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弗里德曼:阿拉伯世界动荡的25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26 次 更新时间:2013-04-16 15:06:29

进入专题: 阿拉伯世界  

托马斯·弗里德曼  

  

  我想现在大家都已认可:“阿拉伯之春”这个说法应该退休了。目前的局面不像什么春天。至于更加宽泛、但仍带有一丝希望的另一个说法——“阿拉伯觉醒”——考虑到所有被唤醒的东西,似乎也不再成立了。因此,战略家安东尼•H•科德斯曼(Anthony H. Cordesman)的说法很可能是正确的,他说:现在我们最好说“阿拉伯十年”或者“阿拉伯的四分之一世纪”:各国内部和地区不稳定的一段漫长时期,在此期间,围绕伊斯兰的未来以及各个阿拉伯国家的未来的纷争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场“文明内的冲突”。至于它的结局:有待决定。

  当阿拉伯之春最初出现时,人们可以轻易地把它比作柏林墙的倒塌。然而,似乎把它比作另一中欧事件才是正确的,那就是17世纪的三十年战争——当时,各种宗教和政治冲突糟糕地交织在一起,最终产生一个新的国家秩序。

  一些人会说:“我告诉过你。你根本不应该期待出现阿拉伯之春。”这话毫无道理。腐败的威权统治在此前50年维持的“稳定”,只不过是缓慢发生的灾难。读一读联合国的《2002年阿拉伯国家人类发展报告》(2002 Arab Human Development Report),就会知道在过去50年中,自由和知识的缺乏以及女性赋权的不足,给阿拉伯人民造成了何种影响。埃及、突尼斯、利比亚、也门和叙利亚今天没有彻底崩溃,是因为它们的领导人被推翻了。而这些领导人被推翻,是因为他们让自己的人民失望了太多年。在埃及,一半的女性仍不能阅读。这就是过去50年稳定的“成果”。

  此外,“我们”并没有开启阿拉伯之春,“我们”也不可能阻止它。这些起义始于阿拉伯年轻人无畏和真实地追求尊严,在一个他们看得到其他人如何生活的世界中,他们寻求得到工具和自由,充分实现自己的潜能。然而,他们刚刚帮助社会挣脱枷锁,寻求建立真正代表公民的政府,就发现其他的抱负也被释放出来,和他们竞争——包括要更伊斯兰化,更宗派化或者要恢复原来秩序的抱负。

  不过,有两件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一是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自上台以来多么无能。在穆兄会统治下,埃及经济陷入了死亡循环,而该国司法部门忙于审理愚蠢的案子,比如调查埃及的乔•斯图尔特(Jon Stewart)、喜剧演员巴西姆•优素福(Bassem Youssef),称其侮辱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总统。每次穆兄会面临以包容方式行事或攫取更多权力的选择,它总会选择后者,这使它现在失去了推行必要但痛苦的经济改革所需要的广泛支持。

  第二件出乎意料的事情?民主的反对党派势力有多么弱。乔治•华盛顿大学(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的中东专家、《阿拉伯起义:新中东的未完成革命》(The Arab Uprising: The Unfinished Revolutions of the New Middle East)一书的作者马克•林奇(Marc Lynch)指出,阿拉伯中左翼的悲剧是一个复杂的故事。他说,许多能够领导中间偏左的新政党、比较世俗化和亲西方的政治精英,都被“旧政权拉拢进”自己的半官方政党,因此“普遍地失去了公众的信任”。于是反对党派就只剩下从没组织过政党的年轻人,或者是鱼龙混杂的流亡人士、前政权官员、纳赛尔者以及自由派伊斯兰主义者,他们唯一共同的想法是必须推翻旧政权。

  自其在埃及掌权以来,“穆兄会主政期间,埃及经历了经济失败和政治崩溃,”林奇说,“他们失去了中间派选民的支持,他们和萨拉菲派不和,现在他们只剩下占选民25%的核心支持根基。他们不可能在一场公平的选举中获胜,这就是为什么反对党派应该参加下届议会选举,而不是抵制它。”事实证明,主张首先建立温和的公民社会、再参加选举的老一套理论是失败的。“你不能通过让人看视频,把他培养成一名优秀篮球运动员,”林奇说,“他们必须去打球——反对党派只有在竞争、失败然后再次获胜的过程中变得有效。”

  原来维持该地区稳定的来源已经消失了。不再有铁腕外部势力想要占领这些国家,因为如今你能够赢到手的只是账单。也不再有铁腕独裁者能够控制这些国家,因为他们的人民已失去畏惧。第一批民选政府——它们由穆兄会领导——的想法就是错误的。答案不是更加伊斯兰化。答案是在更大程度上遵循《阿拉伯国家人类发展报告》。但是年轻的民主反对派还没有涌现举起这面大旗号召人民的领导人。

  鉴于所有这一切,对美国来说最不坏的选择是,利用其经济影响力,坚持要求相关国家建立民主宪政原则,举行定期选举,实现政治开放,并且尽其所能鼓励温和的反对派领袖竞选。我们应支持任何有意实施《阿拉伯国家人类发展报告》的人,反对任何不想这么做的人。只有这样,这些社会才能孕育其唯一的希望:新一代的优秀领导人,让他们确保这个“阿拉伯的四分之一世纪”的结局比开局好。(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进入专题: 阿拉伯世界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069.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