

  (24)John J. Mearsheimer, “The Gathering Storm: China's Challenge to US Power in Asia,” The Chines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Politics, Vol. 3, No.4, 2010, pp.381-396.

  (25)有研究者根据不对称依赖标准对美国的权力范围进行了测量。参见冯维江:《美国全球权力的分布与消长:不对称依赖视角》,载《国际关系学院学报》,2012年第4期,第80-92页。

  (26)Adam D. Morton, Unravelling Gramsci: Hegemony and Passive Revolution in the Global Political Economy, London: Pluto Press, 2007, pp. 97-98.

  (27)田军:《“中心”与“边缘”——世界体系论视角的中国世界工厂定位》,载《日本问题研究》,2005年第4期,第17-20页。

  (28)罗伯特·吉尔平著,杨宇光译:《全球政治经济学:解读国际经济秩序》,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82-83页。

  (29)Joseph S. Nye, The Paradox of American Power: Why the World's Only Superpower Can't Go It Alon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2, pp.15-16.

  (30)从字面意义来看,在现代中文语境中,霸权带有明显的贬义。不过英文hegemony或hegemon是中性词。相关讨论可以参见王辑思:《美国霸权的逻辑》,载《美国研究》,2003年第3期,第7-9页。

  (31)参见《史记·齐太公世家第二》。

  (32)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参见《孟子·公孙丑》上。

  (33)Bob Catley, “Hegemonic America: The Benign Superpower?” Contemporary Southeast Asia, Vol. 18, No.4, 1997, pp. 377-399.

  (34)Thomas Pedersen, “Cooperative Hegemony: Power, Ideas and Institutions in Regional Integration,”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Vol. 28, No. 4, 2002,pp. 677-696.

  (35)Charles A. Kupchan, “After Pax Americana: Benign Power, Regional Integration, and the Sources of a Stable Multipolarity,” International Security,Vol. 23, No. 2, 1998, pp. 40-79.

  (36) 值得强调的是,并非只有美国这样的全球超级大国才是良性霸权(benign hegemon,侧重于其他国家对霸权善意的认同)或仁慈霸权(benevolent hegemon,侧重于霸权主观的友善意图及主动的亲善姿态)的当然人选。有研究指出,南非这样的区域强国也可以、并一定程度上已经通过促进区域一体化而扮演着良性霸权的角色。参见Bertil Odén, “New Regionalism in Southern Africa: Part of or Alternative to the Globalization of the World Economy?” in BjD7X201.jpgm Hettne, András Inotai and Osvaldo Sunkel, eds., Globalism and the New Regionalism, London: Macmillan,1999, p. 173。

  (37) 挪威历史学家吉尔·隆德斯塔德(Geir Lundestad)从二战后美国对西欧的影响中归纳出“受到邀请的帝国(empire by

  invitation)”的概念。参见 Geir Lundestad, “Empire by Invitati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Western Europe 1945-1952,” 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 Vol. 23, No. 3, 1986, pp.263-277。另参见Geir Lundestad, “Empire” by Integratio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an Integration, 1945-1997,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38)Beate Neuss, “'Benign Hegemonic Power': A Means of Refashioning Western Europe in the Image of the United States?” Amerikastudien / American Studies,Vol. 46, No. 4, 2001, pp. 535-556.

  (39)张睿壮:《美国霸权的正当性危机》,载《国际问题论坛》,2004年夏季号,第56-58页。

  (40) 张睿壮已经区分了程序评价与绩效评价两种方法,但他所举的绩效评价的例子,“为国际社会提供‘公益(public

  goods)’,诸如和平、安全、自由贸易、发展环境(包括发展援助)、生态保护、危机管理等等”,其实更接近于程序评价而非绩效评价。因为霸权国提供“公益”本身只是履行了一种善意的程序,这些“公益”是否有效转化为非霸权国的利益,才是绩效评价的关键。

  (41)如果再无此种改进的余地,即实现了帕累托效率(Pareto efficiency)或帕累托最优(Pareto optimality)。参见Ben

  Lockwood, “Pareto Efficiency,” in Steven N. Durlauf and Lawrence E. Blume, eds.,The New Palgrave Dictionary of Economics, 2[,nd] edition, Vol. 6, New York:Palgrave Macmillan, 2008, pp. 292-295。

  (42)罗伯特·吉尔平著,杨宇光译:《国际关系政治经济学》,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6年版,第70-71页。

  (43)罗伯特·基欧汉著,苏长和等译:《霸权之后: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合作与纷争》,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1年版,第39页。

  (44)罗伯特·吉尔平:《国际关系政治经济学》,第73页。

  (45)阿尔因-特科让、佩德罗·康赛桑:《超越传染病控制:全球化时代的卫生》,载英吉·考尔等编,张春波等译:《全球化之道——全球公共产品的提供与管理》,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403-426页。

  (46)彼得·艾根、克里斯蒂安·艾根-佐齐:《腐败与全球公共产品》,载英吉·考尔等编:《全球化之道——全球公共产品的提供与管理》,第473-490页。

  (47)Joseph S. Nye, “The Changing Nature of World Power,” pp. 177-192.

  (48)查尔斯·蒂利(Charles Tilly)对“信任”的定义正是“把利害攸关之事置于他人的失信、失误或失败的风险之中”。参见查尔斯·蒂利著,胡位钧译:《信任与统治》,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第15页。

  (49)Robert W. Cox, “Labor and Hegemony,”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Vol. 31,No. 3, 1977, pp. 385-424.

  (50)Robert W. Cox, “Social Forces, States and World Order: Beyond International Theory,” Millennium: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Vol. 10,No. 2, 1981, pp. 126-155.

  (51)苏长和、信强:《一种国际政治的理论——结构现实主义评介》,载肯尼思·华尔兹著,信强译:《国际政治理论》,上海: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8年版,第Ⅲ页。

  (52)即他们所说的软实力。参见阎学通、徐进:《中美软实力比较》,载《现代国际关系》,2008年第1期,第28页。

  (53)古典经济学、后来的奥地利学派乃至新制度经济学都将鲁宾逊一人世界作为分析的起点。马克思曾经评论道:“被斯密和李嘉图当作出发点的单个的孤立的猎人和渔夫,属于十八世纪的缺乏想象力的虚构,这是鲁滨逊一类的故事。”参见马克思著,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经济学手稿

  (1857-1858)导言》,载《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十六卷·上册),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第18页。

  (54)需要特别说明的是,从人的行为的层次来理解国家行为并非华尔兹所批评的还原论。这不是从特定微观主体的具体特征出发来解释宏观领域的现象,而是从人类共同的本性出发来理解作为人类活动产物的政治现象中的规律。

  (55)马克斯·韦伯著,林荣远译:《经济与社会》(上卷),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第241页。

  (56)埃里克·弗鲁博顿、鲁道夫·芮切特著,姜建强等译:《新制度经济学:一个交易费用分析范式》,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295页。

  (57)贝尔纳·萨拉尼耶著,费方域等译:《合同经济学》,上海: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15页。

  (58) 硬权力与软权力关系与克莱因方程(Cline's

  formula)中软硬两类实力以及阎学通提出的资源性实力及操作性实力的关系不一样,后两者中两类实力之积为综合国力,意即其中任何一项为零,则综合国力为零。但本文权力分析框架中的硬权力和软权力并非如此。参见Ashley J. Tellis, Janice Bially, Christopher Layne, Melissa McPherson and Jerry M. Sollinger, Measuring National Power in the Postindustrial Age: Analyst's Handbook, Santa Monica: RAND Corporation, 2000, p.

  30;阎学通:《荀子的国际政治思想及启示》,载《国际政治科学》,2007年第7期,第141页。

  (59)朝鲜对明朝的资产专用性投资除了儒家信仰外也有因为明朝出兵“再造东国”而产生的恩情或情感的投入。(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论霸权   软权力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313.html
文章来源:《世界经济与政治》2012年1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