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存海:解读墨西哥总统亚洲出访总结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40 次 更新时间:2013-04-17 23:41:39

进入专题: 墨西哥  

郭存海  

  

  尽管从日本首都东京直航墨西哥城与从中国经济首都上海直航墨西哥城的物理差距不过上千公里,但日墨关系与中墨关系的精神差距恐怕倍增尚且不止?这一点可以从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撰写的亚洲出访总结中窥视全貌。

  4月10日,墨西哥总统培尼亚一结束其为期6天的亚洲之行,就在总统府网站上发布了自己的出访总结。佩尼亚开篇写道:“今天我对日本的正式访问(visita oficial)和对中国的工作旅行(gira de trabajo)结束了”。关于中国之行,他流水般地记录着诸如会见香港特首梁振英;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2013年博鳌亚洲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以及出席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与新兴际华集团及与中国石化的两份谅解备忘录签字仪式。而在日本之行中,他则更加详细地记录着:会见日本天皇和皇后;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两国同意将2013年和2014年命名为“墨日关系年”;会见日本参众两院议长;出席墨日企业家联合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在东京联合国大学发表主旨演讲—《世界中的墨西哥:具有全球责任的行为体》;出席墨西哥石油公司PEMEX与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的合作与谅解备忘录签字仪式,以及向三位日本公民授予“墨西哥阿兹特克金鹰勋章”(该勋章是外国公民在墨西哥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三位获得者分别是马自达汽车株式会社董事会主席、社长兼CEO山内孝、前日本外相中曾根弘文和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理事长绪方贞子女士)

  尽管培尼亚总统最后称,“中国和日本不仅是墨西哥重要的经济伙伴,更是我们的友邦和战略盟友”。但事实上,这句话的后半部分更多地是指日本,而非中国。这一点无论从措辞,还是从实质内容来看,均是如此。在墨西哥的眼里,中墨关系都远没有日墨关系重要。事实上,在墨西哥总统府官方网站上,同样能够显示出日本在墨西哥总统心目中的分量。首页四幅巨大的滚动图片中,两幅半涉及此次日本之行,分别是工作总结、向日本公民授予“墨西哥阿兹特克金鹰勋章”,以及在联合国大学的演讲。同样在首页的多媒体图片的三个专题中,日本之行占据两个,分别是在日访问官方图集和在联合国大学演讲图集。

  尽管,培尼亚总统的亚洲之行只有一个关键词:贸易,但其对中国和日本的诉求截然不同,对华旨在减少巨大的贸易逆差,让中国多买“墨西哥制造”,而对日则主要是深化和全面提升双边关系,特别是经贸关系。

  事实上,培尼亚出访中国之前,墨西哥舆论就纷纷抛出贸易赤字话题,向总统传话和施压。数据显示,2012年,墨西哥对华贸易赤字高达512.15亿美元,自华进口是对华出口的9倍左右。尽管培尼亚同中国签署了巨量石油合同,将对华原油出口从月均5万桶暴增至日均3万桶,但仍抵不住墨西哥媒体的狂轰乱炸。墨西哥经济学家认为阿莱航德罗·高麦斯·塔麦斯(Alejandro Gómez Tamez)认为,石油不是解决中墨贸易赤字的办法。根据新协议,墨西哥对华原油出口价值将比2012年增加7亿美元,据此作者认为,全年对华原油出口总额也不过在11~15亿美元之间,这在巨大的贸易赤字面前显然不足为道。

  诡异之处在于,墨西哥对日贸易同样存在严重赤字,但却并没有遭遇类似的批评。根据墨西哥贸易和投资局的数据,2012年,日墨双边贸易额再创新高,达到220亿美元,比2011年高出15亿美元;其中墨西哥对日本出口44.13亿美元,比2011年增长11.4%。日本向墨西哥出口176.55亿美元;贸易赤字也高达132亿美元。尽管墨西哥对日贸易同样存在严重入超,但鲜见墨国舆论对日贸易赤字的指责。相反,墨西哥舆论却普遍表示,“尽管存在有利于这个亚洲国家的赤字,但墨西哥的出口增长强劲,未来前景是乐观的”。这种巨大舆论反差的背后可能源于中墨贸易结构的矛盾性——出口同质化和进口单一化并存。进口方面,中国自墨进口超过2/3是石油和铜矿,而出口则主要集中在和墨西哥同质性较强的服装、纺织品、玩具和电子等产品。2001年中国加入WTO后,墨西哥在与中国的竞争中不仅失去了美国市场,而且其国内市场也日益遭遇“中国制造”的挑战。无怪乎,墨西哥不仅是最后一个支持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国,也是发起对华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之一。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统计,1995~2008年,墨西哥共发起反倾销调查95起,居全球第12位。在墨西哥启动反倾销调查的涉案国家(地区)中,涉华案件位居首位,占墨西哥发起的全部反倾销案件的26.3%。近年来新兴市场对华产品反倾销调查剧烈增加,在墨西哥表现尤其明显。仅今年3月份一个月墨西哥经济部就对华进口自行车、铅笔和合成化纤毯启动了三项反倾销调查。而反观日墨贸易结构,其互补性显然更强。日本对墨出口主要是汽车及其配件、精密仪器,电子设备和元件等高科技和创新型产品。而今,墨西哥不仅是日本在拉美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第一个支持日本加入“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TP)的国家。当然,可能更重要的是,墨西哥更看重日本对该国的直接投资。数据显示,2002~2012年,日本对墨西哥直接投资(IED)46.08亿美元,投资领域集中于制造业;而中国同期只有2.54亿,主要集中于矿业。但就2012年而言,墨西哥全部海外投资中,美国占比58.5%,日本占比13.1%,而中国只有0.58%。无怪乎,墨西哥和中国两家石油公司签署的是原油购销合同,旨在一定程度减少贸易赤字,而和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签署的价值4.6亿美元的则是地道的建设协议,也就是说:前者是掏钱的协议,后者是赚钱的协议。

  其次,在贸易之外的议题上,墨西哥的重视程度也不可等量齐观。关于和习主席的会见,培尼亚仅提及“双方同意建立一种持续、亲密的交流关系”;而同安培晋三的会见,不仅称达成了一系列共识,要更好地利用2004年签署的墨日自由贸易协定,还承诺在G-20、APEC论坛和OECD等组织内就气候变化等广泛议题加强协作,还发表了联合公报《巩固面向21世纪的墨日全球战略伙伴的行动计划和共同愿景》。

  最后,墨西哥还注重推动日墨关系的全方位培养。培尼亚的出访总结还提到了一个重要成果,即将2013和2014年确定为“墨日关系年”。明年1月,日本天皇和皇后将访墨出席“墨日关系年”活动,以纪念日本藩士支仓常长首次到访墨港口城市阿卡普尔科400周年。这种活动尽管具有相当的象征性,但其深层意义在于加深日墨社会间的沟通和理解。而中墨之间似乎一直缺乏这种大规模的纪念活动,尽管马尼拉大帆船推动的中墨初次交流的时间更早。根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副教授罗伯特·洛梅罗(Robert Chao Romero)的最新著作《墨西哥的华人:1882-1940》,中国人移民墨西哥始于16世纪中期,主要源于随同马尼拉大帆船在美洲和亚洲之间的贸易,当时就有少量中国人主要作为西班牙商人的仆人随同进入当时属于西班牙殖民地的墨西哥。

  尽管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中墨研究中心主任恩里克·杜塞尔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培尼亚总统此行旨在从最高政治高度重视中国(the main goal of the visit was to show that Mexico and its new administration under Pena Nieto is taking China seriously from the highest political level)。但笔者认为,墨总统此行中国,既不政治也没高度。而墨西哥著名记者兼节目主持人安娜·保拉·奥尔多莉卡一语道破了中墨关系的全部困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是我们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但我们却没有针对这个国家的战略:既没有经济战略,也没有贸易战略,更没有政治战略;既没有短期战略,又没有中期战略,更没有长期战略。”

  事实上,墨西哥总统培尼亚的“冷华热日”有其长期的现实基础。除了严重的贸易摩擦和贸易赤字之外,2009年墨西哥猪流感对华歧视和随后的2011年墨西哥时任总统接见达赖喇嘛,以及最近的2013年墨西哥私人部门强烈反对中国在墨西哥著名旅游城市坎昆投资1.8亿美元建设西半球最大的中国商品城——“坎昆龙城”(Dragon Mart Cancún)。这些无疑都进一步拉大了中墨之间的隔阂。因此,也难怪英国《金融时报》称,中墨双边关系是“互冷”(reciprocal coolness),且历时十年之久。

  当然更大的问题是——也正如杜塞尔所说的那样——中墨均没有改善两国关系的清晰战略。2004年成立的所谓“中墨高层对话”(Grupo de Alto Nivel entre México y China)在过去三年里并没有实现相关议程。

  与培尼亚总统的中国之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同期访华且同时出席2013年博鳌亚洲论坛的秘鲁总统乌马拉。事实上,正是在他的推动下,中秘关系,特别是贸易关系飞速发展。培尼亚总统出席完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就离开了,既没有北上中国的政治心脏,又没有北下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而乌马拉则截然相反,不仅在人民大会堂同李克强总理会谈而且还折返上海,出席“中国-秘鲁经贸投资论坛”。

  当然,民间的重视也形成了对比。乌马拉总统还出席了河北师范大学秘鲁研究中心的揭牌仪式,这是继巴西总统卢拉支持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巴西研究中心之后,由一国总统支持的中国第二个拉丁美洲国别研究中心。而此前,中国科研机构一直希望筹建墨西哥研究中心因得不到墨方的支持而最终搁浅。目前所谓的“北京外国语大学墨西哥研究中心”语言性质居多,缺乏对墨西哥的系统化研究。当然更让人难以堪的是,这个墨西哥研究中心,更多的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特别是该大学的“外国人学习西班牙语教学中心”(CENTRO DE ENSE?ANZA PARA EXTRANJEROS, CEPE)派驻北京的办事机构,其性质类似西班牙的语言文化传播机构——塞万提斯学院,但又逊其许多。

  最后,作为题外话,培尼亚总统访华和访日的心得也是迥异的。在海南,他对新华社记者说,中国经济增长迅速,其经济发展经验值得墨西哥学习;而在东京,他在会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时则表示,日本是墨西哥社会发展的样板。我的理解是,“值得学习”的是十之其一,样板则有“照葫芦画瓢”的意思吧。

  

  本文删节版以《解析墨西哥总统亚洲之行》为题发表于2013年4月16日《东方早报》,此为完整版本。(来源:中道网)

    进入专题: 墨西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130.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