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恩·布雷默:中日交恶日本损失更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83 次 更新时间:2013-02-18 22:40:56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伊恩·布雷默  

  

  2002年,时任日本外相川口顺子(Yoriko Kawaguchi)受命前往莫斯科,商讨改善日俄关系的方法。在那次访问中,川口顺子向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表示,在八国集团(G8)任意两国间的关系中,日俄两国的关系是最让人头疼的,而事情本不应如此。川口顺子当时主张,两国都声称对太平洋上的一群岛屿拥有主权,由此引发的争端妨碍了两国关系在其他领域的潜在发展空间,这是没有必要的。普京对此表示同意。他表示,两国政府都是从几十年前的战争时期继承了这个问题,改善双边经济关系对两国都有益。

  自那次会晤以来,两国围绕争议岛屿的紧张关系仍不时散发出火药味,但这并未妨碍两国商业关系(特别是日本对俄罗斯能源的进口)的稳步改善。

  这才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如今在处理日中关系时应该采取的方法。中国和日本分别为世界第二大和第三大经济体。显然,在二十国集团(G20)任意两个国家之间,中日之间的紧张关系是最严重的、互信是最薄弱的。这对中国当然不利,但对日本更加不利。日本的贸易伙伴不如中国多元化,日本经济的活力和日本一些最大型企业的健康仍然严重依赖中国消费市场。

  日本政府去年年中宣布对东海尖阁诸岛(Senkaku islands,中国称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实行国有化,此举毫无意外地在中国引发了一场反日浪潮,而在中国政府的默许下,民众的反日抗议持续的时间比往常更长。中国的抗议者发起了抵制日企活动,并打砸了一些日本商店和日货。仅去年9月一个月,丰田(Toyota)和本田(Honda)在华销量就同比分别下跌 49%和41%。

  这一事件还给新上台的日本政府带来了另一个警示:它必须在亚洲其他地区缔结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对冲”押注对华贸易的风险。安倍政府高官今年年初访问新加坡、澳大利亚、菲律宾、文莱和缅甸,这是明智之举。另外,正如韩国如今与美国、欧盟(EU)和东盟(ASEAN)达成了自由贸易协定一样,日本也必须将贸易关系拓展到更远的地区。参加“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亚洲和美洲多国共同参与的一项贸易协定)谈判,是朝这个方向迈出的关键一步。

  但这还不够。与中国改善关系已变得势在必行。近来,日本派遣战斗机向中国非军方飞机实施恫吓,阻止这些飞机接近争议岛屿。中国也派遣了自己的战斗机对日方进行“监视”。尽管这种虚张声势的活动对中日两国和整个地区都非常不利,但受影响最大的将是日本经济。

  安倍晋三希望扩大美日间的安保联系,然而如果中日摩擦加剧损害日本企业利益,美国政府也将无法提供保护——对于日本的未来而言,这一威胁比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带来的任何威胁都大。另外,美国也必须维护自身与中国的关系。

  为巩固民众的支持,日本新当选的自民党(LDP)政府意图以强硬的对华言行投射力量。日本民众中的确有很大一部分人要求政府展现这种强硬立场。然而,日本人民最希望他们选出的领导人做到的,是令日本经济重新返回有活力、持续增长的轨道,出于这个原因,与中国发生不必要的冲突是不可取的。最好的“投射力量”方式是通过振兴经济,在实质上增强日本的国力,而不是炫耀武力。

  因此,日本应竭力重建与中国之间的信任,这并不是说要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让步,而是说日本应同意暂时搁置这一问题。这一争端在今年是解决不了的。最好是把注意力集中于恢复两国关系上,这样可以增强两国的经济实力,借此增强两国政府在国内的威信。

  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正如日俄间的领土争端偶尔仍会引发紧张局势,日中之间可能也会发生各种事件,考验两国领导人的耐心和智慧。然而,克制、有技巧地处理这些问题,可能会有助于两国领导人加快建立互信。比起日俄之间的问题,中日之间的问题更加难以解决,这部分是因为中日关系在历史上糟糕得多,还因为两国政府的新领导人都刚刚接任,他们急于寻找提高民众支持率的捷径。然而,对于日本的未来来说,这一任务更加困难,并不意味着它不够重要。

  另外,日本领导人可以采取一些具体措施,使局势朝着正确方向发展。首先,日本领导人知道,有些举动会加剧东亚的紧张局势。比如参拜靖国神社,这个有争议的战争纪念馆始终是引起中国愤怒的源头之一。日本政府至少应避免采取那些破坏两国政府间互信的举动,从而为两国间的争端降温。

  为了搁置岛屿争端,将注意力集中于其他方面,安倍晋三至少可以承认存在主权争议。在承认中日之间存在边界争端的同时,他没必要在日本的领土声明上作任何让步。更有建设性的做法是,他可以提出一个计划,将钓鱼岛周围的捕鱼权开放给中国和台湾的渔民,还可以就东海油气资源的联合开发展开谈判。

  采取以上步骤都需付出政治代价,但是对于一个六年换了七任首相的国家来说,恢复经济活力是重中之重。如果日本领导人总是与中国发生对抗,这一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是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总裁,著有《零国集团时代:谁是新世界格局中的赢家和输家?》(Every Nation for Itself: Winners and Losers in a G-Zero World)一书

  译者/何黎

    进入专题: 中日关系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369.html
文章来源:金融时报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