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法生:自由是一种宽容的生活态度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258 次 更新时间:2013-03-05 13:49:59

进入专题: 自由  

赵法生  

  

  我曾经长时间的探寻自由的真谛,那个裴多芬宁愿用爱情加生命合起来去交换的东西。我在德国古典哲学的晦涩的文辞中追踪过它,我向英国经验主义大师请教过它,我在俄罗斯文学那令人回肠荡气的长篇巨制中检点过它,然而,我越是苦苦的扣问它,它就越是向我发出斯芬克斯一般的微笑。直到有一天,一次不期而遇的邂逅揭开了它的谜底。

  最近,应邀参加吉隆坡参加一个由当地华侨主办的传统文化研讨会,我的发言题目是孔子的信仰问题,听众是清一色的华人侨胞。这是我非常熟悉的一个题目,讲起来也是得心应手,尽管题目本身具有较浓厚的理论色彩,听众席上却是一片静穆,作为一个演讲者,我本能地感到听众已经听懂了。然而,接下来一幕表明,某些听众领悟的程度还不止于此。

  演讲完毕是茶歇。我倒了一杯茶,举起了茶杯,却发现一队扇形的人群正向我走来。他们大约有十来个人的样子,清一色地黄袍加身,只是款式和装饰有所不同。由于服装的醒目,加以走起来整齐有序,在熙熙攘攘的大厅里格外引人注意。最前面的一位尤其醒目,他戴着一顶黄蓝相间的高帽,如同一顶巍峨的王冠。众人护持着他,分列两厢,犹如众星拱月一般。他来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张名片,我匆匆扫了一眼,上面的头衔是“某某道世界联合会无上法王”,我尚未清醒过来,他已经开口宣示,说是“本驾乃天界玄玄上人下凡,奉天承运,布施八方,欲建地上天国,好令众生回向,并将下界有功圣贤册封加入封神榜”云云,并特别说明“本驾暂具肉身之体”。法王?奉天承运?下临凡界?众生回向?肉身?这些词儿依次灌入我的耳中,引起的过电一般的感觉。在我当今的乡下老家,一个农民碰上他的邻居有一天胆敢自称“法王”下凡,会毫不犹豫使出胡屠户对付其乘龙快婿的手段,用巴掌让他明白他是谁。但我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使劲睁大眼睛,努力想搞清眼前发生的事情。又有几位护法分别递上名片,称赞了我的演讲,并递给我一张图文并茂的宣传页。此刻,我心里有一种想转身逃离的冲动,但我克制着自己,勉强与他们寒暄几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什么,显现出孩子一般地迷惑与惶恐。但法王似乎并不介意,随着他一声“退下”,一队人马转眼之间翩然离去。

  回到房间,与几位同事翻看法王的宣传页,更是乐不可支。原来这是来自台湾的一个民间宗教组织,宣传页上介绍了他们的信仰和教义,大概不出儒释道三教的范围,主要劝人在世行善,死后往生佛国。更逗的是,该教派组织了一次亡灵选秀活动,有幸胜出的几位阴间美女还给人间写来回信,其中一位讲述了她在世时一切依赖老公,馋吃懒做,不求上进,以及彼岸世界聆听法音之后的转变。大家笑得泪都流出来了。对我们青少年时期在文革的无神论氛围中长大,中年以后便在市场经济的漩涡中打拼的大陆人,还有比这更逗的吗?

  然而,擦去了笑出来的泪水,我忽然心有所动。他们真有那么可笑吗?换个角度,他们会不会对我的大惊小怪更感到不可思议?在此后的几天考察中,我又屡屡与法王和他的护法们遭遇,发现这些“牛鬼蛇神”不仅神经完全正常,而且礼数周全,颇有君子风范。通过交谈了解到,这种以劝善为目的的民间宗教组织在台湾和东南压亚人社会中比比皆是,只要不违背法律,有人信你就行。

  我忽然觉出自己的浅陋无知了。那个被庄子嘲笑的井底之蛙,不就是我么?我把自己的那点可怜见识当作全世界,视之为判断真理的唯一标准,反过来将与之不同的一切统统视为异端,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异端,最令人可笑的不正是我自己吗?

  我由此领悟到自由的真谛。近代以来的中国人多将自由领会为我行我素,那其实是自由的表象。自由首先是将自己从根深蒂固的我执中解放出来,承认一切阶级异己分子存在的权利。自由在其根本意义上是自我与他者之间权利的界定,自由首先是让他者自由,并在此前提下获得自身的解放与自由。只要每个人不再把他者当成异己,他自己才会免于被视作异己。从本质上,自由是一种哲学理念和人生态度,体现为单个主体对于一切具有异己性质的他者的宽容与尊重,落实为保护所有个体权利的法权体系。“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一句看上去与自由不相干的话,却是道出了自由的真谛。

  因此,一个不宽容的社会注定没有自由。自由,注定在自我与他者的关系中被界定。我们只有让别人自由,才能获得自身的自由;我只有让别人成为他自己,我才有可能成为我自己。英吉利国王颁布的宪政法令解放的不止是农奴和异教徒,还有国王本人。

  因此,当孔子说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时,他已经领悟了自由;当我们的先祖说出“天无私覆,地无私载”的时候,他们已经接近了了自由。当然,如何将精神上的自由实现为法权体系,是中国文化始终没有解决的问题。

  自由,不是空洞的口号。它不在政治家的嘴上,不在电视文告里,甚至也不在哲学家的沉思中。它就平民百姓的生活态度,是一个社会对于异己事物的接纳和尊重,是“异己”们之间因彼此宽容而产生的广阔生活空间,这空间提供了阳光、水份、土壤,提供了精神生命所需要的一切营养元素,使文明之花得以绽放,使个性化的生命茁壮成长。

  当牛鬼蛇神公然在大街上昂首阔步,当那些宣称自己是道成肉身的人大大方方地来到你的面前布道,当你与那些号称是天界下凡的法王们握手时不再倒吸一口冷气,当阴间的亡灵们开始选秀并且向人间发出她们的第一封感谢信的时候,自由女神就要降临了。

  

  2013、2、20修改

    进入专题: 自由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78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