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丹:通用公司重整模式的破产法分析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72 次 更新时间:2013-04-16 09:51:30

进入专题: 破产法   通用重整  

贺丹  

  为偿付通用退休工人利益而组建的“自愿员工受益人协会”基金 (VEBA-Voluntary Employees' Beneficiary Association),获得17.5%的普通股,65亿美元的A类优先股,和购买额外的新通用2.5%的普通股的权证。同时,老通用将所有的特定合同转让给新通用,包括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的修改后的集体合同。

  (四)老通用的重整计划与新通用上市

  在出售交易完成后,原通用公司General Motors Corporation更名为Motors Liquidation Company(汽车清算公司)。其主要目标是通过第十一章重整计划,将老通用的剩余资产以及老通用取得的10-12%的新通用的普通股在无担保债权人之间进行分配。通用的申请前的无担保债权人(包括270亿的债券持有者和其特许经营合同被中止后的中间商)将享有新通用支付给老通用的普通股。2010年12月8日,老通用公司提交了其修改后的重整计划,[26],2011年3月29日,破产法院确认通过了通用公司的重整计划。[27]

  2010年11月18日,新通用上市,成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IPO,其股票开盘价为35美元,募集到231亿美元的资本,此次出售使美国财政部在通用中所持的股权由61%下降到26%。但是美国政府要想保持收支平衡,还要以平均每股55美元的价格出售其剩余股份。[28]

  (五)通用重整提出的破产法问题

  在通用重整的框架中,363条出售构成重整的核心内容。经过资产出售,新通用获得了老通用的全部运营资产以及其所持有的对子公司的股份,这构成新通用能够参与市场竞争和盈利的基础。经过这次出售,通用的品牌价值得以维持,市场和消费者对通用的信心得以持续,通用员工的利益得以保护,通用的经销商和供应商的网络得以保全,美国政府拯救国内汽车工业的目标得以实现。

  这次迅捷的重整留给理论界的问题是:通用重整所依托的363条是何种破产法机制,根据363条进行的破产重整与传统的第11章重整有无区别?

  

  二、363条重整模式:范式及本原

  

  为论述方便,本文将通用重整的模式概括为363条重整模式。该模式的基本内容为:破产公司根据第11章申请破产重整,重整过程中根据363条将破产公司的全部资产出售给一个新设实体,在出售合同中,该新设实体会承诺承担原破产公司的部分债权。破产公司的债权人将通过重整计划,来分配出售过程中购买方所支付的对价以及破产公司未出售的资产。

  (一)363条出售的克莱斯勒范式

  在通用之前,另外一家陷入困境的汽车公司——克莱斯勒公司便是采用此种363条重整模式进行了企业重整。其重整的基本框架如下:

  克莱斯勒公司根据363条,将其全部运营资产出售给新成立的收购实体—新克莱斯勒。新克莱斯勒的股权分属美国政府、加拿大政府、菲亚特、和建立起来履行克莱斯勒退休员工的医疗保险义务的信托基金——“自愿员工受益人协会”基金 (Voluntary Employees' Beneficiary Association-VEBA),新克莱斯勒用20亿美元现金实质购买了老克莱斯勒的运营资产,并且承担了特定的老克莱斯勒的债务。根据美国破产法363(f)条,除了新克莱斯勒承担的特定义务外,购买方无须承担老克莱斯勒设定在出售资产上的担保和债务。

  克莱斯勒的高级担保债权人,拥有约69亿债权,该债权由克莱斯勒的全部资产担保;克莱斯勒另外有2亿美元次级担保债权人,在克莱斯勒的同样资产上持有第二顺序的优先担保权。在克莱斯勒破产申请前,美国政府通过财政部向克莱斯勒提供了4亿美元贷款。政府的此笔初期贷款,理论上是由在克莱斯勒未设定担保的资产上的第一顺位优先受偿权和克莱斯勒已经设定担保的资产上的第三顺位优先受偿权所担保的。同时政府在克莱斯勒破产申请后,提供了5亿美元的为期60日的DIP融资。并对新克莱斯勒提供了60亿美元的高级担保融资。由于老克莱斯勒公司的担保债权人持有69亿美元的债权,因此20亿美元的购买交易所得全部支付给他们。所有的新克莱斯勒未承诺承担其债务的债权人未得到任何清偿。[29]

  此次交易的结果是:克莱斯勒公司的担保债权人获得29%的清偿比例;代表劳动债权的“自愿员工受益人协会”基金被承诺获得50%的清偿比例,并获得了新克莱斯勒的控制权;无担保的交易商债权人的债权被承诺全额清偿;而由于363出售的合同中未提到产品责任的债权人,因此可以认为该部分债权人未得到任何清偿。[30]

  (二)363条的法条本意[31]

  1.363条的双层机制

  美国联邦破产法的363条是关于授权债务人使用、出售或出租破产财团财产的条文。363条建立了一个关于债务人使用、出售或者出租破产财团财产的双层机制:第一,在企业正常经营范围内的出售,只需要受到破产法院和债权人的一般性监控;第二,在企业正常经营范围外的出售,则需要经过更加严格的程序,受到债权人和破产法院的严格审查。

  关于什么是正常经营范围,案例法给出了两个标准,纵向标准和横向标准。纵向标准中,破产法院关注具体的特定交易,审查该交易是否属于利益相关者期待债务人在其正常经营中所作出的。例如,作为正常经营范围内的出售,一个玩具制造商在重整过程中可以继续出售其玩具给整销商和零售商,不需要通知债权人;但是出售其制造设备的行为就不是正常的经营行为。横向标准中,破产法院通过债务人企业和同行业企业之间的比较,来决定是否属于正常经营范围。例如,一房地产开发商在其项目上签订补偿协议的行为从本企业来看,可能是正常经营范围,但是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可能就不是正常经营范围。

  2.在“正常经营范围”外363条出售的程序

  由于在第十一章重整程序中,债务人被自动授权作为占有中的债务人来管理企业。因此,根据363条规定,除非破产法院有相反的命令,否则,无需破产法院批准,债务人有权在企业正常经营的范围内使用、出售或者出租财产。[32]而如果债务人要在企业正常经营范围外(ordinary course of business)出售资产的话,需要经过破产法院的批准。

  破产法院的批准要经过通知和听证程序(after notice and hearing)。根据363(b),在正常经营范围以外的交易,需要通知和听证。通常情况下,债务人要向破产法院提出一个动议(motion),破产法院要通知所有在破产案件中的利益相关者,以及该财产的利益相关者。[33]联邦破产规则2002(a)规定,关于出售资产的交易,通知应不少于20日,以邮件的方式向所有的利益相关者进行,除非法院,基于合理原因,减少通知的时间或者决定使用另外的方式进行通知。联邦破产规则2002条还同时规定:通知必须包括公开出售的时间和地点,私下出售的条款和条件,以及可以提出反对的时间。破产法院在缩短通知时间时,必须是这种缩短时间在实践中具有意义,并且未对债权人造成不公平。在一个案件中,法院缩短了通知时间,因为债务人的出售在同行业中已经被公知。[34]

  通知和听证的意义有两个方面:一是提供给债权人足够的机会来审查拟进行的交易的价格和其他条款,并且提供给利益相关方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对案件的听证或者提出反对意见。如果利益相关方不及时提出反对的情况,法院可以批准交易。二是在听证前和听证进行中,提供给潜在的买方一个机会来提出更高的报价,从而更好地保护债权人的利益。

  (三)法院对363条出售的审查标准

  近年来,在美国的部分公司重整案例中出现一个现象,在重整过程中,利用363条正常经营范围以外的出售,寻求法院对公司资产出售的批准,以所得的出售价款在债权人之间进行分配,从而达到加速重整程序的目标。法院在审查涉及到重整内容的363条出售时,案例法[35]重视在债务人企业提出363条出售时,考察该出售是否违背了破产法第十一章重整程序对债权人利益的保护。

  关于Lionel公司案件(Committee of Equity holders v. Lionel Corp)确认了法院在审查正常经营范围外的363条重整应适用的标准。这一标准是要看该363条出售是否具有“商业合理性”。在该案件中,债务人Lionel公司提出动议,拟出售它的大部分重要资产——其子公司的82%普通股,该子公司是一家经营良好的、有清偿能力的且盈利的上市公司。在提出该363条出售计划4天后,债务人提出重整计划,该计划的条件是确认该363条出售,并将收入在债权人之间进行分配。破产法院批准了重整计划之前的363条交易,其理由为:第一,债权人委员会坚持这个交易;第二,如果不批准交易,将至少将重整延误一年。股权委员会提出上诉。

  在上诉中,第二巡回法院注意到:“法院作出批准的原因应该是必须存在某些资产使用、出售或出租的商业原因,而不是债权人的坚持。债权人委员会的坚持并不构成足够的商业原因,商业合理性。因为,作为事实问题,没有证据表明这一出售不能在重整计划中以同样的价格完成。”作为法律问题,批准交易仅仅是为债权人的利益做出,而忽视了股权持有人的利益,而第十一章要求保护股权持有者。第二巡回法院列出了下列判断商业合理性的因素:资产价值在整体破产财产中所占的份额;从第十一章申请时至提出资产出售时的时间,是否有可能在较短的时间内提出并通过重整计划;交易对未来重整计划的影响;通过交易可能获得的收入与任何对财产估值的比较,最重要的可能是,是否该资产正在增值或贬值。

  除商业合理性以外,破产法院还重视是否363条出售影响了第十一章对债权人权利的安排。在Braniff 航空公司案件(Pension Benefit Guaranty Corp. v,Braniff Airway,Inc.)中,债务人Braniff航空公司寻求批准363(b)交易作为其自己与某些无担保债权人和担保债权人之间的协议的一部分。该和解协议规定了用债务人的现金、飞机、设备、机场租约和停机坪用以作为对旅游代金券和无担保债券,以及购买方企业股份的交换。第五巡回法院的上诉法院拒绝支持这个交易,因为出售条款将在重整计划被提出和投票前锁定债权人的实质权利。法院认为这是通过出售交易特定化重整计划条款。

  在另外一个第五巡回法院对于大陆航空公司(Institutional Creditors of Continental Air Lines,Inc. v.Continental Air Lines,Inc.)的判决中,法院称:第十一章债务人不能适用363(b)来在计划外出售资产,从而绕过在重整计划确认过程中的债权人保护。在大陆航空公司案例中,法院提出了决定在重整计划外的企业正常经营范围外的出售是否能够被批准的三个标准:(1)是否提出的交易构成破产财团财产的使用、出售或出租;(2)提出该交易的商业理由是否充足;(3)是否交易违背或者与第十一章规定相矛盾。

  可见,在通用和克莱斯勒重整案件之前,美国法院对通过363条出售来实现重整目标一直采取比较严格的审查态度。然而,通用和克莱斯勒案件的363条重整改变了这种情况,由此引发了破产法学界的激烈讨论。

  

  三、363条重整模式的问题

  

  (一)美国破产法学界对363条重整模式的批评

  美国破产法学界的多数学者对通用和克莱斯勒的通过363条重整模式表示了异议。[36]其主要观点为根据363条将所有资产出售给新公司,实际上回避了传统的第十一章由债权人通过重整计划的破产重整方式,这种回避将导致对利益相关者的不公平。

  反对者对通用和克莱斯勒重整的主要批评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在出售前缺乏对公司资产的有效评估。如果没有评估,就不能确认是否高级债权人获得了至少他们在清算程序所应得的部分。“清算标准”在普通的重整程序中被保证,但是在克莱斯勒的363重整中没有被得到认真的对待。在克莱斯勒重整中,公司的评估专家提出的一个评估值是从0-到12亿美元,而出售价格是20亿美元,这意味着高级债权人得到了比他们的债权更多的清偿。尽管很多高级债权人反对这一评估,但是他们也没有提出更有效的证据。也许他们没有提出更有效的证据是因为受制于法院的非常紧的时间要求。

  第二,在出售前缺乏高级债权人的足够同意。(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破产法   通用重整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3052.html
文章来源:《公司重整评论》第2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