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嘉健:“衣常艳情”的原罪与孽缘——解读“小三政治戏剧”之社会内涵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660 次 更新时间:2013-01-29 15:28:07

进入专题: 编译局事件  

吕嘉健 (进入专栏)  

  

  甲先生:我们做的事是我们给自己铸造的镣铐。

   乙先生:说得有理;不过我想,那铁还是社会给我们的。

   ——乔治·艾略特《米德尔马契》第四章

  

  

   常艳女博士后自述之艳情哀嚎故事(参见常艳自述艳情录《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衣俊卿小n实录》),近来广为传播引发舆论扰嚷,引起国人对意识形态王国之诚信尊严的怀疑与否定,带着许多错综复杂的人间艳情导致的罪错孽缘内涵,在心理层面给这个已然甜咸杂进粗砺狼亢品味低下之社会一种深度冲击。中国人久已忘怀了“爱情”以及“因爱成恨”的复仇情节了,人们已经习惯了包括感情在内一切轻松交易的潜规则,再也没有纠结难忘深心痛彻肺腑的绝望感觉,所以常艳那精神错乱意绪狂泄的愤怒自白,竟然变成了人们倍感新奇的一齣传奇。看热闹的熙熙攘攘,再次怒骂腐败者潜规则者居多,唏嘘爱情之哀感顽艳者也有,为女子出轨后无一例外地变成专制怨妇而感慨哀叹。在我而言,觉得这完全可以作为一份时代的心理独白社会档案来观察。

  

   我忽然想起《新约全书》之《罗马书》第十二章十九节上说:“亲爱的兄弟,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托尔斯泰的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在卷首节选“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八字作题记,向来成为玄解。常艳作为并非纯粹迷情的女主角,带着那么多的欲望自动为潜规则作证,之后产生一个女人容易迷惘独裁的特征,自以为是爱情,却眨眼之间醋海翻波,疑虑猜忌泼辣辣彪悍而出,独占而未果,遂抱着膨胀到顶点的复仇怨怼心态,以鱼死网破之极端精神,向全社会详细公布全程细节,尤其是末尾将当日所有来来往往之短信原汁原味一一陈列,给公众史无前例地提供了一份分析艳情罪孽心态性格之详尽的证据。其实足见当日从第一天起,她就是一个深谙政治学的女人,为了将来的输赢准备了一个完全档案备忘录,心机不可谓不深不细,可惜全部的才华悉数表达在狂傲怨妇迷情狠女之残酷打击之上。假如与安娜·卡列尼娜相比,安娜尚且是为了纯粹爱情而踌躇悲悯,终至自我了断生命,既已被报应,也是强烈忏悔,虽然是文学史文化史之一大争议不朽之公案,也洵足为世人提示一个永恒的研究难题。可是正因为常艳完全不是一个地道之人,根本不能与安娜同日而语,然而她却有自以为理直气壮的自大诉求,我只能说:“我们做的事是我们给自己铸造的镣铐,虽然那铁是社会给我们的!”(乔治·艾略特《米德尔马契》第四章)

  

   “衣常艳情”的原罪在于它充分见证了中国当下“欲望时代”的根本特质:与时俱进不进则退赢家通吃的贪婪和占有。衣局长固然要逢女必吃,凡是靠近身边的妩媚都要涮一把,占尽风情向小园,这是利用优势对美色的赢家通吃和无休止的贪婪占有,即使吃成了前列腺肥大也在所不惜。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我们人人都成了狼吞虎咽的饕餮之徒。而常艳呢?作为新世代自大自负的学术功利化之代表人物,不惜牺牲儿子丈夫家庭和自己年轻妩媚的身体,想获取的只是京都的优势生存资源、中央意识形态文化的话语权,却不是作为传统学术研究的内涵。学术研究不是这样的,它需要的只是在荒江野村沉寂冥索的过程和积淀的果子,尤需远避声色犬马众欢喧哗的繁嚣世界。在这个欲望时代,学术只是皇帝的新衣政治的利器,是经济的标签金钱的敷衍,也是话语的膨胀技术的装潢,常艳已然深谙衣局长学术成就内里解构—建构的一套游戏规则,只是亟需从遍地煤老板的山西穷乡僻壤升迁到政治经济文化的首善之区,她所渴望的,是中央集权专制文化地位+经济大跃进前卫动力+后现代强势信息资源文化三者混搭的造势。

  

   常艳是极其聪明的,心中早已打定主意,志在必得—不择手段—赢家通吃—绝不认输!她自白道:“第一次吃饭,我是想判断他想要什么?财还是色?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我想来北京,想来编译局,就应该付出代价(博士毕业就死心塌地回原单位了,因为 ‘热爱’ 学术,也被一堆人夸为是棵好苗子,我就真以为自己可以出来奋斗一番的)。这是游戏规则。。。可是,我又郁闷了, 也不是,他看我的眼神中带着些别的含义,对男人是否对我有好感我还是能作出判断的。。。 喝的不少,我很兴奋,觉得自己是被上帝垂青了的女子。他帮我打上车,临上车前我晕晕乎乎说让他抱抱,他说这儿人多。回到宏英园住处后我兴奋得厉害,和衣而睡。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似乎有事业的、有感情的)。”这个时代的一个已婚女人,满脑子没有儿子丈夫家庭父母观念,义无反顾地对权位艳情充满憧憬,准备付出代价,那么之后的“爱爱”和所谓的学术还带着多少纯粹的性质?她的知己谆谆告诫她:“要多与外界接触,为自己积累人脉资源。山西团省委雷就是在中央党校得某领导赏识,自此平步青云。”在这样绝对政治功利主义的成功学文化背景熏陶下,所谓学术才女的她自豪地告诉知己:“我若成天躲在自己的狭小天地中就如锦衣夜行,可惜了。我说我现在跟了衣老师了,就不再是锦衣夜行了。”

  

   一为小三,便陷入“原罪困局”。这原罪就是贪婪泛滥欲望膨胀身心蔓延过度占有。小三为了分享资源权益而献身,官人为了满足弥漫的荷尔蒙而吃海鲜,无论亚当夏娃都属“欲望过度”。互相挑逗很具戏剧性。带着原罪去冒险,其实完全与情字无关。聪明的小N绝不演错角色,N就是N而不是L(love,爱情)和M(marriage,结婚),目的性很明确,献身只是手段而非归宿。而且还要深知,今日的官人打的是“集团军战役”,常艳自己就知道 “编译局的博士后,还不如叫情妇团呢!” 同时会有很多姐妹与你分享官人的前列腺,左邻右舍都是隐身的蜘蛛精。今日的小三都与政治经济相关,再也不属爱情战争。单说“小三政治”,与之作战的就不再是大姐,而是小四小五小N,前世今生都纠缠在一起。这已经不是以前的“前赴后继式”的进行程序之一段,不是贪新厌旧的N过程之一环,而是网络式格式化之一部联网分机。孩子多了,资源就要分薄,懂事的小N会大度宽容得多,只钻空子各取所需。偏偏常艳是一个乡下来的烈女子,做了小三便产生错觉以为自己是合法正室的大姐大,义愤填膺慷慨粗鲁去维权!心魔一上身,“妒”字罩定全副精神,便不由自主走向疯狂的悬崖。

  

   常艳报复的性格和心理让我想起了古希腊的美狄亚,美狄亚是一切爱情至上毒辣复仇女性的原型。她是伊俄尔科斯城一个伟大的女巫,珀利阿斯的女儿。珀利阿斯篡夺了伊阿宋的王位,伊阿宋回到国内,珀利阿斯要求伊阿宋创立丰功伟绩之后再将王位还给他。美狄亚对伊阿宋一见钟情,决计要帮助伊阿宋夺回王位,但要求伊阿宋起重誓,答应娶她为妻,带她一起去希腊,而且毕生对她忠诚,永不变心。美狄亚帮助伊阿宋取得了金羊毛。然而当伊回到国内时,珀利阿斯却不肯归还王位,于是美狄亚就设计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后来伊阿宋和美狄亚到希腊的科任托斯生活,并养育了两个孩子。伊阿宋的心逐渐变了,一心要把美狄亚遗弃,另娶当地国王的女儿格劳刻做妻子,以求过上尊贵的生活。美狄亚知道后,在屋里乱闯,活像一头失掉了崽子的母狮,她不住地向众神哭诉,请他们用雷火劈死违背誓言的假情假义的丈夫。她发誓要向他们报复。美狄亚让她的两个孩子给新娘送去一件施了巫术的最精致的袍子和一顶金冠,当新娘格劳刻穿上袍子和戴上金冠,金冠忽然冒出一股奇异的火焰,袍子吞食着她的皮肉,新娘直挺挺地倒在地上,面容尽毁,国王扑到女儿身上,也紧紧粘在一起,父女双双死去。美狄亚把两个孩子带到屋内,在下手之前,喃喃自白道:“不,我没法下手。然而,我难道甘心让仇人获胜,受他们的奚落?不成,这是天命注定,没法挽救的!”然后她用剑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孩子。最后她带着两个孩子的尸体坐上飞龙拖拉的车子向天空远逝,对着追来的伊阿宋说道:“你将不得好死,阿耳戈船上的一个碎片将会打碎你的脑袋!”

  

   常艳对衣俊卿的报复也是美狄亚式的。是获爱然后失去之后的残酷仇恨。请看看常艳的诅咒语言和美狄亚的何其相似:美狄亚说:“一个女人也许没有勇气,怕见兵器,然而要是有人在爱情上欺骗了她,就没有谁比她更凶狠毒辣了!”美狄亚极其痛苦地自白:“我将杀死我的孩子们,毁灭伊阿宋的全家,然后离开这个国家。这事非常狠毒;可是我不能忍受仇人的嘲笑。然而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是我自己做错了事,没有了国,没有了家,不过他也必须向我付出最大的代价。从此以后,谁也不要以为我这人是软弱可欺的!”再看常艳的短信:“天眼帮我看着你呢,若去婊子那儿,我立刻踏平你的世界!仇恨有多深,力气就有多大!少耍花招!!!我现在就踏平!你他妈不是人!迟早我和她一起灭了你!”“怎么样,今天知道我不是逗你玩吧?发现一次苗头不对,闹一次,直至你气绝身亡!”“她说要先告你,再退。真热闹啊。你的爱妾快气绝身亡了,我在这里回光返照呢!等她告你时,我大力配合,好不的呀?哎呀呀!这三个人死一个、两个、三个都行!我要给你血的教训,老流氓!给我说爱我!你要是今天回北京了见她,我踏平编译局!”“女人不狠,地位不稳。现在的我,就是这样,不惹我,咱们都好好的,既往不咎;把我惹火了,随时可以微笑中走向毁灭!”

  

   有些人为了常艳的妒爱而感叹她的执着奋不顾身,然而什么是爱情?《一代宗师》里的台词说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又说:“我选择留在我自己的年月里”,还有“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和“或许,我就是天意”,都是。但是都不如威·布莱克的《经验之歌》对爱情的二重矛盾性说得深刻透彻:“爱情不是为了自己愉快,也从不把自身放在心上,它只是为别人牺牲安乐,在地狱的绝望中建造一座天堂。。。爱情只是为了自己愉快,迫使别人为它的欢乐奔波,它不惜牺牲别人的安乐,为自己的天堂给别人建造地狱。”本来常艳完全不配说爱情,始乱终弃现在应该指的是常艳,与有妇之夫发生婚外情而背叛自己的丈夫孩子,兼且带着完全功利目的的需求主动献身的,即为“乱”也。既然毫不纯粹,就没有资格说爱情;既然交易未果,不如就此黯然退出,何必剑拔弩张的做一个蛇蝎怨妇?常艳绝对没有资格说爱情,但是她却自我纠缠在“自以为是的爱情”失败的臆想症里憎恨着,她要放弃全部的世界,与所有人同归于尽。在她的人肉炸弹备忘录里,几乎没有提起过她的孩子和丈夫,这是一个多么忘情负义的恐怖的女人,对比一下安娜·卡列尼娜在爱人与孩子两种感情之间的灵魂撕裂,常艳已经不是一个具有善良品性的坏女人。如果一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这个人一定要下地狱!——说到底,常艳甚至没有资格与美狄亚同日而语,美狄亚是真正的被侮辱和被损害者,只是报复的手段忒残酷毒辣了些,常艳呢?她哪怕有一丝合理的理由么?

  

   常艳的可怜可恨之处在于自己出于污泥而指责她人不干净,以魔女的身份却打着上帝的旗号充当判官,义正辞严破口大骂,神经病并发症滥情大发作,来维护仿佛是属于她的正当权利。专制、粗暴、狠辣,把假的演绎为真的,把分享的独占为专有的。粤语所谓“食得咸鱼抵得渴”(能够吃得下咸鱼就不要怕咸嫌口渴),她没有喊疼的资格,更不该理直气壮,她犯了罪错而不存丝毫自责,却只对着新人喊打喊杀;她不反省对不住的地方,却耿耿于怀自己的吃亏。然而五十步大骂一百步正是这个时代的普遍社会心理。常艳作为小三恨小四小N,其中的心理本质,也就是“中国模式”的时代心理的异质同构:“我们恨贪官,又拚命报考公务员;我们骂垄断,又拼命往高薪单位钻;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不是想消灭这种不公平,而是想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这种骨子里的自私,才是我们真正该反思的。”(韩寒语)

  

   在这个依然是中央集权和国家资本主义的“欲望时代”,人人都想要占据最佳位置和占有最优资源,甚至垄断一切最重要的权力,是时代的共同意识形态和社会思潮塑造了我们的“成功性格”,以“赢”为唯一目的,用遗传的阶级斗争方式夺取利益和优势,“贪婪”化妆为“进取”。衣常的原罪在哪里?在于太贪,因而太滥,在于与时俱进的“强大的跃进之欲望企图”,故尔羡慕嫉妒恨爆炸,所以自我毁灭。现代化是否需要一直贪婪地进取不息?特别在生存的境界和心灵方面?当我们在现代化的路上走到适当的时候,应该为了精神的安宁延缓一下,甚至倒退半步,不一定总是需要与时俱进。没有了宁静安谧悠然轻轻一笑之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吕嘉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编译局事件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107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1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