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境:占有制度溯源与现代民法之借鉴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5 次 更新时间:2013-01-05 11:15:43

进入专题: 占有   罗马法   日耳曼法  

季境  

  群众出版社1994年版,第173页。

  [13]罗马贵族常以尊敬和感德为条件将其所占有的土地无偿贷与平民耕种,该块土地完全归耕种的平民收益,但贵族可以随时收回其所有土地,所以这种占有也称临时性的恩施占有。此时的容假占有人不视为占有人,但又使其受占有令状的保护,目的主要在于保护容假占有人及耕种人的土地不被他人随时侵夺。后来,这项制度的范围扩及于动产,且超出了贵族与平民的范围。

  [14]最初在耕种公地时期,永佃权人和国家在法律上并无租赁关系。帝政以后,永佃权关系被称为租赁关系,且租期很长甚至是永久的,出租者除国家外,还有市政府、寺院和大地主,他们多在罗马等城市里,和租地相距甚远。大法官为了保护永佃权人之占有利益免受他人的侵害,给以令状的保护,使他们和所有人一样,能及时获得法律救济,免除要向所有人请求援助之烦。

  [15]按罗马法添附的原理,购买地上物者,必须购买土地。但因土地价值昂贵,一般人难以负荷,法务官乃例外地承认可以通过支付地租的方法对他人土地享有地上物的所有权,从而创设了地上权。

  [16]同前注[5],第272页。

  [17]同前注[6],第466页。

  [18]而在日耳曼财产法上,对物的利用使日耳曼人认为在一物上成立多重占有。后世各国立法因吸收继受罗马法和日耳曼法的不同有很大差异。

  [19]江平、米健:《罗马法基础》[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199页。

  [20]同前注[6],第455页。

  [21]同前注[6],第456页。

  [22]徐国栋:《论市民》[J],《政治与法律》2002年第4期。

  [23]参见汤普逊:《中世纪经济社会史》(上册)[M],耿淡如译,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63页。

  [24]尼古拉斯:《罗马法概论》[M],黄风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第135页。

  [25]徐国栋:《客观诚信与主观诚信的对立统一问题—以罗马法为中心》[J],《中国社会科学》2001年第6期。

  [26]同前注[25]。

  [27][古罗马]塔西佗:《阿古利可拉传日耳曼尼亚志》[M],马雍、傅正元译,商务印书馆1959年版,第57页。

  [28]刘智慧:《占有制度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1999年博士学位论文,第12页。

  [29][英]伊?拉蒙德、w.坎宁安:《亨莱的田庄管理》[M],高小斯译,王翼龙校,商务印书馆1995年版,第8页。

  [30][德] K.茨威格特、H.克茨:《比较法总论》[M],潘汉典等译,潘汉典校订,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335页。

  [31]《牛津法律大词典》[M],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703页。

  [32][日]石田文次郎:《财产法中动的理论》[M],严松堂书店1942年版,第15页。

  [33]李宜琛:《日尔曼法概论》[M],商务印书馆1943年版,第54页。

  [34]参见[日]末川博:《民事法学辞典》[M],有斐阁昭和35年(1960年)版,第463页。

  [35]由嵘:《外国法制史》[M],北京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92页。

  [36]可见,日耳曼法中对物的支配关系最初出现的概念就是“Gewere”,它是日耳曼法对物支配权的基础,同时其发展的脉络又是所有权发展的脉络。德国学者吕克特(Ruckert)认为,法律保护是以应受保护的权利存在为前提的,它不仅仅指对单纯的事实上的保护。从这个意义上说,吕克特学说的核心命题是“Gewere是物权整体”。参见[德]Ruckert:Untersuchungen uber das Sachenrecht der Rechtsbucher(1860),SS. 101 ff. 176,178,158f. .7.

  [37]参见《不列颠百科全书》(第8卷)[M],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版,第31页。

  [38]同前注[32],第31-32页。

  [39]易继明:《论日耳曼财产法的团体主义特征》[J],《比较法研究》2001年第3期。

  [40]对后世的影响,参见《布莱克法律辞典》第5版(Black’s Law Dictionary5th edition), West Publishing Company 1979,pp1218-1219。

  [41]同前注[5],第271-272页。

  [42][英]W. W. Buckland、F. H. Lawson: Roman Law and Common Law Cambridge Vniversity Press 1974 p66. P. 68.

  [43]谢在全:《民法物权论》[M],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60页。

  [44]同前注[41]。

  [45]申卫星:《从物权法看物权登记制度》[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7年第3期。

  [46]李仁玉、陈敦:《动产质权善意取得若干问题探讨》[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05年第1期。

  [47]同前注[42],第489页;参见郑玉波:《民法物权》[M],三民书局1982年版,第374页;倪江表《民法物权论》[M],中正书局1982年版,第403页。

  出处:《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2年第5期

    进入专题: 占有   罗马法   日耳曼法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0433.html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