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忠:腐败反不好,也要亡党亡国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06 次 更新时间:2013-02-28 10:01:29

进入专题: 反腐败  

李永忠  

  

  十八大以后,几位政治局常委在各个场合都不同程度地提到反腐,而且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微博上实名举报等网络监督异常活跃,一批官员在这场反腐高潮中落马。但这样的反腐能够持续发力吗?这样的反腐能否推动制度化政治参与?面对严峻的反腐形势,中国应该如何应对,才能避免“亡党亡国”?对此,南都专访了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教授。

  

  有效的反腐需要异体监督

  

  南都:高层反腐的表态频繁。而恰好这段时间网络反腐风生水起,国内掀起“贪官落马潮”,倒了一批官员。你如何看待这二者的关联?

  李永忠:因为近期民众注意到高层的认识,而媒介反映了民众关注,这就是两者的关系。媒体注意到高层的认识,比如说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里面讲了,腐败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习近平一接任总书记,立马就在三天之内两次谈到腐败,而且他用了“越演越烈”,而且前面加的是“大量事实证明”。

  同时第三句话叫高层重视民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中央已经重视到网调的民意和群众的期盼,那么措施也是比较得力的。比如十八大刚闭幕,中央候补委员、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就落马。习近平总书记讲的那句话,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那么美好生活的向往我认为有两种,一个层次是物质生活,一个层次是精神生活,或者一个层次叫经济生活,一个层次是政治生活。反腐败就是人们对公平正义清廉的一种向往。而这种向往就应该成为党中央的奋斗目标,也就是最近的反腐败态势的一种客观描述。

  南都:当下的网络反腐与社会反腐,算是中国真正的社会政治参与吗?它会给中国的反腐带来真正的质变吗?

  李永忠:应该说是政治参与,但是不是社会的政治参与呢?应该说还要继续努力。网络主要是各自为战的个体,个人反腐,它还不是一种社会反腐,所以网络爆料、网络检举、网络披露都是个体行为。个体反腐不仅交易成本居高不下,而且力量悬殊,胜率不高。

  它反映了我们的反腐败体制机制和制度存在的现实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基本上没有异体监督,都是同体监督。从监督学的角度来看,所有的同体监督都是一种低效甚至无效的监督。而我们都是同体监督,多年来几乎所有的党政主要领导的腐败问题都不是由同级纪委检举揭发出来的。它折射的就是我们制度的问题,降低了监督的有效性,延误了监督的及时性,也折射出同体监督体制的无力和无能。这个就是缺乏异体监督的体制性弊病。

  现在反腐是个人反腐,社会组织对反腐的政治参与还没有形成气侯,下一步希望能进入群自为战、社会组织为战的阶段。而网络为民众参与、支持反腐进行了开拓,搭建了前所未有的平台,开拓了前所未有的渠道,这个就是我们能够由网络的个体反腐转向社会反腐的基础。

  那么怎么去组织呢?第一个要疏导而不能阻挠,第二个要回应而不要回避,第三个要引导而不要领导。有了这样三个态度的话,我们就能够由量变到质变,就是将个人的无序反腐变成社会组织的有序政治参与,就由各自为战的单打独斗的个人反腐会聚成齐心协力的千军万马的民众反腐和有序的社会政治参与。

  

  科学处理腐败呆账更考验政治智慧

  

  南都:你日前提到“有条件赦免”引发强烈的关注。这个想法的提出,是基于什么样考虑与原因?

  李永忠:中国30多年经济发展的跨越式、超常规,为腐败的跨越式、超常规提供了物质条件。所以科学合理的处理腐败呆账和存量考验着我们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

  我想说的是,古今中外的改革,没有一个无争议。争议是改革的常态,最广泛的争议,往往蕴藏着最大的改革动力和改革红利。

  民众绝不赦免的心态表现得越是强烈,支持绝不赦免的占相当大的比重,我认为是好事。因为它是反腐败的动力而不是阻力。正是有群众不同意赦免的压力,坚决地、决绝地和腐败作斗争,才有可能形成迫使贪官如数退赃的态势。如果绝大多数民众都同意赦免贪污,那么有条件的赦免就会变成无条件赦免,反而不是好事。

  南都:在公众对腐败的零容忍和反腐改革的现实性之间,如何寻找一个平衡点?如何能够使得公众与改革推动者相互妥协?

  李永忠:人治社会向法治社会转型,在这个过程中,尊重民意并不等于事事必须征得民众的同意。因为人治向法治转型,它必须要有一批勇于牺牲、敢于务实,尊重真理的人来引导人治向法治转型。但是这并不是不尊重民意。南非图图大主教在曼德拉当选总统以后,说过这样的一句话,“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有条件赦免,其实政治就是妥协的产物,就是谈判的产物,政治就是妥协的产物,要明白这一点。

  因为我所寻求的是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根本利益。有条件地赦免贪官,迫使他交出来的赃款有利于改善民生,有利于防止他把钱带到国外去,有利于避免他作困兽之斗,这实际上是一举几得。我是从战略的高度来认识和谋划,而不仅仅是从战术角度考虑,把每一个贪官都丢进监狱或枪毙。因为,如果这样,所有贪官肯定都要跑出去,肯定都要想办法顽抗到底,判刑、枪毙解决不了现实的腐败问题。所以说,长期平衡点的共识,优于短暂的统一认识。

  

  官员财产公示可设改革特区

  

  南都:被公认为能够有效限制腐败的官员财产公示等机制,为何迟迟难以建立推行?

  李永忠:第一还是应该承认,某些技术条件确实还不完全具备,这是事实。比如说经济金融实名制的问题,这方面应该说完全具备的条件确实还不够。

  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经济体制改革的战略战术就是摸着石头过河。改革本身就是摸着石头过河。之所以摸着石头过河,言下之意就是很多条件不具备。因此,邓小平说要杀开一条血路。那么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不能杀开一条血路,为什么都要等到条件完全具备才能上呢?实际上这就是政治体制改革最大的思想桎梏,就是不采纳经济体制改革成功的做法,违背了创造条件也要上的这么一种精神,也就是说违背了摸着石头过河的定律。

  第二是还不便大范围公示的现实。什么呢?1982年,邓小平在打击经济领域犯罪的时候就说了那么一句很有水平的话———“这股风来势很猛,不到一两年的时间就有一大批干部卷了进去。卷进去的腐败的不是少量的而是大量的,超过了三反五反时期”,说这个话已经30年了。回过头来看,这股风就更猛了,卷进去的人就更多了,更超过三反五反了。这种情况下,大范围的公示财产肯定做不到。前面讲了第一个条件并没有完全具备,第二个卷进去的是大量的人数。如果这么查下去的话?有那么大的力量没有?能把30年的问题查完吗?他们会不会拼死反抗,局面会不会乱?这个就是鱼死网破的问题了。

  南都:目前广东珠海横琴、广州市南沙新区、韶关市始兴县等地已经敲定为官员财产公示试点地区。但这种试点其实之前已经很多了,比如新疆阿勒泰地区、浙江慈溪市、湖南浏阳市等地,但最后都是陷入了停滞的困境。这些地方试点,如何避免同样的结局?

  李永忠:讲三句话。第一是设立改革特区,给改革上保险,过去没有保险,它走不远,给它上了保险就好办了。第二是从两新干部(新提拔、新后备干部)起步,用新增量来改变或改善旧增量,用清水逐步把旧的浊水给排出去。一定要想办法,不要盲干一气。谁不想一个夜晚把腐败分子都反掉?可能吗?不可能,那仗就得一仗一仗打,饭就得一口一口吃。第三个是用公开保持对腐败的一个强大的压力。初始期先把两新干部公示了,看你其他干部怎么办。先在特区公示了,非特区的该怎么办?我这个成功了,你总不能说条件不具备了吧?新干部都公示了,老干部不能装疯卖傻吧?所以一点点就行了,要有方法去解决问题。

  南都:诸如财产公示等反腐制度建设的动力的持续性如何保持?毕竟这种改革要有“革自己命的决心和勇气”。

  李永忠:首先我讲路径。第一,从路径来看可以借鉴经济体制改革的方法,突破在地方,规范在中央。第二从孵化器来看,第一句话是,设特区比不设好,第二句话是,早设比晚设强。第三从动力来源来看要保持动力和持续力,要看到群众是腐败的直接对立物,群众又是反腐败的主力军,所以说得把群众组织起来。第四是从突破口来看,如果一定要选择有改革动力和最能持续的,那就是两新干部———新提拔和新后备干部,他们最先带这个头,因为总要有一批敢于革自己命的人来带这个头,那么两新干部就是敢于革自己命的人。第五,保持动力和持续性就是十八大这句话“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勇气是动力,智慧是解决持续力的问题。

  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有了坚定的决心,有了好的政策指挥,我们就能达到这个目的。现在人们更多地看到了不反腐败要亡党亡国,绝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但能够认识到腐败反不好也要亡党亡国的人不多。所以我希望大家在反腐败的问题上,争论归争论,但要坚定不移地推行,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推进政治体制改革,不要一有争论就停滞不前,更不能一有争论就往后退!

  

  南都评论记者 张天潘

  来源: 南方都市报2013-02-24

    进入专题: 反腐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616.html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