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金融技术、经济增长与文化

——在上海财经大学的讲演(节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205 次 更新时间:2005-03-16 22:04:47

进入专题: 金融  

陈志武 (进入专栏)  

  

  金融技术、经济增长与文化之间存在怎样的联系?一般来说,关于金融主要会讲金融发展或者金融市场,而不是金融技术,更不会把文化和金融技术联系在一起。在我看来,文化,尤其是家庭和社会的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社会的金融技术发展与否,或者说许多文化内容都是为了克服金融的不发展而产生并演变出来的。因此金融技术发展是经济增长、社会福利趋向合理化的必要架构。

  

  一、科学技术与金融技术

  

  五四运动中讨论的德先生和赛先生之中,赛先生在现在中国社会被接受的程度是非常广泛的了,关于科学技术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好处,我们大家都能够理解或者充分认识到了。比如,1854年容闳作为第一个留美中国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坐船从纽约回国共花了154天,经历近半年时间的海上折磨才到家。而今天从纽约到北京只要坐13小时的飞机。越洋电话、email、互联网技术就更不用说了,这些不仅使世界变得很小,也大大增加了人类生产力,使经济发展上升到全新的高度。由此我们很容易看到信息和交通技术对人类的贡献,对GDP的贡献是多么的巨大。那么金融技术呢?似乎我们都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从政治经济学中我们学到,只有劳动才创造价值。我们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也如此,总觉得只有生产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生产制造实物,那才是真正地在做事,在真正地创造价值。我们说金融的作用是帮助对资源进行配置、对不同时期和不同境况的收入进行配置,也帮助不同人之间进行资源配置,这些当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贡献。因而,我们有时会想,学习金融的人不能创造价值,只有我们那些读科学技术的同学才能创造价值,那些学科才是真正的技术。华尔街的公司和我们这些研究金融、经济学的人,整天就是要把不同的别人生产的东西倒过来倒过去,我们也说我们在给社会创造价值,但是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这是绝对不能够理解、也不能够接受的。所以长此以往的话,研究金融、经济学的人就只好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或者三等公民了。我们怎么能向他们证明我们做的东西和那些搞工程、搞科学的人对社会做的贡献是可以相比的?要改变人们传统的观念可能是非常长的一个过程,但是我们不妨试一试。因此,我今天要讲的就是金融技术方面的变迁、创新和发展,给社会带来的影响实际上至少不应该低于电脑和科学技术能给社会带来的贡献。

  

  二、货币金融技术创新促进经济增长

  

  从中国的金融史中,我们都知道货币的发明和发展对人类的贡献是非常大的。看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上世纪九十年代俄罗斯企业之间所做的交易,以货易货占的比例是非常大的。九十年代末,俄罗斯的企业间交易有55%以上都是以货易货,也就是说货币在这些企业的交易中所起的作用还不到一半。交易的非货币化意味着什么呢?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种现实会对社会生产和劳动分工带来什么影响呢?想象一下,假如A公司生产自行车,B公司生产衣服,C公司生产巧克力,那这三个公司进行交易的时候,A公司从B那里得到的是很多衣服,而B从C那里得到很多巧克力,C又会从A那里得到很多自行车;大家都这样做了以后,很多企业交税也没办法用现金去交了,所以给政府交的税也是自行车、衣服和巧克力;使政府没钱给老师发工资,就只好也发衣服、自行车和巧克力等等。那些工人、那些老师拿到衣服和自行车后怎么办呢?不可能全部自己用吧?结果,每一个人都成了零售商。本来一个教授每天可花十几个小时做研究,可现在必须花五个小时上街卖衣服、卖自行车、卖巧克力。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整个社会55%甚至90%是以货易货,那结果是什么呢?是全民都是零售商,每个人都要花很长时间去做一些和自己最擅长的事情不相关的事。由此产生的后果就是社会没有专业分工,使专业分工的深化和细化不可能发生。

  

  按照这个道理推下去,从贝钱到银钱、铜钱、铁钱,再到纸钱,然后又到电子钱,这些货币变迁历程都使人类的市场交易不断深化。

  

  关于货币的作用,一般的教科书都只说货币增加了交易的方便性和交易的速度。但是其实货币对于社会分工的细化以及对各专业的深化都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当然,我讲这个就是想说明,与货币有关的金融创新,对社会带来的贡献其实是非常大的。

  

  有关货币的金融创新在中国历来就非常发达,现在研究的成果显示,中国宋朝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纸币的国家。也正因为这样,宋朝的经济在当时非常的发达。但是在整个中国的金融史上,你如果仔细地看一下,除了围绕货币方面的金融创新之外,中国在证券这方面的金融创新从来都不发达。对我们这些研究金融的人来说,我们发现,在中国人们提到“金融”时想到的只是货币和货币政策;而在美国提到“金融”时,人们首先想到的是股票、债券和其它证券市场。这个差别也恰恰反映了在中国历史上我们所经历的都是货币一类的金融技术和金融发展,但是证券一类的金融创新和金融技术却没有在中国历史上发生,被我们的社会所忽视。

  

  这里我们先讲一下什么是证券或者说金融契约。一般来说,“证券”指的是规定在未来不同时期和不同境况下要发生现金支付的金融契约,比如债券、股票、保险。为了方便讨论,我们不妨把非大众交易的信贷、保险、退休基金等也都归到广义的“证券”金融合约里。

  

  三、金融技术对个人生活的意义

  

  我们先来看看金融技术发展对于我们的生活、对于个人和家庭的实际影响可能是什么样子。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是,过去这些年当人们讲到证券市场发展的重要性时,绝大多数都是围绕着企业融资来讲的、是围绕着宏观经济增长来讨论的。也就是说,我们的观点是:为了企业的发展,我们必须去发展金融和资本市场。但我要讲的是,抛开金融发展对企业、对整体经济本身的影响不管,哪怕只是针对老百姓的生活,金融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

  

  以住房按揭贷款为例,这个金融品种的发展虽然看起来简单,但对老百姓一辈子生活的幸福是影响非常、非常大的。为理解这一点,我们大致可把一个人的财富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流动性资产,比如存款、房地产和股票;另一部分是人力资本,就是未来工资和其它收入流的总折现值。但这两者又是有差别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张三今年28岁,今天拿到金融博士,假设他拿到金融博士后找到一个很好的工作,未来30年里每年的收入预期为10万。这些未来收入的折现总值就是张三的人力资本。假设折现后他的人力资本一共为200万元,那么即使张三今天没有流动性资产,他今天拥有的人力资本财富是200万,他应该觉得这已经很富有了。但问题是这个财富毕竟是不能马上花的,如果没有金融技术的帮助,对张三来说他依旧会感到很穷。

  

  有了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有了金融工具的帮助,张三不仅能够通过这200万的人力资本感到很富,而且这200万财富至少有一部分让他在今天就能花。住房抵押贷款正是这样一种工具。如果没有住房按揭抵押贷款,如果张三想在上海买一个100平方米、每平方米价格为5000元的房子,那么他在未来十年里每年要存50000元才能买到这房子。在这种情况下,张三的储蓄压力是很大的,而且要等上10年才能买到自己的房子。其结果会如何呢?第一,在他28岁最能享受自己房子的时候,他却不能买房;而等他年纪大了享受房子和其它消费的能力不那么高的时候,他偏偏有房子。第二,如果张三这个时候在谈恋爱,或许会因为他今天买不到房子使他女朋友跟他分手了。第三,也许张三的单位能分给他房子,但条件是他必须先结婚;于是,为了得到房子,他不得不勉强提前结婚,或许留下终生遗憾。

  

  如果有住房按揭贷款,假设张三可以按30年还贷4%的利率借到50万元,那么以后每个月只要支付2300块钱,一年支付27600元,和之前每年50000元的存款相比,他的储蓄压力就会小很多了。所以,金融发展对于每个人的生活有着很具体的含义,让张三李四们不必提前结婚就能在年轻时有自己的房子。从另一个意义上讲,张三由此每个月少存的1700块钱又可以供他用于其它消费,让他在最能消费的年轻时候有更多的钱花,提高他一辈子的幸福。对整个经济而言,这会促进整体消费需求的增加,使经济增长得更快。如果整个社会都如此,到最后又反过来改善人们未来的收入机会,让张三的未来收入预期不再是一年10万,而是更多。

  

  说到这里我也可他谈谈我自己的感受。回想起来,在二十几年前我读大学的时候,如果那时我每天可以多一块钱的消费,那个时候每天一块钱的消费带给我的满足可能要大大高于今天我每天多花1000块钱的满足感。还有就是,最近我跑过世界许多国家,要是我二十年前,我什么时候知道在一个月以后能去北京或者上海的话我会非常激动一个月。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我很年轻啊,那时候是通过花钱能带来的享受最多的时候,也是最有能力花钱的时候,可那时却是我最没钱的时候。现在让我去北京、去如何一个地方的话,给我的效用绝对是负效用,不再是享受而是累的感觉;而在20年前,绝对是提前几个月就很激动了,得到的效用绝对是正的。我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这就恰恰说明了,有没有金融市场的发展,最后就会决定是不是在你最能花钱、最想花钱的时候反而是你最没钱的时候,而你通过花钱得到的效用最小的时候又恰恰是你钱最多的时候。

  

  住房按揭贷款的效果是如此,很多其他金融证券发展的效果也会如此,都可帮助我们把一辈子中不同时期的收入流做些更好的安排,使我们不至于在最能、也最需要花钱的时候没钱花,而等到年老不想花钱也不需要花钱的时候又偏偏钱很多。金融证券发展的好处是提高我们整个人生的总体幸福水平,进而提高全社会的福利。

  

  四、金融技术的发展与家庭、社会文化

  

  金融的发展与否对于文化,对于一个人、对一个家庭的幸福和不幸福的意义到底还在哪里?在现代金融经济学模型中,我们一般都假设已经有很多的证券品种,可随便供你选择,你只需要考虑怎么组合安排这些证券品种,由此安排退休养老、规避未来收入风险、防范未来不测之灾。过去两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在美国有很多证券产品可供选择,金融证券市场已很发达,你需要做的只是做数理分析,为最优组合求解。但是,在传统社会里,你没有金融证券产品可供选择,那么人们在古代,或者在现在中国的农村,人们是不是就不需要安排这个消费与投资的组合呢?

  

  实际上,自古以来,不管有没有完备的金融证券市场,人们都不可避免地需要针对退休养老、针对未来收入风险、针对未来不测之灾而提前进行规避, 也就是要面对我们在经济学中讲的消费与投资组合问题。为什么呢?有一个很抽象的架构,比如从今年到明年,我可能运气很好,赚很多钱,也可能是运气不好,亏很多钱,后年也同样是这个样子,由此一年又一年地让命运带着走。在任何一个社会和时代,任何一个人从出生到工作、到晚年都会面对很多的不确定性。传统社会没有汽车,也就没有汽车保险,但会有水灾、旱灾、火灾、地震,或者生病,防老等需要。这些都是从人出生以来都不可避免的问题,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时候,每个人都会有风险规避的自然要求。

  

  但问题是,在传统社会里,没有股票,没有医疗保险和失业保险,也没有退休金和住房按揭贷款,他们是怎么去规避未来风险、安排不同年龄时的生活需要呢?他们靠的是后代,靠的是家族、宗族。按照现代金融理论的角度去理解的话呢,家庭的后代就是他们的股票、退休金、保险、信贷,这些被人格化地表现在家庭后代的身上,后代是这些金融证券工具的具体替代。养子防老就是一个投资的概念,而且不仅仅是一个投资的概念,还是一个保险、信贷的概念。我今天把钱花在儿子身上,他到时候都要还回来,我今天把所有的保都投到他身上,但是等我老了我要靠他。如果是这样理解的话,过去传统社会里的证券并非不存在,而恰恰是以人格化的形式被具体地表现在后代身上。

  

  我们今天讨论的公司治理、股东权益的保障问题,强调的是要用外部性的法律、法院和行政手段去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如果我们把这些概念去套在传统的家庭理念上,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呢?父母亲作为投资方,作为保险的购买者,他们以后的利益,或者说传统社会中父母投在后代身上的养老金、保险金、信贷等,靠什么机制来保证父母亲作为投资者的利益呢?靠什么机制保证他们有所回报呢?传统社会里没有可靠的法院,你不可能要求法官来维护你的合法权益,你可以投诉到县太爷,但那些县太爷没有工夫搭理你。

  

  后代作为父母养老金、保险金、信贷的替身,这些都是隐形金融合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陈志武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金融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演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15.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