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鲁郑:与法国媒体辩论新闻自由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92 次 更新时间:2013-01-26 09:43:23

进入专题: 新闻自由  

宋鲁郑  

  自从冷战之后东西方盟友关系终结,新闻自由便成为西方攻击中国的工具。然而,西方社会新闻自由的真相究竟如何,包括与西方唱和的国内自由派学者们显然也并不了解(当然明明了解而难得糊涂者也是有的)。新年伊始,外国新闻协会邀请文汇报资深驻法国记者、《平凡的中国人》作者郑若麟先生(作者专栏)与法国社会各界进行了一场对话或者辩论,而这场对话,显然对于国人而言是了解西方新闻自由真实状况的佳机。

  说来很“巧”,法国新闻界刚刚出了一个和中国有关的大丑闻:媒体集体炮制了一场假新闻。

  事缘一位名叫玛丽的四岁小女孩,她1月7日收到裙子和运动衫等生日礼物。谁知第二天玛丽即全身过敏起泡浮肿,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顿时“‘中国制造’的服装使一个女孩毁容!”如此骇人听闻的题目就成了各大报刊和电视台的焦点。在媒体的疯狂报道下,整个法国可谓群情激动。甚至惊动了社会经济部部长布诺瓦·阿蒙:“如果证实过敏确实来自裙子,我们将采取措施,必要时将禁止销售。我们不能让任何一个孩子受到这种伤害……”

  一时间中国和“中国制造”成为千夫所指。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仅仅几天之后,法国官方反复检验后证明,小玛丽生日所穿的衣服里“未含有任何使皮肤产生过敏的物质”。她的过敏和服装丝毫无关。更令人吃惊的是,这批服装也并不是“中国制造”!最令人意外的是这批服装的标签恰恰都是“法国制造”。

  真相大白了——许多自由派整天都在讲,重要的是真相,然而现在法国有了真相,但却没有任何人出面来为中国和“中国制造”正名。与事件发生时几乎所有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截然不同的是,只有少数媒体在不起眼的角落里写上寥寥数语。于是,小玛丽过敏事件就此在法国媒体上消失。只是真相也就随着法国媒体的不同表现而消失了——直到现在,绝大多数法国人仍然认为中国是罪魁祸首。

  其实,以法国媒体的专业程度,这样的小儿科错误实在是不应该出现。虽然玛丽的母亲对媒体信口开河:“已经确认过敏是源于中国服装,真是些肮脏的玩艺儿!现在我买东西要看看标签了”,但毕竟是爱女心切,病急乱放炮,但作为专业媒体显然是不能不经调查就如此轻易地采用。

  显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在法国的新闻自由中,批评中国——哪怕是毫无根据的批评,属于政治正确。反过来也一样,对中国的正面报道哪怕真实,也属于政治不正确。

  国人或许认为这只是个案,我们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然而,真要是个案,也不值得我们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再费口舌了。

  2011年,同样是新年伊始,法国爆发了“雷诺间谍案”:三名高管涉嫌泄露了雷诺汽车在未来18个月内投放车型的电池资料,造成了难以估计的损失。和过去一样,中国又先入为主地被“有罪推定”,又被媒体炒翻了天。而中国之所以被媒体定罪的理由是:中国想成为世界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领导者(费加罗报)。

  由于雷诺在法国经济中的份量,当时的法国工业部长埃里克·贝松立即把此事升格为“经济战争”,事件也直接上报到法国总统府。总统萨科齐于是要求法国的情报部门(DCRI)介入调查。

  最终和小玛丽事件一样荒唐的是,中国不仅和间谍案无关,这起案件竟然依旧是法国制造:雷诺内部高管激烈权斗,一方便伪造材料陷害政敌,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和闹剧。当然,此公的骗术十分高明(实是漏洞百出,但在低智商的法国媒体面前,我也只能称之为高明),竟然令中国躺着中枪,令总统萨科奇都不得不卷入。

  当然同样的,真相大白了,法国媒体却并没有为此向中国道歉,更没有大张旗鼓地澄清事实。不过,这起事件令中国人看到的不仅仅什么是新闻自由,还有法国民主社会下惊彩(不是精彩之误)的企业文化(另外中国有台湾的富士康十连跳,这里也有法国电信的十三跳)。今天,我在想,萨科奇总统之所以如此重视这起案件,除了雷诺很重要外,恐怕还和他在竞选总统前,被同党的竞争对手捏造一份假洗钱名单打击他有关。从这起事件,也让我们看到法国民主社会下惊彩的政治文化(还有更惊人的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社会党支持率最高的大选候选人卡恩,由于发生在纽约一家法国宾馆的离奇强奸案而身败名裂,淘汰出局。这起事件也令法国本身国际形象受损。卡恩本人后来认为是一起政治陷害,看来,惨烈的政治斗争都到了不惜连国家尊严和声誉都赔进去的地步了)。

  但是,我必须指出的是,假如在法国的外国媒体歪曲事实并且损害到法国利益的时候,法国的表现则是皆然不同。比如2005年法国巴黎北郊发生骚乱。由于法国反对美国出兵伊拉克,美国媒体便一改为盟国讳的传统,兴风作浪,极尽夸张之能事,甚至声称法国处于内战状态。于是骚乱平息后,法国官方将这些媒体召集起来进行抗议和警告,并要求他们道歉。但值的一提的是,中国在法媒体也是歪曲事实报道,说巴黎一切正常。但法方并没有就此向中国提出抗议和警告,更没有要求道歉。

  如果到这里,你仍然认为这都只过是孤立事件,我还可以继续讲述几乎同出一辙的第三起,第四起……(比如2005年一名仅二十出头的中国女留学生被媒体高调定为精通数国语言、电脑、拥有多张文凭等特殊才能的间谍,是黑客高手,中国的007!后来虽然无罪释放,但由于媒体的双重处理方式,直到今天法国民众仍然以为这是一起间谍案,甚至有语言学家由于不知最终真相,到现在还很是不服气:何以一个如此年龄的女孩竟然精通如此之多而且是跨语系的外国语言?事实上,正是由于这位学生的法语不好,才需要拷下资料回去慢慢看——把公司正常的资料带回家才是她唯一的错,违反公司规定罢了。而她被捕时唯一拥有的文凭是:中国的高中毕业证)

  上面的事件,自然被郑若麟先生娓娓道来,只不过,他的目的在于指出法国对中国的偏见,不利于中法相互理解和沟通。而在提问环节,我则从另一个角度表达了自己的批判:

  郑先生,你对法国媒体的批评,我并不是很赞同。其实,刚到法国时,我和你一样,对法国媒体十分质疑和不满。但到后来,我却发生了改变,甚至很赞赏法国媒体的做法。原因有二:一是法国媒体欺骗的是法国人自己,而不是我们。那就让它去骗就好了。中国之所以能赢,就在于知已知彼。那就让法国只知已不知彼就好了。二是法国媒体是最好的教育素材。许多中国留学生在国内时对政府对许多事情都不满,可是他们到了法国后,就改变了,要么不相信什么新闻自由,要么就站到中国政府一边。这样的功效多么难得。既然如此,你还为什么要写书揭露真相呢?更何况,你即使想改变法国媒体就改变的了吗?

  这里需要补充的是,不仅仅是中国人对法国媒体有这样的看法,法国人也同样。现场一位来自《十字架》报的记者提问时这样表白:“关于中国的报道十分复杂。如果正面报道,就会被认为是替中国宣传。所以法国媒体充斥了对中国的负面报道。但实际上,三十多年来,中国有着太多的进步和积极的东西,当然也同样有很多问题”。

  其实,客观而言,我本人对法国媒体的做法十分理解。这才是媒体正常的功能,应该起的作用,应该扮演的社会角色。哪个国家不是国家利益置上?哪个国家的媒体不为国家利益服务?就以小玛丽事件为例,现在中法贸易逆差如此之大,竟然占到法国总逆差的40%。这个时候通过妖魔化中国制造,自然可以提升法国货的地位和竞争力。至于真相,自然是第二位的。但我十分反对和无法接受的是,法国媒体不能一方面这样为国家服务,另一方面还理直气壮地唱着新闻自由的高调,而且还动辙以裁判自居,对这个世界进行审判(记者无境界、自由之家都在巴黎,每年还公布全球新闻自由指数)。这就未免超过底线了!(就在这场辩论会上,还有法国同行在质疑中国的新闻自由)。

  至于中国还有人与法国等西方国家唱和,由于他们是同胞,我就还是保持沉默吧。但愿事实和真相的力量能够擦亮诸君的双眸。但有一件事,必须声明:你可以鼓吹新闻自由,但切不要像西方一样捏造。这里本人仅举一例:中国互联网上曾盛传“美国前总统小布什语录”,其中一段话称“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烂缀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事实上这段话是网友“代拟”,并非真正出于小布什之口,事后遭遇“辟谣”(事涉小布什,西方也不得不辟谣啊)。

  要知道,在中国造谣的成本和风险很高。李承鹏在深圳签名售书被反对者扔菜刀,就是他声称中国买菜刀要实名制。结果这位抗议者就在2012年11月8日当天在宜家买了把菜刀,其过程和购买任何产品完全一样。于是倍感受骗的这位抗议者便以此种方式进行抗议。但愿李承鹏先生之前车,能为后来者之鉴。

    进入专题: 新闻自由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966.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