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义刚:平等共识的一个基础——平等与责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7 次 更新时间:2013-04-02 10:32:05

进入专题: 平等   责任  

熊义刚  

  

  在当下,无论我们持有什么样的政治观念或改革方案,但实现一定程度的社会平等,对此几乎都具有共识。“患不均”、“大同”的模糊平等理想,在咱们自身的传统中一直地持久延续着。但为什么要平等,该要什么样的平等,怎样实现平等?在我们这个传统内部,成型的理论思考与解决方案很少见到。但这一理论思考,在西方学术界,已经比较成型,其中比较主流的一支,将平等建立在责任的观念之上。但同时,它也遇到了很多反对意见。

  责任的观念基于西方自由意志的文化传统。尽管这一传统在咱们的传统当中,从来没有自主地引起过理论探讨,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在道德直觉与经验上对责任的观念是陌生的。我们常说罪有应得、善有善报等等。因此,基于责任的平等理想是有希望在我们这种传统中被接纳的。

  毛时代的劫富以实现社会平等造成的严重社会后果,为毛时代结束后自由主义在思想界的主导奠定了基础,这部分造成了重提平等问题似乎多少有些危险,尤其在去年重庆政治教训之后的当下。此外,很多人对平等的理解,常常与历史上农民的绝对平等主义的丑陋、太平天国平等运动的灾难、极左派的稚固或类似愤青的心理不平衡等联想在一起。于是,平等理想的诉求似乎总那么点酸葡萄心理,总不够那么理直气壮。但同时,今天中国社会的不平等已经让很多人在道德上感到义愤,且大量的人深受不平等之苦,不平等显然是一个沉重的社会与政治问题。

  基于责任的平等理想,在我看来,能够被理直气壮地提出来,且作为一条道德与社会政治的原则。本文第一部分将呈现反对平等的一种常见论证,这种论证将平等归结为贫困、失败、嫉恨的产物。平等的理想在此受到了威胁。在第二部分,澄清平等与责任观念之间的关系。表明基于责任的平等理想不同于那种酸葡萄式的丑陋形态。在第三部分,表明自由至上主义与罗尔斯的平等思想与责任观念之间的关联,论证这两种理想在此都不够连贯,尤其是前者。第四部分,讨论基于责任观念之上的运气均等主义内部的各种争议,这些争议主要围绕如何实现这一平等理想。第五部分,回应其他平等理论的倡导者对运气均等主义的各种批评。第六部分,总结运气均等主义的理论优点与及其未来。

  

  平等遭到反对的一个理由

  

  贫困

  

  平等问题看起来像是起源于财富占有份额的高度悬殊。假设最高的年收入是400万,最低为4万,且很多人处在4万左右的低端。最高与最低者收入的比例是100:1。这种份额比例的高低悬殊,初看起来,像是构成了平等理想诉求的根源。但份额比例的高低悬殊,就一定会导致平等的理想在社会政治层面被提出吗?这未必。想象一种资源高度丰富的社会,物价维持在当前中国社会现有水准,在其中,那些不够勤奋、能力不强、在收入上处在最低端的人,他们的年薪能到达500万,而最高的年收入是5000000万,他们的份额比例是1000:1。年收入500万,在现有的物价水准下,能生活得很好,且那些收入500万的底层人群也确实觉得自己活得很好,他们看起来没有足够的动机去诉求社会平等,或者说平等作为一种社会政治的问题可能不复存在。因此,尽管后一种收入比例差距比前者扩大了,从100:1扩大到1000:1,比例更加悬殊或不平等,但却不会引起平等作为一个社会与政治问题(problem)。对比这两种情景,结论似乎更倾向于支持这一观点:财富份额比例的悬殊不是平等问题的真正要点(point),否则在后一种比例更加悬殊的情境中,依然会产生对平等理想的诉求。

  我们再来假设一情境。从最低收入是4万,最高收入是400万的社会分配状态,退回到人人都收入4万,完全均等的社会。这种社会完全实现了平等,但这种社会可欲吗?几乎很少人会觉得这种社会好。即使在高度不平等的当下,也很少有人愿意真正回到毛时代,过那种“宁要草不要苗”的平等但一穷二白的生活。这表明,绝对或高度平等但贫困的生活不是好的生活,甚至是一种恶的生活。

  从上面三个假设看来,财富资源高度充足,尽管人们分配的数额比例悬殊,也可能不会引起平等的诉求。这似乎表明,财富资源是否充足比起分配份额是否悬殊更为根本,是有关平等问题的真正要点。财富资源的不充足,在现实社会中,体现为贫困。贫困的生存状态,在道德上,显然是一种恶的状态,人人都想避开它。人们追求平等似乎是为了免于贫困,免于了贫困的生活是一种更好的更能让人满足的生活。对这三种情形的分析,表明平等本身(itself)并不具有内在的(intrinsic)价值,而仅仅作为一种免于贫困,让生活能实现富足满意的手段上(instrumental)价值。

  

  嫉妒与抱怨(envy and complaint)

  

  然而,即使社会资源不充足,人们分配的资源数额比例悬殊,有大量贫困的现象存在,也并不就此一定会引起平等的诉求。假如,年收入4万处于收入底层的人,只够勉强维持生存,但他们活得像儒家里的颜回那样,“一瓢饮”还觉得满足,他们对周围富人奢侈的生活丝毫没有感受,既无羡慕也无嫉妒,不存在被剥夺感。那穷人还会产生平等的诉求吗?显然可能不会。这表明,一种能够比较自身与他人生活状态的感受能力是平等的一个必要条件。这种心理感受能力的一种体现便是嫉妒,嫉妒是人类进化出来的某种心理构造。抛开圣贤的道德修养,就多数人的心理事实,嫉妒的本质与逻辑在于:当个体发觉在分配财物中,他人相比于自身获得比较优势时,会自发地感到受痛苦,以及相伴随产生一种夺取甚至毁坏他人优势的一种欲望,直到他人的比较优势消失后(即该个体获得了与他人平等的优势),嫉妒才会消失1。心理学虽然已经证实,嫉妒作为一种人的天性或本能(nature),但在道德教化上,通常把嫉妒作为一种恶,例如它是基督教的罪恶之一。在各类情形之中,普遍要求人们在道德上抑制嫉妒。

  与嫉妒类似的还有抱怨。嫉妒,在一些情况下,似乎带有更强烈的非理性特征,即使根据应得(desert)进行分配资源,依然可能产生嫉妒。例如,A工作有点偷懒,他老板给他4000元,而B比较勤快,老板给他5000,他们各自应得自己的份额,是一种公平的所得,但A依然可能嫉妒B。但假设A与B工作业绩相当,A得4000元,B得5000,这种状态是一种不公正的(unfair)的分配,A此时的合理的情绪更应该是抱怨,而不是嫉妒。抱怨显然也是诉求平等的一个心理动机,遭遇了不平等不公平对待,有了抱怨情绪,才会有动机去追求平等。2 也有“无缘无故”的抱怨,两人同时去买抽奖,只一人中奖,没中奖的人可能抱怨自己运气不好,尽管两人谁也不应得好运,没中奖的人也没有遭到不公正对待,他看起来缺乏合理的抱怨理由,但他还是会抱怨。

     

  反对平等的一个论证

  

  生存资源匮乏、贫困是穷人的生活现状,相比富人,显然,他们更容易嫉妒与抱怨。因此我们大体可以断言:贫困与嫉妒、抱怨是平等理想产生的前提条件,或者说平等的理想是由从穷人的生存状态中产生出来的。但有人会说,平等的理想也可能是由富人提出的,且富人为平等的理想付出了很多努力,例如比尔.盖茨。这一反驳看起来不能成立。首先,如果贫困与嫉妒、抱怨是平等诉求产生的前提条件,而富人不贫困,也更少产生对资源不足的抱怨与嫉妒。其次,即使富人在道德上认同平等的理想,这种认同也是教化的产物。这都不表明富人有对平等本身有直接的诉求动力。

  在近代的启蒙运动中,平等是几种主要理想之一。且另一个博爱的理想也具有很强的平等精神。但这种理想却也遭到了很多批评。尼采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位。

  尼采的论证可以大致重构如下:

  论证一 前提:

   1、从恶的事物之只能产生恶。

   2、贫困,嫉妒,怨恨都是恶的事物。

   3、平等的理想是贫困,嫉妒,怨恨的产物。

   结论: 因此,平等的理想是一种恶。

  论证二 前提:

   1、人类的目标(human goal)是卓越(excellence),创造力 (creativity),伟大(greatness),崇高(nobility)。

   2、卓越,创造力,伟大,崇高是权力意志(the will to power)提高的体现。

   3、不平等是到达人类目标的必要前提。

   4、权力意志的提高是善

   结论:不平等是善的前提。3

  

  尼采反对平等的论证源自于他对基督教文化的洞察。基督教产生的早期历史表明,其确实是受苦受难者的产物。马克思也有同样的洞察,宗教是穷人的鸦片。在整个历史中,基督教也确实很大程度充当着救苦救难的功能。

  平等在近代成为主流的意识形态,督教的平等观被认为是其主要推动力量之一。在人类近代以前的等级社会中,几乎多数人处在社会的下等阶层,是所谓受苦受难的大众。因此,按照尼采的论证,平等就是受苦大众强加在贵族这类精英群体上的锁链。尼采反对平等的精英主义是现代主张精英统治的政治思想来源之一。上述重构尼采反对平等的论证,两个论证的前提在直觉上,有着很大程度地可接受性。即使论证二中的前提3看起来最成问题,似乎也有着某种道理,在传统社会,贵族阶层高度的文化教育,伟大、卓越、高贵、荣誉精神、牺牲精神等等构成人类重要的善的价值,其产生条件确实赖以建立在某种社会等级固化、身份及人格尊严的优越之上。在现代平等的社会理念之下,这类贵族精神的消亡就是一种证据。

  上述论证,用日常语言来说,其意涵就包含在这句话当中:“我很糟,所以你也别想好到那里去!”。这种想法与逻辑,似乎表明平等的理想是丑陋的,其不过是贫贱、失败、嫉妒、怨恨的产物。如,很多人有不良仇富心理。但如果尼采式的论证有说服力,有关平等的理想似乎遇到了严重挫折,阿Q革命的理想不过是想当赵太爷,平等的理想面临着失去道义力量的危险。

  但尼采反对平等的论证忽视了在道德上至关重要的地方。即使平等的理想,在人类生存状态的最初点上,确实与贫困与嫉妒等等恶联系在一起,但这并不意味着平等理想的道德根基就此失去了其他辩护途径。此外,即使我们提出一种平等理想,也完全不意味着所有的不平等状态都失去了道德的正当性。如果一种平等的理想能够获得充足的道德正当性,且在这种理想内部允许或者还能够正当化(justify)不平等,那么这种平等的理想就可以免于尼采式的批评。这一理想便是将平等完全基于责任观念之上的运气均等主义(luck egalitarianism)。4

  

  二,责任(responsibility)

     

  我们设想一种情形,一个女孩生在河南农村,天赋智力平平,其父母在其几岁时就来到北京做建筑工人,她跟随父母到北京读书。家庭无法给她提供良好的教育环境,虽然刻苦但受制于教育条件,学习成绩不好。高考来临,由于政策缘故,她没有资格在北京参加高考,而只得返回竞争比北京高出很多倍的河南参加高考。结果成绩很差,进入三本院校,学费高昂。毕业后,父母无能力为她安排好的工作,她努力找工作,但没找到好工作,之后工作认真负责,但收入仅仅够勉强维持生活。她陷入贫困艰辛,渴求社会平等。而另一个女生,则生在官员或商人家庭,从小享受良好教育,轻松出国留学,凭借父母关系、个人学历背景以及出色的能力,轻松在跨国公司找到高薪工作,享受定居富裕国家的自由。

  显然,两人在处在高度不平等的生活中,尽管第一个女生也努力奋斗,但她的命运(福利或资源的占有与分配)比第二个糟很多。抛开各种平等或不平等理论对我们的束缚,在现有的文化背景中,仅凭借道德直觉,我们几乎能达成共识:她们的命运在不公平,我们不愿意自身以及后代遭到这种不公平。在所有的人类社会当中,努力辛勤都会得到高度的称赞,但如果努力得不到相应的回报,而主要依靠所谓“拼爹”的家庭背景因素,那努力奋斗在命运中扮演的角色就难免有些荒谬了。这种道德直觉上的不合理,表明在近代社会中,责任或自由意志的因素已深入地构成在我们的道德文化心理之中。

  责任这一理念基于自由意志之上。其核心意图是:个体在道德上对自身不能控制的偶然性因素所造成的结果不负有责任,相应地,个体只对自己的自由选择与行动负有责任。这一理念在平等问题上的应用,体现为:个体陷入贫困糟糕的不平等中,如果不是由于其自由意志选择所造成的,那么这种不平等在道德上是就是不可接受的(unacceptable)。(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平等   责任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267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