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美国亚洲战略的再平衡与中国战略优势再评估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550 次 更新时间:2013-01-23 13:14:20

进入专题: 美国重返亚洲  

黄仁伟  

  

  要准确认识美国“重返亚洲”的再平衡战略,需要对其重新评估。首先,要判断美国重返亚洲,是一个军事战略,还是政治、军事、经济甚至是价值观的全面战略?我的看法,总体上它是一个以军事力量前沿部署调整为主的安全战略,其他要素则围绕这一战略调整。特别是美国撤出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需要在亚洲军力部署上进行全面调整。如果说这是一个全面遏制中国的亚洲战略,美国无法做到。它在经济、政治、价值观等各方面同时围堵中国,几乎不可能。美国受到财力限制,已经没有这么大的能量,更何况美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度、尤其是在财政预算上对中国的依赖度,已经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制约因素。基辛格认为,美国今后的最大安全威胁是财政赤字。中国可以缓解美国的财政赤字,对中国进行经济遏制不符合美国的最大利益。因此,它的亚洲战略不可能是一个全面遏制中国的战略。

  其次,要判断美国亚洲军事战略的调整方向和重点是什么?美国军事战略的重点在亚洲,这是国内大多数人的共识。但是,这并不等于美国的前沿部署距离中国更近了。实际上,美国的亚太军事部署有四个重大因素:一是防止传统盟国脱离美国的基地体系;二是确保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通道可以随时准入;三是以“海空一体战”来压制中国的“反介入”;四是形成美国领导的、包括中国的亚洲安全机制。具体分析,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力量占美国全球军力的70%,其中包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美军。

  即便美国部署在太平洋的军力,也有70%是在关岛以东;在关岛以西的美军力量不到其全球军力的30%。美国在太平洋的军力分散在从关岛到澳大利亚的达尔文港、再到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等几个战略支撑点连接的漫长战线上,真正能够用来对付中国的军事力量非常有限。导致这种部署格局的因素,在中国方面是由于“反介入”战略发生作用,导弹覆盖的密集打击半径达到500至1000公里,这迫使美军前沿部署往后撤。在美国方面是由于远距离投放能力升级的作用。美国在2000至3000公里范围内可以达到原来500至1000公里范围的打击能力,但是其成本大大提高,可持续性明显削弱。由此可知,美国的亚太军事战略重点已经调整到第二岛链,总的态势是守势,是“以攻为守、守中有攻”。

  其三,在美国战略后撤过程中,从第二岛链到中国大陆之间可能出现一大块权力真空。美国的亚洲战略调整就是防止这个空白区域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正是由于这个战略需要,美国挑动亚洲其他国家与中国之间的麻烦,尤其是在海上迫使中国卷入一系列冲突,使这些亚洲国家在安全上更加依赖美国。在这些国家与中国摩擦的过程中,美国可以得到三大好处:扩大美国在亚洲的盟国体系,包括老盟国和新伙伴;引发亚洲军备竞赛,促使亚洲国家大量购买美国军事装备,以期弥补美国的军费不足;美国在亚洲的战略通道准入权获得更大保证。近期南海、东海甚至黄海等海上冲突问题,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出现的。在某种意义上,这是美国运用巧实力制造战略陷阱的成功范例。如果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卷入与周边国家的无限制冲突,就是沿着美国的战略思路走向战略陷阱。因此,东亚地区海上冲突的一定程度升温,恰恰符合美国亚洲军事战略调整的目的。

  根据上述判断,中国要跳出美国设置的亚洲战略环境,就不能跟着美国出牌,而要有自己的“大怪路子”。这种战略思路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美国亚洲战略的再平衡就是要发挥其军事优势和海权优势,压住中国的经济优势和陆权优势。我们如果针锋相对地同美国展开军事攻势和海上攻势,很可能是得不偿失,甚至陷入战略被动。反之,如果我们避开美国战略调整的重点和锋芒,充分发挥中国在亚洲的地缘经济优势和陆权优势,不仅可以防止中美战略冲突的风险上升,而且可以扩大中国与亚洲各国的共同发展空间,进而增加亚洲和平发展的可能性。

  具体地说,中国的亚洲战略优势可以通过以下路径得到展开。一是中国可以通过亚洲基础设施网络建设,形成亚洲经济一体化的硬件体系。中国在高速公路、高速铁路、通讯光缆、流域开发、替代种植、生态环境、海底资源等领域,同各个邻国可以展开各种形式的投资建设。二是中国可以通过“10+1”或“10+3”自由贸易区机制,加强中国市场和亚洲市场的一体化,形成以比较优势为基础的亚洲分工体系。三是中国可以通过人民币国际化,促进与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以及香港、台湾等地区的资本市场一体化,也可以增强中国援助亚洲欠发达地区的能力,为老挝、柬埔寨、缅甸、孟加拉、尼泊尔、阿富汗、中亚各国、蒙古乃至朝鲜的经济发展提供动力。四是把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和周边国家的发展结合起来,建构世界上最漫长的边界经济增长带,形成一批新的亚洲地缘经济枢纽。五是中国与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俄罗斯、印度等东亚地区外大国,以致与欧盟、巴西、南非等亚洲以外的地区集团,结成各种层次的利益共同体,以此为基础形成不同类型的新型大国关系,由此反过来制约亚洲地区摩擦和冲突烈度的升级。

  这种陆上的、经济的、共同利益导向的中国战略,同海上的、军事的、价值观导向的美国战略相比,孰优孰劣是可以判断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历史将会证明,中国的战略方向是和平发展、科学发展、共同发展,其战略优势的空间难以估量。

    进入专题: 美国重返亚洲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875.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