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君立:梅毒与政治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371 次 更新时间:2013-03-06 10:28:01

进入专题: 政治   暴政  

杜君立 (进入专栏)  

  

  哥伦布之前,美洲大陆拥有不逊色欧亚大陆的发达的古代文明,虽然它与欧亚大陆处于隔绝状态。哥伦布的到来送给新大陆一份可怕的礼物——天花流感鼠疫等病毒,这些病毒使数千万原住居民像苍蝇一样死去,新大陆几乎成为一块无人的处女地。哥伦布从新大陆带回了白银玉米马铃薯,却使欧亚大陆发生了工业革命和人口爆炸。

  这种交流对新大陆人来说是如此不幸,他们唯一的报复只有烟草和梅毒。烟草很快风靡欧亚大陆,而梅毒则深刻地改变了旧大陆的艺术和政治。梅毒使贝多芬、舒伯特和舒曼创作出了诡异的音乐杰作;梅毒使梵高的绘画艺术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梅毒使尼采福楼拜莫泊桑成为一代哲人和文豪;梅毒通过教皇国王以及伊万林肯列宁希特勒这样的牛人和狂人,完全改变了近代政治格局。

  

  一

  

  16世纪初叶,梅毒是如此普遍,以至于欧洲上流社会竟然歧视没有患梅毒的人,将他们视为不解风情的土包子。对性的放纵使梅毒的传播更为广泛,几乎无人不梅毒。英国都铎时代的接吻礼仪风靡欧陆,嘴对嘴的接吻成为梅毒传播的快速通道。中世纪后半期的纵欲风气使公共浴室也成为淫乱场所,星罗棋布的男女混浴浴池成为妓院的一种新时尚。

  19世纪后梅毒逐渐成为一种不处不在的社会恐怖。接吻被握手代替,男女混浴遭到禁止,梅毒患者遭到歧视,妓女被拘捕接受强制检查。英国颁布了《传染病法案》。梅毒的危险引发独身高潮,很多人视结婚为一种危险选择。

  在20世纪初叶,欧洲的精神病院里关押的病人中,梅毒患者占了一多半。梅毒患者忍受着极度的痛苦与狂喜的兴奋,时而沮丧得要自杀,时而变得妄自尊大像个偏执狂。到了梅毒晚期,患者越发歇斯底里的疯狂,直至彻底崩溃。

  俄罗斯第一位沙皇、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被称为“恐怖的伊凡”,他就是一位著名的梅毒患者。苏联时期,其遗骸被发掘,经过检测,他的骨头受过明显的梅毒损害。伊凡四世的统治将俄罗斯的疆土扩张了很多倍,依靠各项政治改革,使俄罗斯迅速崛起成为欧亚大国。伊凡在他执政的后半期却成为令人毛骨悚然的暴君,被称为“雷帝”。他的三个儿子都患有先天性梅毒,一个早夭,一个成为白痴,一个叫小伊凡,比他父亲还残暴。

  伊凡四世豢养了6000多人的私人卫队,类似同一时期中国的锦衣卫,专门执行各种令人发指的大屠杀。1570年他在莫斯科处决一个亲王时,他当场强奸了亲王的夫人,而小伊凡则强奸了亲王的女儿,然后父子俩将亲王一刀刀地剐死。成千上万的俄罗斯人在伊凡父子的暴政下悲惨地死去。1581年,伊凡四世突然操起拐杖将小伊凡捅死。小伊凡当时已经被训练成一个青出于蓝的暴君,而他的突然死亡实际上将俄罗斯从伊凡的恐怖暴政中拯救出来。

  

  二

  

  希特勒晚年动辄癫狂暴怒,无比多疑,一直被人们认为是性格怪癖,而希特勒私人医生莫雷尔的大量记录却显示,希特勒正是一位梅毒深度感染者。在二战期间,梅毒病毒已经严重侵蚀了希特勒的大脑,他经常头晕目眩胸口疼痛肠胃不适,脖子开始生长脓包,双腿肿胀,常常无法穿靴子。希特勒之所以选择莫雷尔,正因为他是一位出色的皮肤病专家。

  希特勒在《我的奋斗》中,用13页的篇幅讲述自己对于梅毒的痛恶,他将梅毒的蔓延归罪于犹太人,甚至说治疗梅毒已是德国“刻不容缓的任务”。据说1908年落魄的希特勒在维也纳街头邂逅犹太妓女汉娜,并发生了性关系,因此染上梅毒。

  希特勒晚年之所以变成一个绝望嗜血的杀人狂,与他病入膏肓日渐沉重的绝症有很大的关系。早在很多年以前,梅毒已经宣判了他的死刑,甚至夺走了他的生育能力,使他没有一个孩子。《天才、狂人与死亡之谜》的作者海顿说:对一个绝望垂死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值得留恋顾及的呢?他只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将绝望和仇恨发泄在战争和屠杀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比亲眼目睹那么多人比自己死得更早、死得更惨,更能带给一个梅毒重度患者一点点生命的欣慰和乐趣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开端就是希特勒与斯大林联合发起的瓜分波兰,之后希特勒驱兵进入苏联。在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和莫斯科的几年里,数十万德国士兵被活活冻死饿死,上千万苏联军民同样被活活冻死饿死。与其说这是战争,不如说是虐杀。对这场人类历史上最为惨烈的大屠杀,套用范伟对赵本山说的话,这是两个病人之间的对话——斯大林同样身染梅毒。

  

  三

  

  十月政变成功后,列宁成为苏维埃新政府的元首。当时有一支红军在攻陷一座城市后按兵不动,列宁去电询问,军官的回答是:这座城市妓女很多,士兵都嫖娼去了。列宁对一筹莫展的指挥官下了一道命令:“把妓女统统杀掉!”诺贝尔奖得主生理学家巴甫洛夫曾经说:“列宁是一个带有梅毒大脑的疯子”。另一位诺贝尔奖得主海伦•拉帕波特是一位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在研究列宁的死因后指出:“俄罗斯‘伟大’的革命者列宁死于梅毒,这是他在1902年在巴黎滥交招妓的结果。”

  中国有句古话,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列宁因为梅毒而过早地死去,而斯大林不幸也是一位梅毒病人。

  斯大林私生活极其混乱,他的第三任妻子娜捷塔,比她小25岁,是他的情人奥莉佳的女儿。娜捷塔开始并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们激烈争吵时,斯大林突然说:“你是我的女儿!”这给了娜捷塔当头一棒!

  乱伦?在斯大林的眼中只有女人。

  斯大林与娜捷塔所生的孩子是个白痴。 斯大林的大儿子雅沙比娜捷塔小10岁,很喜欢这个后母,斯大林因此经常痛骂雅沙。最后雅沙不堪忍受而自杀,但被救活。斯大林大骂儿子笨蛋:“连自杀都办得不成个样子!”雅沙愤而从军,这个不要命的上尉每每冲锋在第一线,结果被德军俘虏。希特勒要用他换回被苏军俘虏的鲍罗斯元帅,被斯大林一口回绝:“拿上尉换元帅,做梦!”后来雅沙在战俘营触电网自杀成功,使斯大林再也骂不成他笨蛋。

  1932年郁郁寡欢的娜捷塔神秘地死去。

  二战中,斯大林密令苏军将近二百万德国妇女强奸,这种暴行在后来的中国东北再次发生。这暴露了一个性虐待狂的阴暗残暴心理。

  斯大林死于1953年3月。斯大林临死前穿着薄薄的睡衣,在俄罗斯寒冷的冬天,他倒在冰冷的地板上被冻了一夜,而且因为当时已经半身不遂而小便失禁。尿了自己一身的斯大林第二天才被侍卫们发现。斯大林的哈巴狗贝利亚做出了不用叫医生的命令。当时斯大林还没有咽气,只是处于昏迷中。而事实上克林姆林宫内的高水平医生们早就在大清洗中被斯大林杀的杀关的关,使斯大林在最后的几年难以得到像样的治疗。这与伊凡四世杀子具有同样的吊诡与讽刺。

  若列斯•麦德韦杰夫是对斯大林之死进行专门研究的俄罗斯历史学家、生物化学家。他说:“斯大林是因颅内大面积出血而导致昏迷,这种重度中风就是在当今其结果也是致命的。若迅速采取医疗救护,只能是推迟去世的时间,仍救不活斯大林”。斯大林生前早已因梅毒而中风,多疑和暴虐已经使他挣扎在崩溃的边缘。他常常把医生开给他的药扔掉,因为他怕医生下毒。他甚至把自己关在钢筋混凝土的地下城堡中,自己做饭,还是因为怕被别人下毒。

  2011年11月28日,斯大林的女儿阿利卢耶娃在美国去世。她于1967年从苏联叛逃到美国,“我来这里是为了表达我的心声,而在苏联,我一直没有这个机会。”她一直怀疑在成长过程中灌输给她的共产主义,并说斯大林是一个冷漠而多疑的人。

  

  四

  

  钱钟书在《围城》中借方鸿渐之口说,中国的对外开放只得到两个礼物,一个是鸦片,一个是梅毒。咸丰皇帝和慈禧可谓是鸦片夫妻,一天不抽都不行,结果咸丰早早就死于鸦片。而他们儿子同治皇帝则早早地死于梅毒——他竟然放着三宫六院不要,领着没鸟的太监潜出皇宫,去八大胡同与民同乐,然后带着梅毒回来。当然官方正史记载是同治死于天花。

  ……

  2000多年前,齐宣王对孟子说:“寡人有疾”。2000多年后,没有一个政治人物承认自己有病,就如同皇帝从不承认自己没穿衣服,反过来要说永远伟大光荣正确、一万年才出一个的天才、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云云。希特勒清洗犹太人的时候,斯大林正在清洗苏联人。有人骂斯大林是土匪,有人骂斯大林是疯子。他们虽然都被斯大林枪毙了,但罪名不同:前者是反革命罪,后者的泄露国家机密罪。

  大独裁者墨索里尼曾经断言:“所有圣人的历史都是精神病人的历史!”一个没有权势的人如果病了,他会被送进医院;如果疯了,会被关进精神病院,甚至没疯也可能被关进精神病院。而一个有权势的人如果病了,那么一个国家也会跟着生病;如果他疯了,那么整个国家就会跟着他一起疯狂,甚至跟着他一起死亡,这叫做殉葬。如果遇到这种不幸,没有权势的人就叫“殉葬品”,也叫“牺牲”。

进入 杜君立 的专栏     进入专题: 政治   暴政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82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86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