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狂的黄蜂投奔自由的最后一蜇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60 次 更新时间:2005-03-28 00:28:33

进入专题: 自由  

理查德•罗伊德•帕里/吴万伟译  

  

  没有人会期待他悄悄地离开,即使从他自己的标准来看,鲍比•菲舍尔(Bobby Fischer)昨天向日本告别显得特别粗俗不堪和充满仇恨。

  

  这个前世界象棋冠军在被拘押9个月,经过长期痛苦的法律诉讼之后终于获得自由飞往冰岛,并将他尖刻辛辣的语言传向世界各地。他说日本政客都是“匪徒”,美国是“被犹太人操纵的”。在他到达东京成田机场后飞往雷克雅未克之前的几分钟空隙里对记者说“这不是被捕,这是布什和日本首相小泉实施的绑架。他们都是战争贩子,应该被绞死。”

  

  为了说明他的观点,他抵达机场时,拉开裤子拉链好像要对着墙撒尿。这个老兄在2001年9月11日夜欢呼对美国的恐怖袭击是“天大的好消息”,表达希望美国人作为结果应“逮捕犹太人至少处决几万人。”

  

  菲舍尔被客气地描述为怪异者---更直率的观察家则称他为反犹太人狂热分子,逃避惩罚的流亡者。他的极端反犹太人思想在离开日本时再次表现出来。“美国是个非法的国家,就像以色列歹徒一样---犹太人没有权利呆在那里,那是人家巴勒斯坦人的家园。”在登上飞机的时候对记者说,“被称为美国人是件丢人的事,因为那里的每个人都是侵略者。”

  

  但是有很多人并不赞成他的极端看法,要不是他昨天获得自由是个甜蜜的胜利和让人祝福的时刻的话。

  

  在日本,由当地律师和加拿大籍新闻记者约翰•伯斯尼奇(John Bosnitch)等组成的菲舍尔辩护团不知疲倦地为他战斗。在冰岛,所有政客不分党派都投票支持给予他公民身份并导致他的获释。

  

  其中有日本象棋协会主席54岁的渡井美纪子(Miyoko Watai)和菲舍尔的未婚妻,一个文静优雅的女士。是什么原因让所有这些人团结起来为菲舍尔这样持有不值一驳的极端观点的人辩护呢?要找到答案,我们必须回到1972年夏天雷克雅未克的七个星期,20世纪最大的代理人对抗之一。当时美国人菲舍尔Fischer和苏联冠军斯帕斯基(Boris Spassky)争夺世界象棋冠军宝座,是冷战时期最具影响力的事件之一。

  

  菲舍尔用他极富煽动性的语言说“这是自由世界反对撒谎,欺骗,虚伪的俄国人的斗争,是整个世界政治的缩影。他们一直建议世界领导人应该面对面对决。这就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不是用炸弹,而是在棋盘上厮杀。”

  

  这场比赛体现着美国人的要求和行为的特点。在亨利基辛格打电话劝说,英国百万富翁吉姆•斯莱特(Jim Slater)答应提供相当多的额外资金支持下,经过让人神经紧张的边缘政策之后,菲舍尔最终答应坐下来下棋。事件发生奇迹般的变化。菲舍尔开始下这盘意义巨大的象棋,他得到不同寻常的棋盘之外的抗议力量的支持,肯定对双方运动员产生相当的心理压力。

  

  菲舍尔第二场比赛没有出现,判斯帕斯基胜。第三场,菲舍尔坚持让所有照相机都退出,他赢了。他第一次战胜斯帕斯基,在比赛中处于领先地位。

  

  最后这个生硬粗暴没读过几天书的美国人战胜了温文儒雅的俄国人,象棋从戴眼镜的讨厌鬼业余的爱好变成了英雄间的竞赛。菲舍尔的名字和面孔被全世界所熟悉,尤其是冰岛,这个只有27万人口的小国因为这场比赛名扬世界。

  

  33年后的今天,很多的冰岛人仍然对菲舍尔心存感激。虽然对他的充满仇恨的观点有所保留,仍然欢迎他成为冰岛国民。但是对菲舍尔的全体支持还与日本人及美国当局一直以来对费舍尔的笨拙的追踪方式有关,让他们对他产生了本来不会有的同情,让菲舍尔原本荒谬的极端观点显得情有可原。

  

  比如,为什么直到去年才追踪这位前世界冠军?他被指控的罪行是多少年前犯下的。1992年菲舍尔违反美国针对前南斯拉夫的禁令和斯帕斯基进行象棋比赛。由于这个错误,美国政府正式地寻求将他引渡回国。

  

  据说罪行还包括企图逃税,这是菲舍尔多年来一直吹嘘的。

  

  尽管签发了针对他的逮捕令,美国政府还是在1997年和2003年在驻外使馆延长他的护照期限。但是在他违反禁令的13年后,在没有通知他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取消了他的护照。

  

  类似的笨拙行为是日本人的倔强,在冰岛已经答应居留权的情况下坚持拒绝释放菲舍尔。只是在他获得完全的公民身份,冰岛大使亲自将护照交给菲舍尔本人,才获得释放。

  

  正是这种马虎邋遢让他的支持者将他的种族主义观点放到一边,只是把他看作承受国家迫害的英雄。

  

  “鲍比•菲舍尔证明个人可以抵挡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的迫害,只要他站在正义的一边。”伯斯尼奇先生昨天在费舍尔网站上写到。

  

  更准确的观点或许是看到国际的努力将他定性为有损尊严的,被坦克车追踪的狂热分子。斯帕斯基去年从位于巴黎的家中给布什总统写信:“我不打算为菲舍尔辩护,或赞同他的行为。我只是希望一件事。为了慈悲,为了同情。”

  

  “鲍比和我自己犯了同样的罪,请把我也关起来吧。逮捕我吧,把我和鲍比关在一个牢房里,在给我们一个棋盘。”

  

  译自:“A parting sting as the paranoid wasp flies to freedom at last”by RICHARD LLOYD PARRY

  http://www.timesonline.co.uk/printFriendly/0,,1-3-1541234-3,00.html

    进入专题: 自由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229.html
文章来源:燕南首发(http://www.yannan.cn)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