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辉明:新自由主义对拉美国家的影响和拉美左翼运动的兴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95 次 更新时间:2013-03-07 20:59:49

进入专题: 新自由主义   左翼运动  

靳辉明  

  

  新自由主义不仅是一种影响巨大的社会思潮,而且也是一种现实的经济、政治政策,它已经给不发达国家和地区造成很大危害。2006年10月下旬,我参加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首席专家访问团,对巴西和阿根廷两个国家进行了考察,主要考察新自由主义对拉美国家的影响和造成的危害。这次考察收获很大,使我对拉美国家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新自由主义给拉美国家造成的严重危害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也使我对当今世界存在的市场经济作了认真的反思。市场经济是一种经济运行模式,但是决不能小视这只“看不见的手”,它无孔不入,影响到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各个方面,甚至影响到人们的精神和灵魂。所以,我们必须深刻地研究和认识市场经济的特性和规律,学会利用和驾驭这只“看不见的手”。下面我就从访问拉美说起,阐明我对当今的市场经济的看法。

  

  一,巴西和阿根廷的基本情况

  

  南美位于西半球的南部,东濒大西洋,西临太平洋,南隔海与南极洲相望,北隔巴拉马运河与北美洲相邻。面积约1797平方公里,人口3.6亿。南美国家之所以称为拉丁美洲国家,是因为这些国家属于拉丁语系国家,讲西班牙、葡萄牙或意大利语。这和几百年的殖民主义统治有着直接的关系。南美有12个国家:北部有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圭亚那、苏里南、厄瓜多尔;中部有巴西、秘鲁、玻利维亚、巴拉圭和乌拉圭;南部有阿根廷和智利。南美有着纵贯南北长约9000公里的安第斯山脉,有着世界最大的约560万平方公里的亚马孙平原,有着世界水量最大的亚马孙河。可以说,这是一片辽阔、富饶而又神秘的大地。

  巴西和阿根廷是拉美两个最大的、也是自然条件最好的国家,可以称得上地大物博。巴西国土面积858万平方公里,土地面积占世界第五位,比我们国家仅小100万平方公里,但没有我们国家那样广袤的、一望无际的荒漠和戈壁沙滩。亚马孙河冲积平原80%在巴西,热带雨林700万平方公里,巴西占70%,有“地球之肺”的美誉。而巴西的人口只有1.8亿。特别是水资源十分丰富,亚马孙河入海口宽40公里,水深200多米,它的一条支流黑河,水量比我们的长江还要大。据巴西学者称,亚马孙河水量占世界总水量的20%。

  阿根廷土地面积220多万平方公里,大部分是冲积平原,土地非常肥沃,阿根廷的拉普拉塔河是拉美的第二大河,它三条支流的汇合处有365公里宽,水深平均50多米,他们称其为淡水海。阿根廷人口只有8000万。

  这两个国家除了水资源以外,还有丰富的矿藏,有含铁量超过50%的富铁矿,有天然气和丰富的宝石矿藏。巴西曾经经济排名在世界第八位。阿根廷靠农牧业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国民经济总产值排名也在世界前十位。但是,在实行新自由主义的十多年来,这两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社会生活都遭到了严重的影响和破坏。拉美国家的诸多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主要是由新自由主义经济、政治政策造成的。他们现在正处于反思阶段,但问题远远没有解决。

  

  二,新自由主义及其在拉美国家的传播

  

  新自由主义是相对于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古典自由主义而言的,是古典自由主义发展的一种极端的表现形式。完全放任的自由市场经济,就是自由主义的经济发展模式。在20世纪30年代资本主义大危机以前,西方多数国家都奉行古典自由主义政策。在大危机之后,凯恩斯的国家干预主义逐渐占据主导。在这期间,资本主义的社会、经济经历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阶段。进入70年代以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又陷入经济萧条和危机,而凯恩斯主义也提不出克服危机的有效对策,于是新自由主义就大行其道。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撒切尔出任英国首相,里根出任美国总统,利用这一新的形势,大力推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治政策,从此新自由主义便上升为西方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和对内对外的政策原则。

  新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在经济上主张“使经济尽可能最大程度地自由化”、“尽可能快地私有化”,并且在财政和金融方面采取强硬措施保证自由化和私有化的实施。在政治上极力鼓吹政治和文化的“一体化”,推行美欧式的多党制、民主化,宣扬政治多元化和文化的美欧化,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西化”。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利用由他们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界贸易组织,向发展中国家大力推行所谓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试图在世界范围里建立以新自由主义为理念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制度,实现他们称霸世界的“新帝国主义梦”。

  拉美国家历来是美国推行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输出经济社会制度以及价值观、生活方式的试验场。所以,它首先在拉美推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治政策,其主要标志是推行“华盛顿共识”。所谓“华盛顿共识”,是指1990年由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牵头召开的,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美国财政部及拉美国家学术机构代表参加的会议所达成的十点“共识”。其主要内容是:实施金融贸易自由化,实现国有企业私有化,放松政府对经济的管制,削减政府社会福利的支出等。在美国的压力和诱导下,拉美国家开始推行“华盛顿共识”,大力推动国有企业私有化,金融和利率的自由化,放任外来资本的进入,降低公共开支特别是社会福利的开支,放弃国家对经济的管制和控制。“华盛顿共识”的实施,加速了国际垄断资本对拉美国家的渗透。阿根廷的学者说,“目前阿根廷不仅工业、商业、服务业,就连银行、电力、石油、公交、水利、邮电、铁路这样一些重要部门,也都实现了或正在实现私有化。”这个时期,拉美国家大量出售国有企业和大公司,西方跨国公司成为最大的并购买家。拉美国家由此成为发展中国家私有化和国际化比例最高的地区,但也变得更加依赖私营经济和国际市场,更加依附于国际垄断资本。

  新自由主义之所以能够在拉丁美洲国家得以推行和迅速发生影响,除了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因素外,还有着更深刻的国际和国内的、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从国际上来讲,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国家得逞,同当时的国际环境和经济全球化有着直接的关系。正如巴西学者所说,“实际上新自由主义的兴起与上世纪70-90年代的政治、经济、社会条件有关,与80年代金融的全球化、拉美的军政府、中心国家的保守势力都有密切联系。”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正是利用这种形势试图进一步控制拉美国家。从内部来讲,这些国家长期实行进口替代工业化的政策,没有着力去发展民族工业和民族资本,没有转向外向发展以寻求和扩大自己的国外市场,而只是力图通过地区经济一体化来解决国内市场狭小的问题。结果是对外部资金和技术的依赖进一步加深,后来又错误地走上“负债增长”之路,从而深陷债务危机。在这种情况下,面对新自由主义的诱惑和美国的压力,拉美国家已经没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命运,只能听任新自由主义的摆布。阿根廷学者说:阿根廷推行新自由主义与美国的压力、特别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有很大关系,当时不“改革”就难以找到贷款,在国内就面临更大的经济、政治压力,就难以应对经济停滞、失业增加等严重的社会问题。但岂不知,实行新自由主义后,使这些国家不仅没有解决面临的问题,反而使问题更加严重,这无异于是从热锅里跳到了火坑里。

  

  三,新自由主义对拉美国家造成的严重危害

  

  发展中国家和“转型国家”,在探索自己的发展道路中,要结合自己的国情,通过理论创新和学习别国的成功经验,寻找正确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而不能简单地搬用新自由主义的作法。近二十多年来的经验表明,新自由主义推行到哪些国家和地区,就会给这些国家和地区带来灾难性后果。第一类受其影响的是苏联和东欧国家;第二类受其影响的是发生金融危机的一些亚洲国家;第三类就是拉丁美洲国家。拉美国家是近十多年来受新自由主义影响和危害最严重的地区。尽管在实行新自由主义的开始阶段,这些国家经济有所发展,但随之而来的严重的社会问题,制约了它们的社会经济发展,使这些国家深陷危机而难以自拔。阿根廷学者把实行新自由主义的十年称为“失去的十年”,巴西学者称之为“美国的陷阱”。从本世纪初他们开始进行反思,但到目前为止,新自由主义造成的影响还远远没有消除。下面仅从几个方面说明新自由主义给拉美国家、主要是巴西和阿根廷造成的严重影响:

  1,经济发展总体缓慢 失业率不断攀升

  如前所说,拉美国家在实行新自由主义之初,有些国家经济有所增长,但从总体来看,经济发展速度不仅没有加快,反而大幅降低,只相当于改革前的50%。经过几年的反思,到2004年,受惠于国际经济形势的好转,拉美经济有所复苏,但仍低于改革前的水平。在上世纪八末、九十年代初,拉美地区经济年均增长1.2%,从1992年-2002年的十年间,经济年均增长只有2.4%,仅相当于80年代以前的45%。阿根廷和巴西可称为是拉丁美洲的“发达国家”,人均GDP曾经达到过8000美元。但在新自由主义改革以后,到2002年,阿根廷人均GDP已经跌到2665美元。巴西东北部幅员辽阔的亚马孙州,至今文盲仍占全州人口的一半。与经济萧条相伴随的是高失业率。拉美地区的失业率在最近二十年持续上升,阿根廷、秘鲁、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等国的失业和半失业人口占总劳动人口的40%以上。就是到了本世纪初,拉美地区2001、2002、2003年平均失业率仍然分别达到9.2%、9.3%、10.7%,其中阿根廷2002年还曾高达23%。阿根廷学者说:“我们没有想要的生活质量,没有效率,也没有尊严和所需要的安全,因为我们阿根廷人失败了。”“新自由主义使阿根廷这个辽阔而富饶的国家变成了本地区最贫困的国家之一。”

  2,资金大量外流 外债负担沉重

  沉重的外债负担是拉美国家社会经济发展的又一个大障碍。阿根廷学者说,从1982年到1985年,拉美向外国支付了1500亿美元的利息,与此同时从这些外资中获得的净收益只有400亿美元。两者之间1100亿美元的差额需要用贸易盈余来弥补,这几乎相等于该地区三分之一的出口和50%的净储蓄。这无疑导致了国内资本的紧缺,降低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增加了通货膨胀的压力。自1999年以来,拉美地区资金净流出仍在逐年增加,2004年达到了639亿美元,2005年进一步增加到675亿美元,其中外国直接投资的利润转移的增加是重要因素之一。在1982-2000年间,拉美国家还外债利息高达1.452万亿,是全部外债的4倍还多。2004年,拉美国家的外债达到天文数字7230亿美元。债务成为勒索和控制拉美国家的手段和工具,成为阻碍拉美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沉重枷锁。

  3,两极分化严重 社会动荡不安

  推行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最大后果,就是产生严重的社会两极分化。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拉美20%的最富的人和20%最穷的人在社会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大约相差6倍,而实行新自由主义后这一差距迅速拉大,1999年拉美10%最富的人和10%最穷的人在社会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大约相差40倍,2002年竟然上升到46.6倍。据阿根廷学者提供的数字,1960年拉美国家有1.1亿人口处于贫困状态,到1994年达到了2.093亿,2004年竟高达2.22亿。该地区60%的儿童处在贫困中,5300万人面临饥饿的威胁,4200万人仍然是文盲。在拉美国家大城市的边缘地带,密密麻麻的极其简陋的贫民区漫无边际,成为城市的一个独特现象。比如,巴西圣保罗市有1700万人口,其中700万人住在贫民区。这些贫民区没有自来水、没有下水道,肮脏、混乱,当地警察都不敢轻易进入,基本为黑社会所控制。

  巴西和阿根廷是拉美两个经济比较发展的国家,但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的两极分化也十分严重。巴西的基尼系数曾高达0.6,经过几年的调整,到2004年仍高达0.58。阿根廷的基尼系数曾经达到0.57,现在为0.48。阿根廷的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1990年是21.2%,2000年上升到41.5%,到2002年6月竟然上升到53%,其中绝对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达到24.4%。巴西的状况也有过之无不及。巴西人这样形容他们国家的贫富差别:富人在天上(即乘直升飞机),中产阶级在地上(开小汽车),穷人在地下(即乘地铁)。严重的两极分化,使得这些国家秩序混乱,社会动荡,人们缺乏安全感。盗窃和抢劫已是司空见惯的现象。前不久在里约热内卢,我国一个经贸代表团乘车从机场到住地,中途被持枪歹徒洗劫一空。我国驻圣保罗总领事馆的总领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新自由主义   左翼运动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思想与思潮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881.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