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全喜:对民族主义的一种自由主义考察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6748 次 更新时间:2005-03-28 00:50:08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自由主义  

高全喜 (进入专栏)  

  苏联解体之後俄罗斯所面临的问题便是一个例证。对此,如果依然延续过去那种强权主义的话语体系,单纯从策略上寻求解决显然是无效的,应该积极寻求一种具有着普世性的政治理论,并由此建立起一套有效的制度框架予以解决。自由主义的政治理论以其宪政主义、法治主义、共和主义和民主主义的理论模式为解决民族主义问题提供了有效的途径,因为自由主义的政治解决,不是与民族主义的二元对立的强权政治,也不以专断的意识形态为共识的符号,它所提供的乃是一种以个人的自由权利与幸福为核心的政治框架,并试图通过民主与法治的途径,以多元的联邦自治为制度形态,在共和主义的协调中,来解决民族主义所提出来的问题,这样其实也就是提出了一个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理论。

  

  当然,如果将民族主义狭隘解定为一种纯粹追求民族国家的民族自决权理论,那么这种民族主义不存在自由主义整合的问题,或者说自由主义只能从外部对它予以协调,但是,如果将民族主义视为一个民族追求自身发展并在发展中致力於民族成员的个人自由与幸福的话,那么对於这种民族主义就能够用自由主义加以调适,并由此产生出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其实民族主义无论是从广义上还是从狭义上,它所面临的核心问题,便是如何实现阿克顿意义上的那种将国家视为多个民族和每一个个体成员繁荣发展的大熔炉的问题,在此,我们并不刻意非要证成一种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我们所强调的关键是如何通过自由主义来驯化民族主义,特别是驯化民族主义内含的毒素,并通过宪政主义的方式来整合民族主义,从而实现以自由为本的多样性政治格局。在这样一种宪政框架内的多元政治中,所谓的民族认同在内外两个方面才能够达到有效的协调,一个国家才可能成为冶炼多个民族的大熔炉。诚如阿克顿所说:"对社会自由的不宽容是专制统治的本性,其最有效的救治手段必定是而且只能是民族的多样性,同一国家之下若干民族的共存不仅是自由的最佳保障,而且是对自由的一个验证。" 26

  

  注释

  

  1 米塞斯指出:"那些志在建设国家、具有自由精神的人作为一个整体,形成了一个政治性民族;patrie、Vaterland(祖国)成为他们所栖息之国家的名称;爱国者成为自由精神的代名词。从这一意义上看,法国人在推翻了波旁王朝的专制统治之时、在继续反抗君主联盟以保卫他们刚刚获得的自由之时,才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民族。日耳曼人、意大利人之所以形成民族思想,恰是因为外国君主组成神圣同盟阻挠他们建立一个自由国家。这种民族主义的矛头所指并不是外国人,而是同样压制外国人民之专制君主。意大利人最憎恶的并不是日耳曼人,而是波旁王朝和哈布斯堡王朝;波兰人所憎恨的不是日耳曼人或俄国人,而是沙皇、普鲁士国王和奥地利皇帝。只是由於暴君所依赖的军队是外国的,所以斗争才采取了反对外国人的口号。"参见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民族、国家与经济》(Nation, State, and Economy,德文版初版於1919年,1983年出版英文版)第一部分,秋风译。

  

  2 欧洲语言中的"民族"(nation)一词来源於拉丁语的natio,其基本含义大致为具有一定的血缘关系的定居於一起的社区团体,并没有多少政治的含义。但在现代以来,民族一词逐渐获得了越来越显著的政治意义,它不但包含着原来的有关血缘、地域、语言、习俗、宗教等意义,而且强化了作为一种社会共同体的政治意义,并最终超越了文化心理的范畴,变成为一个政治范畴。1844年意大利学者首先提出了民族主义(nationalism)这一词汇,其基本含义是对於一个民族的忠诚与奉献,体现为一种突出的民族认同意识。参阅:Gellner,Ernest,Nations and Nationalism,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83;Breuilly,John,Nationalism and State,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4。

  

  3 在卢梭、赫尔德等思想家们那里,国家的建立与民族意识具有着内在的关联,前者基於代表公共意志的人民主权理论,後者则把民族国家与民族精神统一於一体,他们分别开辟了法、德国政治浪漫主义和历史主义之先河。阿克顿曾经指出:"不受历史约束的人民主权的概念。孕育产生了历史之政治影响的民族的概念。"见"论民族主义"一文,载阿克顿:《自由与权力》,侯健、范亚峰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伯林在"民族主义:往昔的被忽视与今日的威力"一文中分析道:"这就是浪漫主义运动的根源,至少在德国,这场运动赞美不受民族以理性方法发现的法则约束的集体意志,赞美创造性的民族的精神生活,个人可以参与到这种民族的活动中,但它又是难以观察或描述的。民族的政治生命就是这种集体意志的表现,这一观点是政治浪漫主义(或民族主义)的本质。"见伯林:《反潮流:观念史论文集》,冯克利译,译林出版社2002年版。另参阅:Breuilly,John,The Formation of the First German nation-State,St Martins Press,1996;恩斯特·卡西尔:《国家的神话》,范进等译,华夏出版社1999年版。

  

  4 关於自由主义的起源以及政治特性,参阅:Anthony Ablaster,The Rise and Decline of Western Liberalism,Oxford:Basil Blackwell,1984;John A. Hall,Liberalism:Politics,Ideology and the Market,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1987;Richard J. Arneson ed,Liberalism,Fdward Flgar Publishing Limited,1992.

  

  5 参见罗尔斯:《万民法》,载《文化与与公共性》,汪晖 陈燕谷主编,北京三联书店1998年版。

  

  6 关於这方面的论述,参见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何兆武译,商务印书馆1997年版;福山:《历史的终结及最後之人》,黄胜强 许铭原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William.Galston, Kant and the Problem of History,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75;Carl J.Friedrich,Inevitable Peac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48.

  

  7 关於哈耶克对於自由主义政治秩序的理论观点,参见拙著《法律秩序与自由正义--哈耶克的法律与宪政思想》,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8 见"论民族主义"一文,载阿克顿:《自由与权力》,侯健、范亚峰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

  

  9 关於这种民主理论的内在缺陷,早在美国的联邦党人和目睹法国大革命的一些英法自由派政治理论家那里,早就被清楚地揭示出来。参见《联邦党人文集》、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J.L.Talmon,The Origins of Totalititarian Democracy,London:Sphere Books,1952. 例如,米塞斯指出:"民主制度最初是想运用在民族统一国家内部证明有效的方法,来解决在民族混居地区创建民族国家所引起的政治困局的。多数将做出决策,少数则会服从多数。然而,这一点恰好表明,它没有看到全部难题所在,它根本就没有弄清困境何在。但是,人们对多数原则的正确性和民主可以包医百病的信念如此强烈,於是,长期以来人们都没有意识到,在民族问题上,多数原则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参见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民族、国家与经济》。

  

  10 见"论民族主义"一文,载阿克顿:《自由与权力》,侯健、范亚峰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

  11 同上注。

  

  12 施密特(C. Schmitt)在《宪法学》中就认为民族同质性是政治统治民主化的前提。他说:"一个民主国家的民主前提如果在於民众的民族同质性,它也就符合了所谓的民族性原则,根据这个原则,一个民族就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也就是一个民族。"参见施密特的《宪法学》(Verfassungslehre),Berlin,1983,第231页。 

  

  13 见"论民族主义"一文,载阿克顿:《自由与权力》,侯健、范亚峰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

  14 同上注。

  

  15 美国当代的思想家维罗里(Maurizio Viroli)指出:"在共和派理论家眼里,共和国是一种政治体系和生活方式,也就是说,是一种文化。例如,Machiavelli就曾用'love of vivere libero'来描述人们对其共和体制以及基於这些体制之上的生活方式所表示的深受。与他同时的其他共和党人则将共和国定义为'一种特殊的城市生活方式'"。参见"共和派的爱国主义"一文,载《公共理性与现代学术》,北京三联书店2000年版,第184页。

  

  16 转引自维罗里的"共和派的爱国主义"一文,另,维罗里还援引了马志尼(Mazzini)的观点以佐证他的论述,马志尼曾这样写道:"国家(patria)是指一个由自由平等的人结合在一起的,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兄弟般并肩奋斗的团体……国家不是一个集会(aggregation),而是一个协会(association)。没有一个统一的权利便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或者说,如果一个地方这种统一的权利被现存的社会等级、特权以及专制所侵犯的时候,那么这个地方便不成其为国家。"

  

  17 参见Maurizio Viroli,For Love of Country:An Essay on Patriotism and Nationalism,Oxford:Clarendon Press,1995;黑格尔:《历史哲学》,王造时译,上海书店出版社1999年版。

  

  18 伯林在"康德:鲜为人知的民族主义源泉"一文中指出:"在德国先是遭到法国大革命军队、然後是遭到拿破伦军队入侵之後,这种趋势更为明显,当时,法国的侵略激起了莱茵河以东的整个欧洲对法国的强烈憎恨与爱国抵抗运动。赫尔德曾提出,一个人,是由他生於斯、长於斯的共同体的传统、习俗、语言、共同的感情所塑造的;他之所以是他,乃是由於他与他人、与他所在的社会环境的那种无形关系,而这种社会环境本身则是各种历史力量无穷无尽、动态地互相作用的结果。正是这种相互作用,使每个时代、每个社会、每种传统、每种文化都各具特色,与同样是作为有机的、社会的、语言的、文化的、精神的整体的其他时代、社会、传统、文化明显地区分开来,尽管这种区分不大容易分析清楚。就在这之後不久,费希特在其写於19世纪初的著作中宣称,真正的自我根本就不是个人,而是群体,是民族。个人只是国家中的一分子,如果他自己从国家中剥离出来,那就是脱离身体的肢体,就是毫无价值的碎片,丧失了其意义;这种意义,只有在他与体系、与有机体、与整体及与他所占据的地域的联系中才能形成。这是以色列古老的希伯莱-基督教团体(Hebraic-Christian House of Israel)的世俗版本,是一个由信仰凝聚为一体的神秘的共同体,其成员不分彼此,亲密无间。这样的共同体,有人将其等同於某种文化,有人认为是某个教会,有人说是某个种族、民族或阶级。就是这种集体性的自我构成了个人的生活形式,并赋予其所有成员的生活以意义和目标;它创造了成员们的价值及蕴涵这些价值的种种制度,因而是永恒、无限的精神的具体表现形式,是一种权威。费希特、戈雷兹(Gorres)、米勒(Müller)、阿恩特(Arndt)是德国政治民族主义的奠基人,在某种程度也可以说是欧洲政治民族主义的开山鼻祖。那些作为压迫、侵略、侮辱的受害者的民族(和阶级),会像被压迫者压弯的树枝那样猛烈地反弹回来--这个比喻,我相信是席勒说过的--并进而发展成为一种目空一切的自豪感,一种狂暴的自我意识,最终形成炽热的民族主义和盲目的爱国主义。"参见秋风译。

  

  19 见"论民族主义"一文,载阿克顿:《自由与权力》,侯健、范亚峰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

  20 参见路德维希·冯·米塞斯《民族、国家与经济》(Nation, State, and Economy,德文版初版於1919年,1983年出版英文版)第一部分,秋风译。

  21 参见Maurizio Viroli,For Love of Country:An Essay on Patriotism and Nationalism,Oxford:Clarendon Press,1995。

  22 参见Maurizio Viroli,For Love of Country:An Essay on Patriotism and Nationalism,Oxford:Clarendon Press,1995。

  23 关於西方的宪政理论,可谓汗牛充栋,参见哈耶克:《自由秩序原理》,邓正来等译,北京三联书店1997年版;萨托利:《宪政新论》,冯克利、阎克文译,东方出版社1998年版;Carl J.Friedrich,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and Democracy,revised edition,Boston:Ginn and Company,1950;S.Corwin,The Constitution and What It Means Toda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1958.

  24 参见文森特·奥斯特罗姆:《复合共和制的政治理论》,毛寿龙译,上海三联书店1999年版;John.Dewey,The Public and Its Problems,Denver:Alan Swallow,1965;William H.Riker,Federalism:Origin,Operation,Significance,Boston:Little,Brown,1982.

  25 参见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董国良译,第192页。

  26 见"论民族主义"一文,载阿克顿:《自由与权力》,侯健、范亚峰译,商务印书馆2001年版。

  (原刊于《大国》第一期,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主编:高全喜)

进入 高全喜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民族主义   自由主义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234.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