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中华文明的转身与世界的希望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0 次 更新时间:2013-02-18 13:57:24

进入专题: 中华文明  

刘涛  

  

  一、中华民族的百年转身

  

  虽然因为中华民族文明的独特性,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文化力量可以同化中华文明,但在170年前,中华文明遭受到空前的危机,也与历史上任何一次周边游牧民族的征伐完全不同。首先,西方文明携着工业化、组织化和军事技术力量的优势气势汹汹而来,中华文明自从诞生以来第一次面临着比我们更先进文明的征伐。由于西方文明的狼性和进攻性特征,以和平的天下主义为文明基准的中华文明第一次面临着技术主义张扬的进攻、侵略和杀戮。机器化的残杀和征服方式让一直疏于武备、还没有进入工业化、组织化、军事机械化的中华帝国第一次面临着可能亡国灭种和文明衰亡的命运。

  过去三千年的历史给予中国人的从容和自信以及文明的优雅现在转变成为救亡图存的紧迫,转变成为文明的生存危机。从师夷长技以制夷到洋务运动,从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再到西学为体、中学为用,再到更加激进的全盘西化,这一系列变化无非反映了中国人对这样的千古未有之变局的应对。无论如何,一个一直领先人类文明的古代文明被迫认识到世界上还有一个可能比自己更先进的文明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就如同一艘巨轮必须改变航向一样,极其不易。而类似日本这样的亚文明和小航船,倒可以迅速转变航向。对于中华文明来说,这的确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

  笔者认为,近百年来,从林则徐、魏源,到李鸿章、张之洞,再到康有为、梁启超,再到孙中山、蒋中正,再到毛泽东、邓小平,一代代中国仁人志士和伟人政治家为我们的民族和文明拼搏的过程,就是中华民族百年转身的过程。我们认识到自己的文明某些地方的确落后了,的确落后于世界潮流了,因此这的确需要我们去学习,去改变,去改造自己的文化和文明。改造自己的文化和文明,不是要改掉自己的文化基因,更不是彻底否定自己的文化,而是真正奋力拼搏、全力挽救自己文明的一个过程。比如我们知道中华文明是羊的特性,西方文化是狼逻辑,我们也知道我们中华民族的本性善良和平,但是为了自己不在这个豺狼横行的世界上被吃掉,为了未来世界的秩序是建立在中华的“善”逻辑上,我们今天就先得把自己变成一只狼,学会与狼共舞,变成一只比西方还要强大的狼,这样才可能制止狼的狼性,最终才能在世界上推广伟大的和平主义的中华思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毛泽东真是中国千古伟人,在他身上体现的霸气、雄心和战略气概,彻底为温文尔雅恭谦让的文治中国补足了缺乏尚武精神这一缺陷。未来的中华文明正应该是文与武的结合,我们强大以后,应该更多体现是儒教的“文”和中华民族“我本善良”的特质,但当我们还没有成为世界超强的时候,别人也休想来欺负我们,因为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共已经让中国人具有了另外一种精神特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中国的确也吸收了西方文化很多先进的元素和养料,比如今天我们不再是草民,而是公民;今天我们不再是家天下,而是政党政治;今天我们不再面对北京皇城三拜九叩,而是强调公民民主。这些都是中国在吸收了西方文化后进步和现代的标志,我觉得这本身没有什么,更不意味着全盘西化,落后的地方的确就应该学习,不符合现代文化基准的地方我们就应该让它符合现代文化基准,中华文明的世界开放主义特征本来就是流动和不断吸收新鲜元素和养料的,这样敢于学习、海纳百川的中华文明才是真正有生命力的文明。“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周文王和周武王在率领华夏族进入全新时代的时候,也是大胆改革商代弊政,开始全新的文化和文明再造的。敢于学习先进文明,就是一个民族不屈不挠的标志,就是一个民族巨大革新能力和创新能力的标志。

  在21世纪的初期,中华文明再次上演了一个人类文明历史的奇迹,每个文明都会经历的上升和衰落的文明规律,甚至汤因比提出的文明发展的四个阶段再次在解释中华文明的发展时失效。中华文明再次打破了文明兴衰的铁律,回到了世界权力结构的顶峰,成为世界上未来最有潜力的文明和经济生产能力最强大的文明。不要忘记,中华文明回归强国之列不同于日本的崛起,中华文明是带着孔子、孟子、荀子、管子、墨子、老子、庄子、韩非子、孙子等回来的,中华文明是带着自己的理论、哲学观、美学价值、道德信仰和世界观回来的,中华文明是带着悠悠华夏五千年璀璨文明归来的,中国是带着自己领先文明世界长达两千年的巨大荣誉感和使命感回归的,中华文明再次成为世界顶峰的文明,必然为世界带来完全不同的行为模式,带来全新的世界观、哲学观和思维方式。

  中华文明再次显示了自己历史上就已经证明了的世界唯一的文明再生能力和文明延续能力,“万里长城永不倒”,中华文明永不衰,尤其令人惊叹的是,中华文明在经历亡国灭种的危机后,依然有能力再次跃居世界第一,夺回世界上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位置。这是一个文明的超级奇迹,是一个历史上延续而来的奇迹,是一个永不言败的文明创造的奇迹,是一个具有“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信条的民族创造的奇迹。

  

  二、震撼的预言:中华文明救世论

  

  西方技术文明的扩张将全世界非西方社会都卷入了一个世界市场,无论情愿与否,世界各国都必须在某种程度上学习西方文明,可以说,世界各国是在西方的狼性征服中真正被带进一个全球化世界的。而西方也的确为世界带来了新的制度,包括民主体制、法律宪政、公民社会、人权观念和功能分化。尽管西方世界从没打算要认真促进世界各国平等的人权,也不曾要真心实意地促进各国的法治进步,而只是想利用这些工具来进行颜色革命和颠覆活动,但是武器的批判,不能代替批判的武器,西方带来的这些观念,无论西方世界想利用他们来做什么,但是只要有利于我们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我们就要吸收和学习,但一定是按照自己的文明主体性而进行学习。

  西方世界的技术文明和军事机械化组织对世界空前的征服,也带来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杀戮、屠杀和战争,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让人们看到西方文明技术和器械张扬可能带来的毁灭效用。在一战和二战的间歇,德国的一位历史学家斯宾格勒在1922年以特有的悲观主义论点预言了西方文明的自我毁灭 (Spengler 1922)。当然,西方文明没有毁灭,反而在战后有了更大的繁荣和增长,但是技术无限的扩张带来的工业化、消费浪潮和对环境的污染也让我们这个星球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期,各种关于人类毁灭的预言此起彼伏,各种宗教都在预测人类的末法时期到来和人类文明的终结。西方的工业化在带来了空前繁荣的同时,也让西方的技术文明和技术征服扩展到了全世界,于是世界各地都成为新式武器的试验场。特别是在非洲和拉美许多国家,人们拿着各个西方国家的武器进行着现代军事屠杀,同时西方工业物质文明带来的对世界各国经济和环境的剥削也已经达到了我们这个星球可以承受的极限。

  就在冷战的高峰期,在美苏两国各自将数万枚核弹头对准对方的时候,在美国对越南的一拨拨增兵的过程中,年迈的历史学家汤因比在其生命的最后年头作出了一个一生中最重要的预言:中国文明可以整合世界,中国文明可以拯救世界。

  1966年,在中国还处于“文化大革命”高峰期的时候,汤因比在其新著《变迁与习惯:我们时代面临的挑战》中第一次提到:如果美苏无法领导世界走向和平的话,那么未来只有中国可以整合整个世界。中国在漫长的历史中已经展现出卓越的世界主义与和平主义的能力来引导天下。

  汤因比在之前的《西方的未来》一书特别提到汉朝的开国皇帝刘邦,认为中国的汉朝真正改变了秦朝暴力政治的特点,通过儒家思想的文化道德信条而将中国成功地引入了“天下主义的国家”。之后,汤因比进一步阐释道:中国在其文明的进程中出色地展示了在一个上亿人口的庞大国家,通过文明认同的方式可以将国家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在对待各个宗教宽容的基础上,中国文明吸收了各个宗教文明和外来文明的因子,并保留了本身文明的特色。中国人这样的和而不同、宽容进取的“世界国家”的特色将为今天饱受战乱、杀戮、工业化污染的世界提供另外一条重要的思路。世界的未来在于逐步抛弃狭隘的民族主义,建立真正的“世界国家”。鉴于今天的世界不能再依靠战争和征服来实现世界性的统一,因此中国留给世界的文化统一模式和“天下一家”的概念将为未来的人类社会提供重要的出路。未来人类如果要免除灭顶之灾,就要看他们似否能够像两千年前的中国人那样,建立一个“世界国家”。

  1973年,中国还没有结束“文革”的灾难,汤因比与日本著名社会活动家和文化界人士池田大作进行了关于未来人类世界的对话,当池田大作问道:“如果再生为人,博士愿意生在哪个国家,做什么工作”时,汤因比毫不迟疑地回答道:“我愿意生在中国。因为我觉得,中国今后对于全人类的未来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要是生为中国人,我想自己可以做到某种有价值的工作。”汤因比进一步补充道:“如果我将来生在中国,要是在那未来的时代世界还没有融合起来,我就要致力于使它融合。假如世界已经融合,那我就努力把世界从以物质为中心转向以精神为中心”。池田在总结他和汤因比的谈话时提到:“在广大地域多民族融和、协调,一贯保持一个文明,对中国的这种悠久历史博士刮目相看。他还清晰论述了中华文明精神遗产的优秀资质,预言今后中国是融合全人类的重要核心。”

  我想没有比这更振聋发聩的预言了,尤其考虑到这是在1966到1973年间,中国还处于动荡不安的年代里提出的观点。汤因比博士在人生的最后阶段所作的预言和期待,应该说是他在一生研究生涯的最后阶段得出的总结。如果要说谁是真正具有超前眼光和远见的思想家的话,那么汤因比应是我们时代当之无愧的最具有远见的思想家。在他1975年与世长辞的时候,他甚至还没有看到中国的改革开放,当然更没有看到中国改革开放后奇迹般地发展和奇迹般地崛起成为世界坐二望一的世界强国。在那个年代,中国还没有任何迹象可以显示能够在物质上超越美国和西方世界。 汤因比的预言完全是根据大历史的发展,根据人类五千年历史的发展脉络,根据20世纪人类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经验,根据他毕生研究成果所得出的结论。这样对中国的预测,是一种穿越历史的大视野,是毕生思索后思想精华的浓缩,是一种高屋建瓴的宏观预测,我仿佛看到了一位具有无比深邃智慧的老人穿越了历史的走廊,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发出了智慧的声音,为人类社会的未来探路。

  感谢汤因比博士,因为他的预测更加拓宽了我们的思路,更增强了我们今天中国人的自信。既然我们今天已经可以看得见中国引领世界文明的时代即将到来,我们就无须再妄自菲薄,我们就更应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对世界的未来和中国文明对未来世界的贡献进行理性和长远的展望。 那么,我们究竟该怎么理解汤因比的预言呢?

  在新时代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强国已经成为定局的时候,我们该如何能动地去探索和设计文化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呢?历史的重担再次落在我们的肩上,我们需要进一步探索。

    进入专题: 中华文明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361.html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